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倾城凤溪歌小说结局怎么样?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这部《盛世权宠:王爷,别追我》小说是一本火爆的网络小说,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非常值得一看!本章

    这部《盛世权宠:王爷,别追我》小说是一本火爆的网络小说,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非常值得一看!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第3章 狗蛋

    惠风和畅,但狗蛋并不和畅。

     

    他的不靠谱娘亲上赶着要冒充秀女进宫选秀,留下满地被打晕的轿夫,狗蛋再三叹气,决定暂时忽略自己还是个六岁的宝宝,企图将那些轿夫拖进旁边的草丛之中。

     

    但是他吭哧吭哧拉了半晌,也没将人拉出一尺的距离,于是他只好愁眉苦脸地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行动。

     

    正发愁时,狗蛋听见了马蹄踏着土地的声音。

     

    啼声并不急促,反倒有些悠闲自在,两个年轻男人架着马并肩而来。其中一人十分骚气,白衣红边,边上压着金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腰间悬着一把折扇,白玉做骨,苏绸做扇,看上去很是价值不菲。尤其是那张脸,眉若远山,鼻若悬胆,桃花眼半阖着,嫣红的薄唇斜斜地叼着跟狗尾巴草,明明是生的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偏偏带出些浪荡子弟的气质。

    5bb40401c184d433.jpg!600x600.jpg

    而身后跟着的人只能称得上是俊朗,在这位浪荡子的映衬下反倒有些其貌不扬。

     

    狗蛋往路边的小水坑里照了照自己的模样,用黑葡萄似的眼珠子审视了一下自己,完全没长开的小脸上肉嘟嘟的,十分的珠圆玉润。

     

    狗蛋掐了掐自己的肉脸,觉得人生有些悲惨。

     

    “王爷,事情已经安排好了,请王爷放心。”俊朗男子低声道。

     

    “啊,辛苦你了。”浪荡子嘴角微勾,将狗尾巴草晃了晃,便伸了个懒腰,“哎呀呀,那可是本王手里最漂亮的小姑娘了,就这样送去选秀,倒是便宜了小皇帝了。”

     

    宗御皱了皱眉,警惕道:“王爷,前面好像是出了什么事。”

     

    狗蛋小朋友此时反应极快,嘴角一撇,就势做出一副要哭又不敢哭的表情,宗御上前询问道:“你是谁家的孩子,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狗蛋抹着眼泪,指着晕过去的孙蓝儿道:“我与娘亲出城拜访亲友,不料半路遇上劫匪,抢了我们的财物,还打晕了娘亲,说要给他们寨主做压寨夫人。”

     

    宗御喝了一声:“休要胡说!若山匪打算劫了你娘亲,为何又在打晕后不将她带上山?”

     

    狗蛋挺了挺胸:“那自然是因为我拼死保护娘亲,那帮山匪真是丧心病狂,不仅垂涎我的美色,居然连我娘亲都不放过!”

     

    宗御:“……”

     

    凤溪歌轻笑了两声:“这小娃子倒是有趣的紧,宗御,绑了。”

     

    “是。”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狗蛋立即跳了起来,“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你们是不是人?绑架未成年是犯法的你知道吗?要是被发现了你是要洗干净屁股把牢底坐穿的你知道吗?”

     

    宗御二话不说就把狗蛋绑成了一个粽子,狗蛋恶狠狠地盯着凤溪歌,大声嚷道:“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了!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娘亲会把你片成片放在烧烤架上烤!放孜然辣椒粉的那种!”

     

    凤溪歌虽然半听不懂的,但觉得这小娃娃实在是好玩的紧,不知道什么样的娘亲才能教出这样的活宝,但肯定不是那个躺在地上晕的不省人事的女子,便诱哄道:“你娘亲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我才不会告诉你!”狗蛋生气地一嘟嘴,觉得自己的名字在这种场合估计无法起到震慑敌方的作用,还有可能遭到惨无人道的嘲笑。

     

    凤溪歌点了点头:“你不告诉我也罢,宗御,你去看看那女子身上有些什么线索没有。”

     

    宗御一脸尴尬:“男女授受不亲,王爷,这不好吧?”

     

    凤溪歌冷笑着扫过宗御的跨间,十分流氓道:“你的意思,你得变成女人,才肯为本王做事了?”

     

    宗御脸色一白,屁滚尿流地去查看躺在地上的孙蓝儿。

     

    不一会儿,他便摸出一张玉牌,回头对凤溪歌道:“王爷,是此次选秀的秀女,看玉牌,应该是安城知府的千金孙蓝儿。”

     

    凤溪歌眯了眯眸子。

     

    “王爷,您看怎么处理?”

