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小妻慢慢爱】资源小说推荐《软萌小妻慢慢爱》抢先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本站每天更新《软萌小妻慢慢爱》最新章节以及《软萌小妻慢慢爱》最新章节阅读,,气势磅礴、文风幽默、文章雅致、层次清晰、妙不可言。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本站!本章

    本站每天更新《软萌小妻慢慢爱》最新章节以及《软萌小妻慢慢爱》最新章节阅读,,气势磅礴、文风幽默、文章雅致、层次清晰、妙不可言。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本站!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第1章 坐怀不乱的谭先生

    “哗啦”——

     

    冰凉的水浇在乔冬暖燥热的身上,原本浆糊般的脑子也短暂的意识清醒了。

     

    抬头,看过去,那个被自己“缠上”的男人,正站在她面前。

     

    男人脱掉了外套,随意扔在地上,白色衬衫,黑色西裤,长身玉立,挺拔俊逸,完美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一双黑眸,暗沉深邃,却锐利冷漠。

    5bb63048ae8ba460.jpg!600x600.jpg

    “醒了?”

     

    男人声音极其冷厉。

     

    在他嘲讽冷漠的眼神中,乔冬暖难堪的道歉。

     

    “对不起——”

     

    谁能想到,她刚下飞机,去见多年未见的母亲,得到的不是母爱,而是母亲要将她送上一个猥琐老头子的床上?

     

    为此竟然还不惜下药?

     

    被下药,神志不清的抓住了一个男人,若不是这个男人坐怀不乱,自己大概此刻也不会这般了。

     

    她低着头,敛下眼中伤痛,半蜷在浴缸中,完全忘了在意自己如今的样子,狼狈却极尽诱huò。

     

    谭慕城黑眸微微眯起,垂在身侧的手指捻了捻,眼前的小姑娘,确定不是欲迎还拒?

     

    “总裁。”

     

    浴室门口,徐东的声音响起,“医生来了,衣服也送来了。”

     

    乔冬暖才抬头,还是说了声,“谢谢您,给您添麻烦了。”

     

    她没有解释,也不过是陌生人,想来说的太多,也更会被眼前的男人误会她其实根本有别的心思。

     

    乔冬暖不是没注意到,男人刚才看着自己眼中的审视和嘲讽。

     

    谭慕城转身,走出浴室,一名女医生同时也走进来,将衣服放在一旁,又给她打了一针很快离开。

     

    等乔冬暖换好衣服,还有些虚弱的走出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人。

     

    她自嘲一笑,人家不走还等着被她赖上吗?

     

    休息了一晚上,乔冬暖虽然不想回蒋家,但是自己的东西都还在那里,打了车回去。

     

    刚一进门,蒋家原本还和乐的气氛,因为她的到来而骤然冷降。

     

    “你还有脸进门?”

     

    开口的是蒋媛,乔冬暖的“继姐。”

     

    “我来拿我的东西。”

     

    她冷冷的穿过客厅,打算回房间拿行李。

     

    可蒋媛不会轻易放过她,直接挡在乔冬暖面前,伸手,“啪”的一巴掌。

     

    乔冬暖猝不及防,脸上火辣辣的,愤怒抬头,蒋媛却更趾高气扬的咒骂。

     

    “别给脸不要脸,你什么玩意儿啊?昨晚上那么重要的场合,你竟然敢消失?那是给你介绍男朋友,你知道昨晚上那人是谁吗?你知道你给我们蒋家带来多大麻烦吗?就为了你临时逃跑,我们所有人脸都丢尽了。”

     

    乔冬暖捂着脸颊,凉凉的反驳,“既然那个男人那么重要,为什么你自己不要?”

     

    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子,目光猥琐,肥胖秃顶,这样的人,她消受不起。

     

    “你——”蒋媛被堵的刚要再次发作,却被蒋子雄给打断了。

     

    “媛媛,都是一家人,做什么这么激动?”

