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小说简介:紫相交的轻纱在风中飞舞,紧贴的面纱勾勒出她尖翘的下巴,眉下一双凤眸抬起,眨眼之间,寒光一闪而逝,换上的是不达眼底的笑意。背后淡蓝

    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小说简介:紫相交的轻纱在风中飞舞,紧贴的面纱勾勒出她尖翘的下巴,眉下一双凤眸抬起,眨眼之间,寒光一闪而逝,换上的是不达眼底的笑意。背后淡蓝色的轻纱拂过她的头顶,与她飘舞的紫色纱袖擦肩而过,此番美景,引起岸边的人不禁感叹。

     
    在众人感叹之际,素浅歌已抱琴走入船舱内,此时船内梓云出,小家碧玉之貌,足以吸人眼球,一身粉色侍女装,已让人明了此人身份。
     
    第一章名震帝都
    天越四年,春,申时,帝都。
     
    烟语楼内、风月桥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月湖亭中坐着不少纨绔子弟、达官贵人,就连碰巧路过的游子,也不禁因此驻足。
     
    众人的议论声中,时不时传出素浅歌这个名字,不知情的外地人一打听才知,此女乃烟语楼新来的清倌,弹得一手好琴,才几天就名扬帝都。今日申时三刻,她将在月湖为众人初次献舞。
    1K91R002-4.jpg

    =================================================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

    公众号【yutushuku】或公众号【玉兔书库】

    点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请认准公众号【玉兔书库】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
    说起这个舞,倒是奇了,传闻说此乃舞与水上,唯有素浅歌一人能舞出。到底是什么样的舞,唯有她一人才能舞出?这下可勾起了别人的好奇心。
     
    一阵急促的琴声从湖的那边传来,人群中吵杂声渐小,众人遂声望去,见一白纱笼罩的小船正缓缓划来,伴随着渐近的琴声。不出一会儿,就清楚的看见了船头坐着一位紫衣女子,她右手毫无征兆地向上一抬,最后宫调一落,船在离岸不远处的湖面止住。
     
    白紫相交的轻纱在风中飞舞,紧贴的面纱勾勒出她尖翘的下巴,眉下一双凤眸抬起,眨眼之间,寒光一闪而逝,换上的是不达眼底的笑意。背后淡蓝色的轻纱拂过她的头顶,与她飘舞的紫色纱袖擦肩而过,此番美景,引起岸边的人不禁感叹。
     
    在众人感叹之际,素浅歌已抱琴走入船舱内,此时船内梓云出,小家碧玉之貌,足以吸人眼球,一身粉色侍女装,已让人明了此人身份。
     
    “大家安静一下,今日,我们素姑娘特意在月湖献舞,想必各位也听说了此舞于水上跳,如何跳,呆会素浅歌姑娘定会让在场所有人大开眼界,见识我们帝都第一支奇舞!”
     
    “好!好......”岸边发出强烈的响应,叫喊声充斥耳膜,亭中的各位听了此番话,皆对“帝都第一奇舞”来了兴趣,几个纨绔子弟也因此坐直了身子,有的还倾身相望。
     
    梓云入船内,素浅歌见她进来,便站起身,她笑着对素浅歌说:“接下来就交给我,你好好跳舞就行了。”
     
    “嗯。”素浅歌轻点了一下头,梓云帮她整理了下面纱和头发,为她掀开帘布,她提裙倾身走出去,站在船头。微风拂过,衣袂飘飘,岸边无声,人皆屏息凝望,唯恐错过了她半个动作。
     
    琴声霎时从船内飞出,他们已无暇顾及抚琴者为谁,唯专注于展袖起舞的素浅歌。
     
    一抹紫色的身影倏地从船内冲出,脚尖轻点湖面,惊起一阵涟漪,身子腾空翻起,划成一个优美的弧度,再次落于水面,飞袖旋转,脚下像有无数朵盛开的水莲花。
     
    尔后,停止旋转,身子微倾,面纱中红唇一抿,右手伸向月湖亭,袖中倏地飞出一条白绫,缠绕在亭子的红柱上,她飞身过去,如鬼魅般绕亭转了一圈,目光在一白衣男子身上扫了一遍,面纱下的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将其他人的惊呼当耳旁风,只一心想着自己今日的任务。
     
    回湖面,收绫,一个飞旋,激起阵阵涟漪,一个翻腾,带起片片水花。
     
    亭中的白衣男子慵懒地靠在红柱上,微眯的双眼中激起一丝玩味,盯着湖面起舞的素浅歌,绝美的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俊逸的容貌,引起不少女子如痴如醉的表情。
     
