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偷不走初心_(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时光偷不走初心》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

     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时光偷不走初心》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11章 给他做爱心晚餐

     

      所以聂相思不喜欢下雨天,更不喜欢像今晚这样的雷电交加。

     

      “你的初吻,我怎么舍得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小笨蛋。”

     

      聂相思安心靠在战廷深怀里,快要睡着时,模模糊糊听到战廷深说了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听清。

     

      ……

     

      聂相思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木了几秒,昨晚发生的事,如电流从她小脑袋里流窜而过,一张小脸瞬间红成了石榴色。

     

      蒙住脸在床上翻滚了几分钟,聂相思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下了床,镇定的去洗浴室洗漱,去衣帽间换衣服,然后镇定的拿着书包走出了房间。

     

      可走到楼梯口,看到坐在楼下客厅里容颜沉峻看报纸的战廷深时,聂相思所有的镇定瞬间被攻破。

     

      虽然昨晚她自己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b2fd219a375a4127b698a7037249eb80!400x400.jpg

      可说是一回事,真正面对时又是另外一回事。

     

      毕竟对方是她三叔,她一直视为长辈的人啊。

     

      聂相思咬着下唇,无比纠结的看着楼下的战廷深,一条腿试着迈了几次都没能迈出去。

     

      “小姐,你起了,早餐已经好了,快下来吃吧。”

     

      张惠从厨房出来,正要去楼上叫聂相思,却不想一抬头就看见聂相思抓着书包站在楼梯口,于是开口道。

     

      张惠的声音突然传来,还吓了聂相思一跳。

     

      小脸涨红,匆忙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亦从报纸里抬起头,正用那双深不见底的寒眸盯着她。

     

      聂相思吞了吞喉管,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下去。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不大自然的小脸,双眸微微一眯。

     

      ……

     

      蔚然高中。

     

      下午的体育课,简单的准备运动做了后,体育老师便让众人解散,自由活动。

     

      “姐姐昨儿发工资了,走,请你吃雪糕去。”夏云舒勾着聂相思的胳膊,豪气说。

     

      聂相思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夏云舒说什么,她也没接话。

     

      从小商店出来,夏云舒和聂相思人手一只雪糕,手挽着手沿着学校小路走。

     

      “今天都周五了,下周的秋游你到底去不去啊?”夏云舒咬了口雪糕含在嘴里,含糊问相思。

     

      聂相思脑子里闪过陆兆年笑得腼腆的俊脸,抿唇,“我想去啊。”

     

      “想去就去呗。”夏云舒说。

     

      “我三叔不同意我能怎么办?”聂相思泄气说。

     

      夏云舒想了想,偏头看着聂相思,“我有一个办法,要不要听听看。”

     

      聂相思挑眉,“什么办法?”

     

      夏云舒冲她勾勾手指,“附耳过来。”

     

      聂相思眼角抽了抽,但还是把耳朵递了过去。

     

      夏云舒说完,看着聂相思动心的脸,“怎么样?”

     

      “……不好吧?”聂相思犹豫,但看着夏云舒的眼睛,却分明已经是决定采纳的亮光。

     

      ……

     

      周末两天,聂相思乖得不得了,哪儿也没去,就在家待着。

     

      经过三天的沉淀,那晚的激烈,已然被聂相思选择性失忆,再也没有想起过。

     

      毕竟,在她看来,那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以及误会。

     

      下午约莫五点,战廷深从公司回来,聂相思正站在厨房里,不知道在弄什么。

     

      战廷深将外套递给迎上来的张惠,“相思呢?”

     

      张惠接过衣服挂在衣架上,回头对战廷深笑,“小姐说是要给您准备爱心晚餐,这会儿正在厨房忙活呢。”

     

      爱心晚餐?

     

      战廷深挑了挑眉,迈步朝厨房走去。

     

      “张阿姨,您别进来,我自己可以搞定。”

     

      战廷深双腿一顿,停在了厨房门口。

     

      聂相思笨拙的拿着菜刀,一下一下小心切着砧板上的生姜。

     

      她打算给战廷深煲个营养汤,再弄一个凉拌菜。

     

      战廷深斜靠在厨房门板上,寡淡的薄唇此刻扬着明显的弧度,看着聂相思小心翼翼又十分认真的动作,“做什么?”