     

    蒋子雄看似淡定,也对乔冬暖歉意一笑,“小暖,我们原本是为了你好的。那位赵先生身价不菲,又是未婚,年纪大点也是会疼女人的,能够嫁进赵家,你这辈子就不愁了。你妈妈一直说,对你没有照顾好,我们也是心里想着补偿你,给你找个好人家的。”

     

    乔冬暖冷冷看向蒋子雄,以及他身旁的女人,她的亲生母亲白卉。

     

    “我不需要。”

     

    她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越过他们,回房间,拖着行李就往外走。

     

    本来行李箱 也没动,昨天她来帝城,见到白卉之后就被带去了酒店吃饭,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却是那般龌龊的事情。

     

    白卉走进来,拉住女儿的手,很为难的说:“妈妈也是为了你好,难不成你要一辈子待在那个小城市里,碌碌无为?你这么漂亮, 不该 埋没 于那样的人生的。”

     

    乔冬暖毫不留情的甩开白卉的手,“所以,这就是你扔下我,十二年来不闻不问的原因?”

     

    “我——”

     

    乔冬暖不等她说完,直接越过去走人。

     

    而蒋家人,看着她离开,倒是没有阻拦。

     

    白卉在乔冬暖离开之后,看着蒋子雄和 蒋媛的不悦,她安抚的笑笑, “你们不要着急,昨儿个我们是太鲁莽了些。我是小暖的母亲,这一层关系自然不能断了的,这事儿还得慢慢筹划。”

     

    蒋媛冷哼,“白卉 ,这可是你说的,你就真舍得你 那女儿?”

     

    “媛媛,我不是舍得我的女儿,是我舍不得你爸爸。子雄,为了你,为了这个家,我的心思,你都明白的,是不是?”

     

    蒋子雄揽住白卉的肩膀,笑,“自然了。”

     

    *

     

    乔冬暖手机叫了个车,打算找个酒店住下。

     

    可还没到酒店,就接到了好友谭依依的电话。

     

    “你来帝城,都不跟我说,你算是我朋友吗?现在哪儿呢?”

     

    乔冬暖有些冷的心,才渐渐温暖起来。

     

    “我去找酒店……”

     

    “找什么酒店?住我家。”

     

    “不太方便,我——”

     

    “不准拒绝,就这样,告诉司机去锦城大厦,我去接你,先一起吃饭。”

     

    谭依依一向霸道惯了,挂了电话之后,乔冬暖无奈,只得让司机改道。 

     

    乔冬暖一下车,拖着 行李箱在锦城大厦一旁的阴凉处等着。

     

    谭依依还没有出来,她刷了刷手机,不经意的抬头,看到一抹男人的身影,依旧是衬衫西裤,走出大楼,气质低调内敛,却带着上位者的凌然。

    支持正版

    一行人簇拥着他走出来,他脚步微停,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些人都恭敬目送他。

     

    司机打开车门,男人在上车之前,眸光突然转过来,射向乔冬暖。

     

    乔冬暖愣了下,反应不及,然后赶紧尴尬的低头,装作若无其事。

     

    车子缓缓驶出去,谭慕城透过车窗,看到那小女人,直到她的身影不见,黑眸深沉。

     

    一会儿,谭慕城声音冷冽的开口。

     

    “徐东,查一下那个女人。”

     

    徐东明白是谁,投怀送抱这种事儿,一次是偶然,两次碰到,会有那么巧?

     

    他们从来都不相信纯粹的巧合和偶然。

     

     

    第2章 谢谢您

    帝城食为天的名号,乔冬暖是听说过的。

     

    只是,却从来没有那个荣幸品尝一下这里的美食。

     

    听说这里想要吃饭,一般人吃饭得提前一个月预约。

     

    这次是托了谭大小姐福了。

     

    不过,乔冬暖原本知道谭依依家境不错,却不知道,她竟然能够不错到什么程度。

     

    今日,她心中已然有些了然。

     

    吃过饭之后,谭依依去洗手间,乔冬暖站在堂内等待着。

     

    谭慕城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亭亭玉立的小女人。

     

    一身亮黄的一字肩长裙,衬的皮肤更加的雪白,修长的脖颈,好看的锁骨,勾勒迷人的曲线。

     

    昨夜,浴缸中小女人诱huò的形象,猝然回到脑中。

     

    谭慕城黑眸一沉,垂下的手指,暗暗的捻了捻,有些想要抽烟的冲动。

     

    “城哥?看什么呢?”

