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时男朋友喜欢舔我阴唇_不过真的很爽|不灭狂神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1章 黑暗世界黑暗的夜色笼罩大地,四周均是枯黄的树木,沙烁漫天飞舞,不时刮起阵阵让人不寒而栗的阴风。这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到处都充满了危机。在这片夜色之下,荡漾着

    第1章 黑暗世界

    黑暗的夜色笼罩大地,四周均是枯黄的树木,沙烁漫天飞舞,不时刮起阵阵让人不寒而栗的阴风。

    这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到处都充满了危机。在这片夜色之下,荡漾着一种叫做死亡的气息。

    宋彦羽坐在一棵高大的枯树上,双眼扫视着四周,一丝丝感知力释放出去,将周围的一切都把握在心中。

    如今十六岁的他,已经整整有四年没有出去过这片荒芜枯寂的地方。这里没有阳光,只有无尽的黑暗,当从老爷子送他进来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没有再享受过阳光的照耀。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种奢侈。

    “窸窸窣窣。”忽然间,他随意挂在树干上的小腿停止了晃动,眉宇微微一皱,眼中射出了两道寒光。

    那奇特的声响传来,还带着一种凶煞的气息,似乎是一头随时都会夺人生命的鳌狼一般锁定了他。

    “又来了,这些鬼东西还真是不死心。”脸上浮现出了冷酷,他转头,双目在瞬间就锁定了百米之外的一双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眼睛。同时,他的一双眼睛也是如同鲜血一般泛着猩红的光芒。

    长期在黑暗之中,锻造了他的一双血色瞳孔。当然,这是一种在自然之中被迫生成的能力,在长达四年的黑暗之中,他的眼睛已经改变了颜色,习惯了黑暗。

    “呜呜……”阴风呼啸,让人浑身都觉得有种黑暗在沿袭,即便是在这里呆了四年,宋彦羽也没有习惯这种阴风的吹拂。

    远处那闪耀着绿色幽光眸子,它的主人是一头黑魔狼,至于具体怎么称呼,宋彦羽根本不知道。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陌生,他在十二岁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

    “那黑暗的世界当中充满杀戮,若是你能活着出来,才有资格做我宋家的掌舵人,接触那最神秘的……”依稀间,耳边似乎想起了四年前老爷子说的话,宋彦羽不由地心中发苦。掌舵人,他什么时候想到过要去做了?

    “嗷呜!”就在这一刻,忽然间远处的那一头黑魔狼发出了一声嚎叫,他巨大的身体瞬间就冲了过来,眨眼就是数十米。

    黑魔狼是这黑暗世界当中的一种血腥生物,以速度和凶残闻名。宋彦羽遇上它不止是一次两次,只不过对于他来说,四年前的黑魔狼能够将他追得体无完肤,而现在却只有他虐这畜生的份了。

    四年之前,他的修炼只有一段真气而已。但在这四年当中,他的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已经是七段境界,整整六个等阶的提升。

    真气九段:一段修气、二段气环、三段冲穴、四段气脉、五段气海、六段凝气、七段气劲、八段化形、九段冲天,每一段都是一个质的提升。

    “呼!”眼神之中闪过了一道凌厉的杀意,他等到黑魔狼接近到距离不足十米的时候,骤然启动,身体从枯树上落下,然后猛然弯腰俯冲过去。

    他的脚步很快,伴随着踏在泥沙之中发出的声响,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抹白色的光芒,是一把兽骨制作而成的匕首。

    “咻!”骨匕大约只有半尺长短,却有着不输于任何金属兵器的锋芒。在刹那之间,宋彦羽和魔狼错身而过,一道血液飙出,那黑魔狼哀嚎一声,身体冲到了十多米外才缓缓地倒地。

    四年的训练和杀戮,让宋彦羽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成长到了一个拥有许多保命手段的成熟少年。不但是如此,他的心智更是成熟。

    “呼!”微微松了一口气,甩了甩匕首上的血液,然后在枯草上擦拭干净,接着便再度找了一颗枯树休息。

    这样生活在死亡边缘和杀戮当中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出去。

    “咔嚓!”就在宋彦羽闭上双眼,准备暂时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四周的空气之中响起了一声声轻微的碎裂声。那声音环绕在耳边,顿时让他整个人紧紧绷起。

    四周都在发生着变化,他预感即将有事情要发生。但是他不清楚,这种迹象是不是危险的预兆,因为他暂时还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

    “怎么会这样?”只不过在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猛地瞪起,然后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情。

    眼前的黑暗空间,居然开始碎裂了,随着那一片片奇异的脱落,忽然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刺眼的光线。

