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乐小说《尸女》无删减全文阅读完整版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尸女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可可文学 提供,简述:接了一单生意,在乱坟岗捡金移葬,结果棺材打开,里面出现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子…本文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

     尸女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可可文学 提供,简述:接了一单生意,在乱坟岗捡金移葬,结果棺材打开,里面出现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子…本文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欢迎点击

    =
    尸斑出现,早的话在人死亡之后2-4小时,迟于6-8小时。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人死后血液流动停止才会出现的,而我是一个大活人!
     
    从脚底蹿出一股恶寒,最后贯穿大脑,身体打了个冷颤。
     
    这到底是怎么了,不就是捡个金吗,我也没做什么坏事,至于这样吗?
     
    我把身体从头到脚,能看到的部分都检查了一遍,除了胸口处的尸斑,其他都没有异常。
     
    用手摸了一下,有痛感。
     
    我哪还敢耽搁,匆匆冲了一下身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出了门,先去找村子的大夫看看。

    虽然我基本确定这就是尸斑,但是我毕竟不是医生,也许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是绕道走的,怕被五嫂子撞上,刚才我对她说的话真是有口难辩,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黄爷爷!”
     
    到了村子的一头,我喊了一声就走进了院子,他家门没关。
     
    “小乐,咋了?”听到我的声音,黄爷爷从屋里走了出来。
     
    “先进屋吧,我身体出现点问题。”我说道。
     
    走近黄爷爷,他皱了皱眉头,看着我。
     
    “小乐,你是不是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进了屋。
     
    “我黄奶奶没在家吗?”
     
    “没有,闺女快生了,她去伺候去了。你叔叔呢,有点不太对劲。”他一脸疑惑。
     
    我想了想,把事情的经过和他一五一十的说了。
     
    叔叔和我开的店是做什么的,他都清楚,曾经我还帮他一个亲戚捡过金。
     
    说完了他眉头皱的更紧了,让我把衣服脱了,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
     
    “黄爷爷,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怪味,像死鱼味?”看他的表情,我心里愈发的紧张。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去拿了一个放大镜,看了看我的胸口和四周。
     
    “小乐啊,你这病来的蹊跷,我也无能为力,还得找你叔叔,耽误不得!”
     
    “黄爷爷,我是不是中邪了?”我不太确定的问道。
     
    “可能是降头术。”
     
    “啊!”
     
    降头术我没真的见识过,但是听叔叔说过,因为大多都是用来害人的,谋财、害命、保住爱情(催情),所以被归为一种邪术。
     
    有的降头术很阴毒,中的人最后会死的很难堪,尸体腐烂都不会咽气,承受无尽的痛苦。
     
    光想想我都头皮发麻。
     
    怪不得王老板肯出那么大的价钱让我们捡尸,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算了,赶紧联系我叔叔看看。
     
    电话拨过去,跟之前一样,好像有干扰,联系不上。
     
    黄爷爷家里有固定电话,拨过去都是一样的提示。
     
    “这下麻烦了,你除了发现尸斑还有其他的症状吗?”
     
    “那个……”我有点说不出口,是五嫂子的事。
     
    黄爷爷急了,“你这孩子,有什么话就说,降头术我解不了,但是目前你情况不严重,控制一下还是行的。”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结果还没说完呢,大爷忽然找出了绳子要把我给绑上!
     
    “黄爷爷,你干啥!”吓得我往后退。
     
    “孩子,我也是为了你好,万一你做出伤害自己或者伤害别人的举动怎么办,趁现在还来得及,我先把你绑上。”
     
    在大炕的前面有一根木头,顶着房梁的,叫顶梁柱,农村的屋子里基本都有。
     
    我就这样被绑在了上面。
     
    黄爷爷不会害我的,打我记事起就认识他。
     
    接着他去弄了一些草药,捣碎了给我敷在了胸口的尸斑上,然后又去外面熬药,准备给我服下。
     
    熬药的过程中,我的嘴又失控了。
     
    “你个死老头子,不想活了吗,放开我!”
     
    “没用的,你做什么都没用的,他必须死!”
     
    ……
     
    嘴巴不听使唤的各种咒骂,偏偏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一边骂,一边解释,像个疯子。
     
    黄爷爷一开始还回应两句,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然等我叔叔回来一定会收拾他。
     
    但是骂声不断,他就放弃了。
     
    这种嘴巴失去控制的感觉并不是一直都存在,间歇性的。
     
    但是这次发作的时间比第一次长了很多。
     
    喝下了药,我感觉身体舒服一点,精气神提升了一些。
     
    但是那种怪异的感觉始终都有。
     
    黄爷爷找了几个村里的年轻人,让他们去找找我叔叔。
     
    但是我叔叔没回来,警察却找到了我。
     
    跟着警察一起来的,还有那个接我去乱坟岗的司机。
     
    “警察同志,就是他。”司机指着我说道。
     
    他们突然出现,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们接单子做生意,都是合法的。
     
    但是一听我才知道。
     
    王老板死了,上吊自杀!
     