     

    谭慕城的身后,玩世不恭的男人,粉色骚包衬衫,白色休闲九分裤,浑身散发着风流的气息。

     

    粉衬衫的男人,顺着谭慕城的目光看过去, 同样发现了乔冬暖。

     

    “哎哟?美女!”

     

    谭慕城淡漠的走下去,不管身后的男人的惊呼,径自走下去。

     

    乔冬暖原本在刷手机,不经意的抬头,却正对上了谭慕城的深沉黑眸。

     

    他依旧是一身衬衣西裤,简单却更显得身躯挺拔修长,袖口卷到手肘,一手随意的搭着外套,另一手抄在口袋中,浑身尽显成熟,矜贵气质。

     

    乔冬暖心中没来由的一慌,而谭慕城却淡然移开眸子,仿若不认识她一般。

     

    眼看着他渐渐走出去,犹豫了片刻,脚下不听使唤的,跟了过去。

     

    不过乔冬暖在谭慕城的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一直保持着距离。

     

    直到男人停在了树下,她也顿住了脚步。

     

    谭慕城抽出香烟,点燃,修长的手指,夹着在唇边吸了一口,烟雾氤氲向上,男人的黑眸微微眯了眯,视线突然投向了乔冬暖。

     

    乔冬暖身体一僵,太阳底下的她,小脸儿越发红了。

     

    谭慕城浓眉蹙了蹙,黑眸一直盯着她,眼看着小女人蠢蠢的一直晒着,他才用夹着香烟的手指,对着乔冬暖勾了勾。

     

    乔冬暖有些惊讶,停顿了片刻,她才慢慢的踱步,走到了树荫下。

     

    一阵清凉,乔冬暖的秀气的眉心才舒展开,可是, 面对眼前的男人 ,她又有些紧张,不知道说什么。

     

    谭慕城夹着香烟的手指,弹了弹,深吸了一口,吐出烟圈。

     

    “想对我说什么?”

     

    这个小女人,满眼里都是欲言又止。

     

    谭慕城也不知道,自己何来的耐心,就这么容许了她的靠近。

     

    乔冬暖抬头,对上男人的黑眸,心跳有些快。

     

    “昨晚的事情还是——谢谢您。”

     

    谭慕城的黑眸在小女人的嫩白的小脸儿上转了转,香烟递到唇边,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圈。

     

    “谢我没有动你?”

     

    乔冬暖瞬间,整个小脸儿都涨红了。

     

    连带着脖颈,肩头,整个人,像是被在太阳底下蒸熟了一样。

     

    她瞪着的大眼睛,看向谭慕城的样子,似乎没有想到昨夜那个对她绅士的男人,今日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谭慕城眸色冷冷一挑,也许看出小女人心中所想。

     

    “怎么?还是,你很失望我没有——”

     

    “不是。”

     

    乔冬暖迅速的否认,尴尬又难堪的对着谭慕城说道,“谢谢您昨天帮我叫的医生,还有衣服。我知道,您大概不会在意这点钱,所以我也不会多余要跟您说什么还钱的事儿。谢谢,祝您平安健康。”

     

    说完,乔冬暖快速转身,离开了。

     

    而谭慕城黑眸微阖,盯着那急切的背影,捻灭了手中的香烟,倒是走的利索。

     

    不过这祝福语是什么东西?

     

    乔冬暖上了谭依依的车后,松了口气。

     

    那个男人,她不知道是谁,但是,却也看得出来,不是一般的男人。

     

    所以,她没有让人误会的说什么要电话或者还钱之类的,这样的结果最好,人家只当是随手发了善心,而她最好的感激就是不纠缠而已,以后说不定再也不会见面了,这样最好,更何况见了,她就会想到自己扒着他不放的样子,简直尴尬至极。

     

    可没想到,越是这么想,越是不想见,却偏偏不如乔冬暖的愿。

     

    她现在所在房间是谭依依的房间,刚洗完澡出来。

     

    眼下的这个场景,简直太让她猝不及防。

    支持正版

    乔冬暖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脸上的笑容僵住,惊讶的瞪大眼睛,小嘴儿微张。

     

    他——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而乔冬暖愣神的同时,谭慕城墨黑的瞳子一缩,小女人围着短短的浴巾,

     

    “啊——”

     

    乔冬暖后知后觉的惊声低呼,她双臂立刻要挡在胸前,可是挡的了上面挡不住下面。

     

    她局促尴尬的,手忙脚乱,脸红了,整个身体都红了。

     

     

    第3章 谭家小叔

      谭慕城黑眸中,暗光一闪,然后绅士的转身。

     

      只是,小女人的香艳身躯,已然映在脑中。

     

      乔冬暖则躲到了门板后,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表情各种的扭曲了。

     

      “我……我以为是依依。您怎么———”

     

      乔冬暖是满腹疑问,他又怎么突然出现在谭家?

