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街杀人事件之私人侦探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周一上午九点,着一袭红大衣的李小青拜访了滏阳大楼22层的林川私人侦探公司。她此次来访,是希望林川能够帮她丈夫摆脱冤狱。虽然他们俩一直在同一座城市,李小青也没有想到

     周一上午九点,着一袭红大衣的李小青拜访了滏阳大楼22层的林川私人侦探公司。她此次来访,是希望林川能够帮她丈夫摆脱冤狱。虽然他们俩一直在同一座城市,李小青也没有想到,再见林川时已经是六年后了。

     

     

     

    《十三街杀人事件》by 张大怪

     

     

    滏阳大楼坐落在十三街的尽头处,平日里街道上车水马龙,商业氛围浓重。这得益于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滏阳大楼的主人张开山。10年前,十三街还不成气候。张开山却在此处买下地皮,兴建了24层的滏阳大楼,一时间好不威武气概。在过去的十年间,十三街拆了重建,建了又拆,只有滏阳大楼依旧屹立不倒。

    在地铁通了三路后,十三街成为鲁市的交通要塞,此间成了鼎有名的商业街。更让滏阳大楼声名大振的是,6年前滏阳大楼22层开设了一家名为林川私人侦探公司。该公司以情报侦查精准、破获案情迅速而著称,远非一般的事务所和警力所能比拟。

    她直言昨晚母亲在卧室里被人谋杀,目前警方正在介入现场调查,而矛头直指到她的丈夫。“我相信自己的丈夫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你应该能够证实凶手另有其人”

    “既然你来了,就是对我的信任,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还原真相,谈钱就伤感情了。”林川严谨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毕竟他对美女永远没有抵抗力,更何况是他曾经的女神,李小青。

    林川已经做了六年的私人侦探,眼下他是鲁市最具名气的私人侦探。他曾公开在媒体上说:“我们公司成立六周年以来,侦破案件无数,从来没有制造过冤假错案。他把这些归功于林川私人侦探公司多年苦心经营的结果,公司始终秉承着以人为本,以诚为本,主持社会正义的原则。”但也有一件事,林川至今还不确定自己是否后悔。如果六年前没有离开体制,他现在也许还是一名特警,或许已经和李小青在一起了,甚至他可以和私人侦探没有半毛钱关系。

    “你需要我怎么协助你”,李小青的一句话打断了林川的思绪。

    “哦……哦,我们可能需你带我们去一趟案发现场吗,应该还来得及吧?如果不了解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能帮到你,小青。”林川说最后两个字,感觉莫名的亲切,又那么的自然。

    “好,我的车就在楼下,你随我来。”李小青走在前面说,林川跟在后面从抽屉里拿出相机,喊上助手陶磊给他带上。一行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匆忙赶往现场。

    法医检查尸体报告显示,母亲是昨晚12点左右死亡,脖子上有轻微伤痕,头部击碎是致命伤,有可能是锤子和或者铁棒击打。最后查实凶器和李小青昏迷的丈夫手中的锤子完全吻合,警方依据现有的证据,当场逮捕了万树海,万树海在醒来后却一直保持沉默。

    来到现场后,李小青母亲的尸身正准备抬去市太平间,林川的助手陶磊时不时拍一下尸体,拍一下周边的环境。

    进门是餐厅,走过餐厅就是主客厅,映入眼帘的是灰色厚纱布沙发搭配着玻璃茶几。茶几的正前方挂着水晶屏幕电视。上方吊着一盏大吊灯和六盏小灯,散发着昏黄的光和朝阳混合一色。

    主过道右手边是厨房,里面摆放着一台冰柜,墙上挂着抽油烟机,厨房台面和厨具干净整洁,似乎能看到往昔的李小青站在厨房里做饭,依旧那么认真。

    门的右手边有两间主卧室,李小青和丈夫住进门第一间,母亲住第二间。靠近对门墙角的地方,又开一扇门,只要明眼人就能看得出来是小孩子的卧室。

    “昨晚你什么时候回家?你是报案的吗?”林川轻声的询问李小青。

    “凌晨3点后,我才回家,发现房门是敞开着。回来后就准备睡。进卧室后,发现丈夫手上拿着锤子,沾满了鲜血,他已经昏迷过去了。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进母亲的卧室时场面非常血腥,母亲头上全是鲜血,我当时就报警了。”说这话时,李小青依旧惊魂未定,红肿着的眼睛里泪水已经流淌过多少次了。

    李小青的丈夫万树海,在警察抵达现场后,依旧处于昏迷状态。法医在万树海的血液中检测到安眠药成分,同在李小青的母亲身体里也检查到了。也就是说,他们昨晚都被服用了安眠药。

    “小青,能联系到昨晚你丈夫喝酒的几个兄弟吗?我想从他们那里了解一些昨晚的情况。”

    林川似乎也不认为万树海就是杀人凶手,虽然警方已经拘捕了万树海。

    “应该可以吧,我试着电话联系他们。”三个人李小青逐个打电话,可是那边始终没有人接听。

    “知道他们住在哪儿吗?你把他们的姓名,告诉陶磊,他会安排人去查的。”林川说。

    林川突然想起有小儿卧室,发问:“你们家小孩呢,怎么没有见在家里?”

