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逃:男神来势汹汹》全文免费阅读txt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逃:男神来势汹汹小说简介: 面对如此强大的气场,蓝梓画倒是一点也没有怯懦,眼神迎上那双明亮乌黑的眸子向这个H城首席太子爷反问道。   “就凭你如今身败名裂,凡

     逃:男神来势汹汹小说简介: 面对如此强大的气场,蓝梓画倒是一点也没有怯懦,眼神迎上那双明亮乌黑的眸子向这个H城首席太子爷反问道。

     

      “就凭你如今身败名裂,凡夫俗子你蓝大小姐瞧不上眼,高门子弟除了我,试问又有谁敢跟你沾惹上半点关系?”

    第一章 飞来横祸

      “做我的女人!”穆且言修长的食指挑起蓝梓画的下巴,一双狭长的凤眼眯成一道缝隙,眼神里尽是霸道的想要拥有。

     

      “凭什么!”

     

      面对如此强大的气场,蓝梓画倒是一点也没有怯懦,眼神迎上那双明亮乌黑的眸子向这个H城首席太子爷反问道。

     

      “就凭你如今身败名裂,凡夫俗子你蓝大小姐瞧不上眼,高门子弟除了我,试问又有谁敢跟你沾惹上半点关系?”

     

      虽说穆且言打小便从心里喜欢蓝梓画,可纨绔子弟,碍于面子,一张嘴表达的意思便有些言不由衷了。

     

      而在蓝梓画的眼中,不以爱情为前提的一切交往都是对自己的羞辱。

     

      “滚!”

     

      一张嘴,那股子高傲不屑的劲儿,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

     

      …………

     

      两年前,H城。

     

      蓝梓婳。

     

      首富之女,千金名媛。

     

      过着万人瞩目羡煞旁人的生活,可不想这日,父亲突然被冠以偷税的罪名带走检查,而当自己匆忙赶往未婚夫住处寻求帮助的时候,却见到了眼下这一幕。

     

      沙发上红果的两个人正在卖力的投入着,丝毫没有发现闯入的外来者,而他们在客厅这种地方即兴而起,想必是男有情女有意,热火焚身到一定程度才会不分场合。

     

      “你们!”

     

      接二连三的刺激让蓝梓画大脑充血,面前两个红果的人,并非别人,一个正是曾死缠烂打将自己追到手的未婚夫,而另一个,承欢身下的竟然是自己姐妹相待得女佣。

     

      闻声,两个人不慌不忙的遮掩。

     

      “蓝蓝,本来我们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不过现下你也看见了,也不用我们多说说什么了。”

     

      那语气中带着略微的椒喘,似乎是在对刚刚的举动意犹未尽,而这本应该作为自己跟陌云屏婚房的家中,此时尽是他跟别的女人欢愉后的味道,让她想要作呕。

     

      “云屏,我今天来找你是有更重要的事,你们两个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得帮我。”

     

      蓝梓画明了了陌云屏的态度,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言便是选择了曼爱琳一边。

     

      即便她曾是那个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千金小姐,可当下,她所能做的就只有隐忍,若是此刻跟陌云屏闹掰,那么自己连最后一线希望就都找不到了。

     

      “蓝蓝你走吧,这件事我爱莫能助。”蓝梓画含着希望的目光投在陌云屏的身上,噙着满眼的氤氲,最后得到的竟然是陌云屏这么冰冷的回答。

     

      没了以往的宠溺拥护更感受不到半点曾经那种非你不可的感觉。

     

      “你什么意思!”

     

      眼看最后一点希望在陌云屏冰凉的回应中被扼杀掉,蓝梓画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哪里还见得到往日里淑女的样子,可越是这样,曼爱琳便越想看一场免费而廉价的表演一般,津津有味。

     

      而陌云屏在一边默不作声。

     

      “云屏不过是因为你爸在这H城的位置才跟你在一起的,有了你爸钱财上的支持,他才可以平步青云走到市长秘书的位置,你以为就凭着你这几抹煽情的眼泪和抓狂的表现,他就会去涉险吗?”

     

      蓝梓画怔住了,双手狠狠得攥着拳头,捏得骨头咯咯作响,一直以来她以为的姐妹情深,她以为的你侬我侬,不过是一场刻意编制的阴谋。

     

      而自己傻乎乎的竟然钻进了这阴谋中也浑然不知,最后被她点破了,道明了,才醒悟。

     

      “陌云屏,她说的都是真的?”

