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偷不走初心(时光偷不走初心)txt小说下载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时光偷不走初心》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时光偷不走初心》已上线。 这篇《》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本章

    《时光偷不走初心》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时光偷不走初心》已上线。

     

    这篇《》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

     第9章 三叔,你对我真好

     

      聂相思,“……”无语!

     

      看着聂相思抽搐的嘴角,战瑾玟扬唇得意一笑,“怎么?很为难吗?你叫我三哥三叔,我是他妹妹,按理说你不就应该叫我小姑吗?”

     

      “真想听我叫你小姑?”聂相思眯眯眼,嘴角一弯,笑出了一对小酒窝。

     

      “当然。”战瑾玟抬抬下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聂相思点头,“行,那你听好了……咕。”

     

      战瑾玟盯着她。

     

      “我叫了啊。”聂相思耸耸肩膀。

     

      “……”叫了?

     

      战瑾玟瞪着她,“你什么叫了?我怎么没听见?”

     

      “我叫咕了啊。”聂相思说。

    b01af02b4bb6480ca1a39b65f33a8b6d!400x400.jpg

      战瑾玟嘴角抽了抽,“你当你是青蛙啊,咕咕咕。”

     

      聂相思挽唇,不再理她,拉着战廷深快步朝前走。

     

      而战廷深也十分配合的抽出了那条被战瑾玟挽着的胳膊。

     

      战瑾玟见自己又一次被甩到后边,气得差点吞土!

     

      ……

     

      “相思,多吃点,你可比你上次来瘦多了。”

     

      上千万的黄花梨木制成的餐桌。

     

      战曜不停的拿公筷给坐在他身边的聂相思夹菜。

     

      按辈分,本来是轮不到聂相思坐在战曜身边的。

     

      聂相思完全是被战曜强拉过来的。

     

      如今,她身边坐着盛秀竹和战瑾瑶,对面是战津和战廷脩,战廷深则坐在战廷脩之后的位置。

     

      只要有战廷深的地方,战瑾玟绝对舍不得去别的地方。

     

      所以战廷深之后的位置,则坐着战瑾玟。

     

      也就是说,聂相思和战廷深之间的距离隔着一条“银河”。

     

      “三哥,给你,你最爱吃的。”战瑾玟甜甜的声音传到相思耳朵里。

     

      相思抿了口嘴唇,拿眼角挑看了眼战廷深。

     

      战廷深似提前有感应般,在相思看过去时,也朝她望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相思立即对战廷深可怜兮兮的瘪了嘴巴。

     

      战廷深深寂的冷眸沉着,不露声色。

     

      “相思今年高三了吧?”坐在她旁边的盛秀竹开口。

     

      聂相思目光从战廷深身上移开,乖巧的对盛秀竹道,“是的奶奶。”

     

      “毕业之后留在国内上大学还是出国,自己有想法么?”盛秀竹问。

     

      聂相思正要说话,战廷深沉凉的嗓音先一步响起,“不出国,就留在潼市。”

     

      盛秀竹皱眉,瞥了儿子一眼,“我问相思呢。”

     

      战廷深薄唇抿直,冷眸幽沉凝向相思。

     

      相思长长的睫毛堪动了两下,对盛秀竹说,“我听三叔的。”

     

      相思这话一出,引得盛秀竹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留在国内也好。这样太爷爷想你的时候也方便过去看你。”战曜笑眯眯的说。

     

      聂相思轻轻挽了挽战曜的胳膊,心口很暖。

     

      ……

     

      吃完晚饭,战廷深便带着聂相思回了珊瑚水榭。

     

      两人刚从车里下来,就下起了雨。

     

      战廷深拿出车里的西装外套盖在聂相思的头上,宽阔的大掌握着聂相思的肩头,带着她朝别墅里快步走去。

     

      聂相思从西装下抬头看战廷深,突然对战廷深说,“三叔,你对我真好。”

     

      战廷深冷眸快速掠过什么,垂眸看聂相思。

     

      ……

     

      这晚的雨出乎意料的大,后半夜甚至电闪雷鸣。

     

      聂相思躲在被窝里,只露出两只乌黑澄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落地窗外那一道道划破天际的闪电,只觉得闪电撕开的那一瞬,像极了在半空中肆意的灵魂。

     

      心脏怦怦狂跳,聂相思忽然掀开被子,赤脚从床上跳下来,径直冲向了房门,开门便跑了出去。

     

      隔壁房间,聂相思打开房门,轻手轻脚的带上门,便快步朝房中央的大床走去。

     

      单薄的身子像一尾鱼从薄被里滑了进去。

     

      聂相思紧紧抱住了男人的胳膊,小脸深深藏在他的臂弯。

     

      轰隆隆——

     

      雷声越大,那道道可怕的闪电像追着她来了般,在她紧掩的眼皮上闪过。

     

      “三叔。”聂相思颤抖的叫战廷深,小身子缩成了一团。

     

      像战廷深这样的人,饶是睡眠中,也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

     

      可这次聂相思开门进来,甚至都已经躺在了他身边,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第10章 她真是被吓坏了