     

      “啊……”

     

      “该死!”

     

      战廷深脸庞第12章 给他炖的大补汤

     

      聂相思看着张惠着急忙慌的去取医药箱,眼角瞥到某人阴沉沉的侧脸,偷偷咽了咽喉咙。

     

      让聂相思坐在沙发上,战廷深回头看了眼张惠。

     

      张惠赶紧拿着医药箱走了过来。

     

      将医药箱打开,递给战廷深。

     

      战廷深从里取出棉棒,用柔软的棉球摁在相思受伤出血的指腹。

     

      聂相思看了眼张惠,张惠也看了她一眼,两人皆是大气不敢出。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

     

      但战廷深处理得极为细致,清洗消毒,抹上药膏,再用创口贴贴上。

     

      一切就绪,张惠将他从医药箱里取出来的棉棒等放回医药箱里,拿着医药箱离开了客厅。

     

      张惠走远,聂相思动了动嘴皮子,看着战廷深仍旧黑沉俊颜,小声说,“三叔,我没事。”

     

      “以后不准进厨房!”战廷深严肃的盯着她,冷声道。

     

      “……”聂相思嘴角一抽,“我还要给你煲汤呢。”

     

      “混着你血的汤?”战廷深低哼。

     

      这就尴尬了!

     

      聂相思讪讪,声音越发小了,“我是因为,因为第一次做,多做几次不,不就不这样了么。”

     

      战廷深皱眉,凉薄的唇威严的抿直,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盯着聂相思。

     

      盯得聂相思后颈的寒毛都立了起来,抽着嘴角道,“我不进厨房了还不行么。”

     

      聂相思最怕他不说话就这么冷飕飕的盯着她的时候。

     

      他要喝她几句,瞪她两眼,她还能接受点。

     

      听到她这么说,战廷深沉沉绷着的脸庞才微微缓和了些,薄唇松动,看了眼她包着创口贴的手指,“疼不疼?”

     

      聂相思赶紧摇头,不敢疼啊!

     

      战廷深看了她一眼,抿唇。

     

      ……

     

      餐厅,张惠将聂相思原本想亲自给战廷深煲的汤端上了桌。

     

      战廷深扫了眼,英俊的脸庞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下。

     

      这小丫头竟然准备给他炖的是……生蚝海参鲍鱼汤么?

     

      这不东北乱炖么?

     

      而且,大补!

     

      聂相思年纪小不懂,之所以这么炖,单纯只是觉得这些比较贵,贵的有营养,而且还能看出她的诚意。

     

      但聂相思不懂,张惠和战廷深却明白。

     

      张惠将汤上桌时,特意看了眼战廷深。

     

      不过战廷深脸上一贯没什么表情,所以张惠也没看出个什么异样来,勾着唇,转身离开了餐厅。

     

      张惠一走。

     

      聂相思抓紧时间献殷勤,起身,拿着小碗给战廷深舀了一碗汤,“三叔,虽然这汤最终不是我炖的,但里面的食材是我洗的,我第一次给你炖汤,所以你一定要多喝点。”

     

      战廷深表情很隐晦,伸手接过聂相思递过来的汤碗时也很淡定。

     

      聂相思看着他接过,笑着坐回位置上,睁着一双清水般的眸子期待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眉骨轻耸,喝了一口。

     

      正当他准备放下汤碗时,却扫见聂相思仍旧巴巴的看着他。

     

      战廷深眉头拧了下,到底没舍得让她失望,仰头,将一碗汤喝个干净。

     

      聂相思见状,这才心满意足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战廷深薄唇轻启,微舒了口气。

     

      已是深夜。

     

      “三叔,三叔……”

     

      软腻轻颤的嗓音拂入战廷深耳里,就像一把火,直撩进了他心窝。

     

      战廷深越是用力的封住娇娇柔柔躺在他身下女人的小嘴儿,深入攻占。

     

      “唔……”蓦地一沉,两步上前,将聂相思手里的刀截过,往流理台上一扔,大掌握住她嫩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