     

      他是谭家人?

     

      谭依依一声惊讶的呼声,从外面传来,已经替乔冬暖回答了。

     

      “小叔?你怎么在家啊?”

     

      小叔?竟然是谭依依的小叔?

     

      这就尴尬了。

     

      乔冬暖整个人不好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嗯,我不能在吗?”

     

      谭慕城眸光扫了眼门板,谭依依立刻解释,“不是。不是我妈说小叔今天去相亲嘛,呵呵……对了,小叔,我好朋友乔冬暖,你见过了吧?”

     

      何止是见过?

     

      谭依依往里走走,“暖暖,这是我小叔叔……”

     

      一探头,谭依依就看到了乔冬暖浑身通红的尴尬害羞的样子。

     

      她不由得也跟着尴尬。

     

      转身,挡在门前,“那个,小叔,我朋友不太方便。呵呵,你有什么事儿吗?”

     

      谭慕城沉思了下,黑眸闪了闪。

     

      “无事,前几天出差给你带了礼物。”

     

      将手中的盒子递过去,谭依依立刻接过道谢。

     

      而谭慕城也没有停留,离开了。

     

      谭依依关上房门,看着乔冬暖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支持正版

      乔冬暖真心觉得自己简直太悲催。

     

      但是这个尴尬的场景,说出来都不合适,他们也没有再提。

     

      换好衣服之后,乔冬暖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真不适应谭依依的品味。

     

      上身短款小吊带,下面一条开叉长裙,中间纤细的小蛮腰正好露出来。

     

      “这样太清凉了吧。”

     

      “外面这么热,当然要清凉了。得了,别扯了,好身材就是要露出来的,反正也没男人,就我欣赏了。”

     

      乔冬暖嘟囔着,“外面你小叔不算男人啊?”

     

      谭依依却摇头,“算,但是他可是我小叔,你也跟着叫叔叔的,长辈,没事儿。再说了,我小叔什么女人没见过?在他面前,女人也就那么回事儿,更何况,你还是个晚辈。这会儿说不定他已经走了呢。”

     

      谭依依拉着乔冬暖下楼,两人刚坐下,谭慕城也正从楼上走下来。

     

      乔冬暖又是一阵紧张,不是走了吗?

     

      “小叔,你要走吗?”

     

      谭慕城的黑眸投过来,似乎若有似无的在乔冬暖的腰间和开叉的腿上扫过。

     

      乔冬暖紧张起来,但是,看过去,谭慕城眸子却淡漠的很,刚才好像是自己的错觉。

     

      谭慕城脚步一转,原本要离开的心思,这会儿却变了主意,他走到沙发上坐下,长腿交叠,慵懒疏离的感觉,也让乔冬暖越发紧张了。

     

      他还不走吗?

     

      谭依依察觉到乔冬暖的紧张,只以为她是面对长辈生人的紧张,不由得开口,想要缓和一下紧张。

     

      “暖暖,别紧张,我小叔就是你小叔,对吧小叔?”

     

      谭依依看向谭慕城,然后胳膊拐了拐乔冬暖。

     

      “暖暖,随着我叫小叔吧。”

     

      乔冬暖眉心一跳,一对上谭慕城的幽深黑眸,立刻紧张的敛下眼睑,声音懦懦的低下来。

     

      “小叔”。

     

      谭慕城低低应了声。

     

      “嗯。”

     

      乔冬暖尴尬不已,而谭依依也转移话题。

     

      “暖暖,对了,你这次工作,要待多久?”