     

      蓦地,聂相思瞪大眼,一颗心都快从喉咙蹦出来了。

     

      在聂相思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齿关被用力撬开。

     

      唔……

     

      聂相思眼珠子狠狠往外瞪,猛然清醒过来,嫩白的掌心慌忙推搡着压在她身上的男性体魄,“三,唔,三叔……”

     

      聂相思的反抗似是激怒了战廷深。

     

      战廷深蹙紧长眉,擒住聂相思两只抵抗的小手,举高到枕头上,冷眸紧闭着,更深的索吻。

     

      ……

     

      啪。

     

      床头灯打开,白灼的灯光瞬间照亮了一室黑暗。

     

      战廷深呼吸粗重,深刻立体的脸庞挂着滴滴热汗,从睡袍袒露而出的一片小麦色紧实胸膛上亦淌着汗珠,深邃的冷眸此刻赤红,紧盯着身下小脸惨白,颤抖轻泣的女孩儿。

     

      聂相思眼泪啪啪的掉,纯粹是被战廷深给吓的。

     

      刚才要不是她突然大哭起来,她,她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竟仍有些无法确认是现实,还是在梦中。

     

      刚才他只以为他做了个梦……

     

      在梦里,他疯狂的吻她,甚至差一点,他就真正占有她了。

     

      可是他听到她哭了。

     

      所以他才停了下来。

     

      战廷深闭上眼,又蓦地睁开。

     

      聂相思仍在他身下,红着一双眼睛……

     

      战廷深背脊微颤,突然意识到这并不是梦。

     

      长眉倏然紧凝,战廷深复杂的看着身下衣衫凌乱,小嘴红肿的聂相思。

     

      ……

     

      聂相思将薄毯裹在身上,盘腿坐在床上,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却仍有些红润的双眼看着披着睡袍站在落地窗口前抽烟也抽了快一个小时的战廷深。

     

      “抱歉。”这个目前为止,战廷深对聂相思说的第一句话。

     

      刚抽了烟的嗓音带着几分沙发,暗沉。

     

      聂相思湿润的睫毛一抖,刚止住的眼泪又委屈的涌了出来。

     

      她真是被吓坏了!

     

      没听到聂相思说话,战廷深夹着香烟的两根修长手指蓦地收紧了紧,转过身,邃然的双眸沉沉看向聂相思,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发生这样的事,他无从解释。

     

      也,并不想解释什么。

     

      只是看着聂相思瘪着嘴又快哭出来的模样,心口有些堵。

     

      大概在她心里,他现在就像一个猥亵未成年少女的变态吧!

     

      “三叔,对不起。”

     

      “……”战廷深深眸一紧,惊诧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吸了吸发红的鼻尖,抬起湿润的大眼看着战廷深,“我以后不会再随便进你房间了,尤其,尤其是晚上。”

     

      战廷深眼眸暗光浮动。

     

      “今晚要是我不过来,你就不会认错人……”

     

      聂相思小声道,脸红得不像话。

     

      她没有忽略,床头灯打开的瞬间,他看到她时,双眼有多震惊。

     

      由此可见。

     

      他根本不知道是她,而以为是其他人吧。

     

      三叔比她大十二岁,现如今也快三十岁了。

     

      虽然她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听说就三叔现在这个年纪,那方面的欲望是最强的时候。

     

      所以,所以想做那种事也是很正常的嘛。

     

      只是她最不该的是,晚上跑他房间里来。

     

      如果她不来,他就不会认错人了。

     

      说到底,还是怪她。

     

      聂相思这样想着,觉得自己有责任打破现在的尴尬。

     

      于是睁着一双水般干净的大眼认真的看着战廷深,“三叔,今晚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毕竟这是误会。”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战廷深眉心却蹙得更紧,冷眸深晦的锁着聂相思那张白皙柔嫩的小脸。

     

      聂相思眨了眨眼,裹着被子从床上下来,从毯子下露出的一双小脚白玉无暇,十根脚趾头犹如一颗颗莹白的小珍珠般圆润可爱。

     

      战廷深盯了眼她的脚。

     

      聂相思站了两秒,未免继续呆下去更尴尬,十根脚趾头动了动,就要转身出去。

     

      “回床上待着!”战廷深沉声说。

     

      聂相思抿抿嘴巴,看向战廷深。

     

      “不怕打雷了?”战廷深深深看着她,缓缓道。

     

      仿佛是应战廷深这句话似的。

     

      他话音一落,外面便响应的传来一道惊雷声。

     

      聂相思肩头狠狠一缩,白着一张脸,想都没想朝战廷深冲了过去。

     

      战廷深在她冲过来时,微微张开了双臂。

     

      软软的小身子撞进怀里的一刻,战廷深便收紧了臂膀,将她紧紧搂着怀里。

     

      大掌从后轻轻拍她轻颤的背脊,柔声道,“有三叔在。”

     

      聂相思在他怀里紧紧闭上眼睛,一对长睫毛却无法抑制的轻轻颤动。

     

      她的父母,就是在这样的雨夜,永远离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