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好书《花念伊人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1第1章 她不会回来了  红纱帐,深摇晃。>>>>《花念伊人泪》在线阅读<<<<  帐中女子婉转吟哦,极尽媚态,满足着男人的予取。  一双纤弱无骨的手攀上男人坚实的后背,

     

     
    第1章 她不会回来了
     
      红纱帐,深摇晃。>>>>《花念伊人泪》在线阅读<<<<
     
      帐中女子婉转吟哦,极尽媚态,满足着男人的予取。
     
      一双纤弱无骨的手攀上男人坚实的后背,阿宁娇声低喘:“王爷,大事将成,何时才是我们的婚期?”
     
      正抚摸她腰身的大手微微一顿,翠玉扳指凉的叫她身子打颤。
     
      她失落下来,五年了,她被他捡来贴身伺候已经整整五年,他答应总有一天会娶她,也说了整整五年。
     
      这一次,只怕又是遥遥无期,待他君临天下,她这等低贱的身份,便是更没有这个机会了。
     
      谁料宇文弘拥紧了她的身子,仿佛安慰一般,极致温柔的与她交融。
     
      他俯首在她耳边说:“昏君无道,民不聊生,本王尚无心儿女私情,待本王取而代之,必定许你十里红妆,执手江山。”
     
      阿宁万分惊喜,眼中有光亮起来,“王爷此话可当真?”
     
      执手江山,他许她的,竟是皇后之位?
     
      宇文弘深深凝着她的双眼,像在看她,却又像在看别人。
     
      但那眼中的深情做不了假:“当真,只是,在那之前,还需要你进宫为本王做一件事,你可愿意?”
     
      阿宁重重点头:“奴家愿意,只要王爷吩咐,赴汤蹈火奴家也愿意。”
     
      宇文弘爱怜的轻抚她乌黑的秀发,印下奖赏一吻,继而把美人拥入怀中。
     
      美人喜笑,英雄沉眸。
     
      第二日一早,宇文弘亲自给阿宁戴上面纱,扶她出门,温柔的简直不真实。
     
      上马车前,他对她叮嘱:“皇后手中有本王需要的皇宫机密,对本王成事大有助益。你与皇后样貌相似,此番便要委屈你把皇后替换出宫,助本王一臂之力。你在宫中,要时刻牢记你不再是王府的阿宁,而是北武的皇后上官婉。”
     
      阿宁认真点头:“王爷放心,奴家必定不会露出任何马脚。”
     
      宇文弘满意嗯了一声,扶她上了马车。
     
      车帘落下,阿宁看见宇文弘眼中没有一丝不舍。
     
      车夫扬鞭,她慌慌掀起车帘,“王爷!”
     
      宇文弘的视线依然温柔,仿佛她刚刚只是看错了。
     
      “王爷……会亲自接我回来的吧?”
     
      宇文弘负手而立,指腹有意无意转着扳指,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
     
      良久,才说:“我的心意,你不必怀疑。”
     
      马车嗒嗒离去,阿宁轻轻抚着自己的心口,笑的甜蜜,他的心意,她自然知晓。
     
      宇文弘看着马车离去,许久后才回府。
     
      管家端着一碗药迎上来,“王爷,阿宁姑娘走了?这药她还没喝……”
     
      “这药以后不必再准备了,她不会回来了。”
     
      宇文弘再一次看向马车离去的方向,只是一个暖床的女人而已,没什么可惜的。
     
      真要说可惜,也只是可惜了她那让人食髓知味的身子。
     
      马车穿过宫门,一路畅通无阻,就来到皇后所居的长乐宫。
     
      宫人已被支开,阿宁下了马车匆匆潜进大殿。
     
      大殿中站着一个女人,衣着竟跟她一模一样。
     
      见阿宁进来,女人走上前揭下阿宁的面纱,捏着她的脸左右啧了几声:“果然跟我长的相似,怕便是我爹娘来了,也分不出真假,难为阿弘有心,找了个这么像的替死……身。”
     
     
    第2章 避子药
     
      替身两个字让阿宁心中微微有些难受,可她此番入宫的确就是来做一个替身,她无可厚非。
     
      想来皇后已经跟王爷达成了协议,早就换好衣服必定也是王爷的安排。
     
      “皇后娘娘,马车就在外等候,请您戴上面纱,即刻出宫,切莫被人发现。”
     
      上官婉嗤笑,“这么心甘情愿给阿弘办事,你怕不是爱上他了吧?”
     