     

      “最少三个月,有可能半年。”

     

      “太好了,可以住这么久。不过,我就希望你一直待在帝城,别走了吧?暖暖,其实你的工作在哪儿都可以做啊,来帝城跟我作伴,好不好?将来也在这里结婚生子,安定下来,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没等乔冬暖反驳,谭依依立刻想到什么,双手一拍,“对了,就在这里结婚生子。嘿嘿,小叔,你认识不少青年才俊吧?给我们暖暖介绍呗。”

     

      这一个大胆的提议,差点吓破了乔冬暖的胆子。

     

      不是介绍男人的提议,而是谭依依请求的对象。

     

      乔冬暖脸色尴尬至极,眼底的慌乱,脸色微微发白,她都不敢看谭慕城,更不知道谭慕城如今,会怎么想她。

     

      可谭依依完全没有察觉到乔冬暖的心思,兴致更浓,这件事情仿佛必须要办定。

     

      她更是迫切的跟谭慕城讨论起来。

     

      “小叔,我们暖暖人又这么漂亮,有非常有才,聪明……”

     

      谭依依对介绍乔冬暖,完全像是自家人一样,骄傲无比。

     

      谭慕城在谭依依骄傲介绍的时候,一双幽深的黑眸,一直不避讳的审视着乔冬暖。

     

      不过,却只对上乔冬暖躲闪的目光,和乌黑的头顶。

     

      谭慕城听完,端过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之后,才低沉出声询问。

     

      “乔小姐心中理想的对象,是什么样子的?”

     

      “不,不,我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谭先生不要误会。”

     

      “误会?”

     

      谭慕城声音清冷一扬。

     

      谭依依想要说什么,却被乔冬暖直接卡住手臂,非常用力的,引的谭依依心中疼痛侧目。

     

      要是她再胡乱说设么,自己就没脸了。

     

      乔冬暖赶紧澄清,“我还年轻,不着急,现在也不想恋爱。谭先生,您别听依依说,也多谢您的关心,我最近还是拼搏我的事业为主。”

     

      谭依依见好友给自己使眼色,她也只能暂时放弃。

     

      谭慕城不知在想什么,薄唇微微一勾。

     

      “乔小姐才貌双全,自然该是选择最好的男人。我确实有几个不错的人选,改天为乔小姐约见一下。”

     

      乔冬暖一怔,不是,这个男人没听懂她的意思吗?

     

      还非要这样霸道安排?

     

    第4章 狐狸尾巴迟早会露出来的

      乔冬暖想要拒绝的话,在对上谭慕城的墨色锐利的眸子时,梗在喉咙,说不出来了。

     

      而谭依依拍手称快。

     

      “好啊,小叔,就这么说定了。”

     

      而谭慕城漫不经心的勾唇,乔冬暖却总感觉,谭慕城的眸子里,有着让她犯怵的危险。

     

      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她的直觉。

     

      她刚鼓起勇气,想要再次拒绝,谭慕城的电话铃声响起来。

     

      他起身,一手抄在口袋中,一手接听电话,

     

      话题没有再继续,谭慕城因为公事离开了。

     

      乔冬暖整个人,像是忽然没了骨头一样,虚弱瘫在了谭依依的身上。

     

      嘴里咬牙切齿着,“谭依依,谭依依,你干嘛要说那样的话?我跟你有仇是不是?”

     

      谭依依朗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瞧你没出息的样子,害羞什么?我小叔就是你小叔,甭客气。等你真的找到了男人,我们就给小叔送个礼呗。”

     

      乔冬暖起身,杏眼圆瞪,目光晶亮,“什么成不成的?这是重点吗?”

     

      “那什么是重点?”

     

      重点是,她刚在谭慕城面前那般狼狈,还因为下药对他这样那样过,转头就让他介绍男人?

     

      她简直想死一死的。

     

      但是,这种话,乔冬暖不能跟谭依依说。

     

      她最后只生无可恋的垮了表情。

     

      当晚,应谭依依的强烈要求,乔冬暖还是在谭家住下了。

     

      谭家长辈对乔冬暖还算熟悉,当初两人在大学的时候,谭依依也就这么个正经朋友,其他的狐朋狗友完全不算,谭家父母都还挺喜欢乔冬暖这个孩子,而乔冬暖一向也算得长辈缘,相处起来还算轻松。

     

      另外一个让乔冬暖感觉还算轻松的一个原因,是谭慕城没有回来。

     

      凌晨的时候,谭家一片静谧,乔冬暖翻来覆去却睡不着。

     

      她起身,走出房间,沿着昏黄的地灯,走下楼,客厅留一盏小灯。

     

      走到沙发坐下之后,她怔怔的脑子里,想了很久。

     

      想母亲白卉,想蒋家,想自己该如何处理。

     

      但是乔冬暖也向来不是杞人忧天的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是蒋家还不死心,当她是傻瓜一样利用的话,她也不会再顾忌什么了,何必期盼那本来就没有的亲情呢?