    而我是在他生前接触的人之一,我们之间有过通话记录。
     
    人不是我杀的,配合调查属于程序要走的。
     
    结果倒霉的是,就在问话期间,我的嘴巴再次不受控制,居然承认他的死跟我有直接关系,就是我让他死的!
     
    和警察说这根本不是我的意思,他们不可能信,结果我就被带去了警察局,黄爷爷怎么说都不行。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保持相对冷静,但是到后面一团乱。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明明就是背着叔叔接了一个单子,结果我现在都成了杀人嫌疑犯。
     
    第一次进警察局,面对警察的质问我心里害怕的要死,百口莫辩。
     
    我说了我是中了降头术,王老板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结果他们就找来了心理医生,给我进行测试看看我是不是得了精神病,神经分裂什么的。
     
    把我折腾的几乎要崩溃了。
     
    好在是天要黑了,他们还有点人道主义,把我关进了一间屋子里,给我送来了饭菜。
     
    我还不到十八岁,叔叔是我的监护人,现在他人还没找到,听那些警察的意思,是先找到我监护人再说。
     
    虽然很疲惫,但是这一晚我睡的一点都不好,那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女子不时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不得安宁。
     
    天要亮的时候我才勉强睡了一会。
     
    终于,在早餐送过来的同时,我叔叔也出现了!
     
    可是我根本没有想到,警察把门打开后,他走进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对我……
    =
    第五章叔叔的能耐
    叔叔进来二话不说,竟然直接给我一顿胖揍!
     
    先是打了我胸口一拳,然后扇了我两个嘴巴。
     
    接着踹了我一脚。
     
    就在我身体控制不住向后摔去的时候,他直接给我来了一个过肩摔!
     
    每一次击打都是结结实实落在我身上的,可奇怪的是我居然感觉不到痛,就好像我们是在做样子,没有真打一样。
     
    超出我的理解了。
     
    等我站起来后,叔叔双眼盯着我,凶神恶煞的,看着我双腿不住的颤抖。
     
    “滚!”
     
    我有种感觉,他这话好像不是对我说的。
     
    因为这一声吼过后,我感觉身体似乎轻松了许多,之前那种说不出的诡异都没了。
     
    叔叔伸出手想要拉我的手,但是我本能的把手退开了。
     
    “叔叔,我……”
     
    “暂时没事了,跟我走吧。”对于我下意识的反应,他愣了一下,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这让我着实松了一口气。
     
    以我这些年对他的了解,以为他会狠狠训斥我呢。
     
    “没事了没事了,一场误会,孩子没吓到吧,他父亲……”
     
    “咳咳!”
     
    那个上了年纪的警察话说到一半,我叔叔咳嗽了两声,他尴尬的一笑就不往下面说了。
     
    “您认识我爹?”我问了一句,觉得纳闷。
     
    “有过一面之缘,呵呵,一面之缘。”他明显是不想说,这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虽然我对父母的印象很模糊,但是关于他们的事情我都想知道,也许这就是血缘的羁绊吧。
     
    在房间里出来往外走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叫这个警察局长,那不就是这里最大的官了吗?
     
    叔叔说我爹娘都是普通的农民,地里刨食的。
     
    可是看这位局长的语气,似乎曾经发生过什么?
     
    而且他对我叔叔特别客气,如果不是我叔叔拒绝,他还要亲自开车送我们回去。
     
    回去的路上,我几次想和叔叔说话,但是看他的表情都打住了。
     
    还是乖乖的好。
     
    一直到下车,回到店里,我站在屋门口打转转,不太敢进去。
     
    叔叔也没说话,走进去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在那低头喝,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过了能有五分钟,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怎么,这回胆子小了?你那背着我接单子的本事呢?”
     
    “叔叔,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居然被人下了降头,我这已经解了是吧?”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瞪了我一眼,“你以为降头那么容易解吗,这事还没完,去,烧满一锅水!”
     
    “偶,好的。”我也没再多问,忙照着他说的做。
     
    他随后就出门了,往村子方向,不知道做什么去。
     
    大概二十分钟后,回来了,居然拿了很多药材,其中有些还是新采不久的,都没晒干。
     
    村子里能有这么多药材的只有黄爷爷家里了。
     
    “水开了吧,去把你的浴桶拿出来,清洗一下。”叔叔吩咐道。

    这是要给我泡药浴吧?
     