    李小青丝毫不敢隐瞒林川。“儿子病了,正在住院,昨晚一直在医院照顾他三点多才回来。”林川再也没有继续追问。

    “你去医院之前,你在哪儿呢?”林川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再问。

    对于林川突如其来的问题,李小青似乎也有一些错愕的说:“和丈夫一直在家待在。”

    “你的母亲呢?她当时在干嘛,”林川继续追问。

    “她一直在正厅看电视,听戏曲。我也陪她看了一会儿。后来她说累了就去睡觉了。”李小青回答。

    眼下,一天的舟车劳顿后,案件丝毫没有进展。万树海的三个兄弟如果一直藏匿起来,整个案件将会毫无进展。

    回办公室,林川想暂时放下案件,便他对陶磊说:“代我去医院走一趟,去看看李小青的孩子怎么样,尽量搞清楚是什么病。”陶磊昨天在现场拍摄的照片,已经全部给到了林川。林川有一个习惯,在了解案情时,最喜欢看图片,他总是说,如果你看现场看得足够久、足够认真,现场便开始说话,告诉你杀人杀人方法,杀人动机,甚至是杀人凶手是谁。

    小青母亲的尸身被抬起来的拿一瞬间的照片,林川盯着看了很久。始觉得哪儿不对劲,为什么小青母亲的背后是湿漉漉的,但是又说不出来所以然。直到他看到另外一张厨房里的照片,看到那台冰柜,他终于知道了问题所在。

    “杀人时间不是晚上12点,要比这个时间更早,李小青在说谎。”林川几乎是吼出来的。

    此时,陶磊也带回来了他的消息:“李小青的儿子得了白血病,正在医院中紧急治疗。从眼线那边了解到,如果想要彻底治疗,医药费大概在40万左右。”

    此时的林川迫切的想知道,为什么李小青要说谎,恨不得半夜就打电话给李小青。可是林川还是捱到了第二天早晨,一早林川就电话给李小青约她见面。

    “你为什么要说谎,告诉我凶手到底是谁?”林川毫不客气的怒吼道。

    此时的李小青已经开始流泪不止,一下子扑倒在林川的怀里。这的确是林川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他没有想到是在此情此景。

    “林川,我现在好怕,林川,你救救我。”李小青泪水肆虐,她在杀死母亲的时候估计也没有比现在更后怕了。

    “你为什么要杀死你的母亲?又为什么要找我来查案?你的用意何在?”林川推开李小青质问道。

    她好像从来没有打算要瞒住林川,“我的孩子病了,需要五十万的医疗费,全家人都拿不出来这个钱。”

    “这和你母亲有什么关系呢?”林川问道。

    “一年前,我给母亲购买了意外保险,因为她年事已高,我们担心他出事,母亲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母亲出于意外死亡,保险公司要赔付50万元,有了五十万孩子就可以救治了。”李小青哭着继续讲。

    母亲自己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说,“我已经老的没用了,白活了那么多年,孙儿还要继续生活呀。”

    “我和丈夫都沉默不语,但是我们怎么可能下手伤害母亲呢。直到前天晚上,母亲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自杀了。等我发现时,母亲已经断气离世了。”李小青继续哭。

    “再后来呢,为什么会出现头部被利器若伤的假象呢?”李小青似乎再也不忍开口说。

    “是我,都是我用锤子击打出来的,自杀不属于意外保险得范畴,保障公司不赔付啊。”李小青全部承认了,她是如此的无奈。

    “检查报告上说,安眠药并没有致命,主要是利器击打头部至死。如果你母亲死后,你再击打她的头部,是不会有大量鲜血流出来的”  此时的林川更想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当时她母亲还活着,被她亲手杀死。

    “我感觉,当时她已经没有呼吸了啊,会呢,怎么会呢?”李小青近乎疯癫。

    “再后来,你把你母亲的尸体放入冰柜冷藏,造成时间差,让法医判断失误。际上在你丈夫喝醉回来后,你的母亲早已经死去了。你给你丈夫喂了安眠药后,再次制造了你母亲被你丈夫醉酒杀人的假象。”

    “你胡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李小青开始有些疯疯癫癫的大吼。

     

    几日后,林川私人侦探公司告破“十三街杀人案”当时新闻头条是这么写出来的:“李小青谋杀母亲,嫁祸其丈夫”

    后来李小青的丈夫无罪释放,通过意外保险索赔的50万,拯救了自己白血病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