    “光明!是光明!”惊呼一声,他猛然间回醒。

    身形猛地冲向了那一道光明,然后手里的骨匕瞬间刺出,那未知的光芒却在他的眼中越来越明亮。

    “轰!”随着一声巨响,然后就是阵阵碎片落地的声音。宋彦羽只觉得自己的眼中一阵刺痛,然后连忙闭上了眼睛。

    “啊是谁!”四周一片惊呼的声音,嘈杂的环境让宋彦羽脸色一变。

    但是他看不到四周的事物,由于四年的黑暗,他根本无法正视光明。所以短时间内,他根本看不到自己所处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心中一动,一道道气流猛然从自己的气海之中流出,然后进入双眼,开始恢复之前的那一道刺痛。

    丝丝冰凉的感觉从瞳孔之中传来,渐渐地,宋彦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发生了变化,开始慢慢习惯了那种刺眼的光芒。

    随着心中的想法,他开始慢慢地睁开双眼,先是一阵白色的光芒闪烁,然后他看到了这一片久违的白色天地。短暂的几秒钟前,他的视线还有些模糊,但是在片刻之后,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不知不觉间,他的眸子从原先的血红色恢复成了正常的黑色。

    耀眼的红色喜堂,四周一个个略微带着愤怒的脸庞,让他整个人一怔。然后双眼看向了堂上的那一座巨大的雕像,此刻已经是支离破碎。

    这周围的一切摆设,那些桌椅等等、甚至于连那些熟悉而又带着陌生的面孔,宋彦羽都从记忆之中翻了出来。四年的离别,不代表他会遗忘。

    可更加让他震惊的是高堂之上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还有那一座破碎的雕像,这才是他真正震惊的地方。

    “老祖宗的雕像破碎了,我这四年之中居然一直都在这一尊雕像之中。”这个消息,无疑是一个惊雷一般地让他震撼和惊骇。

    四年的时间,没有人比他清楚那黑暗的世界究竟有多大的面积。广阔无边,甚至于他连山脉都走不出去。但是,他却仅仅是一座一丈多高的雕像内部,这根本无法解释。

    “这到底是什么通天手段,老爷子是怎么知道老祖宗的雕像内部有这么一个空间的?”心中满腹疑问,宋彦羽看向了那身形伛偻却脸色略显红润的老妪。

    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此地是宋家的祖堂,也是宋家最为重要的地方。若不是宋家的嫡系,断然不可能进入。除非是老爷子亲自邀请。

    而他的出现,让整个喜堂之中的人都是大惊失色。甚至有几人干脆释放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劲,想要随时动手擒拿这个突如其来捣乱喜堂的家伙。

    一个个人都是瞪大了双眼,其中有一部分人却是眼中带着惊讶、犹豫、还有不可思议。刚才的一切来得太快,只有有限几个人看得清这个浑身破烂的少年是从雕像之中冲出来的。

    “你……”老妪看到宋彦羽投过来的目光,口中轻轻一动,不可思议地说道:“彦羽,你是彦羽!”

    “什么!”站在宋彦羽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猛地从椅子上站起,眼中闪烁出了一种叫做慈爱的光芒,一瞬不瞬地看着大厅中心的那个衣衫破烂的少年。

    “太君,我回来了。”宋彦羽口中有些唏嘘,四年了,他终于又一次见到了往日的亲人。然后转过头,朝着那眸子之中闪烁着泪光的中年说道:“爹,四年了,你还好么?”

    “好!我很好,真的很好。”宋金桥有些激动得无法言语,双眼之中泛起了一丝泪光。四年了,原本以为早已经不在人世的儿子突然出现,对于他来说不易于天降大喜。

    脸上带着微笑,宋彦羽的眼中也泛起了泪光。自己的老爹站在身前,他真的想冲上去仅仅相拥一番。四年了,对于还不过是一个少年的他来说,太需要这种来自于父亲的关爱了。

    不过他不能,因为长期来的孤傲,锻造出了他的沉稳与镇定。大悲能抗,大喜也处之泰然。缓缓地扫了一眼四周,他发现整个祖堂之中不止是宋家人,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

    “是她!”忽然间,他看到了一个身披红袍新衣,脸色略带红晕的清秀女子,四年未见,没有想到潜藏在自己心中的这一份朦胧好感居然在刹那之间被扼杀。

    “哈哈!大哥,没有想到你回来了。正好,今日是我的订婚礼,你等下一定要多喝几杯。”一个开怀的笑声响起,说话的是那另外一个新人,满脸红光,正气堂堂的少年。

    宋月,宋家的老三,是二叔的儿子,比自己还小了一岁。看到这个兄弟,宋彦羽顿时心中微微一叹。如果是别人抢走了自己那一缕朦胧的好感,他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但是自己这个三弟的秉性他是最清楚不过,正直善良,永远都不会对别人动心机。

