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应是长厮守完结《此情应是长厮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一章 要不是你能生孩子,早就死了夜色如墨,秋风凄凉。偌大的别墅内冷冷清清。>>>>《此情应是长厮守完》在线阅读<<<<我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看了看时间

     

     
    ········
    第一章 要不是你能生孩子,早就死了
    ········
    夜色如墨,秋风凄凉。
     
    偌大的别墅内冷冷清清。
    我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十二点了,我心底有些苦涩,他应该不会来了吧?
     
    就在我准备去睡觉的时候门终于响了,我顿时睡意全无快步走到门前像往常一样为他脱下西装。
     
    “怎么还没睡?”秦峫一脸醉意的靠在门边,把我搂在怀里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几分醉意的眼睛,企图看出点什么。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异常,他凉薄的目光打量着我透露着些许的不满,“今天是你的排卵期吧?”
     
    我心中一凛,想到我哥今天跟我说的话,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答非所问:“你,是不是要和白鹿结婚了?”
     
    在我期待的目光下,他的目光顿时变得清明,阴沉着脸捏着我的下巴:“胡杨,我和谁结婚你不配知道。”
     
    我凄然一笑,在他眼中我只不过是个泄欲工具,这两年他变着法的折磨我羞辱我,要我给他生孩子,我都忍了,因为我爱他,不想离开他。可他现在马上要结婚了,我真的很慌,害怕失去他。
     
    深呼了一口气,双手抱着他的腰,哀求道:“你能不能不要结婚?”
     
    话音刚落,秦峫将我直接推到在沙发上,高大的身体欺压而上,一把撕开我的衣服:“胡杨!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身后一凉,突如其来的侵入痛的我浑身一抖,他却钳住我的腰,牢牢控住了我的身体,不让我离开半步。
     
    “秦峫……”我的声音哽咽,不知是疼的还是委屈的,鼻尖一阵发酸,想要推开他,“当年那场车祸,真的不是我安排的,不是……”
     
    兴许是我的反抗激怒了秦峫,他直接将我的两条腿拉开,“闭嘴!”
     
    秦峫直接打断了我的话,像是野兽一样在我身体里蛮横冲撞逼的我尖叫出声,似乎这样还不够发泄他的怒气,随后他直接将我从后面抱起来走到穿衣镜前。
     
    我咬着牙闭着眼,却被他强迫抬起头看着我和他融合在一起的羞人画面。
     
    “胡杨。”他叫着我的名字,眼神厌恶中带着冷漠,一字一顿:“你以为我会信你?如果不是你白鹿也不会出事儿,这都是你欠她的。要不是看你能生孩子,我早就让你去赔命了。”
     
    他所说的话宛若一柄利剑,狠狠地刺进我的心里,我在他的冲刺之中,绝望的闭上了眼。
     
    没错,要不是我能生孩子,我早就死了,在秦峫的眼中,我远没有白鹿一根头发丝重要——白鹿是秦峫的青梅竹马,他们两人早有婚约。
     
    但我大学时并不知道秦峫有未婚妻,我对秦峫一见倾心,在大学毕业之后和秦峫表白,秦峫当时蹙眉说要考虑一下,明天给我回复,但却在表白当晚,秦峫的未婚妻白鹿找上门来了。
     
    那晚我和白鹿争吵起来,白鹿甩了我两个耳光,骂我是贱人,我心里委屈,要给秦峫打电话问清楚,我想问他,既然有了未婚妻为什么不当面和我说明白,却要让他的未婚妻来羞辱我。
     
    但我刚拿起电话,白鹿就来和我争抢手机,似乎是怕我给秦峫告状似得,在我们两个争抢的时候,旁边来了一辆车,直接将我和白鹿都撞了出去。
     
    我轻伤,白鹿却因此流产伤了子宫,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了,白家要我赔偿五百万,但我没有钱,最后这笔钱,秦峫出乎意料的替我出了。
     
    代价就是,从那天起,秦峫就把我关了起来,他说,这是我欠白鹿的,迄今为止,两年了。
     
    我欠她一个孩子,等我什么时候生下了孩子,我才能自由。
     
    一阵发泄过后,秦峫将我丢在地上,转身大步去了洗浴间,我听着哗哗的流水声,心里像刀子一样被一遍遍凌迟着,被他戳的千疮百孔。
     
    这种互相折磨的日子我真的受够了。
     
    我爱他,可我不想让自己的感情被他慢慢的消磨殆尽。
     
    在他洗完澡后,我鼓起勇气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
    第二章 钱给你,放过我吧
    ········
    “秦峫,你放过我吧。”我说的很大声,好像这样才能掩饰住我的懦弱。
     
    眼圈止不住的红了起来,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但心底早已湿成了一片。
     
    “放过你?”秦峫擦头发的手下意识停顿,目光蕴含怒火的盯着我,嘴角勾勒出凉薄的弧度:“你先把欠我的五百万还了,我或许会考虑考虑。”
     
    我强忍着难过去卧室里的抽屉拿出来一张卡,在他的注视下颤颤巍巍的放在桌子上,“这是五百万,我还给你。”
     
    “你哪里来的钱?”暴怒的声音响起,秦峫一脚踹倒旁边的椅子,又将我甩在地上。我的背后不小心撞在茶几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固执的看着他,“你不是说我把钱还给你,你就放过我吗?”
     