    很快,桶里装满了水,我试了一下水温脱衣服进去了。
     
    叔叔开始站在旁边往里面放药材。
     
    起初没有什么异样,跟我以前泡药浴没区别,可是十多分钟后,这水居然渐渐变黑了。
     
    关键水黑的原因是在我的皮肤里渗出黑色的液体,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就是五嫂子说的死鱼味!
     
    “啊!”
     
    我吓了一跳,从浴桶里站起来。
     
    “老实泡着,别乱动!”叔叔冷声说道。
     
    “叔叔,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忍不住问道。
     
    叔叔沉默了一会,看着我,“你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不接这个单子吗,因为那个人活不久了,接了就跟着一起倒霉,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这都能看出来吗,叔叔?”
     
    “嗯,以后我也开始慢慢教你了,不然看你的样子,连十八岁都活不到。”
     
    “再不接单子,我是活不到十八岁,饿死的。”
     
    最后这句是我心里腹诽的,没敢说出来。
     
    浴桶的水期间一共换了三次,我也不知道那些黑色的液体是怎么进入我身体中的。
     
    水清了,降头依然没有彻底解决,叔叔给我弄了点吃的,让我睡一觉再说。
     
    虽然还不到晚上,但是我确实困,主要昨天在警察局一宿没怎么睡。
     
    有叔叔在,我特别安心,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事。
     
    这一觉我睡的特别踏实,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了,是被饭菜的香味叫醒的。
     
    其实叔叔做饭很好吃,但是好像从我十岁开始,就很少吃到他做的饭了。
     
    我上学的时候在学校吃,回到家也是我做。
     
    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三菜一汤,都是我平时爱吃的。
     
    “叔叔,我们吃完饭要出去吗?”吃饭的时候我找话题。
     
    他就是这样,如果我不主动交流,除非是特别的事情,不然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开口的,跟个闷葫芦差不多。
     
    “嗯,你在棺材里看到的那个女的长什么样?”他问起了这件事。
     
    我描述了一下。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吃完饭,他让我收拾碗筷,自己洗了手去了屋里。
     
    过了一会,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人,就是我看到的那个女的。
     
    “叔叔你画的?”
     
    我第一次知道,叔叔还有这技能。
     
    “是不是她?”叔叔问我。
     
    “没错,一样一样的。”我回应。
     
    半个小时后,有人来了我们店里,居然又是那个王老板的司机。
     
    “您好,我们是现在出发还是?”
     
    “现在就走。”叔叔说道。
     
    他没有把我留在店里,带着一起。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殡仪馆,见到了自杀身亡的王老板。
     
    也不知道他生前是看到了什么,面目格外的狰狞恐怖,都扭曲变形了。
     
    “把卡拿出来。”叔叔看着我说道。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这钱我也不敢留着了。
     
    卡是王老板给的订金,里面有两万块钱。
     
    在这里的是王老板的弟弟,眉眼间透着一股子精明。
     
    叔叔把卡给他,但是他却没接。
     
    “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我哥哥死的蹊跷,虽然已经确定是自杀,但是我相信事实真相并非如此。如果能帮我抓到真凶,要多少只管开口!”
     
    叔叔肯定会拒绝的吧,可是他却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
    第六章黄唐公墓
    “十万?没问题!”王老板的弟弟一口答应。
     
    “一百万。”叔叔语气异常平静的说道。
     
    我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百万,这是打劫吗?
     
    不仅是我感觉到惊讶,那个王老板的弟弟也露出吃惊的表情。
     
    只是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恢复了正常。
     
    笑着看着我叔叔。
     
    “这价格有点高了吧,要不再降降?”
     
    “他的死只是开始,你们以为放弃那块地就行了?小乐,我们走吧。”叔叔和我说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这一次,他是欲擒故纵,我们走出去没几步那人就妥协了。
     
    “好,就一百万,我能提个要求吗?”
     
    “凶手我会交给你,但是很有可能是死的,那块地还是你们的,乱坟岗后续我们会帮忙把尸骨捡走。”不等他说话,叔叔先说道。
     
    王老板的弟弟满意的点点头,“辛苦了,司机就在外面等着,事情结束之前他就是你们的专职司机。”
     
    叔叔的话中说凶手可能是死的,这什么意思?
     
    是本来就是死人,还是活人给杀了。
     
    叔叔要杀人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浑身不自觉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再看叔叔,忽然觉得他很陌生。
     
    陌生的有点可怕。
     
    在上车之前,叔叔看着我,“小乐,如果你不想跟着去现在就送你回去,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一句话吗,不是所有的真相都值得探究,因为答案基本都不是你想要的。”
     
    叔叔既然都带我来了,现在又说这样的话干嘛,我才十七岁,总不能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吧?
     
