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安萧旻峥《与君不见,便是长安》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主角是年长安萧旻峥的小说名叫《与君不见便是长安》,是炸爷著作的一部虐恋言情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玉兔书库】提供! 第五章

     主角是年长安萧旻峥的小说名叫《与君不见便是长安》,是炸爷著作的一部虐恋言情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提供!

     

    第五章:亲自动手

    “果真是个妖女!陛下好端端的,如何会受伤吐血!!”

     

    “等着陛下醒了,绝不会放过她的!!”

     

    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天下着飘扑大雨,无情的冲刷在年长安的身体上。

     

    身上的龙袍,早已被人剥了下来。瘦弱的身躯只裹着自己的那件破烂不堪的衣裳,上面挂着雨水,黏在身上,浸入伤口,锥心刺骨的疼。

     

    路过的宫人们纷纷绕道而行,避她如瘟疫。

     

    年长安垂下头,疲惫的忽然,头顶的雨水,突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隔开了一般。

     

    她没抬头,只看着地面,轻声问道:“他们说,我是妖女。”

     

    “你不是。”

     

    那人的声音,轻飘飘的,很是柔和。

     

    听着颇为悦耳。

    5ba5fd0c902f2713.jpg!600x600.jpg

    年长安笑了声,浓密的睫毛颤了颤,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红色的宫门,低声呢喃道:“他死了吗?”

     

    那人叹了口气,声音渐渐消失。

     

    空气中,恢复平静。

     

    不多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为首的太监带着一群的侍卫过来,将年长安围住。

     

    不等年长安问话,太监便大喝一声,“奉太后懿旨,妖女祸主,危害百姓,故而,即刻处以火刑,以慰百姓。”

     

    处以火刑?

     

    年长安恍恍惚惚的抬起头,看着前面宣旨的人,面无表情的问:“他死了?”

     

    为首的人脸色大变,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甩了过来,扬声道:“放肆,陛下洪福齐天,自然是龙体安康。”

     

    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然,她刚松了口气,身后为首的太监手一挥,身后,侍卫们便冲上前,将她团团围住。

     

    年长安掀开眼,无力的看着这些人,见他们一点点,小心翼翼的凑过来。

     

    她眸子一眯,突然,右眼一阵痛楚,强烈的痛感逼迫的年长安不得不闭上了眼。

     

    眨眼一瞬,那些人就将她狠狠的按在地上,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拖了出去。

     

    满地的血,顺着她被拖过的地面,划了过去。

     

    执行场,在平日里执行死刑的刀市口。

     

    耳边,嘈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闯入耳中。

     

    “妖女,烧死她!”

     

    年长安渐渐地恢复了意识,睁开眼时,人已经被绑在了架子上。

     

    身下,堆满了干柴。

     

    七月份的京城,很少下雨。

     

    一把火,一天,就能将人化为灰烬。

     

    监行的是个太监,脸上涂着厚重的胭脂,翘起兰花指,手一点,下了命令:“点火吧。”

     

    围在刑场周围的侍卫们迅速的退后几步,一个小侍卫颤颤巍巍的拿着火把过来。

     

    “别看妖女的眼睛!!”

     

    太监尖声提醒道,小侍卫手一哆嗦,险些扔了手上的火把。

     

    “还愣着做什么?行刑!”

     

    年长安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忽然笑了起来。

     

    小侍卫哆哆嗦嗦的凑了过来,手上的火把正要扔下去。

     

    突然,人群后一阵马蹄声哒哒的响了起来。

     

    “陛下驾到,闲人让道。”

     

    年长安听到动静,艰难的抬起头,看向马蹄声来处。

     

    哗啦啦的,围观的人和那太监,侍卫让开了道路,纷纷跪在两侧。

     

    传话的人身后,马车缓缓的驶了过来,停在了刑场外围。

     

    “陛下驾到!!”

     

    年长安扯着嘴角,默默的抬起头,看向马车中下来的那道明黄色身影。

     

    执行的太监立马迎了上去,“奴才恭迎陛下,太后娘娘有旨,让奴才监刑,此妖女即刻处以火刑。还请陛下......”

     

    不等太监说完,萧旻峥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朕,亲自动手!”

     

    第六章:潭山之主

    轰隆一声,脑中似乎什么东西炸了般,年长安抬起头,看向萧旻峥。

     

    他接过小侍卫手中的火把,一步步的朝着年长安走了过来......