      阿宁脸色微红,垂首不言,上官婉挑起她的下巴,“果然是动了情,只是可惜……”
     
      可惜这辈子是没机会了,只剩下几天好日子,就让这个替死鬼最后再做几天梦吧。
     
      宇文弘叮嘱过,替换出宫之前,可不能让这个丫头看出什么端倪,否则闹起来,谁都走不了。
     
      上官婉的眼神中带着讽刺的怜悯,放开她的下巴,得意笑着离开。
     
      上官婉后半句终究没有说出来,阿宁不知道她到底在可惜什么,只是忽然想起早上王爷那淡薄的目光,心里不知怎么,像堵了大石。
     
      马车离开,阿宁回过神,换好皇后的宫装,被支开的宫人也陆陆续续回来。
     
      此刻起,她就是北武国的皇后,只要再做好这一件事,未来,她就会成为宇文弘的妻子。
     
      “来人,给本宫传太医。”>>>>《花念伊人泪》在线阅读<<<<
     
      她轻抚小腹,宫中网罗天下名医,不知太医能否治得了她不孕的毛病。
     
      她跟在宇文弘身边五年,同床共枕三年,竟始终无所出,若早能给他添个一儿半女,或许他早就会娶她过门。
     
      此番入宫,若是能顺便把她的毛病治好,往后让他儿孙满堂,那此生便没什么遗憾了。
     
      太医隔着帕子搭着阿宁的脉,捏着胡子思忖半晌:“娘娘身体并无大碍,不孕或许是误食了避孕的食物?”
     
      “没有,我……本宫一直在用药调理,饮食一向注意,绝不会误食。”
     
      “那娘娘用药的方子可否给微臣看看?”
     
      阿宁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怀里拿出了在王府时,为了怀孕她特意请大夫开的调理方子。
     
      太医双手接过,略看一眼,猛地跌跪在地上:“娘娘,这是避子药,不是生子药啊!这是哪位太医开的方子,简直是在谋害……”
     
      “住口!”
     
      阿宁一下懵了,所幸宫女都被她遣了出去,没人听见太医的话,否则此刻,长乐宫必定闹起来不可。
     
      避子药,这怎么可能是避子药!明明是王爷忧心她不孕,请名医开的生子药啊!
     
      那她每次欢好之后,王爷让她喝的,都是避子药?
     
      不,不可能,王爷不会这么对她的,王爷想要孩子,王爷喜欢孩子,她是知道的!
     
      一定是有人害她,王爷追求者众多,说不定是谁买通了名医害她!
     
      一定是这样!
     
      稳住心神,她试探着问:“这药,吃久了会怎样?”
     
      太医再次看了看药方,深深摇了摇头:“此药烈性,一剂便毁了元气,长久服用,伤本损体,不用三月,便再也不能生子。”
     
      阿宁重重跌坐下去,三个月就不能再生孩子,她整整服用了三年啊!
     
      再也不能,她再也不能给王爷生下孩子!
     
      到底是谁要害她?
     
      指甲掐进掌心,她夺回药方攥在手中:“今日你没看过什么方子,本宫只是食欲不振,没有任何异状,知道吗?若你说错一个字,就不必活在这世上了。”
     
      太医立马俯首磕头:“微臣知道!微臣知道!”
     
      太医慌张离开,阿宁六神无主撑着身子,原来三年前就有人要害她,她得告诉王爷,彻查此事!
     