    >>>>《不灭狂神》在线阅读<<<<

    第2章 喜堂之变

    摇头一笑,宋彦羽最后看了一眼那一道心虚的眼神,然后转头看向了高堂上的那座残破雕像。

    “轰!”他猛然挥手,气劲冲出,雕像四分五裂,一道光芒从雕像的头颅之中飞出,被他收取到了掌心之中。

    “各位,我只是来拿一些东西,你们继续。”说完了这一句,他转过身,走向了门外。背影之中,带着那种孤傲,彷如是拒绝了世间一切,与这里格格不入。

    等到那个背影消失之后,祖堂之中的每一个人都还是怔怔地不能回神。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喜堂之上出现的这一幕就像是老天突然降临下来的闹剧一般。宋彦羽十二岁失踪,时隔四年再度出现,震撼了每一个人的神经。

    除了宋家的人,场中还有几个外人。这几个外人,正是此次姻亲的另外一方,松柳城柳家。

    松柳城之中,一共有两大家族,各自称霸一方。一个是宋家,另外一个便是柳家。对于宋家来说,柳家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但是今日,他们却要和这个敌人联姻,而且这还是柳家主动要求的。

    柳家之中,来了三个中年和一个老者。这是柳家最强大的力量,家主柳松涛,以及柳松涛膝下的三个儿子柳明远、柳明辉、柳明希。

    在宋彦羽之前挥手打碎那雕像的头颅,然后拿走那一道散发着光芒和能量的一道红光之后,柳松涛的视线就变得凌厉起来。

    柳家之所以要和宋家联姻,为的就是那一件东西,一颗传说之中的魂珠。这颗魂珠,就算是宋家之人也不知道,但是柳家却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清除魂珠的来历。

    传闻之中,魂珠是来自于更高位面的一件宝物,一件承载了强者之路的东西。可是没有想到,居然会被那个满身破烂的少年拿走了。

    “爹,怎么办?”一直站在柳松涛左边的柳明远开口问道,眼中闪烁着一抹阴沉的杀意。

    柳松涛摇了摇头,沉默不语。他的眼睛一直在宋家的老太君脸上流转,嘴角闪现了一丝冷笑。

    既然已经把宋家的东西给找出来了,那这场联姻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宋柳两家,还是你死我亡的敌人。

    高堂上,宋老太君终于回过神来。她扫了一眼场中的宋家人,最后视线停留在了柳家的四人脸上。

    她道:“柳家主,抱歉了,喜堂之上出现此等意外,是我宋家的不是,希望你能见谅。这订婚,接着举行如何?”

    说完之后,宋老太君对着柳松涛微微地抱拳表示歉意。

    “哼!还有必要么?”让她意外的是,之前还好声好气叫自己亲家的柳松涛此刻脸上已经换了一副神情,充满了怒气和敌意。

    “宋太君,今日的联姻事关我柳家的颜面,而你却如此安排,实在是让老夫寒心,我看这联姻不要也罢。”柳松涛冷冷地说道。

    “柳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宋太君眉宇一沉,脸上隐隐闪烁着不快。对方的变脸,是她始料未及的。

    两家联姻,就算是喜堂出现了一些意外,为了之前的承诺,也不会轻易撕碎脸皮。而柳松涛倒好,直接拉下脸拒绝了。

    眼睛微微眯起,柳松涛冷笑说道:“喜堂之上,突然出现这样的意外,对我柳家的声誉是一个巨大的损害。宋太君,如果你还想成全这桩婚事的话也不无不可,前提就是交出那个小子,任我柳家处置。要不然,我柳家要在这松柳城平添一个笑话,老夫坚决不允许。”

    “什么,交出我家彦羽,柳松涛,你妄想!”宋金桥怒喝一声,拍碎了座椅起身怒瞪着柳家四人。

    作为宋彦羽的父亲,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四年前儿子的失踪,这种折磨是无法言语的。现在儿子回来了,他绝对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

    “哼!”高堂之上,宋太君脸色冰冷,她看着柳松涛,胸口起伏不定,心中积蓄着一股勃然的怒意。

    然后她冷冷地说道:“亲家之间,如此计较所谓的名誉。柳松涛,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宋家是你柳家的附庸么?滚吧!”