     

    “不要,旻峥不要.....”

     

    年长安痛苦的看着萧旻峥。

     

    “既然是母后懿旨,自然不能辜负。年长安,入了这俗世,可比不得你的潭山,万事由你做主了。”

     

    萧旻峥笑的诡异,脚下一步步的朝着年长安走了过来。

     

    对上年长安的眸子,也一点没有要躲闪的模样。

     

    “陛下,小心妖女的眼睛!!”

     

    萧旻峥抬头扫了眼年长安,冷下了脸,眸中的恨意一闪而过,“为何不救苏卓?”

     

    年长安咬着唇,痛苦的摇头。

     

    “我不能......”

     

    “是不能,还是不想?”

     

    话,被冷冷的打断。

     

    年长安看着萧旻峥越发靠近的脚步,十指紧握,右眼微微放了点异彩,年长安却突然低下了头,死死地闭上眼睛。

     

    “你想杀了朕?”

     

    萧旻峥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冷意,纤细修长的手指握着火把,话一出,所有的侍卫立马拔出刀,对准了年长安。

     

    年长安抬起头,摇了摇头,“旻峥,你真的想要我死吗?”

     

    年长安说完,睁开眼,默默的看着萧旻峥。

     

    双眼平淡无波,仿佛一滩沉静的湖水,不起半点波澜。

     

    萧旻峥的心,忽然间抽痛了下,可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他冷哼一声,抬手,火把扔出。

     

    “轰”的一声,干柴碰上烈火,突然间便燃烧起来。

     

    隔着烈火,年长安的视线依旧落在萧旻峥上,没有一滴眼泪。

     

    萧旻峥紧紧地盯着年长安,双手负在身后。

     

    “陛下,起驾回宫吧?”

     

    太监刚一开口,萧旻峥便冷声赤道:“滚!”

     

    太监吓了一跳,转身就走。

     

    火光越发的大,隔着好几米的距离,都能感觉的到灼热的气息。

     

    年长安一动不动,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最后一刻。

     

    萧旻峥抬起头,看了眼阴沉沉的天空,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下雨了,下雨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话音刚落,倾盆大雨,倾泻而下。

     

    年长安睁开眼,身下的火被一淋,越发的小了。

     

    萧旻峥站在那里,身后的太监给他打着伞,透着水汽看向她。

     

    “陛下,这,这该如何是好?”

     

    监刑的太监,是太后的心腹,太后说烧死,可这下了雨,怕是一时半会的也烧不死了。

     

    萧旻峥看了眼那太监,不屑道:“既然上天警示,就说明此女不到死期,回去告诉母后,人,朕打入冷宫了。”

     

    “陛下,如此不好吧?”

     

    那太监小心翼翼的说完,就看见萧旻峥冷着脸,危险的看着他,“既然都是死,怎么死,什么时候死,朕说了算!”

     

    不知过了多久,年长安的意识,渐渐的清晰。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腐蚀的臭味。

     

    脑袋很痛,浑身像是被火烧了般的灼痛。

     

    “长安,你可还好?”

     

    耳边,再次传来那清雅的声音。

     

    “长安,醒醒?”

     

    年长安痛苦的闭着眼睛,脑海中一直闪现着萧旻峥将火把扔向自己的那一瞬。

     

    他想她死。

     

    “长安!”

     

    那人惊呼一声,声音突然消失。

     

    年长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在看到这一幕时,心,沉入谷底。

     

    四周,野草杂生。

     

    身旁还有几具已经腐烂了的尸体。

     

    说是乱葬岗,却又像是个废弃的宫殿。

     

    说是宫殿,却堆着死人的尸体。

     

    年长安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有人吗?”

     

    开口的瞬间,沙哑的声音,再次让年长安震惊不已。

     

    “有人,有人吗?”

     

    她用尽全力,“有人吗?”

     

    声音除了自己,怕是连一只蚊子哼哼,都要比她的声音还大。

     

    年长安艰难的撑起身子,突然,胳膊一软,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还在下雨。

     

    “宫澜,我是不是,真的很傻?”

     

    消失的声音迟疑了下,轻轻开口,“有时候,执迷不悟并非是错。”

     

    头顶,突然多了一道屏障,荡开了倾盆的雨水。

     

    “可我不甘心!”

