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盛世权宠王爷别追我》大结局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主角是【顾倾城凤溪歌】的小说)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来你《盛世权宠:

    (主角是【顾倾城凤溪歌】的小说)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来你《盛世权宠:王爷,别追我》小说阅读全文。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第5章 指认

    高公公先领着顾倾城下去换了件衣服,好歹收拾出个人样来,就让顾倾城随着秀女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进了宫。

     

    顾倾城心下想道,这六年一度的选秀真真是十分热闹,各种莺莺燕燕环肥燕瘦的,凤青岚虽说是个渣男,但渣归渣,也是一个渣得很有品质的钻石王老五啊。

     

    而此时,皇宫内的御书房。

     

    “皇上,承德殿已经开始选秀了,皇上是否移驾?”刘公公给凤青岚端上一杯参茶,尖着嗓子道。

     

    凤青岚抿了口茶,瞥了瞥眉头:“此事让母后和柳贵妃操办就行,不要来烦朕,退下吧。”

     

    “是,奴才告退。”刘公公福了福身子,弯着腰退到了御书房门口,才直起身子,带上门守在门口。

     

    “凤烈。”凤青岚扔了正在看的奏折,揉了揉额角,“出来。”

     

    凤烈不知从那个黑暗的角落转出来,半跪在地上,行了个礼。

     

    “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凤青岚闭着眼道。

     

    “皇上……属下无能,至今没有打探到顾倾寒的消息。”凤烈回道。

     

    “便是让你找个书生,你也找不到么?”凤青岚睁了眼,缓声问道。

     

    凤烈不语。

     

    凤青岚寒着脸:“加派人手,务必将此人给我找回来!凰腾符既然不在将军府,必然在此人手中。朕如何能让一个逆臣之子,握着朕的半壁江山?!”

     

    “是,皇上。”凤烈说完后,瞬间救不见了踪影。

     

    凤青岚眯着眸子,空旷的御书房内,只留下极轻的一声:“顾倾寒……”

     

    令人不寒而栗。

     

    此刻,御书房的房顶上,一位白衣红边的少年静静地躺着,十分悠闲地咬着草根,丝毫没有听墙根的自觉。

     

    他已经在上面躺了半个多时辰,不管是凤青岚还是凤烈,都丝毫没有察觉到此人,足见此人轻功之高强,而且十分善于隐匿自己。

     

    凤溪歌眯着眼笑了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他执了扇子,慢悠悠的走在皇宫的小道上,想着刚才凤烈与凤青岚的对话,看来凰腾符应该就在顾倾寒手上没有错了。

     

    突然,从假山后面猛地扑出一个人影,凤溪歌一时没反应过来,手中的暗器已经蓄势待发,等看清来人的时候,那已经冒出半个头的银镖便缩了回去,任来人将他往假山后一带。

     

    顾倾城将头上插着的银簪拔下来一支,抵在凤溪歌的脖子上,压低了声音喝问:“你将狗蛋儿如何了?!”

     

    凤溪歌一时没反应过来:“狗蛋儿?”

     

    顾倾城不耐烦的皱了眉头:“就是你带走的那个孩子,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

     

    凤溪歌伸出修长的手指,用食指点了点顾倾城横在他脖子上的银簪,顾倾城立马将银簪又往前推了一寸。

     

    “乱来的是你吧,孙姑娘。”凤溪歌毫不畏惧,甚至还低声笑了起来,“光天化日的,姑娘这不好吧,要是毁了本王的清誉,姑娘可是要负责的。”

     

    顾倾城实在没有见过如此臭不要脸的男人,于是银簪再往前戳了寸许,尖锐的簪尾将凤溪歌白皙的脖颈划开一道小小的口子,血珠冒了出来,凤溪歌仍是笑:“姑娘如今穿着这身秀女的装束,也确实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只是这凶神恶煞的动作坏了美感,不如姑娘把簪子从本王的脖子上移开,坐下来喝杯茶慢慢谈?”

     

    “狗蛋儿!”顾倾城恍若未闻不依不饶。

     

    “狗蛋儿?是孩子的小名么?很有特色,深得我心。”十九王爷非但不惧,还有心情开玩笑,仿佛那银簪即将戳进的大动脉不是他的一般,“对了孩子有大名吗?”

     

    顾倾城:“……”

     

    这男人油盐不进死皮赖脸,顾倾城也知道不能真的杀了他,否则会带给自己很大的麻烦,再者狗蛋还在他手上……于是顾倾城将银簪从他脖子上移开,作势就要插回自己头上,不料凤溪歌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银簪夺了下来。

     

    顾倾城愣了一下,刚才凤溪歌的手法十分诡异,自己的手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软绵绵的,毫无抵抗地就让凤溪歌拿走了银簪。

     

    只见凤溪歌将银簪沾上的一丝鲜血抹掉,又亲自扶着银簪给她戴上,笑眯眯道:“那孩子在我府上,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让他出去乱跑,反而会给姑娘添些不必要的麻烦,姑娘冒名进宫,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的安危吧。”

     

    顾倾城翻了个白眼:“你为什么帮我?”

     

    凤溪歌用扇子抵了下巴,道:“姑娘指的是哪件事?是千里迢迢快马加鞭给你送来玉牌,以免你被乱棍打死,还是帮你照顾孩子,解决你的后顾之忧?”

     

    顾倾城:“……”

     

    凤溪歌也没等顾倾城措辞,便又接着说:“姑娘长得十分貌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令本王一见倾心,姑娘觉得,这个理由,可还说的过去?”

     

    没想到顾倾城真的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道:“那还真是折煞小女子了,不过王爷长得就不是很尽如人意了,我不是很喜欢,王爷就将放在小女子身上的这颗心收回去吧,毕竟爱而不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凤溪歌:“……”

     

    凤溪歌万万没想到,他这个蝉联了十七届“丹梧第一美男”头衔的王爷,竟然有一天会得到相貌上“长得不是很尽如人意”的评价,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接话。

     

    顾倾城思考了一会儿,又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想,女人你竟敢说我长得丑,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本王的兴趣?”

     

    凤溪歌:“……”

     

    “或者是,卧槽这个女孩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凤溪歌实在听不下去了,只好出言打断:“姑娘真是……多思多虑。”

     

    “话都说到这儿了,那就索性挑明了吧,我不需要你的帮忙。”顾倾城抱胸,“你也别来碍我的手脚,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此事一了我便离宫,不管你是痴情于我也好,还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也好,庙堂江湖,我们再也不见。”

     

    “若是我不同意呢?”凤溪歌笑道。

     

    “我是单方面通知你,十九王爷。”顾倾城低头玩指甲,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倒颇有几分凤溪歌的神韵,“不是来跟你商量的,还给我‘若是’?”

     

    说完,顾倾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凤溪歌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

     

    他出了宫,宗御早便备了马车等着,上了马车之后,凤溪歌便问:“那孩子安排妥当了么?”

     

    “王爷放心,在郊外的一处宅子里,已经派了几个嘴严的家仆过去伺候着了。”宗御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