     

      蓝梓画甚至唤出了他的全名,她希望得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答案,她想给自己一丝丝的转机,可殊不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徒劳罢了。

     

      他不答便是默认,蓝梓画夺门而出,再次落魄的回到那已经毫无温馨可谈的别墅,只见沙发上一抹同样落魄的身影,带给自己寒潮中唯一的温暖。

     

      这一路好不易才抑制住的泪水,又如泉水般涌出。

     

    第二章 两面三刀

      “小妈。”在这个所有人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状况下,蓝梓画投入顾慈晓的怀中,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母亲去世的早,父亲续弦回来的女人年轻貌美不说,对自己却也是无微不至,这也让她少了那种继母和孩子之间的那层隔阂。

     

      而如今父亲落到这种地步,她仍旧是不离不弃,并没有转身走人,让蓝梓画不禁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倾诉给她。

     

      所谓十年磨一剑,她并不知道,顾慈晓对自己的过往种种不过是为了眼下的最后一搏。

     

      而她还信以为真,把自己仅剩的一点点信任感赋予顾慈晓的身上。

     

      当顾慈晓提出把曼爱琳喊来教训一番作为出气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一丝顾虑,深信不疑的掉进了一场陷阱。

     

      当年顾慈晓未婚先孕生了个女孩,日子苦不堪言,可运气却是不错的,遇上了蓝军笑这棵大树好乘凉,但是蓝军笑哪里容得下曼爱琳这个污点?

     

      所以为了嫁入豪门,她不得不让曼爱琳以女佣的身份在蓝家生活了这些年,为的不过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跟女儿一起过上真正由自己操控的日子。

     

      而斩草要除根,虽然蓝军笑已经锒铛入狱,但是蓝梓画却是最后的收尾工作,搞定她,那么这一场酝酿了十来年的阴谋才能画上完美的句号。

     

      当曼爱琳踩着恨天高,身着蕾丝裹身短裙,气焰嚣张,极尽妩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唇枪舌战,小妈的态度也不似刚刚那样的愤慨。

     

      顾慈晓将托盘中的水杯置于蓝梓画的面前示意她端过去,语气一转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思:“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想今天应该有个了断了。”

     

      蓝梓画不明所以,心想许是小妈想先礼后兵,如果曼爱琳顾念在这家中的情分知难而退也是好的。

     

      也不多想,只是没好气的将水杯搁置在桌面上。

     

      只见曼爱琳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而小妈的脸上则是显露出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是啊,这些年来你有的,从来我只有看着的份,从今天开始这一切都应该易主了吧。”曼爱琳顺势接话,丝毫不顾及蓝梓画,娴熟的翘着二郎腿,依靠在这张意大利进口的纯皮沙发上,享受着即将属于自己的一切。

     

      蓝梓画不曾想,曼爱琳竟是这样的厚颜无耻,欺人太甚,仿佛是自己过去亏欠了她一般,将一切都说的理所应当,她气得浑身打颤,紧咬着牙齿发出细碎得摩擦声。

     

      一双冰冷的眸,瞪着她,像是一枚枚钉子,恨不得让眼前的女人万劫不复。

     

      曼爱琳得意的看着这张因为自己而变得扭曲的脸,提起嘴角轻轻一笑,扭过头,冲着一边的顾慈晓使了个眼神。

     

      “妈,我说的没错吧?”

     

      这一句话,像是又一颗重磅炸弹,震撼得蓝梓画怔楞着。

     

      是惶恐,是陌生,是不可接受,是星火燎原,将自己对这个世界最后的一点幻想毁灭。

     

      “你们……”蓝梓画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结果,可是张嘴想要将隐藏了十来年的秘密曝光于表面,就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自己跟父亲一直生活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中。

     

      顾慈晓一直等的就是此刻,所以根本不再伪装,露出原本的嘴脸。

     

      “没错,曼爱琳是我的女儿,当年若不是你爸固执爱面子不让她进门,而是以一个女佣的身份寄人篱下,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11265db6032a44f7!600x600.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yujibook】或【雨季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雨季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顾慈晓说得理直气壮,仿佛相处了十来年的枕边人有负于自己,才会惨遭这样的待遇,丝毫忘记了作为夫妻父亲是怎样的与之朝夕相处,相敬如宾。

    《爵少的契约未婚妻》

      蓝梓画诧异,父亲落马的背后竟然引出这样一个惊天秘密,她的心情此刻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脸上的泪痕早已干枯,除了愤怒,她早已经忘记了哭泣。

     

      扬起手冲着一边嬉笑的曼爱琳扇了过去,她不懂究竟是怎样的仇恨才可以让她们母女二人呕心沥血十年暗度陈仓来设计陷害一个待她们并不薄的人。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