     

    宫澜轻轻的叹了口气,再次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雨似乎停了。

     

    年长安趴在地上,浑身湿透,头痛欲裂。身上清晰可见的伤口,已然恢复如初,娇嫩的皮肤,白皙可人。

     

    “哟?果然是个美人,难怪能让本王亲爱的皇兄念念不忘。”

     

    耳边,似乎有一道声音,一双手,缓缓的抚了过来。

     

    凉丝丝的,像蛇一般的触感,激的年长安一阵颤栗。

     

    “你是谁?”

     

    她声音沙哑,可那张脸,足以魅惑天下的男人。

     

    萧燕初的手轻轻的抚上年长安的脸颊,一点点的靠近她,暧昧道“美人,既然皇兄不要你,本王来疼疼你,你说好不好啊?”

     

    年长安意识模模糊糊,勉强睁开眼,眼前的人,模样与萧旻峥有几分相似,却远不如萧旻峥的精致。

     

    “旻峥......”

     

    她下意识的叫了句,突然身子被人一把抱了起来,萧燕初抱着人,嫌弃的看了眼废弃的宫殿,转身抱着年长安进了殿内。

     

    纵然荒废,倒也还有几分当初的奢华,内殿宽敞,落了不少的灰尘。

     

    萧燕初将年长安摔在地上,不给她动弹的机会,翻身将她压住。

     

    “萧旻峥!可惜了,萧旻峥的心里,只有他的江山!”

     

    说着,萧燕初手上用力,哗啦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寒意袭来,年长安微微蜷缩起身体,眉头紧蹙,眼神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抬起手,低声呢喃道:“旻峥,我们回潭山吧.....”

     

    潭山?

     

    萧燕初脸色一变,一把握住年长安的手腕,冷声质问道:“你是谁?”

     

    天下人,无不知潭山之主的。

     

    那萧旻峥,竟然将潭山之主困在这里?

     

    萧燕初震惊不已,不过眨眼的功夫,却突然狡黠一笑,得意道:“能尝尝潭山之主的滋味,倒也不错!”

     

    话落,萧燕初一把捏住年长安的下巴,低下头就吻了下去。

     

    “混账!”

     

    “砰”的一声,不等萧燕初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朝着旁边的墙壁上摔了过去。

     

    年长安听到动静,眉头皱了皱眉,轻轻的唤了声:“宫澜,是你吗?”

     

    宫澜?

     

    萧旻峥的脸色一沉,蹲下身子,嘲弄道:“年长安,你到底有多少男人!!”

     

    身后,萧燕初被萧旻峥这一摔,顿时一口血吐了出来,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甘心的瞪着萧旻峥的背影。

     

    “皇兄来的真巧!”

     

    萧旻峥的拳头紧紧的攥起,冷着脸,回过头,一字一句道:“怎么,看上这个妖女了?”

     

    萧燕初抬头,诧异的看了眼萧旻峥,眉头微微蹙起,片刻,又笑道:“皇兄懂我,不如,皇兄将此女赏我?”

     

    赏他?

     

    萧旻峥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地上狼狈不已的年长安,“你当真喜欢她?”

     

    萧燕初似笑非笑,冷嘲道:“图个乐子罢了,皇兄总不至于舍不得吧?听闻母后要处死她,既然是死路一条,不如死前,让臣弟享受一番?”

     

    倏地,萧旻峥的脸色一黑,眸中风云汇聚,目光刀子般刺向萧燕初,冷笑一声,“即便是朕不要的,也轮不到你!”

     

    “你!!”

     

    萧燕初脸色一变,纵然满腔怒气,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萧旻峥,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夺走你的一切!!

     

    “还不滚!”

     

    看着地上衣衫不整的年长安,萧旻峥眸中一抹杀气一闪而过。

     

    萧燕初冷哼了声,甩袖离开。

     

    萧旻峥正要走近年长安,手刚伸出来,突然,一个名字闯入耳中。

     

    “宫澜.......”

     

    年长安紧闭着双眼,脸颊通红,身体蜷缩在一起,身上的伤口早已愈合。

     

    萧旻峥的手猛地一拳砸在年长安耳边的地面。

     

    地砖碎裂开来,外面的侍卫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蜂拥而入。

     

    萧旻峥铁青着脸,起身怒道:“把她丢出去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