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董小姐》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董小姐小说简介:虎哥被我哭得心烦意乱,一巴掌扇到了我爸脸上:“草泥马,你不是说你老婆能上的吗?”   我爸捂着通红的脸,畏畏缩缩的说:“我哪知道她

     董小姐小说简介:虎哥被我哭得心烦意乱,一巴掌扇到了我爸脸上:“草泥马,你不是说你老婆能上的吗?”

     

      我爸捂着通红的脸,畏畏缩缩的说:“我哪知道她会这样,以前不是挺浪的……”

     

      虎哥冷哼了一声,朝我看了一眼,说:“现在好了,你闺女也看到了,老子爽没爽成,还要跟你去蹲牢子!”

    第一章 死去的妈妈

      俗话说“穷人生一窝,富贵单九代”

     

      我爸是村里的老光棍,三十五岁那年用两头毛驴把我妈娶了回来,他就像攒了一辈子的劲似的,第二年就生下了我,但就是没有男孩,我从小就听村里的人笑我爸是属骡子的,没得种!

     

      那年头,重男轻女的观念很重,董家好几年只生下一个女娃的传言,跟骂我爸性无能差不多,他在别人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整天就窝在家里喝闷酒,一家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我妈身上。

     

      日子越过越穷,每隔两天我妈就要去邻居老张家借几升米来糊口,但借也不是白借,我八岁那年,亲眼看见我妈刚走进他家,老张就把手伸到了我妈的裙底,一边摸一边说:“妹子,你什么时候把那个窝囊废踹了,跟我好啊?”

     

      我听到我妈的呻吟声吓坏了,忙回去告诉我爸说,张叔叔在打妈妈。等到她回来,我爸一脸怒气地用酒瓶砸在了她的头上,骂她是臭婊子、烂骚货,我妈什么都不敢说,满脸的血一直滴到了米袋里,那晚我们喝的粥都是有血腥味的。

     

      过了几天,或许是我爸良心发现,说要去和同乡一起进城打工,我妈满心欢喜的从娘家借来五百块,给他当路费,期望他能多带点钱回来,让我们过上好日子。

     

      然而他一走就是五六年,中间一封信也没回过。没了男人的帮衬,我和我妈只好去村口的农家,打短工挣钱,秋收忙完后,我们只好去后山挖点野菜、红薯,勉强度日。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爸终于回来了,但他却空着两手、并没有带回当初许诺我们的“新鞋子”、“新衣服”和一个“温暖的家”,跟着他回来的只有一个叫“虎哥”的大胖子。

     

      我爸对他很客气,还叫我妈好好招待“虎哥”,我妈问他们怎么认识的,虎哥说:“你老公在外面的场子玩,欠了我点钱。”

     

      她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虎哥笑嘻嘻地靠了过来,搂住了我妈的肩膀说:“嫂子,其实你老公欠的那点钱也没什么,只要你陪我三个晚上,咱们就撇清了。”

     

      我妈不敢置信的看了我爸一眼:“你把我卖了吗?”

     

      我爸尴尬地低头咳嗽了两声,支支吾吾地说:“…你不也被老张玩过吗,虎哥这人很好的……”

     

      后面的动静越闹越大,我妈哭着骂他是个畜生、不要脸,我爸也被她骂火了,帮着虎哥把我妈按在了床上……

     

      我吓坏了,赶紧躲到了灶台下面,听着我妈凄厉的叫喊,捂住耳朵、不敢哭出声,过了一会儿,屋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我爬出去一看,我妈竟然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心口上还插着一把剪刀!

     

      我哭着扑到了我妈身上,让她醒醒,再看小洁一眼,但她冰冷的身体告诉我,她再也不会醒来了。

     

      虎哥被我哭得心烦意乱,一巴掌扇到了我爸脸上:“草泥马,你不是说你老婆能上的吗?”

     

      我爸捂着通红的脸,畏畏缩缩的说:“我哪知道她会这样,以前不是挺浪的……”

     

      虎哥冷哼了一声,朝我看了一眼,说:“现在好了,你闺女也看到了,老子爽没爽成,还要跟你去蹲牢子!”

     

      我爸过来拉了拉我,哄我说:“小洁,快放手,妈妈只是病了,我和叔叔送她去医院。”

     

      我死死地守着我妈的尸体,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不知道我爸在试探我,挣脱他的手说:“我不!就是你和叔叔害死妈妈的!”

     

      “咚”地一声,虎哥从腰带上掏出了一把小刀,猛地插在了桌子上,两眼通红地望着我爸:“你看怎么样吧,她死还是我们死?”

