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牌《红牌》最新原创连载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红牌小说简介:天黑沉了下来,我拍拍麻了的双脚摸索着进屋,屋里的味道很奇怪,打开灯后我看到床上那个没穿衣衫、头发凌乱的女人,我惊吓之中轻声问了句,妈,是你吗?   

    红牌小说简介:天黑沉了下来,我拍拍麻了的双脚摸索着进屋,屋里的味道很奇怪,打开灯后我看到床上那个没穿衣衫、头发凌乱的女人,我惊吓之中轻声问了句,妈,是你吗?

     

      妈妈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出去玩,我就到村口等爸回来,然后把事情告诉了他。

     

      爸爸愣了好久,突然破口大骂,“妈的,老子不就是借了几个钱吗?竟然敢这样对老子,老子一定要把你弄死

     第一章 沦落被卖

      我的职业比较特殊,说白了一句,就是把钱拿到,让男人乐呵乐呵。

     

      我是一个人们口中的失足女人,来自于一个支离破碎的农村家庭,没有读过几年书,但我长得还可以,虽不算特别美艳,但却胜在自带点儿气质。

     

      可能就因为我不好的出身吧,我什么都想要,但却往往什么都得不到,当然,这说的都是在我堕入风尘以前。

     

      堕入风尘以后,我有很多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比如说钱,我曾一夜之间就挥霍过上万,甚至是十几万,几十万!但是这也意味着,我也因此失去了对于我来说,特别珍贵的东西。

     

      现在,我就说说我的故事。

     

      我爸是个赌棍,还酗酒,一喝多了就会对我们娘俩又打又骂,但是清醒过来又会跟我们道歉,对我们还算好。

     

      直到那一年,村长带了个富商回来,说要大力开发我们村,弄一个农家乐,然后挨家挨户了解情况,我妈妈当时是村里出了名的美女,这富商就来我们家来得特别勤。

     

      一天爸爸早早的出门了,妈妈像往常那样没多问,只是问他回不回来吃午饭,爸爸没回她话,兴奋地搓着手走了。

     

      爸这边刚出门没久,富商就来了,妈妈挡在大门口没让他进来,但是富商说想看看我们家的牛羊,妈妈只好让开了。

     

      可是富商进了大院便一把把大门从里面栓上了,转身抱住了妈妈,妈妈吓的惊叫出声,我也赶紧在牛羊圈子里猫下。

     

      妈妈被富商连拖带拽的弄到了屋子里,然后就是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我从牛羊圈子里慢慢挪到门帘子下面,依靠着门框,玻璃窗反射出来我的脸,惊吓中口水鼻涕横流。

     

      贴在玻璃上往里面看的那一瞬间,异样的恐怖感布满全身!

     

      我想大声尖叫,想哭想喊,但就是不敢!

     

      我弄不明两人压在一起是在打架还是做什么,却只能看到妈妈绝望地折腾着手脚。

     

      过了很久很久,天色从大白到快黑了,我终于看到富商穿上衣服,便赶紧躲到牛羊圈子里,然后他走出来也没四处看,大摇大摆的走了。

     

      天黑沉了下来,我拍拍麻了的双脚摸索着进屋,屋里的味道很奇怪,打开灯后我看到床上那个没穿衣衫、头发凌乱的女人,我惊吓之中轻声问了句,妈,是你吗?

     

      妈妈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出去玩,我就到村口等爸回来,然后把事情告诉了他。

     

      爸爸愣了好久,突然破口大骂,“妈的,老子不就是借了几个钱吗?竟然敢这样对老子,老子一定要把你弄死!”

     

      爸掉头就跑走,我连忙回家去看,发现妈妈也不见了!

     

      我一个人没吃没喝的睡到木板床上,印象中冷的睡不着,夜很长,长的我看不到黎明的希望。

     

      睁着眼等了一夜,可是第二天爸爸妈妈还是没回来,没有办法了,我心里很慌很慌。

     

      后来村里人告诉我,爸爸直接拿刀砍了那个富商,妈妈过没多久自己回了家,但整个人痴痴呆呆的。

     

      再后来爸爸被判刑了,我见到了妈妈眼里的绝望,那是一种毫无生气的眼神。

     

      虽然那一刻我还不太懂事,但是接下来,妈妈的尸体在河里被人捞起了,我才一下子懂得了为什么一个人的眼睛和表情会流露出那种生无可恋。

     

      就这样,我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孤儿的日子苦啊,家里房子被赶来的亲戚给分走了,这些人明为亲戚,实则上比恶人更让我憎恨,对,他们根本就是不吐骨头的恶人!

