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你是我幽冷的深渊》免费阅读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你是我幽冷的深渊》最新章节阅读,新书《你是我幽冷的深渊》已上线。观念明确 欢风华丽 妙不可言 妙趣横生、文笔流畅、辞藻华丽、人物丰满、形象鲜活!本章节由、微、信、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最新章节阅读,新书《你是我幽冷的深渊》已上线。观念明确 欢风华丽 妙不可言 妙趣横生、文笔流畅、辞藻华丽、人物丰满、形象鲜活!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第8章 带我走……

    “跳啊,顾心遥!”冷霆深摁着她的后颈,将她压在扶栏上,狠狠道,“你不是要威胁我吗?有种你就给我跳下去!”

     

    八层楼的高度,令人眩晕。

     

    顾心遥本能的抓紧扶栏,抗拒冷霆深的动作。

     

    可后颈那只大手还在用力把她往下按。

     

    “顾心遥,你其实根本不敢死!”冷霆深嘲讽开口,“就算是你真的死了,那也是你活该!当初你害我哥哥出车祸,现在你要是死了,那也是你的报应!”

    5bb60025d2889433.jpg!600x600.jpg

    “我没有……”顾心遥哑声解释,“那个叫墨谦出来的电话,不是我打的!”

     

    一年多前,冷墨谦半夜被一通电话叫出去,随后就出了车祸,当场身亡,而电话号码主人,正是顾心遥。

     

    可事实上,根本不是她。

     

    “你还不承认!”

     

    冷霆深手指力度一重,压得顾心遥几乎双脚离地,从扶栏上栽倒下去。

     

    “冷霆深,你干什么!”陆邵阳这时赶来,一把扯开冷霆深,将顾心遥解救下来。

     

    几番折腾后,顾心遥脸上的伤口,全都裂开了,整个口罩染得通红,触目惊心。

     

    陆邵阳心疼不已,将顾心遥护在身后,狠狠盯着冷霆深:“这样对一个女人,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

     

    冷霆深表情阴沉不变,只是盯着顾心遥:“现在给我滚过来,我还可以考虑一下,给你留两分情面。”

     

    顾心遥惊恐摇头,揪紧了陆邵阳的手臂,眼圈通红:“邵阳,带我走……”

     

    陆邵阳牵住她的手,一面警惕冷霆深,一面护着她,快步往外走。

     

    冷霆深没有阻拦,只是冰冷理智的扔出威胁:“顾心遥,这是我最后给你的机会。你不珍惜,日后,就别怪我不客气,把你逼进生不如死的地狱里!”

     

    顾心遥还是跟陆邵阳离开了。

     

    顾心彤陷害她流产,这件事情,冷霆深一定不会放过她,所以她必须要立刻走。

     

    越远越好!

     

    陆邵阳当天晚上,就想安排离开的飞机。

     

    但顾心遥却因为伤口二度撕裂,加上严重感染,发起近四十度的高烧。

     

    陆邵阳不敢再让她舟车劳顿,连忙安排家庭医生,给她治疗降温。

     

    顾心遥这一病,就是三天。

     

    等高烧一退,她就迫不及待的跟陆邵阳一起,坐车直奔机场。

     

    路上,陆邵阳电话不断,似乎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一直叫他回去开会处理,陆邵阳不断推脱安排,但还是没能拒绝掉。

     

    他必须要回公司一趟。

     

    “遥遥,你要是等不及,就先坐飞机走,我等公司的事情处理好,就马上来找你。”

     

    顾心遥心中莫名不安,叮嘱道:“那你路上小心……”

     

    陆邵阳点头,将顾心遥送到机场后,急匆匆的马上又奔向公司。

     

    机票是头等舱,顾心遥在贵宾候机室等待。

    大厅里空旷人少,因此当冷霆深出现时,她一眼就看见了。

     

    心脏狠狠一跳,顾心遥顿感恐惧,连忙蹲下身,一路躲藏。

     

    冷霆深带来几个保镖,在全候机室搜索顾心遥的身影。

     

    顾心遥躲躲藏藏,不知道怎么的,就躲到了一个偏僻的货仓,光线阴暗,温度森冷,她本能的感觉不妙,想立即走开,但不知道从哪里忽然伸出一只手来,猛然将她拽进仓库里。

     

    “啊!”顾心遥尖叫了一声,手包脱落,双腿离地,消失在黑暗里。

     

    不远处,冷霆深听见那声叫喊,闻声找了过来,瞧见那个躺在地板上的手包。

     

    眸光一暗,他捡起包包,视线搜寻了一圈周围道路口,却挑选了背离顾心遥消失方向的那条路。

     

    黑暗的仓库里,顾心遥被人捂着嘴巴,来不及尖叫和挣扎,一把冰冷的匕首,就抵在她的脖子上……

    设为关注章节

    第9章 都是为了救她

    刀刃微微用力,肌肤便被划破,鲜血涌出。

     

    “对不起了,顾小姐。”男人贴在她耳边,匆匆说了一句后,刀刃用力,竟是要直接杀了顾心遥。

     

    “唔……”顾心遥浑身绷紧,大脑瞬间空白。

     

    她难道真的要被杀死在这里吗?