    答案当然是跟着去。
     
    叔叔没再说什么,让我上了车。
     
    “黄唐公墓。”叔叔说了一个地址。
     
    那个司机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现在天都黑了,去那个公墓做什么,难道凶手在那?
     
    司机确定了地址后我们就出发了,我也没有多问。
     
    有外人在场,就算我问了叔叔也未必会和我说,跟着就是了。
     
    那个公墓就在市郊,距离这里并不是很远,开车不到两个小时也到了。
     
    “停车,我们先下去,你开到停车场等我们。”叔叔说。
     
    前面就是公墓的入口了,值班的房子灯还亮着。
     
    里面不让进车,公墓边上有个小型的停车场。
     
    “叔叔,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下了车,我好奇问道。
     
    “嗯,在下面。”他回应。
     
    我没怎么听明白,跟着他往前面走,来到了那个值班室的窗口,敲了敲窗户。
     
    里面一个值班的大爷正在床上躺着看电视,听到声音往窗户看了一眼。
     
    “大晚上的,什么事?”一副不耐烦的语气。
     
    “开门,进去说。”叔叔走到了门口。
     
    “我这是墓地,又不认识你们两个,有事直接说,别墨迹!”
     
    他不想开门,从里面说道。
     
    这也没什么不让人理解的,大晚上的突然冒出来两个人要进去,换了谁也会心生警惕的。
     
    叔叔抓住门把手转了一下,门没开。
     
    结果他居然退后了两步,抬起脚踹到了门上!
     
    “嘭!”
     
    这一脚的力气很大,居然直接把门给踹开了!
     
    我还没缓过神来,叔叔一闪身就冲进了屋里,等我进去的时候他一只手正掐着大爷的脖子。
     
    擦了,这也太暴力了吧?
     
    “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我一个糟老头子,无儿无女,没钱没势力。”
     
    叔叔掐的力气并不大,他还能正常开口说话。
     
    “别TM给我废话,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告诉我她在哪?”叔叔拿出了她画的那个女人的画像。
     
    老头看了一眼,“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还嘴硬!”
     
    叔叔加大了手上的力气,直接把老头给举了起来,眼看着他呼吸不畅,脸由红转青,要被掐死的节奏。
     
    “叔叔,你……”
     
    我刚想劝叔叔这样做是违法的,那个老头忽然就妥协了。
     
    “放……放手,我带……带……你去!”
     
    叔叔这才松了手,老头瘫倒在地上,喘息了半天才缓过来。
     
    再看我叔叔,一脸的惧意。
     
    “祥子,你别太过分了,这里不是你能为所欲为的地方,难道你……”

    “嗯?话我不喜欢说二遍,我只要这个女人。”叔叔冷冷的说道,像个无情的杀手一般。
     
    老头话没敢继续往下面说,站起身看了我一眼。
     
    “走吧,我带你们过去,其中也许有什么误会。”
     
    出了值班室,我和叔叔跟着老头往公墓里面走。
     
    值班室所在的位置属于公墓的上头,我们顺着路一直往下走,最后来到了一个水泥修的方形池子旁。
     
    里面并没有水,只是在池子的中间有个圆形的井盖,直径三四米的样子,上面还挂着锁头。
     
    池子深在五六米,有修筑的台阶可以走下去。
     
    老头拿出钥匙开了锁,然后用脚踢了井盖边缘的一处地方,这个看起来很厚的金属井盖竟然自动向两边打开了!
     
    一条向下的台阶出现。
     
    “阿嚏!”
     
    随着井盖打开,一股怪异的味道扑面而来,我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这其中有草药的味道,还有什么药水的味道。
     
    台阶一直延伸向下,刚开始的一段并没有光亮,往下面走了大概有二十米左右,拐个弯出现了一道门。
     
    老头敲了四下,喊了一声:“来人喽!”
     
    最后一个字声调上扬的,跟表演节目似的,有些夸张。
     
    叔叔没说话,看了我一眼,示意我站在后面。
     
    难道会有危险?
     
    过了大概一分钟,门里面传来了动静,听脚步声还不止一个人。
     
    就在门打开的一刻,站在门前的老头忽然退后了几步,侧着身子贴着墙站立,好像防备什么东西似的。
     
    而门里面的情形也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连个光亮都没有,黑漆漆一片。
     
    “小乐,趴下!”
     
    叔叔喊了一声,然后突然抓住了那个老头,把他的身体挡在前面。
     
    “放开我,你个疯子!”老头大喊,拼了命的挣扎。
     
    “嗖嗖嗖嗖!”
     
    在门内的黑暗中传来这样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射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