     

      我爸双手发抖的看了我半天,我被他盯得害怕,大声地嚎啕了起来。

     

      “闭嘴!”他一巴掌扇到了我的脸上,将我整个人打的懵了,立时止住了哭声。

     

      忽然,我爸噗通一声,跪在了虎哥面前:“虎哥,我求求你,她再怎么样也是我的女儿,我实在下不了手,您……不是认识一些夜场的人吗,看能不能把她送走算了。”

     

      虎哥瞪着灯笼大的眼睛,“噢”了一声:“你是想把她下到窑子里去?”

     

      我爸低着头没有说话,虎哥走过来,歪嘴斜眼地在我身上上下打量,又伸出粗糙的大手往我的大腿掐了一下,我尖叫的躲到了我爸的身后,要他不要碰我。

     

      “小丫头,是挺水灵的~指不定能下个好价钱~”

     

      我抓着我爸的手,求他不要送走我,小洁会好好听话的,我会去后山采野菜给妹妹吃,自己养活自己,爸爸,你不要送我走好不好……

     

      说到最后,我已经泣不成声,但我爸对我的祈求充耳不闻,只是对虎哥点头称“是”。

     

      后来,他们把我妈装进了麻袋里,又叫来了一辆面包车,把我送了上去,临走前,我爸对我说:“小洁,爸爸对不起你,以后你在那边要好好听他们的话。”

     

      我没有再哭了,原来当悲伤被灌满的那一刻,就像是装满水的瓶子,那么的平静……

     

      我呆呆地望着这个把我送上“地狱”的男人,喉咙像被一根刺卡住了,什么也说不出。

     

      一路上虎哥怕我跑了,给我喂了两颗安眠药,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拉我进了一个闪着红灯的店里,里面的音乐很吵,我昏昏沉沉地听到虎哥在和一个叫“杨总”的人谈话。

     

      “长是挺不错的,就是扮相土了点儿,还要花点钱整整,你给便宜点啊。”

     

      “不能啦,这是我兄弟的女儿,才十八出头,还是个雏呢,好货色,你看看。”

     

      说着,把我推到了杨总的跟前,杨总“嗯”了一声,突然伸手拉开了我的衣领,仔细的往里面看去,我羞的满脸通红,使劲地把他的手掰开,他根本不管我的挣扎,嘿嘿一笑说:“太小了点儿,一口价一万五。”

     

      虎哥咬了咬牙:“行吧,就当交朋友了。”

     

      他们又对我指指点点的笑了一阵,看我的眼神就如同过年前养肥的牛羊一样,两眼都是冒着光的。

     

      后来,虎哥拿着钱走了,杨总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里训话:“你大概也知道你到了个什么地方,但你放心,在我们这里,总比卖去给人当童养媳好多了,你只要乖乖听话,还是有出头日的,懂了吗?”

     

      我点点头,他又说:“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在给我们‘会馆’赚足两百万之前,你要是敢偷跑,就打断你的双腿,再用锁链穿透你的伤口囚起来,给好这口的人玩一辈子,听清楚了吗?!”

     

      我听他说的很恐怖,就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看我像小鸡仔的样子,得意的笑了一下:“那你先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吧。”

     

    第二章 安局

      他像是饿狼一样把我身上的衣服撕的一丝不挂,我瑟瑟发抖地捂着自己赤裸的胸膛,不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

     

      杨总看着我,舔了舔嘴唇,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裤裆:“妈的,条子还真正啊,要不是还没拿到“开场红”,我还真想…”

     

      我哆哆嗦嗦的不敢作声,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套粉红色的裙子,跟我说:“穿上吧,总不能让你穿那块抹布去接待客人。”

     

      我咽了咽口水,沾满尘垢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向那件衣服伸去,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干净的衣服,即使是过年都没有。

     

      只有一次过年时,我妈去村里的纺织厂打短工,偷偷地用一块剩余的废料,帮我和长大了的二妹做了一套布裙,我穿上后,高兴地扑进了我妈的怀里……

     

      而如今,我最亲最亲的人,已经被我爸和那个虎哥,联合害死了。想到这里,我的双肩忍不住地耸动了起来,但却并不是悲伤的暗涌,我轻轻地握紧了拳头,一颗仇恨的种子在我的心底悄然种下。

     

      杨总催促我快点,我换好衣服后,他就把我带到了夜总会的二楼,上了楼梯是一条很隐蔽的客房回廊,里面不时传来“咿咿啊啊~”的声音,听得我很害怕。

     

      我被他领进了其中一间房,杨总跟屋内一个叫“徐妈”的女人说,这妮子很干净,就交给你了,盘个好价钱。

     

      徐妈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年龄,脸上的妆却盖得很厚,笑起来皮动肉不动的很可怕。

     

      杨总一走,她就扯着嗓子,把房间里其他两个女孩喊了下来,让我们认识一下。

     