    “胡杨,我还真小看你了。”他冷笑一把将我从地上捞了起来,“你是不是背着我勾搭了别的男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我?”
     
    即便早已习惯他的冷嘲热讽,可我的心还是会疼。
     
    这五百万是我哥今天给我的,也是我哥告诉我秦峫和白鹿要结婚的。
     
    我父母去世得早,家里就一个哥哥,我哥就做点工程生意,算是个小公司老总,也没什么钱,但他心疼我,他知道我因为赔不起钱被秦峫关起来的事儿,好不容易给我攒了五百万,就是想让我脱离苦海。
     
    我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笑的灿烂点,“是啊,我就是想离开你。”
     
    秦峫错愕的看着我,或许在他的印象中我一直都是逆来顺受,他脸色阴沉的可怕把我狠狠的甩在沙发上,“敢挑战我的底线,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听着秦峫怒气冲冲的摔门声,我绝望的坐在沙发上,之前的伪装彻底卸下来,抱着膝盖低声啜泣。
     
    之后的一周秦峫都没有出现,就当我准备搬离别墅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在我耳畔炸响,一接通,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
     
    “胡杨小姐是吗?请问胡军是您的哥哥吗?”。
     
    “是,怎么了?”
     
    “你哥在医院快不行了,你嫂子没有钱,说要你现在过来缴费。”
     
    我大脑瞬间空白就像被人敲了一棍,昨天我哥还说会帮我找房子,怎么突然快不行了!
     
    我哥从小就疼我,什么都让着我,哪怕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也没有说什么,还安慰鼓励我,我就他这么一个亲人,实在不敢想象失去他之后我该怎么办。
     
    当我冲到医院门口时,却听见里面传来了尖锐的对话声。>>>>《此情应是长厮守完》在线阅读<<<<
     
    “白小姐,你昨天给我男人打电话,他今天就出车祸,这件事儿跟你脱不了关系,你要是不心虚,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过来?我告诉你,我男人的手术费你必须给!”
     
    白小姐?我下意识联想到白鹿。
     
    “你男人出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让他帮我给胡杨那个贱女人一笔钱,你要怪就怪他那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妹妹,是她连累的。你再胡搅蛮缠我就报警了。”女人冷笑了一声。
     
    我下意识握紧拳头,真的是她!
     
    正准备进去时,病房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了,白鹿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站在门口视线骤然对上。
     
    “你怎么在这!”白鹿被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我会站在这里。
     
    我脸色惨白的看着她,“那五百万,是你给我哥,让他交给我的?”
     
    “没错!”白鹿身穿一身高档定制的大衣,气势凌人,一副恨不得撕了我的模样:“胡杨,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当初那五百万是谁给你出的吗?你真以为我不知道现在秦峫每晚都在哪儿吗?”
     
    她的话让我身体有点僵硬眼神也飘忽不定,就好像自己的一直想要隐藏的秘密被人暴露出来。
     
    我对白鹿是愧疚的,当初的车祸虽然不是我故意设计,但她确实是因为和我争执,导致车祸,让她终身不能生孕。
     
    白鹿一口气儿说了这么多,脸庞都有些扭曲:“胡杨,我费了这么一个大圈,做了那么多,就是要让你滚出秦峫的世界,没想到你居然在他身边呆了两年,两年前我就应该让那个人开车撞死你!”
     
    两年前?我心跳加速,像是蒙在眼前很久的纱开始变得透明,“白鹿,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鹿冷笑一声,凑到我的耳边“两年前的那场车祸,是我设计的,因为我不想要那个孩子!如果你敢继续呆在秦峫的身边,你会后悔的!”白鹿十分得意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我惨白着脸,整个人靠着墙滑坐了下去,眼泪糊了满脸,这一场对决我输得一塌糊涂。
     
    我这两年,对白鹿的愧疚,对秦峫的隐忍,都成了一场笑话。
     
    这两年我解释了无数次,秦峫始终都不信我,原来最傻的不是我,而是他!
     
