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乔冬暖谭慕城全本资源哪里找?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作者的文章内容《软萌小妻慢慢爱》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软萌小妻慢慢爱》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本章节由

    作者的文章内容《软萌小妻慢慢爱》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

    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软萌小妻慢慢爱》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第5章 谭先生还有这种爱好

      乔冬暖嘴角抽了抽,想要假装路人,表情漠然走开。

     

      “暖暖!”

     

      谭慕城突然,一声“暖暖”溢出。

     

      乔冬暖脚下一软,差点歪倒。

     

      那女人惊异的看向乔冬暖,眼中染上冷意,探究。

     

      而谭慕城,薄唇略微勾了勾,跟女人隔开距离,却是满含深意的看向乔冬暖。

     

      “暖暖,过来!”

     

      一声命令,不容置疑,偏偏,他语气中,竟还带着莫名的宠溺和温柔。

     

      靠!

     

      乔冬暖顿觉谭慕城的险恶用心,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那个女人射向自己的能够杀死人的眼神。

     

      “呵呵……呵呵……”

     

      乔冬暖尴尬一笑,开口,“小叔,真巧啊!”

     

      “小叔?你是谭先生的侄女?”

     

      “额……是,”

     

      谭慕城眉目深邃,却也并不解释,“过来。”

     

      “小叔,那个我那边还有朋友,我先——”

    5bb63215caf08440.jpg!600x600.jpg

      乔冬暖没走成。

     

      她不过去,谭慕城却大步,走了过去。

     

      而乔冬暖僵硬的瞪大眼睛,看着谭慕城靠近,靠近,将她揽入了怀中,他大手贴在她的腰上,手指更是若有似无的摩挲着。

     

      薄唇勾起一抹笑,笑容中,似乎有些邪恶的坏。

     

      “小——小……小叔——”

     

      乔冬暖都结巴了,伸手,想要用力推开谭慕城,但是,这一番推拒在旁人看来,只是更加暧昧,打情骂俏。

     

      还叫什么“小叔?”

     

      这样禁忌的称呼,却是更添香艳的。

     

      那女人什么都不说了,脸色阴沉下来,狠狠的射向乔冬暖。

     

      “没想到谭先生,还有这种爱好?”

     

      他怀中的女孩子,年龄一看就很小,二十左右,鲜嫩又漂亮。

     

      她以为谭慕城成熟稳重,不是外面那些喜欢嫩丫头的男人一样,却没有想到,谭慕城竟然也是这种人。

     

      而她说出这话,嘲讽十足。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

     

      谭慕城却手上用力,捏了下乔冬暖的腰上的细肉,疼的乔冬暖直接闭嘴。

     

      “陈小姐,我谭慕城也是男人,而你所爱的,也不是真实的谭慕城。”

     

      陈小姐眼神晦暗了下,咬了咬牙。

     

      “谭家人知道你的这位——侄女吗?这样的女孩,能做谭家媳妇?”

     

      “这就与陈小姐无关了。”

     

      陈小姐难堪的脸色白了白,不得不转身离开了。

     

      而乔冬暖紧蹙着秀气的眉头,深深的看向谭慕城,还没开口谴责,谭慕城已然冷漠下来,大手放开对她的钳制,后退一步,周身气息冷凝下来,漆黑的眸子,沉冷锐利,完全不似刚才的宠溺温柔。

     

      乔冬暖被他如此快的变化,给晃了下,这个男人,比女人还善变。

     

      “谭先生,你——”

     

      “走吧。”

     

      谭慕城没有给乔冬暖开口的机会,迈开长腿,径自往前走去。

     

      而乔冬暖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只当自己倒霉了,更坚定了,一定要尽快搬出谭家,绝对不想再见到谭慕城。

     

      “小乔,你怎么去那么久?”

     

      总编出来找乔冬暖,眸光扫过俊逸挺拔的男人,有些晃神,只当是这里的顾客。

     

      刚拉住乔冬暖的手,就要回包厢。

     

      “小乔,刚才那位王总一直说找你呢,我看他对你有那么点意思,小乔,其实——”

     

      “文姐,我该走了。我朋友来接我了。”

     

      文燕一愣,乔冬暖就对着前面的谭慕城的背影娇娇开口,“小叔,你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嘛……”

     

      刚才是他利用她,现在该轮到乔冬暖了。

     

      谭慕城的身影顿住,修长的身影转过来,黑眸一挑。

     

      乔冬暖的心口一跳,扯出一抹笑来,“文姐,我先走了,帮我跟里面的人说一声,真是不好意思了。再见。”

     

      说完,她不管文燕如何想,小跑过去,走到谭慕城跟前,笑的无辜纯真。

     

      谭慕城眸光闪了闪,并没有说什么,两人这才走了。

     

      一路到餐厅门口,两人都沉默着。

     

      直到谭慕城车子停过来,他开门上车,然后车子还没有动。

     

      乔冬暖拿出手机叫车,车内,谭慕城声音冷冽传出。

     

      “上车!”