     

      乔冬暖打了个哈欠,有了困意,干脆起身,准备上楼。

     

      眼神随意的看过去,楼梯口暗处一个高大的身影,却让她差点惊叫出声。

     

      “谁?”

     

      心口颤了颤,乔冬暖这才看到,谭慕城走出来。

     

      他一身家居休闲衣着,灰色T恤长裤,略疏懒,只一双漆黑的眸子,仍然不改她的锐利。

     

      乔冬暖精致的小脸儿上,微微粗了蹙眉。

     

      这个男人,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

     

      不过乔冬暖不想待在这尴尬的气氛中,且故意开口称呼谭慕城为“叔叔”。

     

      “谭叔叔,打扰您了,我下来喝了杯水,这就上去了,晚安。”

     

      她要上楼,就要越过谭慕城。

     

      乔冬暖整个人浑身紧绷着,刚要走过,却突然被他捏住了手腕。

     

      当即,乔冬暖僵硬住了。

     

      而她很明显的感受到,谭慕城的手指,在自己手腕内侧摩挲了下,不知是不小心还是刻意的。

     

      她尽量保持冷静。

     

      “谭先生,您……还有事儿吗?”

     

      谭慕城黑眸深沉,落在乔冬暖的小脸儿上,她的眼神里有戒备,有小心,有紧张,也有害怕。

     

      让人一眼望到底,是真的没有算计还是太过会掩藏?

     

      就在乔冬暖以为谭慕城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放开了她的手腕。

     

      双手抄进口袋中,像是刚才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一样。

     

      “怎么不叫叔叔了?”

     

      刚才那一声,乔冬暖无非是故意的,将他摆放在一个长辈的位置上,怕他做什么。

     

      谭慕城显然也明白。

     

      “一时不太习惯。既然没事儿了,我先回房——”

     

      “乔小姐,”

     

      谭慕城打断乔冬暖的着急告别,“如果不介意的话,帮我倒杯水?”

     

      啊?

     

      无视乔冬暖的惊讶,谭慕城已经走到沙发上坐下,那态度,大概是习惯让人这么伺候的?

     

      乔冬暖无奈,又不能拒绝,走进厨房,倒了杯水,走到沙发旁,打算放下杯子。

     

      杯子没放下,谭慕城已经伸手,直接从乔冬暖的手中接过。

     

      两人的手指,不可避免的碰了下。

     

      乔冬暖心里一慌,赶紧收回手,不敢看向谭慕城。

     

      “那我——回房间了。”

     

      乔冬暖更是急切了,转身,谭慕城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传出来。

     

      “如果乔小姐有什么困难,我谭慕城可以帮忙的,你任何时候都可以提。”

     

      乔冬暖皱了皱眉,他这是什么意思?

     

      “谭先生,多谢您,可是我没有什么困难。晚安,您也早点休息。”

     

      她蹭蹭的上了楼,回了房间,轻轻的躺上床,但是一颗心却跳的疯快。

     

      而楼下,谭慕城却心思深沉。

     

      年轻,漂亮的乔冬暖,在男人眼中有十分的吸引力,她出现在自己面前,更是依依的朋友,这一切,如果是巧合,谭慕城是不相信的。

     

      接近自己?还是接近谭家?

