杨小宝《我村子里的后宫》全文免费阅读已完结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我村子里的后宫小说简介:小宝二话不说挽起袖子下了地,掰起了棒子。   乡下孩子干起活来一点不含糊,麻利的很。杨小宝额头脸上汗水不停的往下淌,锋利的玉米叶子把胳膊

     我村子里的后宫小说简介:小宝二话不说挽起袖子下了地,掰起了棒子。

     

      乡下孩子干起活来一点不含糊,麻利的很。杨小宝额头脸上汗水不停的往下淌,锋利的玉米叶子把胳膊上割出一道道印子,又疼又痒,但是他都不在乎。

     

      忽然来了生力军,马淑娟心头异常的激动。她来走到杨小宝跟前,把水壶递给他:“喝口水吧小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第一章 玉米地的幻想

      立秋了,本该秋高气爽的时候,却是十分的闷热。天上那火轮子不停的宣泄着淫威,更要命的是一丝风都没有,整个天地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

     

      杨小宝心事重重的走在通往杨柳庄的乡间小路上。

     

      之所以心事重重,是因为刚刚过去的考试里,他有好几道题不是很有把握,很有可能就拉低了分数,能不能考上高中,那就听天由命吧……

     

      走过一片玉米地,看到这家的玉米穗子又粗又长,看着就沉甸甸的,目测一亩至少能收两千斤,杨小宝心道这是谁家的玉米地,怎么到这时候了,还没有把庄稼收到家里去,难道不知道要下雨了吗?

     

      广播里说晚上有大到暴雨,到了晚上,这一地的棒子如果收不到家里去,大雨一浇,田里泥泞的几天不能下脚,到时候这满地的棒子发了芽,就全完了。

     

      转过地垄边,杨小宝不经意间一抬头,就看到了在暗自抹眼泪的马淑娟,他心头一动,知道她肯定是犯了难了。

     

      马淑娟三十岁左右,身材丰腴皮肤白皙,长得也是眉清目秀,文文静静的。用算命先生的话来说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女人。然而那算命先生不靠谱,三年前的时候,她男人在山西挖矿的时候遇到矿难,给活活埋在了地下。留下了马淑娟和几个月大的孤女。

     

      她那三岁的小女儿不停的哭闹:“饿,妈妈饿!”

     

      秋口麦口,腊月二十**,这俚语的意思就是秋收麦收还有年关,是乡下人最忙的时候。尤其是秋天收玉米棒子最是累人,就算精壮的汉子,过个秋也得累脱一层皮。马淑娟一个小女人家,一边是哭闹的女儿,一边是后半年的收成,两个取舍让她纠结万分,咋能不犯愁啊,她肯定就是因为这个才抹眼泪的。

     

      ……

     

      杨小宝二话不说挽起袖子下了地,掰起了棒子。

     

      乡下孩子干起活来一点不含糊,麻利的很。杨小宝额头脸上汗水不停的往下淌,锋利的玉米叶子把胳膊上割出一道道印子,又疼又痒,但是他都不在乎。

     

      忽然来了生力军,马淑娟心头异常的激动。她来走到杨小宝跟前,把水壶递给他:“喝口水吧小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马淑娟说着,眼圈就红了。

     

      杨小宝手上不停:“马老师太客气啦,能有机会给你家干点活儿,我高兴的很呢!”

     

      马淑娟心中又欣慰又感激,当初她虽然是杨柳庄小学的老师,却并没有亲自教过杨小宝,对杨小宝的印象并不深刻。但是现在他却跑来帮忙了,多好的孩子啊。

     

      装满了玉米的麻袋,足有一百来斤。杨小宝纵然身强力壮,但毕竟还不是青壮年。他费力的将装好的麻袋扛到地头,放到板车里,然后回头再去装下一袋。

     

      马淑娟的家在村子最边上,离地头倒是不太远,杨小宝装满了一板车后,拉到她的家里卸了。又一溜小跑把空车拉回来,继续干活儿。

     

      一片乌云从西边飘过来,天色阴了下来。杨小宝干的更卖力了,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湿了,裤脚都在往下淌水,身上脸上也沾满了泥土。狼狈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笑。

     

      打下手的马淑娟累的筋疲力尽,蹲坐在地头实在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只能看着忙活成一阵风的杨小宝干活,怔怔出神。

     

      失神的马淑娟心头忽然动了一下!恍惚中,杨小宝那忙碌的身影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仿佛看到自己的男人回来了,又一次用他那有力的臂膀,为她们母女而劳作,撑起了这个家。

     

      一股热流从身下升起散布到全身,马淑娟身子都软了,忍不住哼了一声:“嗯……”

     

      一阵风唤醒了马淑娟的神智,凉风起了,大雨就要来了。

     

      马淑娟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赶忙攒起身上最后一丝力气,继续往袋子里装玉米棒子。

     

      一边干活儿,马淑娟一边胡思乱想。

     