     

      我流落在外头,每一天每一晚,只能够看着别人占了自家房子,自己却被关在门外,无论风吹雨打,害怕是一个人,受苦是一个人,所以那段时日对我来说,刻骨铭心。

     

      就从那时开始,我落下了老做恶梦的毛病,每次惊醒,都生怕自己还睡在风雨里……

     

      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恶梦还在后头,如果之前流离失所是苦的,那么我之后过的日子要加一个痛字,痛苦!

     

      曾经对我很好的邻居,居然也把恶魔般的爪子伸到我身上。

     

      在我快饿死的时候,邻居刘媒婆拿了个面包给我吃,我一把抓过来吃得狼吞虎咽,结果还没有觉得饱,我迷迷糊糊的软倒,她就把我卖了。

     

      当我醒来时,人已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个老女人见我撑起身,就过来捏起我下巴说了一句,嗯!日后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她还告诉我,是刘媒婆将我卖到这的。

     

      我问她这是哪,她说夜总会里面,让我喊她妈咪,接着又叫来几个男女,轮流着教我一些以前想都不敢想,又羞得根本不敢看的事儿。

     

      我哭了,哭的昏天黑地,差一点昏过去也死活不愿意跟着学。

     

      这是刚进来的第一天,其实我并不是为自己的贞洁哭泣,只是不愿意喊买我的这个女人做妈咪,更不愿意照她的命令去做。

     

      他们见我不顺意,就将我扔进一个摆满了废旧物品的地下室里关起来。

     

      那里阴暗潮湿,老鼠蟑螂满地爬,断水断粮两三天都没人来问我死活。

     

      到我饿得瘫在地上只剩喘气份儿的时候,一个美艳的女人开门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玫瑰,KTV里面的头牌。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一个头牌小姐,居然没有半点的风尘气,就是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的时候,都能够决定这个女人简直美上了天,怪不得那么多的男人会围绕在她的身边,并且……任她指挥。

     

      我永远都忘不了她美艳地渣渣眼睛,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当时的我怯生生地看着她,回答说,“柳萱萱。”

     

      “别怕,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保护你的,你知道吗?”玫瑰笑着说道,就是简单地勾唇一笑,我的魂魄都已经被玫瑰完全夺走了。

     

      我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一个那么美的女人,并且就连声音都像是涓涓细流,不露痕迹地荡漾到我的心目中。如果不是因为玫瑰的话,恐怕妈咪早就已经让我出去坐台了吧,但是……玫瑰却一再阻拦,救下了我。

     

      所以我对于玫瑰的感激之心,一直都完全不能够用语言表露。

     

    第二章 杀人要偿命

      或许是因为跟在玫瑰的身边,又或许是因为遗传到我妈妈的基因,渐渐的,我的五官开始张开,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家口中的美女,但是……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我确实是一个耐看的人。

     

      可是……王哥的出现,却让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个男人来到KTV里的时候,直接点名要找玫瑰,而碰巧那一天,玫瑰的身体十分的不舒适,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见王哥。

     

      最终无奈之下,妈咪想让我去陪王哥喝酒,却被玫瑰一手拦下。

     

      “妈咪,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你明明就知道王哥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做的那些事情,是萱萱能够应付得了的吗?你也不好好地想想!而且,萱萱还只是个孩子……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萱萱的!”玫瑰虽然身体不适,但是依旧想方设法地为我出头。

     

      妈咪看了看我之后,便看着玫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萱萱来我这也已经很久了,你总是说着她还小还小,可是,我不会让她在我这一直浪费粮食的!今天,就算是她不想去伺候王哥,也必须要去!”

     

      说罢之后,妈咪立刻就离开了玫瑰的房间。只见到玫瑰立刻就瘫坐在椅子上,全然一副虚弱的模样。

     

      “玫瑰姐,你的身体都已经那么虚弱了,你怎么还一直和妈咪争吵呢?”我皱着眉看着玫瑰,心里却是一阵的心疼。

     

      玫瑰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笑着说道,“傻孩子,你是不会懂得的。”

     

      直到后来,我才慢慢的领会到,玫瑰说的不会懂是什么意思。

     

      玫瑰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笑着说道,“傻孩子,你怎么会知道这人世间的险恶呢?你要知道,这个王哥是一个多么恐怕的人,他可是一直都在玩SM的,你要是去的话,你能够受得了吗?”

