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小妻慢慢爱」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app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软萌小妻慢慢爱》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

    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软萌小妻慢慢爱》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第3章 谭家小叔

      谭慕城黑眸中,暗光一闪,然后绅士的转身。

     

      只是,小女人的香艳身躯,已然映在脑中。

     

      乔冬暖则躲到了门板后,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表情各种的扭曲了。

     

      “我……我以为是依依。您怎么———”

     

      乔冬暖是满腹疑问,他又怎么突然出现在谭家?

     

      他是谭家人?

     

      谭依依一声惊讶的呼声,从外面传来,已经替乔冬暖回答了。

     

      “小叔?你怎么在家啊?”

     

      小叔?竟然是谭依依的小叔?

    5bb63206d48bd988.jpg!600x600.jpg

      这就尴尬了。

     

      乔冬暖整个人不好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嗯,我不能在吗?”

     

      谭慕城眸光扫了眼门板,谭依依立刻解释,“不是。不是我妈说小叔今天去相亲嘛,呵呵……对了,小叔,我好朋友乔冬暖,你见过了吧?”

     

      何止是见过?

     

      谭依依往里走走,“暖暖,这是我小叔叔……”

     

      一探头,谭依依就看到了乔冬暖浑身通红的尴尬害羞的样子。

     

      她不由得也跟着尴尬。

     

      转身,挡在门前,“那个,小叔,我朋友不太方便。呵呵,你有什么事儿吗?”

     

      谭慕城沉思了下,黑眸闪了闪。

     

      “无事,前几天出差给你带了礼物。”

     

      将手中的盒子递过去,谭依依立刻接过道谢。

     

      而谭慕城也没有停留,离开了。

     

      谭依依关上房门,看着乔冬暖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乔冬暖真心觉得自己简直太悲催。

     

      但是这个尴尬的场景,说出来都不合适,他们也没有再提。

     

      换好衣服之后,乔冬暖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真不适应谭依依的品味。

     

      上身短款小吊带,下面一条开叉长裙,中间纤细的小蛮腰正好露出来。

     

      “这样太清凉了吧。”

     

      “外面这么热,当然要清凉了。得了,别扯了,好身材就是要露出来的,反正也没男人,就我欣赏了。”

     

      乔冬暖嘟囔着,“外面你小叔不算男人啊?”

     

      谭依依却摇头,“算,但是他可是我小叔,你也跟着叫叔叔的,长辈,没事儿。再说了,我小叔什么女人没见过?在他面前,女人也就那么回事儿,更何况,你还是个晚辈。这会儿说不定他已经走了呢。”

     

      谭依依拉着乔冬暖下楼,两人刚坐下,谭慕城也正从楼上走下来。

     

      乔冬暖又是一阵紧张,不是走了吗?

     

      “小叔,你要走吗?”

     

      谭慕城的黑眸投过来,似乎若有似无的在乔冬暖的腰间和开叉的腿上扫过。

     

      乔冬暖紧张起来,但是,看过去,谭慕城眸子却淡漠的很,刚才好像是自己的错觉。

     

      谭慕城脚步一转,原本要离开的心思,这会儿却变了主意,他走到沙发上坐下,长腿交叠,慵懒疏离的感觉,也让乔冬暖越发紧张了。

     

      他还不走吗?

     

      谭依依察觉到乔冬暖的紧张,只以为她是面对长辈生人的紧张,不由得开口,想要缓和一下紧张。

     

      “暖暖,别紧张,我小叔就是你小叔,对吧小叔?”

     

      谭依依看向谭慕城,然后胳膊拐了拐乔冬暖。

     

      “暖暖,随着我叫小叔吧。”

     

      乔冬暖眉心一跳,一对上谭慕城的幽深黑眸,立刻紧张的敛下眼睑,声音懦懦的低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