     

      “啊……不麻烦了,我马上叫车——”

     

      眼睛对上谭慕城幽深的黑眸,拒绝的话都被盯回去了。

     

      她还是不得不开门,上车,坐在后座,靠近边,离的谭慕城远远的。

     

      “去哪儿?”?“噢……什么地方都行,您方便放哪里都可以。”

     

      “地址!”

     

      谭慕城如此霸道的想要知道地址。

     

      乔冬暖懦懦的低声回答:“我回谭家,收拾行李,去酒店。”

     

      谭慕城眸光转过来,“乔小姐在谭家住的不舒服?”

     

      “不不,是我太打扰了。你们对我都很好,我很感激,不过,我要在帝城待一段日子,还有忙工作,始终是不太方便。”

     

      谭慕城没有应声,又沉默了下来。

     

      之后,再没有声音,乔冬暖一直绷着一颗心,直到到了谭家,下车,她才像是解脱了一样。

     

      她乖巧的笑着,打算目送谭慕城的车子离开。

     

      “谭先生,您忙吧,再见。”

     

      “收拾东西!”

     

      ”啊?“

     

      “去酒店?”

     

      乔冬暖恍然,“不用,您忙吧,我自己能行的。”

     

      谭慕城又一个幽冷的眼神扫过来,乔冬暖只好回去拉行李箱,司机将行李放好之后,重新开车离开。

     

      车子到达酒店,这次乔冬暖终于要解脱了,她再次感激的微笑,“谢谢您,打扰您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谭先生,再见。”

     

      快走吧,再也不见了。

     

      这一次,谭慕城没有再开口,但是他幽幽的黑眸扫在乔冬暖身上,总让她感觉到不得劲儿。

     

      她笑容更阳光了,摆了摆手。

     

      “再见。”

     

      终于目送谭慕城车子离开,乔冬暖刚办好入住,就接到了母亲白卉再次的电话。

     

      时隔两天,乔冬暖就知道她不会这么简单放过自己。

     

      “小暖,上次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着急让你结婚,嫁入豪门过好日子呢。不过,妈妈知道错了,给你赔不是,好不好?你原谅妈妈吧?”

     

      “除了道歉,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这——你在帝城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什么朋友,我想着,你多跟你姐姐接触接触,她也说了,带你去多认识一些朋友。小暖,这是一个好机会,蒋媛接受你,把你带进她们那个圈子里,对你来说非常有利的。后天晚上,你跟着她去参加一个酒会,见识见识吧。”

     

    第6章 脾气倒是不小

      乔冬暖一袭简约黑色长裙,脸上也没有多做修饰,出现在宴会酒店门口。

     

      可饶是如此,她出众的脸蛋儿,也让宴会上的人视线不住的投过来。

     

      甚至,男士们都有不少过来搭讪的。

     

      乔冬暖对此十分不喜,要不是母亲的哭诉,在蒋家的有苦难言,她才不忍心,听从母亲的安排,来参加宴会。

     

      可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就只是母亲说的,让她来见识见识吗?

     

      乔冬暖有些怀疑。

     

      再次被男人搭讪,乔冬暖冷冷拒绝,转去了阳台。

     

      隔着门帘,总算可以清净了下来。

     

      身后,突然一道热源靠近,她心惊的转身,一张猥琐的老脸突然靠近。

     

      乔冬暖反射性的躲开,而那老男人,没有抱住乔冬暖,这才猥琐的一笑,“呵呵……小暖,我们真有缘分啊!又见面了。”

     

      这个男人,正是那晚上,蒋家介绍给她的老男人。

     

      乔冬暖整个人,气的几乎在颤抖,她什么都明白了,让她过来,不过又是一场算计。

     

      愤怒却又戒备的看着眼前的老男人,乔冬暖想要绕过他离开,但是刚要动作,就被他堵住。

     

      “赵先生,让开。”

     

      “呵呵……小暖,不要这么冷嘛,我们早晚是一家人,现在先培养一下感情。”?“谁跟你是一家人?你再不让开,我就叫人了。”

     

      “呵呵……叫吧,我跟我未婚妻打情骂俏,没有人管的。小暖放心,这里的人我都还算认识,倒是你,就算你说了,谁会相信你?况且,蒋家的人都是同意了的,你别犟了,乖乖的,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恩?”

     

      老男人刚要冲着乔冬暖扑过来,乔冬暖冷冷一笑,提起裙子,一脚,踹了过去。

     

      而趁着那老男人捂住腿间哀嚎的时候,她直接跑了。

     

      乔冬暖算是明白了,今天蒋家人让她来的目的。

     

      心中越发寒心,也更觉自己愚蠢,为什么还要为为白卉心软呢?

