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宅分阴阳全文阅读,墓宅分阴阳小说免费完结版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墓宅分阴阳》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在这个没有月色的夜晚,手电筒灯光昏暗的映射下有点飘忽。这时候我忽然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

    =
    在咱这个故事开始之前,先说一个古代故事。跟坟堆儿有关的。
     
    据说当年武则天她老人家给自己选墓地的时候,请了袁天罡、李淳风当时最出名的两个老道。
     
    这就是史书记载乾陵的选址故事,当年唐高宗在洛阳病逝后,陈子昂等人力主在洛阳设置陵寝,但武则天为了遵照高宗“得还长安,死亦无恨”的遗愿,决定在关中渭北高原选择吉地。很快,朝廷在全国范围内遴选了两位名扬天下的方士,一位是四川星相家袁天罡,另一位是皇宫里专掌阴阳和天文历法的太史令李淳风。
     
    袁天罡接旨后遍寻黄河两岸,都没找到一块中意之处。后来到关中,半夜子时出来观看天象,只见一处山峦上紫气冲天,恰好与北斗相交。袁天罡认定是块宝地,于是急忙奔上山峦,找准方位,但一时找不到东西作记号,就摸出枚铜钱放地上再盖上浮土,这才下山回朝复命去了。
     
    另一个风水师李淳风接旨后,沿渭水东行寻找宝地。在一天正午艳阳高照之时,他见秦川大地上突兀出一座奇怪的石山:从南向北看,好像一位少妇裸•睡在蓝天白云之下,这少妇五官齐全,一对乳•房坚挺对称,连乳•头、肚脐都也具备。李淳风大为吃惊,于是抓紧上山,以身影取子午,以碎石摆八卦,拔出发针在二鱼相交处扎入土中后,也下山回朝复命去了。
     
    武则天听他二人说在同一方位选中吉地,派人再去复查。大臣来到梁山后,找到这块地方扒开浮土,惊得半天没站起来,原来李淳风的那根发针正扎在袁天罡那枚铜钱的钱眼里
     
    既然是一块风水宝地,那还等什么,武则天下令立即开工,很快就将乾陵修好,安葬好唐高宗,后来武则天追随丈夫葬于乾陵。乾陵的地形地貌完全应合了阴阳二仪、天地配合得最绝妙的完美结合。乾为天为阳,坤为地为阴,阴阳交•合,乃生万物。
    =
    在而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努力的把自己塑造成神棍的形象,效果也相当不错,逐渐在本地也打出了一些小名气。而真正和朋友叶一认识,第一次真正走进那个世界中还是因为那次事情。
     
    具体的事情是,一家四口亲兄弟,在一夜之间将邻居家的六口人残忍分尸杀害了。在企图逃跑的时候被警察在火车站抓了个正着。这种事情在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来说,就是茶后谈资的一种消遣。
     
    却不想这件事情自己会扯进去,而且对自己的命运也来很大的急转弯!
     
    那天下午,我趴在办公室里打瞌睡。一阵敲门声把我吵醒,抬头看去,是一个大概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脸上带着宽大的墨镜,脸上带着一种高傲的气质,一看就是有钱人。她进门就问我:“你是这里的售墓员?”
     
    “哦,是我。”
     
    “给我找一块风水好的地方。”她颇为傲气地对我呼喝。
     
    平日里,我对这种人都是敬而远之,但又不能太过拒绝,因为这些是财神爷。虽然不是我的财神爷。但是今天这种有钱人主动来找我这种小职员的还是第一次。我连忙笑着说可以带她去看看。
     
    途中我问要埋葬的是什么人。
     
    那女人说是她的四个儿子。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心里想,好家伙一口气埋四个儿子?丫丫呸的,好大的气魄。
     
    我把她带到所谓的商品墓葬区,这地方也是所谓的风水大师选择的好地段,埋在这里的人荫及子孙,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平安康泰还是容易的很。我看她好像不缺钱的样子,就把她带到了最贵的高端墓葬区。
     
    那中年妇女围着空墓转了几圈,问我:“你们这里能不能保密?”
     
    我好奇的问:“怎么保密?”
     
    那中年妇女看着我说:“就是不让别人知道谁买的。”
     
    我说:“可以”

    手续办理的很快,在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后。中年妇女交钱的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利落,几十万的单子一下子就做出来了。我自己也会有一些小分红,自然对此很满意不过。
     
    当天买下墓地后死者就下葬了,这让我很诧异对方家里人的时间观念和做事效率,中年妇女没有撒谎买的墓地里埋的四个还真是她的儿子。而且很‘出名’。当然这些本来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想第二天傍晚的时候,那中年妇女又来了,而且是怒气冲冲的走进办公室。
     
    她进门就开骂‘脏话’,很难听的那种。我忍着怒气问明白真相,这才明白她儿子的坟头竟然让人泼了大粪,难怪她会如此怒气,这事儿放谁身上都难以忍受,但是我却觉得这事儿根本不归我管。指明她去找相关部门去申诉,却不想那老娘们撒泼抓住我说,签署了保密协议怎么还有人知道这里埋了她四个儿子。
     