    巾帼不让须眉,宋太君的强势丝毫不弱于已经过逝的宋老爷子。她执掌宋家,手段强硬,容不得外人来欺辱宋家。

    “哼!好一个宋家,宋胡氏,你好自为之。”柳松涛眯着眼睛冷冷地留下一句话,然后甩袖带着四人离开。

    “月妃。”见到自己的未婚妻忽然之间要甩手离去,宋月转头,脸上带着一丝留恋,口中不知不觉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那清秀的女人扫了一眼宋月,冷笑道:“宋月,我本就没有想过要真的嫁给你,你配不上我,你宋家配不上我柳家。”说完,女子转身离去,不带任何一丝留恋。

    “放屁,给我滚出去!”宋家第二子宋金武怒吼出声,差点忍不住就要动手。

    “金武,让他们离开。”宋太君站在堂上挥了挥手,冷冷地看着柳家五人的离去,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随即她抬头,看着宋金桥说道:“金桥,把彦羽找来,老身有事要问他。”

    “是!娘亲,金桥这就去。”说着,他转身跑出了祖堂。

    宋家的宅子里,宋彦羽四处闲逛,此刻的他依旧穿着一身破碎成布条的衣服,如果不是亲眼看着他从宋家的祖堂里面走出来,恐怕此刻早就已经被那些宋家的守卫子弟给轰出去了。

    “四年了,没想到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看着周围一切如故,宋彦羽心中的那一股思乡之情被激发了出来。眼中流动着,仿佛一草一木都值得他去留恋。

    “彦羽。”正在他沉浸在这种思乡之情的时候,身后响起了自己父亲的声音。

    “爹。”转身,他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迎了上去。

    “儿子!”宋金桥狠狠地将他抱在怀里,双臂的力量厚重,似乎想要把宋彦羽牢牢地抱住,永远不让他离开。

    “好了爹,我不是回来了么,开心点。”宋彦羽笑着笑着,忽然眼中出现了泪光。

    “呵呵!是得开心点。”宋金桥也半笑半哭,然后放开宋彦羽,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长得壮实了,都快比我高了。”这是一种为人父母的疼爱,让人不知不觉间温馨满心。

    “对了,太君找你。”忽然想起了太君的吩咐,宋金桥拉着宋彦羽朝祖堂方向走去。

    “嗯。”宋彦羽点了点头,心中却有着许许多多的疑问。这一次的回来,看上去是一切没变,实际上许多东西都不是他以前所见的那样了。

    “彦羽见过太君。”祖堂之中,他跪地朝宋太君叩头。

    “彦羽我孙,快快起来!”宋太君走到宋彦羽的面前,颤抖着枯皱的双手把他扶起,明亮的双眸之中带着一丝和蔼。

    “太君,老爷子呢?”宋彦羽感受着这股亲情,笑着问道。

    “你爷爷他……”老太君微微一颤,然后一滴泪水终于滑落,她语气颤抖道:“在你失踪不到三个月的时候,你爷爷就死了,找不出任何眉目,无缘无故死了。”

    “不可能!”宋彦羽猛地甩开了老太君的手,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神情带着一丝疯狂:“不可能,老爷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死了。太君,你是在骗我,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老爷子,你怎么可能会死了?”说话变得语无伦次,宋彦羽双眼之中带着迷茫。

    老爷子死了,他的满腹疑问,还有关于宋家的一切,谁来和他解说。那他这四年,岂不是就等于是空等了么?老爷子曾经说过,四年以后,会告诉自己真相,自己苦等四年,却换来了这样的噩耗,这让他难以接受。

    “彦羽,这是真的。”宋金桥上前拍了拍宋彦羽的肩膀,言语之中透着苦涩。宋老爷子的死,对于宋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直接导致了这三年多来,宋家遭到柳家的致命打击,失去了松柳城半壁江山。

    宋太君缓了缓悲伤的情绪,她道:“彦羽,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宋家的掌舵者,这是你爷爷的遗言,待你出来之日,你便是宋家家主,一飞冲天。”

    “什么,宋家的家主!”这句话一出,所有在祖堂里面的宋家人都惊呼出声,其中包括宋金桥和宋金武两兄弟,还有三个宋家第三代的青年弟子。

    “我明白了。”宋彦羽点了点头,此刻他已经压制了心中的疑惑,接受了这个事实。

    “小子,那黑暗的世界当中充满杀戮,若是你能活着出来,才有资格做我宋家的掌舵人,接触那最神秘的魂珠。至于能否参悟,只能靠你自己的造化了。”依稀之间,老爷子的话在耳边回荡,而那张慈祥的面孔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老爷子,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说着,宋彦羽表情淡漠地走到了堂上,在那一张唯一的巨大椅子上缓缓坐下。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宋家的家主。

     第二天,宋家的后院一座别致的小院之中,宋彦羽听完了自己父亲的叙述,知道了这四年来发生在宋家身上的一切。特别是老爷子无缘无故身死之后,柳家对宋家的打压和缠食可以用予取予求来形容。而宋家的孱弱,根本抗拒不了。

    “既然我宋家被打压成这样,柳家为何要来联姻?看来,他们是想要从我宋家身上得到一些东西,或者是某样宝物。”宋彦羽眼神之中闪烁着凌厉。

    >>>>《不灭狂神》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