      “来人,来人!”
     
      宫女太监呼啦啦跑进来跪了一地,“娘娘有何吩咐?”
     
      阿宁茫然的看着这些人,猛然惊觉,王爷让她入宫,竟没给她安排任何一个内应。
     
      她就这么孤零零的,被丢在了这里。
     
     
    第3章 另娶他人
     
      王爷要抛弃她吗?
     
      不,不会的,王爷肯定是忘记告诉她该跟谁联络了,一定是的。
     
      她找不到自己身边的眼线,但皇上身边的眼线她是知道的。
     
      皇上身边的李公公就是王爷的人,她只要手书一封让李公公交给王爷就行了。
     
      如此想着,她迅速把避子药的事写成书信,为了防止信被人半路截取,她还假借探望皇帝的名义去了无极殿亲自去见李公公。
     
      皇帝昏庸无道,贪恋女色,此刻不知在哪个妃子宫里,必定不会在无极殿批阅奏折。
     
      把信悄悄塞给李公公,叮嘱他事关紧要,一定送到王爷手中,她才安心离去。
     
      回去左等右等,整整过去一个月,阿宁也没等来回信,却等到了皇帝宇文弛大驾光临。
     
      “听闻皇后前些日子去探望,朕忙于国事,没有腾出工夫相陪,今日皇后便与朕一同为阿弘主持婚礼吧。”
     
      阿宁心神不宁给宇文弛行礼,却在听见他的话时,堪堪晃了一下。
     
      “皇上说,主持谁的婚礼?”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自然是弘王爷,朕的一母胞弟,皇后不也跟他熟识吗,怎么倒不认识了?”
     
      “认得,认得……”
     
      阿宁讷讷说着,宽大的袖摆下死死掐着手指。
     
      才一个月的光景,王爷就要另娶他人?
     
      不会的,王爷不会跟别人成婚的,或许,这只是皇帝的一个玩笑罢了。
     
      可当她和皇帝身穿龙凤袍站在高阶之上,远远看着一身大红喜服的宇文弘和上官婉相携走来,她再也没法保持淡定。
     
      王爷答应了五年,说会娶她,结果上官婉刚刚到王府一个月,就成了王爷的妻!
     
      她明明记得他说过无心儿女私情,为什么这么快就立了王妃?
     
      身边宇文弛忽然轻声发笑,若有似无的说了一句:“听闻阿弘娶的是他贴身伺候的丫头,这样身份的女人怎能配正妻之位,可他坚持,难为深情,朕便准了婚事。”
     
      阿宁目光根本没办法从宇文弘身上挪开,王爷要娶的的确是贴身丫头不假,可那个丫头,应该是她,而不是上官婉!
     
      身子向前一动,她险些冲过去质问,却被宇文弛牢牢握住了手。
     
      宇文弛眼含深意笑看她:“此刻看来,皇后与新王妃竟有几分相似。”
     
      上官婉喜冠上珠帘遮面,面容并不能看的真切,可也就是步履摇晃之间,也看得出两个女人有多像。
     
      想起进宫换人那天,上官婉说:“难为阿弘找了一个这么像的替身。”
     
      当时她只当自己是换人的替身,可如今,她已不敢确定,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替身。
     
      阿宁已经站不住脚步,身子直向旁边歪倒,宇文弛一把扶住她,声音关切,“皇后!怎么这么不小心?”
     
      此时宇文弘也已经走到近前,见阿宁与宇文弛搂的亲近,本来带着淡淡笑意的面容,忽然沉了下去。
     
      她入宫也只是一个月而已,便和皇帝如此亲密了?
     
      宇文弘轻咳一声,宇文弛才放开阿宁,两人相携着给这对新人说些祝贺训诫的话,便准了礼乐送亲的队伍出宫。
     
      全程,阿宁好似被定住了一般看着宇文弘,想等他一个解释,可他,一眼都没有看她。
     
      仿佛,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