      她们一个叫沐雪,对我很热情,一过来就亲切地拉住我的手,叫我不要害怕,白净的脸颊上绽放着两个酒窝,给人的感觉永远是“甜甜”的,令我一下安住了心。

     

      另一个女孩儿却很不屑和我交谈,她板着一张冷艳的脸,一直在看手机,还是沐雪告诉我她叫“景甜”的,她比我们大两岁,身材已经发育的很好了,一双修长的大白腿都有我一半高了。

     

      徐妈显然也不满意她的态度,叉着腰说:“都是下三滥,装什么高冷啊。”

     

      景甜白了她一眼,悻悻地把手机收了起来。徐妈转过头看着我说:

     

      “小洁,你听好咯,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负责人了,你的生活起居、日用饮食都归我管,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我说一句话,不希望听到半个不字,知道了么?”

     

      我怯怯地点了点头。

     

      她笑着捏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也不用太害怕,做我们这行儿的,虽然命苦,但是也不见得比别人低一头,只要想办法把金主服务好咯,我们赚的钱比人家老总都多呢!”

     

      说完,徐妈咯咯娇笑了起来。我睁大眼睛问她:“要怎么…服务好啊?”

     

      她说:“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有些不用出台的包厢公主,就是陪客人唱唱歌、卖卖酒,都能赚得盆满钵满,可像你们这种小雏儿,就要好好吃点苦头了。”

     

      徐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景甜说的。景甜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她。

     

      “哟,你这个小贱人!”

     

      徐妈伸手在她白嫩的胳膊上拧了一把,景甜眼眶马上红了,看到景甜就范,徐妈才舒了口气,继续说:

     

      “总之呢,你们在这里还要先培训、跟班儿一段时间,再来决定你们是‘木鱼’、‘公主’‘花魁’还是‘金鸡’,可别想着跑咯,要是被杨总抓到,折了你们两条腿,去做标本。”

     

      她捂着嘴轻笑了一声,对我说:“行了,话就到这儿,你就睡雪儿下铺吧,有什么事就问她俩,我先出去了。”

     

      徐妈走后,雪儿牵着我的手坐在了床边,嘘寒问暖地跟我讲了半天话,她真的很善解人意,我问她:“什么是‘木鱼’和‘金鸡’吖?”

     

      雪儿脸红了一下,她和我年龄一般大,说这些话时,吞吞吐吐地有些不好意思:“…徐妈…跟我们说木鱼,就是晚上陪客人睡觉的上钟小姐……”

     

      “…公主就是包厢里陪客人唱歌陪酒的,有时也会被包出台,但价钱会比木鱼高很多…”

     

      “花魁是我们会馆的霞姐,据说她上一个钟,就得十几万呢,她既会唱歌,又会跳舞,每次都把客人哄得很开心,很多人都是冲着她才来的。”

     

      “那金鸡呢?”

     

      我刚问出口,床上的景甜就插嘴说:“就你还想当金鸡呢?我们这些被卖进来的,百分之九十都要做烂‘木鱼’,金鸡,就相当于是万人拥戴的夜场明星,床上一趟,黄金万两,你懂么?”

     

      我想起刚才杨总扒我衣服的场景,又害怕的问:“…服务那些客人,一定要脱光衣服、让他们碰我么?”

     

      那时,我虽然还小,但是本能会对陌生的男性,产生一种恐惧,知道和他们独处在一张床上,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景甜“切”了一声,说了一句我至今还觉得很刺耳的话:“做婊子的还怕人碰?那你就灌醉他们啊,反正我们要是不上不够两百个钟,回都回不去。”

     

      我想到家里的三个妹妹,还有死去的妈妈,就呜呜地哭了出来。

     

      雪儿拍着我的背,叫我别听她的,但我心理清楚,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赚够钱回家,把我那三个妹妹救出来,不能让我爸再害死她们。

     

      接下来十几天,徐妈每天都会过来给我们培训,告诉我们做小姐这行,最紧要的就是让客人开心,得学会怎么“撒娇”、“装嗲”,让他们多买好烟贵酒,只要保证了每次的消费额,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她劝我们,努力提高自己的身价,想想会馆的“霞姐”,也是跟你们一样的出身,但人家只用了一个月,就把自己赎回来,还成了这儿的大姐大。要不然,你们就是坐半辈子的台,也还不起杨总的两百万。

     

      我默默地记住徐妈的话,希望自己也能早点儿赚够钱回家。

     

      这些天,徐妈又教了我们十几首流行歌,我学的很快,嗓音也不错。

     

      很快,她就让我去跟一个叫“英姐”的包厢公主做跟班,她很照顾我,每次只要我坐在前台点歌、伴唱就够了,也不用我陪客人喝酒,那些醉醺醺的男人来摸我的时候,她也会挡在我前面。

     

      但好景不长,有一次我和她进了一间豪华套房,长排沙发上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满脸的肥肉就像千层饼一样皱了起来,徐妈却对他出奇的谄媚,一口一个“安局”的叫着。

     

      安局把她拉到大腿上坐着,她也不反抗,只是佯嗔地拍了一下他,说:“哎哟~安局别这么猴急嘛~,我不是带了两个A货来了吗,你也不看看?”

