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殊途同归:阴阳路漫漫》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悬疑灵异《殊途同归:阴阳路漫漫》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我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她一个反应是要掐死我,只因我雌雄难辨。 奶奶骂我是个怪胎,丧门

    悬疑灵异

    =
    姥姥看着许美金,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唉,作孽啊,大丫啊,别哭了啊,你妈妈不会死的。”然后回头又看许刚一眼“一会儿等你媳妇儿醒了别忘了过来找我,我回去上香等你。”
     
      许刚连连点头,但是嘴里还是念叨着“马大姨,我媳妇儿不能拿我妈的东西啊。”
     
      姥姥没在多言语,拉着我的手直接走了出去,回家的路上,姥姥看了我一眼,忽然张嘴说道“娇龙啊,你以后对大丫好点儿,那孩子命苦啊。”
     
      我似懂非懂的应着,抬眼看着姥姥“姥姥,我跟大丫好,村里的孩子我跟大丫最好了。”
     
      姥姥嗯了一声,摸着我的头走进了我们家的院子。
     
      等她上完香之后,我才忍不住的张嘴问道“姥,你刚才抽完烟之后怎么都不像你了啊。”
     
      因为姥姥平常在家是不抽烟的,而且我觉得姥姥抽完烟之后声音都变了,所以我有点害怕。
     
      姥姥看着我笑了笑“因为那是姥姥身上的仙儿在说话,不是姥姥在说话啊。”
     
      我伸手指了指那屋“是咱们家的仙儿吗。”
     
      姥姥点点头,“对,姥姥在外面点香不方便,所以一抽烟就给他们请过去了,你害不害怕啊。”

      要说害怕,昨天的第一次看是很害怕,但是今天早上再看见就不那么害怕了,但是也举觉很渗的慌,想着,我点点头“恩,有点,姥姥,可小虎为啥能一直看见,我却后面的时候才看见一点,然后大丫就一点都看不见呢。”
     
      “娇龙啊,姥爷跟你说啊,小孩子都能看见的,你看见也没事儿,别害怕就行。”姥爷这时候在旁边插了一嘴。
     
      “但是大丫咋看不见呢。”她可是一点都没看见,我现在还记得她奶奶坐在那个藤椅上我让许美金看的场景呢。
     
      “这个……”姥爷有些卡壳,直接看向姥姥“老婆子,你跟孩子说吧。”
     
      姥姥白了他一眼“不懂就别再那装明白人。”说着,看向我“娇龙啊,你要记着,你跟别的小孩子不一样的,你是会看见的,所以,哪怕你看见了,你也不要出去瞎说,容易给人家吓到的你知道吗。”
     
      我懵懵懂懂的看着姥姥“为啥我跟别人不一样,小虎也能看见啊。”
     
      “小虎是年纪小,他那个年纪看见了也不会害怕的,他奶奶回来了,也不想吓到他,所以,也是有意让他看见的,姥姥这么跟你说,你所能看见的死去的人,就是魂了,他们想让你看见的时候呢,你就会看见的。”
     
      “大人也会看见吗。”
     
      姥姥忽然发现,我那个年龄段正是求知欲很强的时候,所以,她直接搬出了她的杀手锏,看着我说“娇龙啊,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了。”以此来宣布,她的解释到此结束,而我,仍旧是一知半解。
     
      当我还想在张嘴问着什么的时候,许刚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了,嘴里一直大声的嚷着“马大姨,玉坠,玉坠找到啦!”
     
      喊着,他奔进屋里,看着姥姥一脸的生气“真是让那个娘们拿走了,她把玉坠藏我家玉米仓里了,说是我妈走都走了,戴着这东西没用,她就合计把这玩意儿拿去卖钱,你说这个败家娘们,这就是普通的坠子,我妈年轻时候不舍得给自己买金买银,走的时候特意叮嘱俺们她戴着这个走,不想到了下面让人笑话,这她都敢拿啊,还背着我,气死我了!”
     
      姥姥站起身看着他“行了,先别说这些了,你赶紧在村里找几个壮实点的男人,要属虎的,然后去起坟,把这个给你妈戴上。”
     
      许刚看着姥姥有些疑惑“大姨,为啥要属虎的啊,属虎的不好找啊。”
     
      姥姥皱眉“得给你妈压住啊,要不然她没事儿老上来你家的日子还有好吗?!”末了,姥姥又叮嘱了一句“别忘了在买点香烛烧纸,赶紧去吧。”
     
      “哎!好。”许刚应了一声就就急匆匆的去找人了,姥姥看着我说“娇龙啊,你今天就跟着你姥爷在家,哪也别去啊。”
     
      我‘嗯’了一声,看着姥姥也走了出去。
     
      一见姥姥走了,姥爷看着我还是一脸好奇的样子不禁拉着我的手说“娇龙啊,以后这事儿你少去看少去听啊,要不然你妈好生你气了,你妈妈不喜欢这些东西的。”
     
      我转过脸看着姥爷“那我妈喜欢什么?”
     
      “你妈喜欢你学习好啊,等你以后上学了你学习好了,你妈妈就会喜欢你了啊。”
     
      我摇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姥爷“不,我妈妈是不喜欢我,她都不回来看我,我知道我妈妈不喜欢我,就你跟姥姥喜欢我的。”
     
      姥爷一时语塞,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娇龙啊,你真是长大了啊,啥都知道了。”说着,站起身去院子里摆弄那些种出来的菜了。
     
      大人的话有些兴许我那时候不懂,但是我心里清楚地是我爸爸妈妈不喜欢我的,长到那么大,我妈妈统共就回来看了我三回,我现在还记得第一回见她的时候姥姥把正从外面玩儿的我找回家,然后一脸高兴地指着院子里的年轻女人说“娇龙啊,那是你妈,你快叫妈!”
     
      当然,我当时叫了,因为我觉得我不叫姥姥会难过,对我而言,妈妈是个称呼,但不是亲近的人,就连许美金都跟我说,娇龙,你妈妈是不是因为你是女孩子不喜欢你啊,我听我妈说你奶奶想要个孙子。
     
      有些事,大人以为我不懂,但我却是懂得,在我的心里,我只对两个人有感情,姥姥,姥爷,只对一块土地有感情,那就是这个村子,我觉得这是我的家,旁的人,旁的地方,我既不好奇,也不去想。
    =
    =
    第5章 姥姥的挑衅
      姥姥有一句话是说对的了,有些事情,我长大了就会知道的,例如,我所好奇的却解释不清的世界。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喜欢溜门缝,不怎么出去玩儿,就是偷听姥姥在家跟来看事儿的人说话,那些对话的内容在我的脑子里盘旋分解,渐渐的解开了我自己心里的许多疑惑。
     
      关于见到一些脏东西,姥姥一般叫东西,或者说下面的,不会说‘鬼’,因为姥姥说那个字晦气,不要故意的去说,他们会听见,尤其是晚上,兴许会到梦里吓唬你,因为他们知道你害怕,那些东西尤其是欺软怕硬的。
     
      我听姥姥说,小孩子十二岁以后才会长丁甲,也就是说八字会慢慢地变硬,这个时候才会彻底的看不见,而小孩子能看见的高峰期就是五岁之前。
     
      这个时候姥姥说他们的眼睛最‘净’,所谓‘净’,就是纯净,干净,他们还未被这个世俗所沾染,所以他们会看见,也是最容易吓到的,吓到后就会身体不好,感冒发烧之类,用姥姥的话说如果不赶紧找个明白人看看,虚病容易转成实病,实病就得去医院打针什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