     

      谭慕城的手指捻了捻,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的。

     

      *

     

      乔冬暖从暮色文化出来,跟总编文燕一起,要去见《天下》的导演和投资方。

     

      这种饭局,乔冬暖很少参加,基本上,她算是个宅女,不过是个漂亮的宅女而已。

     

      一包厢内的人,男人居多,他们见到乔冬暖的时候,还颇为讶异。

     

      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竟然还是畅销作家,有才气,也有名气,当然也不缺钱,饭桌上,也不由得话题重点放在了乔冬暖身上。

     

      本来也只是个见面吃饭熟悉的过程,吃吃喝喝中,乔冬暖十分的尴尬,和不适应。

     

      她借口出了包厢,被灌酒弄的小脸儿红红的,在洗手间扑了扑凉水,脸上的热度降低之后,琢磨着怎么找借口先离开。

     

      手中捏着手机,转出洗手间,等发完信息,再抬头,发现自己走错了地方。

     

      刚要离开,一旁拐角处,传来声音。

     

      “谭先生,我有哪里不好?我们不能试着交往下去吗?我从第一次见过你之后,就爱上了你,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但是你也没有别的女朋友,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乔冬暖听那女人的如泣如诉,自己要是男人,也得心软。

     

      可是,男人始终沉默。

     

      “谭慕城!”

     

      女人一声叫嚷,乔冬暖的脚步一顿,而同时,谭慕城的身影,从拐角走出来,也看到了她。

     

      那女人同时追了过来,从谭慕城身后抱了过去。

     

      “你——”

     

      女人的诉衷肠在看到乔冬暖的时候,戛然而止,脸上深情又期期艾艾的表情,都僵住了。

     

      这安静的角落里,气氛诡异,三人大眼瞪小眼的,好不奇怪。

     

    第5章 谭先生还有这种爱好

      乔冬暖嘴角抽了抽,想要假装路人,表情漠然走开。

     

      “暖暖!”

     

      谭慕城突然,一声“暖暖”溢出。

     

      乔冬暖脚下一软,差点歪倒。

     

      那女人惊异的看向乔冬暖,眼中染上冷意,探究。

     

      而谭慕城,薄唇略微勾了勾,跟女人隔开距离,却是满含深意的看向乔冬暖。

     

      “暖暖,过来!”

     

      一声命令,不容置疑,偏偏,他语气中,竟还带着莫名的宠溺和温柔。

     

      靠!

     

      乔冬暖顿觉谭慕城的险恶用心,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那个女人射向自己的能够杀死人的眼神。

     

      “呵呵……呵呵……”

     

      乔冬暖尴尬一笑,开口,“小叔,真巧啊!”

     

      “小叔?你是谭先生的侄女?”

     

      “额……是,”

     

      谭慕城眉目深邃,却也并不解释,“过来。”

     

      “小叔,那个我那边还有朋友,我先——”

     

      乔冬暖没走成。

     

      她不过去,谭慕城却大步,走了过去。

     

      而乔冬暖僵硬的瞪大眼睛,看着谭慕城靠近,靠近,将她揽入了怀中,他大手贴在她的腰上,手指更是若有似无的摩挲着。

     

      薄唇勾起一抹笑,笑容中,似乎有些邪恶的坏。

     

      “小——小……小叔——”

     

      乔冬暖都结巴了,伸手,想要用力推开谭慕城,但是,这一番推拒在旁人看来,只是更加暧昧,打情骂俏。

     

      还叫什么“小叔?”

     

      这样禁忌的称呼,却是更添香艳的。

     

      那女人什么都不说了,脸色阴沉下来,狠狠的射向乔冬暖。

     

      “没想到谭先生,还有这种爱好?”

     

      他怀中的女孩子,年龄一看就很小,二十左右,鲜嫩又漂亮。

     

      她以为谭慕城成熟稳重,不是外面那些喜欢嫩丫头的男人一样,却没有想到,谭慕城竟然也是这种人。

     

      而她说出这话,嘲讽十足。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

     

      谭慕城却手上用力,捏了下乔冬暖的腰上的细肉,疼的乔冬暖直接闭嘴。

     

      “陈小姐,我谭慕城也是男人,而你所爱的,也不是真实的谭慕城。”

    支持正版

      陈小姐眼神晦暗了下,咬了咬牙。

     

      “谭家人知道你的这位——侄女吗?这样的女孩,能做谭家媳妇?”