     

    凤溪歌那抹阴沉的算计转瞬间就消失不见,他笑眯眯道:“你将这孩子带回王府,找人看着,顺便将这些人处理了,这件事不要宣扬出去,选秀本就鱼龙混杂,乱起来反而对我们有利。”

     

    “是,王爷。”

     

    第4章 以身相许

    顾倾城到了帝都外,沾了些尘土往自己脸上一抹,又将头上的簪子丢了七八支,只留一支玉簪堪堪插在凌乱的头发上,便匆匆跑进了城。

     

    在赢得了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之后,顾倾城一路跑到了皇宫门前,此时选秀大会即将开始,各大小姐千金齐聚宫门口,马车几乎快要绕皇宫三圈。

     

    顾倾城来不及感慨这堪比北京二环交通高峰期的塞腊肠现场,就被一位公公叫住了。

     

    “你是哪里来的乞丐,宫门口也容得你放肆?来人啊,给咱家将这污人眼的小乞丐拖下去打几板子!”

     

    顾倾城慌忙抱住这位公公的手臂道:“公公救命!我是来选秀的秀女,只是半道遭歹人拦道,这才来得晚了,若不是我身边的丫鬟拼死护着我逃出来,公公你如今便见不得我了!”

     

    那公公急急扯了自己的袖子,捏着鼻子道:“你说你是来选秀的秀女,那你的玉牌呢?没有玉牌就是冒名顶替,则该乱棍打死!”

     

    顾倾城暗道不好,没想到凤青岚这个鸡贼,选秀居然还要劳什子玉牌,她第一次冒名顶替,业务不熟,忘了拿那玉牌。

     

    顾倾城一边唾弃自己脑子有泡一边接着演:“公公,小女子头回遇上半路劫道的,实在是惊慌失措,这慌乱之中,也不知将那玉牌丢在了何处,公公可否宽容则个?”

     

    那公公冷笑一声,就要开口,顾倾城没有玉牌,银子却有,当即就塞了沉甸甸的一袋银子。

     

    公公掂了掂银子,道:“来人啊,将这没有玉牌的不轨之人拖下去乱棍打死!”

     

    顾倾城暗骂这老东西,一边飞快地思考着对策,却不想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带笑的磁性嗓音:“高公公这是要将谁乱棍打死啊?”

     

    高公公见了来人,便一副谄媚的样子迎了上去:“奴才见过十九王爷,不知十九王爷驾到,有失远迎,实在是该死,该死。”

     

    “高公公客气了。”凤溪歌十分骚包地摇了摇手里的折扇,“这皇宫选秀,天下佳丽尽在于此,果真是热闹啊。”

     

    高公公点头称是,凤溪歌又道:“不过本王刚才在地上拾到了片玉牌,不知是不是眼前这位姑娘的?”

     

    顾倾城太阳穴一紧,她没拿玉牌,这玉牌必然是正牌孙蓝儿身上摘下来的,多半是狗蛋出事了。

     

    顾倾城一点不担心狗蛋,那小子鬼灵精怪的,保命的本事还是有的,不然她也不会放心将他放出去,真真糟糕的是眼前这个十九王爷怕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顾倾城一时不知道这十九王爷意欲何为,只得配合凤溪歌演戏,伸手便要接过玉牌:“正是呢,小女子刚才不小心遗失了这玉牌,幸得十九王爷拾到,不然小女子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想凤溪歌却把吊着玉牌的手指一勾,玉牌又稳稳当当的落在凤溪歌手心。

     

    顾倾城眯了眯眼:“十九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本王拾得姑娘的东西,解了姑娘的燃眉之急,姑娘是否应该报答于本王呢?”凤溪歌笑得十分欠抽。

     

    顾倾城磨着牙:“不知十九王爷要蓝儿如何报答。”

     

    “以身……”凤溪歌慢吞吞地说了两个字,就见顾倾城一副恨不得刨他祖坟的模样,便有些失笑,心道那小娃娃跟她果然是一脉相承。

     

    顾倾城却急忙跪下,泫然欲泣道:“十九王爷折煞蓝儿了,蓝儿既然奉家父之名前来选秀,那便生是皇上的生人死是皇上的死人,万万受不起十九王爷这番抬爱!”

     

    高公公站在一边瞪了眼瞧着这一出好戏,心想这十九王爷撬皇上的墙角竟然撬得这般光明正大理直气壮了么?

     

    “……许国。”凤溪歌突然接道,“本王只是希望姑娘能够以、身、许、国,好生伺候皇上,姑娘……实在是多虑了。”

     

    顾倾城:“……”

     

    这特么哪里来的奇葩?

     

    高公公憋笑憋得十分辛苦,那一身的肥肉抖得十分带感。

     

    “姑娘的玉牌,归还于姑娘,日后可莫要再这般粗心大意了。”凤溪歌将玉牌挂在顾倾城腰间,又将顾倾城头上歪歪扭扭的玉簪固定好,手指不经意间擦过顾倾城的后颈,带着丝丝撩拨之意,引得顾倾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完,凤溪歌便摇着扇子十分潇洒地进了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