    他十分好奇此女到底是何身份,竟拥有如此绝妙的轻功,并且刚才,她好像有打量过自己。
     
    “啊”地一声惊叫,伴着“扑通”一声,惊醒了所有人,素浅歌的身影已被惊起的水给吞没,她刚才所处的水面唯余一阵巨大的涟漪。
     
    众人惊呆了。亭中几个纨绔子弟跳下水,白衣男子也随后跳了下去,慌乱之中,有人大叫着“辰王爷”,之后再无人跳下去“英雄救美”了。
     
    不一会儿,不少官兵赶来,向湖边聚拢,一半人跳下水,另一半人沿岸寻找那个被称为“辰王爷”的人。
     
    辰王爷,白亦辰,是西门皇朝唯一的外姓王爷,先帝的亲外甥,皇帝的亲表弟。十四岁上战场,一举成名,被先帝封为骁勇将军。十七岁时,就手握整个王朝大半的兵权。传闻先帝本意是立他为皇帝,但遭朝中大臣反对,后来嫡三皇子西门钺被扶上皇位。于是先帝将兵权一分为二,其中大半给了他,另一部分给了镇国将军。
     
    岸边鸦雀无声。男子静静地坐在地上,左膝立起,左手撑在地面,如一块纯白无瑕的玉,在阳光下煜煜生辉,身上的一粒粒水珠如同一颗颗点缀的水晶,闭上的双眼,起伏的胸铺,就连微微颤动的睫毛也像清晨沾了露水的蝶翅。
     
    “咳咳......”一旁浑身湿透的女子吐完最后一口水,单手隔着面纱捂住嘴,轻声咳嗽,生怕惊破了此时的宁静,她低下头,双手抱住双臂,将头埋在膝间,身体微微颤抖,紧贴的纱衣突显出她精致的腰身。
     
    白亦辰睁开双眼,眸中闪动着流光,视线移到女子身上,眼睛微眯,伸出右手指向右边站着的人,“你,把外袍脱了给本王。”
     
    “啊我...?”清秀男子一愣,疑惑地指向自己。
     
    他一个眼神横过去,男子立马脱掉外袍递向他,他站起身,接过外袍,蹲在女子旁边,给她披上,她一愣,抬起头,看向白亦辰,眸中荡漾着的水波流转着,很快,便又垂下眼睑,低声道了句谢,拉紧衣袍。
     
    “王爷,你这样会染上风寒的,浑身都湿透了。”清秀男子担忧地看向他。白亦辰斜睨一身亵衣的他,“那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换上?”他立刻哑口无言,立在一旁像块木头样杵着。
     
    “明霆,还愣着干嘛,让群人去找大夫。”白亦辰扫了眼清秀男子,清秀男子赶紧照他的吩咐去办了。素浅歌抬头看了眼那清秀男子,方知原来他就是史上最年轻的兵部尚书明霆。白亦辰走过来将她横抱起,“你没事吧?”周围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她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抓紧他的袖子,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王爷还是放我下来吧,怕是会坏了王爷的名声。”
     
    “不用担心那些,现在身子骨最重要,回烟语楼,等大夫来。”他边说边抱着她往烟语楼走去,周围的人都识相的退到一旁,不敢大声议论。
     
    第二章查探身世
    进了烟语楼,曹妈妈一见辰王爷背着素浅歌进来,眼睛都放亮了,一脸谄媚的笑爬到脸上,暗道素浅歌好运气,撞见了辰王爷。其他女人都看过来,羡慕嫉妒恨的不在少数,有的将爱慕之情都摆在脸上,直勾勾地盯着白亦辰的脸。
     
    “曹妈妈,素姑娘的房间在哪儿?”他一开口,曹妈妈赶紧笑着将他引上楼,像是未看到他怀里瑟瑟发抖的素浅歌,一心只想着天上不停地砸下金元宝,今后可要发大财了。素浅歌一个凌厉的眼神过去,曹妈妈打了个哆嗦,再一眨眼,她依旧在白亦辰怀里瑟瑟发抖。
     
    半年前,素浅歌来到烟语楼,暗地里花银票买下它,成为曹妈妈的主子,曹妈妈虽然对她的一切事情都很疑惑,但又不敢多问,怕是问多了会招来杀生之祸,看她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还是守着自己的钱财好好过日子得好。
     
    “小姐,小姐......”梓云跌跌撞撞跑进房间,看见素浅歌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床边坐着的正是白亦辰。她快步走到他面前,恭敬地站到一旁,“梓云见过王爷。”白亦辰看了她一眼,“嗯”了一下,说道:“刚才大夫已经来过,你现在该去给你小姐熬药了。”
     
    “是。”梓云看了素浅歌一眼,退出房门。
     
    “我侍女不知礼数,大喊大叫,惊扰了王爷,愿王爷莫放心上。”她语气淡淡的,面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靠在床栏上,看向白亦辰。
     