     

      “这就与陈小姐无关了。”

     

      陈小姐难堪的脸色白了白,不得不转身离开了。

     

      而乔冬暖紧蹙着秀气的眉头,深深的看向谭慕城,还没开口谴责,谭慕城已然冷漠下来,大手放开对她的钳制,后退一步,周身气息冷凝下来,漆黑的眸子,沉冷锐利,完全不似刚才的宠溺温柔。

     

      乔冬暖被他如此快的变化,给晃了下,这个男人,比女人还善变。

     

      “谭先生,你——”

     

      “走吧。”

     

      谭慕城没有给乔冬暖开口的机会,迈开长腿,径自往前走去。

     

      而乔冬暖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只当自己倒霉了,更坚定了,一定要尽快搬出谭家,绝对不想再见到谭慕城。

     

      “小乔,你怎么去那么久?”

     

      总编出来找乔冬暖,眸光扫过俊逸挺拔的男人,有些晃神,只当是这里的顾客。

     

      刚拉住乔冬暖的手,就要回包厢。

     

      “小乔,刚才那位王总一直说找你呢,我看他对你有那么点意思,小乔,其实——”

     

      “文姐,我该走了。我朋友来接我了。”

     

      文燕一愣,乔冬暖就对着前面的谭慕城的背影娇娇开口,“小叔,你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嘛……”

     

      刚才是他利用她,现在该轮到乔冬暖了。

     

      谭慕城的身影顿住,修长的身影转过来,黑眸一挑。

     

      乔冬暖的心口一跳,扯出一抹笑来,“文姐,我先走了,帮我跟里面的人说一声,真是不好意思了。再见。”

     

      说完,她不管文燕如何想,小跑过去,走到谭慕城跟前,笑的无辜纯真。

     

      谭慕城眸光闪了闪,并没有说什么,两人这才走了。

     

      一路到餐厅门口,两人都沉默着。

     

      直到谭慕城车子停过来,他开门上车,然后车子还没有动。

     

      乔冬暖拿出手机叫车,车内,谭慕城声音冷冽传出。

     

      “上车!”

    支持正版

      “啊……不麻烦了,我马上叫车——”

     

      眼睛对上谭慕城幽深的黑眸,拒绝的话都被盯回去了。

     

      她还是不得不开门,上车,坐在后座,靠近边,离的谭慕城远远的。

     

      “去哪儿?”?“噢……什么地方都行,您方便放哪里都可以。”

     

      “地址!”

     

      谭慕城如此霸道的想要知道地址。

     

      乔冬暖懦懦的低声回答:“我回谭家,收拾行李,去酒店。”

     

      谭慕城眸光转过来,“乔小姐在谭家住的不舒服?”

     

      “不不,是我太打扰了。你们对我都很好,我很感激,不过,我要在帝城待一段日子,还有忙工作,始终是不太方便。”

     

      谭慕城没有应声,又沉默了下来。

     

      之后,再没有声音,乔冬暖一直绷着一颗心,直到到了谭家,下车,她才像是解脱了一样。

     

      她乖巧的笑着,打算目送谭慕城的车子离开。

     

      “谭先生,您忙吧,再见。”

     

      “收拾东西!”

     

      ”啊?“

     

      “去酒店?”

     

      乔冬暖恍然,“不用,您忙吧,我自己能行的。”

     

      谭慕城又一个幽冷的眼神扫过来,乔冬暖只好回去拉行李箱,司机将行李放好之后,重新开车离开。

     

      车子到达酒店,这次乔冬暖终于要解脱了,她再次感激的微笑,“谢谢您,打扰您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谭先生,再见。”

     

      快走吧,再也不见了。

     

      这一次,谭慕城没有再开口,但是他幽幽的黑眸扫在乔冬暖身上,总让她感觉到不得劲儿。

     

      她笑容更阳光了,摆了摆手。

     

      “再见。”

     

      终于目送谭慕城车子离开,乔冬暖刚办好入住,就接到了母亲白卉再次的电话。

     

      时隔两天,乔冬暖就知道她不会这么简单放过自己。

     

      “小暖,上次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着急让你结婚,嫁入豪门过好日子呢。不过,妈妈知道错了,给你赔不是,好不好?你原谅妈妈吧?”

     

      “除了道歉,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这——你在帝城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什么朋友,我想着,你多跟你姐姐接触接触,她也说了,带你去多认识一些朋友。小暖,这是一个好机会,蒋媛接受你,把你带进她们那个圈子里,对你来说非常有利的。后天晚上,你跟着她去参加一个酒会,见识见识吧。”

     

    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