     

      她看了我一眼,悄悄地靠到安局的耳边说:“哪一个还是个雏儿呢,您今晚要是赏脸,就帮她开个红吧。”

     

      安局长听到他的话,用淫秽的眼神在我身上扫了一眼,我瞬间打了个激灵。他斜着嘴在徐妈圆润的屁股上掐了一把,说:“不会像上回请‘碧霞’来那样吧?光打了个照面,就花了老子三万多!”

     

      徐妈被他粗糙的手掌摸得扭来扭去的,脸颊已经有些晕红,勉强笑着说:“不会的,这次是实打实的,您看这妮子,花一样的年纪啊,而且还是个茛苞,多花点钱,也能让您体验一回初恋的感觉啊~”

     

      “好,就这么办,我也很喜欢和年轻人多接触,哈哈哈~”

     

      安局被她说得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大腿,让她站了起来。徐妈走出门前,弯腰对我小声说了一句:“今晚好好表现,以后是鸡是凤就看你啦~”

     

      我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我已经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了。望着这个体态肥胖的中年人,我的眼泪就像蚕豆一样,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

     

      安局看我这么青涩的模样,愈发高兴了,拉着我坐到了他的旁边,揉捏着我稚嫩的肩膀,笑着说:“小妹妹,你可真小啊,我女儿都比大两岁了~”

     

      他一边说,肥硕的手指一边向我的衣襟伸了过来。英姐在一旁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说:“安局,别急嘛,我们先喝喝酒,助助兴。”

     

      “好!”

     

      不出一会儿,他就叫来了三瓶茅台和一套“5999”元的海陆空套餐。英姐故意和他玩猜色子,输一次罚一杯,她很会玩巧,将“撒娇”、“娇嗔”这两招发挥的淋漓尽致,虽然是她输得多,但是一杯一杯吞下肚的却是安局。

     

      每次他一打我的主意,英姐就起哄让我们唱歌。我听着身边的安局操着铜锣般的嗓子大喊大叫的时候,心中涌过了一股酸流:“难道我的第一次真的要给这个胖叔叔吗……”

     

      我很盼望英姐能把他给灌醉,这样我就能逃过一劫了。但是英姐毕竟是个女人,酒量有限,喝到这时候,已经有些微醺了。安局却越喝越起兴,一张脸像是被吹鼓了的气球似的,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朵根。

     

      英姐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趁着热闹,向他提议说:“安局,不如这样,我让小妹也陪你喝,但你不能以大欺小,她喝一杯,你就喝两杯,行不行?”

     

      安局笑嘻嘻地指着她:“小英啊,你可太会劝酒了,只怕这个月的提成,都能买一套房了吧?”

     

      他又贼兮兮地朝我看了一眼,一拍桌子说:“好,那我就陪小妹喝两杯,只是不能太醉,要不晚上就没趣味了~”

     

      我紧张地揪住了自己的裙子,这可是我第一次喝白酒,我提醒自己千万不能醉倒,要不然我就……

     

      “讨厌~说得好像您不能喝似的,要不我也陪小妹一起喝,您要是能把我们都灌醉,呵呵~”英姐掩嘴娇笑了起来。

     

      “那就把你们一起抗回家,哈哈哈哈!”

     

      安局望着我俩摩拳擦掌,一副今晚吃定我们的样子。英姐拿了一杯酒在我手上,对他说:“来,这杯小妹敬你。”

     

      “好!”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闭着眼睛慢慢喝了进去,火辣的口感,让我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这杯,我敬您。”小英举起酒杯和他干了。

    21592d4b1d879c3d!600x600.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yujibook】或【雨季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雨季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喝到第五轮的时候,我的脸已经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红。小英的身子也微微摇晃了起来,她内疚地朝我看了一眼:“小洁,我不行了…”

    《男神之犯病日常》

      又勉强喝了一杯,小英就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安局看到他喝趴下一个,晃着西瓜般的大脑袋哈哈大笑:“哈哈哈——,还想跟我喝,老子奔的酒局,比你……”

     

      他还没说完,就“哇”地一声,弯腰大吐了起来。我趁机说:“我要去一下厕所。”

     

      说完,我就踉踉跄跄的跑到了洗手间去,胸膛跟鼓风机一样“嘭嘭嘭”跳个不行,生怕他追了过来,我赶紧把门关上,但正准备锁门的时候,安局却突然冲了进来,把我幼小的娇躯逼到了角落里……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