    “那是小事。”他微微一笑,“我早已听说过素姑娘的名字,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王爷过奖,我只是尽自己微薄之力让京都的人都高兴高兴而已。”
     
    两人说这客套话,只是素浅歌脸上的表情一直是淡漠如水的,这场对话中的气氛难免有些僵硬尴尬。
     
    梓云端着一碗药进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白亦辰一眼,他点头:“快给你小姐喂药吧。”梓云应声走到床边,看到素浅歌一脸淡漠,心里狠狠地叹了口气,也有些无奈。“小姐,喝药吧。”梓云对着药碗吹了吹冷气,素浅歌端过药碗,一次饮尽,惹得白亦辰瞠目结舌,梓云暗道她也不注意一点儿,辰王还在这里呢。
     
    “素姑娘是半年前来帝都的吧?”白亦辰微微眯起眸子。
     
    “是的,半年前和梓云流落到此地,遇到烟语楼的曹妈妈,才进了这里做清倌。”她说起这,语气里多了些哀婉,再不是之前的生硬与清冷。
     
    “恕我冒昧的问一句,素姑娘的家人呢?怎能让你们两个弱女子在外漂泊。”白亦辰刚说完,素浅歌垂下眼睑,眼神不觉闪了一下,她知道他开始打探她的身份了,便把早就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我本是忻州人,五年前,我家里走水,父母双亡,整个宅子里,活着人也所剩无几,因为被父母护着,逃出了火海,却在外孤苦伶仃,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之后便认识了同是孤儿的梓云,我与她这一漂泊,就是五年。”
     
    白亦辰走出素浅歌的房间,房间外面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他面容冷峻,一句话也不说,看向白亦辰,白亦辰向他点点头,用眼神告诉他将要做的事。他刚才也听见了房间里面的废话,自然知道白亦辰是什么意思,立马颔首,离开了烟语楼。白亦辰最后看了眼素浅歌的房间,向楼下走去。
     
    曹妈妈见白亦辰下楼来,忙笑脸相迎,“辰王爷,我们素姑娘今日多亏了你才捡回了一条命,真不知该怎么答谢。”她手绢一甩,脸上的谄媚显而易见。
     
    “当时人命关天,本王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他一顿,笑道:“看来曹妈妈对素姑娘还真是特别,让本王觉得,素姑娘才是花魁,并不是一名小小的清倌。”
     
    这一番话让曹妈妈手心冒汗,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素浅歌买下烟语楼的事已被交待过是万万不能对别人说起的。她脑子一转:“素姑娘可是我们这儿不可多得的清倌,不仅才艺双绝,那容貌也是倾国倾城,今天的舞王爷也看了,那样奇妙的舞蹈,自古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可真算捡了个宝。”说完还掩嘴笑眯了眼。
     
    “那么,她是如何进烟语楼的?”他往一旁空位上一坐,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像是不经意问起,尔后等着她回答。
     
    曹妈妈在风尘里打滚了这么多年,此时也听明白看明白了,人家辰王爷是在打探素浅歌的底细呢。想起素浅歌那眼神儿,便不敢说真话,但眼前的可是大名鼎鼎的辰王爷。于是说得半真半假:“半年前,我给一官老爷送姑娘去,回来的时候看见她和梓云正站在烟语楼门口,看着牌匾,我以为是没见过世面的深闺小姐将青楼错认成酒楼了,便和她们搭了话,哪想素姑娘竟然问我这里缺不缺清倌,说自己自愿进青楼做清倌,能帮我赚许多银子,只要我让她吃得好住的好不受欺负就行,我当时见她长得水灵灵的,便一口答应了,还签下了卖身契,想着万一她卖艺不能为我赚多少钱,我就把她捧上花魁的位置,岂料她竟如此有才艺,我觉得做花魁都会糟蹋她。”
     
    事实是,素浅歌和梓云进了烟语楼的第一天,就将它买下来了,这么大的手笔,下了曹妈妈一条,有钱人还来做青楼女子?素浅歌自然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一旁的梓云便告诉她,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知道得多了对她没好处。她每次就把疑惑往肚里吞。她阅人无数,看得出来她们俩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就这些?”白亦辰停止敲打桌面的手指,缓缓抬头,看向她。
     
    她忙点头哈腰:“是,就这些,王爷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1K91QV1-8.jpg

    =================================================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

    公众号【yutushuku】或公众号【玉兔书库】

    点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请认准公众号【玉兔书库】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
    “没有了,本王先回王府了,好好照顾素姑娘。”
     
    “那是自然。”
     
    此时天色已晚,曹妈妈目送着白亦辰走远才进大门,不禁松了口气,要是再问下去,她万一一个不小心把素浅歌买下烟语楼的事情说出来,素浅歌定会劈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