     

    是谁授意的,冷霆深吗?

     

    绝望……

     

    刀刃刺破肌肤,顾心遥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冰冷,熟悉的脚步声,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

     

    “顾心遥!”冷霆深在叫她的名字。

     

    身后的男人猛然被惊动,一把丢开顾心遥,转身就跑。

     

    “霆深……”顾心遥朝着冷霆深爬行而去,忍着口腔疼痛,大声呼喊,“冷霆深,我在这里……”

     

    救救我……

     

    她看见了冷霆深的身影,在暗淡的光影里,仍旧无比清晰和高大。

     

    那是她深爱了数年的初恋……

     

    “霆深……”

     

    顾心遥拼命向那道身影靠近。

     

    冷霆深好似也看见了她,抬脚快步走来,不确定的喊道:“顾心遥?”

     

    “是我!”顾心遥迫不及待的立即应道,“是我,霆深……”

     

    冷霆深加快脚步,渐渐逼近之际,顾心遥忽然看见,他背后有诡异的人影,快速闪过。

     

    那人爬到仓库堆叠的货物上,悄悄的推动一个货箱,对着冷霆深的头部,狠辣推下……

     

    这是要用那沉重的货物,砸死他!

     

    “不要!”顾心遥尖声惊呼,不顾一切的爬起身体,朝着冷霆深冲过去。

     

    可到底,还是晚了。

     

    那个货箱,砸了下来。

     

    “不!”

     

    哐当——巨响之后,冷霆深跌倒了。

     

    货箱摔碎,里面的不明液体也随之流淌出来,刺目的气味,渐渐弥漫到整个仓库。

     

    “霆深!”顾心遥跨过那些液体,扶着冷霆深的身体。

     

    “我的眼睛……”冷霆深双手捂住眼睛,痛苦道,“我看不见了……”

     

    是货箱里的那些液体……

     

    顾心遥连忙托起冷霆深的身体,吃力的将他搀扶出去,以最快的速度,远离那些危险的化学药品。

     

    冷霆深双眼通红,完全不能睁开。

     

    “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想到他是为了救自己,才被推落的货箱砸中,顾心遥心中就止不住心疼和难受。

     

    尽管她心里对冷霆深又爱又恨,但在内心深处,她更不想自己,欠这个男人人情。

     

    冷霆深脚步紊乱,几乎站不住。

     

    他身材高挑结实,而顾心遥又病弱憔悴,为了扶稳他,她几乎咬破牙龈,拼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才没让冷霆深摔倒。

     

    幸好外面正好有保镖经过,见状连忙接手帮忙,很快将冷霆深送到了医院。

     

    急诊室门外,顾心遥焦躁不安的坐着,手指不断发抖,思绪恍惚,连自己什么时候落了满脸眼泪,也不知道。

     

    她满脑子都是冷霆深为她受伤的模样,要是他的眼睛出事了,她要怎么办?

     

    不,冷霆深一定不能有事。

     

    急诊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走出。

     

    “怎么样?”顾心遥立即询问。

     

    “刚刚清洗了眼睛,左眼还好,好好治疗,可以愈合,但右眼的眼角膜,却彻底的被化学药品灼烧坏了,除非眼角膜移植,要不然他的右眼将会永久性失明……”

     

    顾心遥脑中咯噔一下,恍惚几秒后,她用力的抓住医生手臂,语气坚定道:“移植我的眼角膜给他,医生,把我的眼角膜,移植给他。”

     

    医生原本有些迟疑,可就在这时,顾心彤,出现了。

     

    她站在顾心遥背后的地方,表情阴森的给了医生一个眼神。

     

    那医生立即改口,应道:“好,我马上就去安排,现在就做眼角膜移植手术!”

    同ID下公众号本书关注章节相同当前关注章节

    第10章 我要去见他

    顾心遥躺在手术床上,医生拿着麻醉药走近,针抵住她的手腕,缓缓注入。

     

    意识渐渐迷糊……

     

    冷霆深,你一定不能有事。

     

    彻底昏睡过去前,顾心遥如此想着,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失去什么样的东西,她都不能让冷霆深出事……

     

    一定不能。

     

    这一觉,顾心遥似乎睡了很久。

     

    醒来时,她躺在医院里,四肢酸疼,腰背僵硬,连坐起来都十分费力。

     

    “遥遥,你终于醒了!”陆邵阳连忙靠过来,将她扶起,“你昏迷了整整一周……”

     

    顾心遥眨了眨眼睛,右眼彻底失去光明,视野也缩小了一圈,这让她极其不习惯。

     

    “冷霆深呢,他没事吧?”顾不得眼睛的事情,她抓住陆邵阳的手臂,紧张的询问,“他还好吗?”