    一时间我也是头大如斗,不知道该怎样去分辨。
     
    前面说了,为了买卖坟头,我备了很多功课,也学了一些关于墓地的一些知识。在中年妇女的强烈要求下,我只能陪着她在快要日落的时候跑到她儿子们的墓碑前,看看实地情况。
     
    到了墓园里,实际情况比想想的要复杂很多。大粪被泼的满地都是,墓碑上,坟堆上,依稀还看到被一些彩绘喷涂用的色彩在墓碑和大理石坟堆上写了很多脏话。但是,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看到四兄弟的墓碑竟然被人移动过!下葬之前本来是一流水平整齐的墓碑,竟然高低扭曲,样子十分诡异。做这种事情可是对这家人愤恨到了极致啊!不但是对死者的不敬,这样墓对后人也有着极大的影响。说难听点,这样的做法,不但让入住者不得好过,还会让墓葬者的后人倒霉八辈子也未必能洗掉霉运。
     
    这样的情况连我都觉得不好解决,皱着眉头努力的想办法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压到最小,不然以后谁还敢来这里的墓园购买墓地啊?这整个D市可不就我们一家做墓园生意的。竞争也是很有压力的。
     
    就在夕阳即将落下山峦的时候,一条修长的身影缓步从墓园的另一面走过来:“如果不想晚上死在这里,就赶紧离开。”
     
    “你是谁?”我这样问。
     
    他是一个年轻人,相貌清秀,手上托着一只罗盘。上面的指针在到处乱转,他光洁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中年妇女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他喊道:“是那老东西让你来的?滚蛋!”
     
    那小子皱着眉头,声音阴沉地说:“我谁也不是让来的,我是不想这里变成乱葬。”
     
    在这样的条件下,逆着阳光,坟墓周围,用这样的语言,这样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出这样惶恐的语句,令我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你是谁?”我又问了一次。
     
    那人看了看我,说:“我知道你是杨光,最近很有名气。我是叶一。”
     
    我一怔,叶一这个名字太熟悉了。混在D市又整天跟坟堆儿打交道的人就没有不知道叶一的。这人很神秘,一直都是传说中的人物。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我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一答:“为他们。说完用手指向那大墓。”
     
    我安抚身边快要发狂的中年妇女,对她说:“叶一是D市最有名的风水大师,一般人请都请不来”(主要是找不到他)。我这样说一方面是安定中年妇女,让他知道对方的身份和职业。另一方面是也是想知道这个所谓的叶一到底是什么来头。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跟他或许有直接关系。或者是其他墓园公司的竞争手段?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呢?
     
    我已经准备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了。
     
    就在我手向兜里伸去的时候,叶一忽然说话了,他说:“别想打电话了,我要是你现在就不要回头向我这面走来。”
     
    我还在纳闷为啥对方这样说的时候,就感觉我的身后有一种深深喘气的声音,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耳边还有呼吸的声音。身边的中年妇女也不咋呼了,闭着眼睛直哆嗦。
     
    叶一对我吼道:“日光未散,还不过来!”
     
    我一把拉住身边的这个老娘们就往叶一那面跑。去他吗的唯物主义吧!
    =
    =
    01节、叶一(下)
    太阳向着西山逐渐下沉,最后一丝阳光眼看就要从天边消散。我拉着那老娘们跑到叶一的身边,不敢回头。
     
    叶一对我们说道:“不要回头,往前走,看到下面我放的东西没有?”
     
    我说有看到。
     
    “不要回头,在那堆东西里面把那只大公鸡找出来,想办法让它打鸣。”
     
    额……这是什么要求?
     
    叶一很认真的对我说:“不想死就快点,我可以脱身,你们必死。”
     
    那老娘们这会儿也回过神来,愤怒的喊道:“你吓唬谁啊!”
     
    叶一道:“那你可以回过头了。”
     
    我看着身边的那老娘们真的回过头去,然后……一声尖叫就倒在了地上,双眼泛白,口吐白沫手脚抽搐。
     
    叶一说道:“别管她,按我说的去做。不要回头。”
     
    打死我都不回头!看一眼就成那德行了,我估计也强不到哪儿去。
     
    阳光就要消失了,我撒腿就往前面叶一放的东西那里跑去。

    一只五花大公鸡就在笼子里,我一把打开笼子,卡住公鸡的翅膀,大喊着:“叫,快点叫。”身后传来一声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怒吼声,还有叶一的咒骂声。
     
    我着急上火,抓耳挠腮大公鸡就是不叫,气得我都想……叫它爹了。人命关天啊,叫爹能救命,我也认了。无计可施之际我忽然想到了伟大的周扒皮筒子,这厮不就是学公鸡叫,引得公鸡跟着叫吗?我憋足了嗓子,“咯咯咯咯”的学开。
     
    五花大公鸡很给我面子,我学了大概三四声,在后面叶一咒骂声越来越近的时候,大公鸡终于扯开喉咙叫开来。然后,我们‘哥俩’就你一嗓子,我一嗓子,相互交流公鸡打鸣的技术。
     
    后面奇怪的怒吼声终于消失了,叶一的声音却前所未有的凝重,而且,我已经可以感受到他站在我的身后了。至于那个老娘们……谁还管她死活?
     
    再下一时刻,叶一已经蹲在了我的身边,抢过我手中的五花大公鸡,用一把小刀挑开大公鸡的血红鸡冠。这道理我明白,公鸡鸣叫破晓退邪,鸡冠则是至阳之物,有破障杀邪的作用。鸡冠血是克制邪物的好东西。
     
    这里我要说一下叶一的装备。首先是一只公鸡,然后还有一个包裹。包裹叶一当着我的面打开,里面有几个瓶瓶罐罐。还有一只蓝瓷的大花碗。鸡冠血就被滴在花碗中央。抬起头,叶一忽然问我“你是童子吗?”
     
    我当时想抽他!真的!被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年级的人问你是不是童子,你抽不?可这时候事关生死,我破天荒的没有脸红,没有撒谎的,弱弱地说:“算,算是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