     

      乔冬暖快速离开宴会,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

     

      “乔冬暖,给我站住。”

     

      身后,蒋媛气急败坏的声音命令,乔冬暖却根本不听,走过长廊,想要走去电梯。

     

      可终究还是被蒋媛追上。

     

      而蒋媛上来,直接拦在面前,伸手就要扇巴掌。

     

      乔冬暖本就是一肚子的愤怒,更不可能让蒋媛再次得逞,她直接捏住了蒋媛的手腕,同时用力,狠狠的将她扯开。

     

      蒋媛踉跄的跌倒,这倒好,她不由得发疯的尖叫。

     

      “啊啊啊……你个小贱人,你竟然敢打我?你该死——”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

     

      蒋媛疯一样的,在乔冬暖的身后冲过去,她狠狠的抓着乔冬暖的那一头长发,扯住。

     

      乔冬暖疼呼一声,反击的伸手扯了蒋媛的头发,同时也不吃亏的,另一手,狠狠的抓挠着她的胳膊。

     

      瞬间,两个女人缠斗在了一起,谁都不甘示弱。

     

      许久之后,白卉和蒋子雄将两人拖开。

     

      而白卉,什么都不说的,直接甩了乔冬暖一个巴掌。

     

      她看向乔冬暖的眼神中,有失望,更多的是厌恶。

     

      这根本不是一个妈妈看女儿眼神。

     

      白卉无情的转身,走过去安慰蒋媛,走廊上,不少的人看到这一幕,对乔冬暖狼狈的样子,或是同情,或是嘲笑。

     

      而乔冬暖,垂下眸子,冷漠着表情,整了整头发和衣服,走开。

     

      刚拐过了那些看热闹的人,在安静的角落,乔冬暖终于忍不住,蹲下身来,埋头在膝盖中,无声的流泪。

     

      过了许久,她才平复心情,而且,似乎闻到了烟味儿。

     

      她用手背胡乱的擦了擦眼泪,起身,刚要走,却看到前方,不知何时,靠墙站着的男人。

     

      还是在抽烟,长身玉立的样子,成熟又迷人。

     

      他在这里站了多久?

     

      又知道了多少?

     

      刚才那番动静,他是不是也看到了自己那样狼狈又难看的样子?

     

      也许她看的太久了,男人转头看过来,幽幽的黑眸,乔冬暖心里一颤。

     

      她慢步的,艰难的走过去,靠近过去之后,男人的目光在她的红肿的脸上,和狼狈的身上扫了下。

     

      乔冬暖尴尬的扯了扯衣领,“谭先生,真——真巧,又见面了。”

     

      谭慕城舌尖划过上颚,却是冷漠无言。

     

      乔冬暖只觉自己似乎是多余开口了,还是默默离开比较好。

     

      刚要走,谭慕城冷冽的声音,溢出来。

     

      “就这么没用?”

     

      “什么?”

     

      乔冬暖没有反应过来。

     

      “被人打了,就乖乖的任凭打骂,你有这样窝囊?”

     

      乔冬暖这算是听懂了,谭慕城这是在奚落,嘲笑?

     

      心中本就一股子委屈,她立刻没好气的怼过去,丝毫忘记了自己之前是如何对他的紧张和惧怕的。

     

      “我能怎么办?一个人面对三个人,而且还有一个是我亲生母亲,你让我动手打我妈吗?”

     

      话语里,怨气十足。

     

      而眼泪,也再次就这么落下来,心酸的厉害。

     

      谭慕城看着乔冬暖的眼泪,锐利的黑眸闪了闪。

     

      “脾气倒是不小。”

     

      “我都被人欺负了,能没有脾气吗?”

     

      谭慕城勾了勾嘴角,黑眸灼灼,定在乔冬暖的脸上。

     

      乔冬暖终于被盯的有些不自在,才在他深邃的眸子里,猝然冷静了下来。

     

      完蛋了,她刚才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乔冬暖后知后觉,心中还是有些怕的。

     

      谭慕城是好友的小叔,算是长辈,她这样怼人,不只是不礼貌了,尤其,她始终都感觉,谭慕城看自己的眼神中,总有种审视,仿佛她是有问题的样子。

     

      谭慕城的戒备,乔冬暖就更不敢多跟他接触了,可是这一次次的巧合遇见,她自己都怕谭慕城会多想。

     

      “对——对不起,谭先生。”

     

      乔冬暖立马变了态度,赶紧道歉,而且是十分恭敬,弯腰九十度,道歉。

     

      谭慕城浓眉微挑,这么大礼?

     

      “真的很抱歉,我刚才失礼了,对不起。”

     

      “跟我道歉?”

     

      乔冬暖咬了咬唇,废话!

     

      “跟我道歉有什么用?有刚才对我发脾气的劲儿,怎么不把这怨气发在欺负你的那些人身上?只有弱者,才会被欺负之后,迁怒旁人。”

     

      说完,谭慕城冷冷的走过,离开了。

     

      而乔冬暖颇有些难堪,心中更是不舒服。

     

      这是嘲讽自己是弱者吗?

     

      她愤愤不已,过了好一会儿,自我怒气消化,突然觉得,是啊,她有什么资格对谭慕城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