     

      听到SM两个字从玫瑰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我完全已经呆愣住了,一直以来在KTV里,我都是打打杂,也从来都不陪客人,全都是因为玫瑰姐在为我庇护。

     

      “玫瑰姐,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对我那么好,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早就已经……”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全然是一副不争气,就这样哗哗地流了出来。

     

      “傻孩子,你不要哭。”玫瑰抱着我,尽是安慰。“有我在,就没有人敢欺负你的。”

     

      “玫瑰姐,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呢?”我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玫瑰,只是她眼眸当中的情绪,我丝毫都看不懂。

     

      玫瑰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萱萱,你现在还小,你还不懂我所经历过的这这些,什么所谓的妓院头牌,对我来说,不过都是一个虚无的身份罢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要这一些所谓的头牌名称。”

     

      我看着玫瑰的眼眸里,似乎一直在泛着泪光,我似懂非懂,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玫瑰姐,你放心好了,我再怎么样都好,我都不会脏了我的身子的。”

     

      “好,我一直都知道你最懂事的了。”玫瑰看了看窗外,叹了一口气,“王哥……还是让我去应付吧。”

     

      “玫瑰姐!你现在的身体,你要怎么去?”我试图想要拦下玫瑰姐,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拦住她。

     

      我想,如果时光可以逆转的话,我一定会死死地拦住玫瑰姐,一定不会让玫瑰姐去到王哥的房间里。当我看到王哥房间里的玫瑰姐的惨状的时候,我的眼泪便一滴又一滴地顺着脸庞滑落。

     

      而王哥却一直淡然地坐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半点做错事的模样,似乎在他的眼中,玫瑰姐的生命,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的。

     

      可是……只有我知道,玫瑰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要不是因为玫瑰的话,我在这个KTV里恐怕早就已经不知道死活了吧!

     

      玫瑰姐的死很快就引起了惊慌,所有的小姐都围在这一个包厢的门外,只有妈咪和我走进了这一个包厢当中,所有的人的眼眸当中透露着的淡漠的情绪,完全让我觉得内心是一阵冰凉。

     

      玫瑰姐平时对大家那么好,可是现在玫瑰姐出事了,大家却都是一副看戏的模样,看到这些人的面孔,我的心似乎开始有些莫名地冷漠。

     

      在包厢外面的人群,依旧还是在不停地对着死去的玫瑰姐在指指点点,我甚至都能够听到那么多不好的话。

     

      “玫瑰还不是因为自己和王哥瞎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呢?她可是明知道王哥有这样的特殊的癖好的啊。”说话的人是玫瑰姐平日里待她不薄的夏夏。

     

      如此尖酸刻薄的话语,毫不留情面地刺痛了我的耳膜!玫瑰姐平时待她向来不错,可是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直接就是对着夏夏一阵的痛骂,“夏夏,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着些什么?玫瑰姐生前的时候,难道对你很差吗?你怎么能够那么忘恩负义呢?!”

     

      “我忘恩负义?但是,我可从来都没有觉得玫瑰姐对我有多好呢,那不过就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罢了吧。”夏夏直接挑眉地看着我,脸上完全写满了不屑。“你自己要怎么同情玫瑰,那可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你知道的,王哥很快就会回到这个包厢了,到时候,不如……由你顶替玫瑰还没有完成的‘任务’吧?”

    94042cb2624b97b0!600x600.jpg

    =

      我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宁姨,点了点头,“对啊,他刚才告诉我他叫苏文远的,怎么?这个名字很奇怪吗?”

     

      宁姨终于都稍微地冷静了许多,点了点头,“萱萱,你年纪小所以你不知道,苏文远在我们市可是鼎鼎有名的,黑白两道没有人敢惹他。但是他名头那么响,却没有过一张照片流露。之前他说他姓苏我就开始有些怀疑了,没有想到他真的就是苏文远。这样的人我们可得罪不起。”

     

      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看宁姨说话的模样都有些炸乎的模样,我不禁开始觉得这个苏文远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值得我去深扒了。

     

      既然已经成为了头牌人物,我就绝对不能够浪费这个虚名头。

    《相思成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