     

    陆邵阳避开顾心遥的视线:“他很好……”

     

    这种回避的态度,让顾心遥感到不安,掀开被子,她要下床。

     

    “我要去看看他,我要确定他真的没事……”

     

    “遥遥,你不要去见他了,好不好?”陆邵阳拉住顾心遥的手,“算我求你,以后,再也不要见冷霆深了。你跟他之间的恩怨,就此抵消好不好?”

     

    顾心遥皱眉,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重:“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冷霆深没有康复吗?他还是失明了?还是说出了更加严重的问题?”

     

    “他没事。”陆邵阳神色复杂,“遥遥,他现在好得不了……”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去见他?”顾心遥想不明白,“邵阳,你到底在瞒着我什么?”

     

    陆邵阳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道:“是他不想见你。遥遥,冷霆深还是一样的厌恶你。”

     

    顾心遥浑身一僵,脑袋有些眩晕,她扶住床沿。

     

    为了救他,她把眼角膜都给了,可他还是厌恶自己?

     

    可若真的这样厌恶自己,那天在仓库的时候,他又为什么要来救她?

     

    不……

     

    心底,终究还是不愿意相信。

     

    卑微也好,犯贱也罢,顾心遥就是固执愚蠢的抱着希望,冷霆深或许,并没有看起来的那样恶心她。

     

    她现在怀着他的孩子,还给了他眼角膜,他对自己的态度,应该缓和才对。

     

    “我要去见他。”顾心遥甩开陆邵阳的手,倔强道,“我要去见他……”

     

    “遥遥,抱歉,我不能让你去。”陆邵阳越过顾心遥,按住门板。

     

    态度强硬,是铁了心的,不让顾心遥走出这间房屋。

     

    他越是这样,顾心遥要见冷霆深的执念,就越是浓重。

     

    “邵阳,冷霆深其实出事了,对不对?”顾心遥坚定,“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你才不让我去见他!”

     

    陆邵阳没有回答,只是用力的压住门板:“遥遥,你不能去见他。”

     

    说到做到,陆邵阳果真就这样,将顾心遥限制在病房里,不让她出门,也不让她联系外界。

     

    顾心遥心里那些不安,日渐壮大。

     

    陆邵阳不让她去见冷霆深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是不是,冷霆深出了很严重的事情?

     

    这些猜测和疑惑,几乎逼疯了顾心遥。

     

    她夜夜失眠,如此熬了三天之后,终于让她找到一个机会,将陆邵阳反锁在洗手间里,逃出那间病房,裹上外套,脸上仍旧戴着遮挡伤口的口罩,她快步冲出这间私人医院。

     

    打车,直奔冷霆深做眼睛手术的那间医院。

     

    十多天没见,不知道冷霆深到底怎么样了……

     

    一路煎熬,她终于抵达医院,找到冷霆深的病房。

     

    门没关,她一推便开了,也终于,见到了她日夜挂念的冷霆深。

    设为关注章节

    第11章 割了她的舌头

    冷霆深并没有穿病号服,他穿着简单的衬衣西裤,正坐在沙发上,翻看一份文件,而窗边病床上躺着的,是顾心彤。

     

    顾心遥站在门口,紧紧盯着冷霆深,大脑有些乱,只是傻傻呢喃那个名字。

     

    “霆深……”

     

    冷霆深抬起头,左眼还有些发红,配合他沉冷的眸色,更显凶戾,叫人心头畏惧。

     

    眉宇拧起,展露出来的,是暴戾的凶狠。

     

    “顾心遥,你还敢出现。”他站起身,那嗓音和气势里,都是要弄死顾心遥的狠毒。

     

    胸腔里的不安,瞬间扩散到顶峰,而那些关于冷霆深重伤,关于他终于被自己感动的幻想,在刹那间破碎成虚幻的渣。

     

    只有眼前这个冰冷尖锐的现实。

     

    冷霆深朝着她步步逼近,那眼底的杀气,犹如实质,要将顾心遥千刀万剐。

     

    “你害彤彤流产失去子宫,害我右眼受伤,这些账,我今天全都要跟你好好的,算清楚!”话音落下的同时,他已经掐住了顾心遥的脖子。

     

    像是对待什么垃圾一般,将顾心遥,直接拖到顾心彤的床边,狠踢她的腿弯,让顾心遥噗通跪下。

     

    “先给彤彤道歉!”

     

    顾心遥眼睛通红,终没忍住,失控落下眼泪。

     

    “霆深,顾心彤流产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你右眼出事,我知道是我连累了你,但我也把我的眼角膜给你了。”她含着眼泪,凄楚的望着冷霆深,“若是这样你还觉得不够,那就把我另一只眼角膜,也移植给你……”

     

    冷霆深垂眸看着她,缓缓勾起唇,吐出一声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