    嫂子这时从病房里走出来,面色发冷的看着我:“胡杨,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刚才在病房里已经都听得差不多了。
     
    我吸了吸鼻子,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
     
    嫂子听完后,就破口大骂,“你这个扫把星,都怨你,要不是因为你,你哥也不会住院。白鹿不肯出钱,那你哥就这么躺在医院了?”嫂子瞪着我,突然嘀咕着,“你去找秦峫帮帮忙,你好歹也跟了他两年!”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嫂子就把从包包里拿出一份合同放在我面前,当我看清楚合同之后,心情顿时不平静了。
     
    原来这几年我哥的工程都是跟秦峫他们公司签的,怪不得我哥之前从一个工地打工的突然就能接到工程,原来是秦峫在帮他。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哥没有告诉过我,而且秦峫怎么会愿意帮我哥?他明明那么恨我。
     
    秦峫是不是……哪怕一点点……是在意我的?
     
    “你哥最近的合同都被秦峫他们公司卡住了,工人的工资还要发,最近他经常失眠,现在又车祸住院,你和秦峫走那么近,看看能不能解决一下。”
     
    最后我被嫂子轰走,她催我赶紧去找秦峫要钱。工人等着发工资,我哥等着钱做手术。
     
    一路上我满脑子都是秦峫暗中帮我哥的事,完全忽略了现在为什么会卡住我哥的工程。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别墅门口,就在这时,别墅的门突然开了,秦峫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盯着我!
     
     
    ········
    第三章 白鹿出事了,我要你陪葬
    ········
    “你去哪里了?”耳边响起秦峫冰冷的声音,我害怕惹他生气,就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去了医院。
     
    “你是聋了吗?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看着秦峫有些暴躁的神情,心底总感觉怪怪的,我掏出手机一看,发现他居然打了十几个电话。
     
    手机不小心设置成了静音没有听到,我刚准备解释,就发现他手机响了,我注意到是白鹿打来的。
     
    秦峫松开我走到一旁去接电话,我偷偷的看着他,他的表情很温柔,声音也很温和醇厚,在我面前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想到他平时对我的样子,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堵。
     
    挂了电话之后秦峫转身看着我,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阴沉着脸,目光恨不得把我吃了。
     
    我刚想问他怎么了,他突然伸手掐住我的脖子,“你去医院见到白鹿了?”
     
    “你…放手…”我被掐的喘不过气,用手想扣开他的手,但他的手像是铁钳我掰不开。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真的生气了,我很害怕。
     
    在我即将窒息的时候,秦峫突然松开我的脖子,看向我的目光像是淬了毒一样,“胡杨,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两年前白鹿只知道自己伤了子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孕,我和她的家人瞒了两年,你今天居然告诉了她这么残忍的事实!”
     
    我顿时了然,白鹿在秦峫面前颠倒黑白!世界欠她一个奥斯卡小金人!
     
    “不是……”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气,刚想解释,秦峫突然走过来,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白鹿要是有什么事儿,我要你去死。”
     
    他说得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地刺进我的心里。
     
    每次只要和白鹿有关的事情,他都会变得不讲道理。
     
    “她怎么了?”我捂着胸口尽量压着自己的情绪。
     
    “你还有脸问。”秦峫厌恶的看着我,“因为你今天和她说的事儿,她在家吞安眠药自杀了!”
     
    这不可能,白鹿之前在医院那么气势汹汹,她怎么可能自杀呢?
     
    这明显就是她故意算计我的,偏偏秦峫就信她。
     
    我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秦峫你自己没长眼睛吗?两年前的那场车祸,根本就是……”
     
    “胡杨!我警告过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你哥的下场就是你挑战我底线的代价!”
     
    他的每一句话把我戳的千疮百孔,胸口疼的撕心裂肺,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我哥的事,是你做的?”
     
    “我能让他从小工到老板,也可以把他打回原形。这些,主要看你的表现。”
     
    呵呵,我笑的有些苍凉,我恶毒才会爱上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我恶毒才会心甘情愿的当他的床伴,我恶毒才会委曲求全。
     
    这一刻,我突然对秦峫失望了。
     
    我讥笑的看着他,“秦峫,你他妈就是一傻逼!”
     
    说完我艰难的爬起来往门口走,这个地方我再也不想待了,每一刻一秒,我觉得好难过好难过,心疼的发酸。
     
    “你想去哪!”秦峫一把抓住我,狠狠地将我拽了回去,说话间带着几分阴鸷:“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出这个别墅。”
     
    说完,他转头决绝的离开,不留任何温度。
     
    我狼狈的跌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时间心如死灰,恨不得就这么死了。
     
    那一晚,我在客厅一直坐到深夜,像是一尊雕塑似得,一直到一个电话打过来,将我骤然惊醒。
     
    电话那边,嫂子哭得肝肠寸断,一遍遍喊着我的名字:“胡杨,胡杨!胡杨!”
     
    “嫂子怎么了?”我一张口,声音沙哑的不像样,嫂子的声音都破音了,尖叫着从那边传过来:“你哥要死了,你哥要被人害死了,你哥的药被人换了,护士打针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