      刚才仅仅是看着杨小宝那忙碌的身影,自己竟然‘那个’了。马淑娟心里真是臊得不行,幸亏杨小宝只顾着干活,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马淑娟心里一阵懊恼,怎么会这样啊!自己竟然对杨小宝产生了一些羞人的想法。

     

      一块三角良田,荒芜已三年,马淑娟虽然是村办小学的教师,但她也还是一个寂寞的女人。多少个孤苦夜晚过去,她的身体变得太过敏感……

     

      最后一板车玉米棒子拉到了家,倾盆大雨也下来了……

     

      天黑了,外面雨也下的很大,蚕豆大的雨点砸在院子里的盆盆罐罐上,叮里哐啷的响。砸在院子里的积水中,升起一个个的小泡泡。

     

      杨小宝在马淑娟家里躲着雨,天是凉快了,可他脸上的汗还是停不下来,那会儿出力太过了。望着外面那凶猛的雨势,杨小宝犯起了愁,生怕回家太晚了要挨骂。

     

      小妞妞哭闹了一晌,早就累了,马淑娟喂女儿吃过了东西以后就哄睡了。回头一看杨小宝,见他一脑门大汗,脸上抹的花里胡哨,身上衣服也脏兮兮的。心里头顿时有些不落忍。

     

      “小宝,把你褂子脱下来,老师给你洗洗。”

     

      杨小宝都是十六岁的大小伙子了,也知道害臊,扭捏道:“别了吧,洗了也干不了,等回了家让我娘洗就中。”

     

      马淑娟嗔道:“那怎么行,身上脏兮兮的回到家里你娘再说你,赶紧的脱了。一会儿老师给你做点好吃的饭,吃了再走。你帮老师干了活儿,再不留你吃顿饭,让乡亲知道了不得笑话老师小气啊!”

     

      杨小宝拧不过马淑娟,再说脏衣服穿在身上又臭又黏,难受的很呢!索性不再扭捏,一把脱下来,递给马淑娟。

     

      因为经常帮家里干农活,小伙子锻炼的很强壮。虽然才十七岁,就已经宽肩细腰,小腹上肌肉块隐约可见,很有几分男人味了。

     

      杨小宝光着膀子,马淑娟看得怔了怔,眼神中蒙上了一层异样的神采。随即脸蛋儿一红,她又想起下午时候那羞人的一幕了。

     

      马淑娟披了雨衣,来到西边灶房一阵忙活,折腾一阵子,整出来几个菜。

     

      板桌上摆上了丰盛的菜肴,有鸡蛋有肉,甚至还有一瓶漳河大曲。

     

     

    第二章 今晚不走了

      “咦?马老师你还喝酒呐?”

     

      杨小宝知道村里的风气不是那么开放,有女人不上席的传统,女人当着外人的面喝酒是要被乡亲们笑话的。他是真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温婉的马淑娟,竟然也喝酒。

     

      “偶尔喝一点,你要是也能喝,就少喝一点也行,不能喝多了,对脑子不好,你还上学呢。”

     

      马淑娟语气有点落寞,其实她撒了谎。不是偶尔喝一点,而是每天晚上都要喝了酒才能睡下。自从丈夫死了以后,她就养成了这习惯。免得夜里睡不着,想得多了心里苦。

     

      “嘿嘿,那就喝一点!来,马老师我给你倒酒。”

     

      杨小宝少年心性,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学校里很多他这么大的孩子,都模仿大人吸烟喝酒,只不过都是偷偷的都怕被老师和家里大人发现。

     

      “小宝,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老师今年的秋收就落空了。来,老师敬你一杯。”

     

      杨小宝是好奇,马淑娟是想及这三年的苦来心里难受借酒消愁。说是少喝一点,俩人却谁都不自觉,你来我往的不一会儿一整瓶酒就见了底。

     

      马淑娟的眼睛里有一层水雾,看到的事物也变得模糊起来。

     

      眼前杨小宝的模样渐渐变了,恍惚中,她看到了丈夫,他又回来了!

     

      他的模样还是刚结婚的时候,那么年少英气,笑嘻嘻的望着自己,一脸的欢喜。

     

      “死大成,看哪里呢,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马淑娟脸蛋上挂着红晕,眼神含情脉脉,笑吟吟的对杨小宝说道。

    748a320a358f3771!600x600.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dahaiwenxue】或【大海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大海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漳河大曲出了名的甘冽劲儿大,果真不是盖的,杨小宝也喝懵了圈,没注意马淑娟对他的称呼。

     

      ‘挖槽!她知道我在偷看她了?完了完了,马老师要发火了!’

    《穿越时空的爱恋》

      刚才杨小宝确实是在偷偷的瞄着马淑娟。喝的晕忽忽的,俩人相对而坐离得近,马淑娟身上那成熟的女人香气幽幽的钻到杨小宝鼻孔里。大热天马淑娟穿的是小衫,领口比较低。杨小宝的眼睛控制不住的总往她胸口那里扫两眼。

     

      “不敢了,马老师你别恼,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走!”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