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生人勿进】林河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生人勿进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公众号:浩浩文学 提供,简述:进了走廊,我看到一个大红棺材,棺材前面点燃着白蜡烛,还有一些贡品,特别是还有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站在一旁,手里

    生人勿进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公众号:浩浩文学 提供,简述:进了走廊,我看到一个大红棺材,棺材前面点燃着白蜡烛,还有一些贡品,特别是还有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些法器符纸之类的东西,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稀奇古怪的话。内容精彩不要错过,欢迎点击

    我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冷静下来。
    从车里找到个红包,我往里面塞了一万块钱,然后按照记忆,开着车来到了李馨家,此刻她家里面放起了哀乐。
     
    一个人早早在门口张罗着,他是我的值班经理张伟。
     
    看到我来了,张伟热情的迎了过来,说屋里请。
     
    我点了点头,也没问他什么,张伟喜欢李馨的事全酒吧里的人都知道,今天来也是想送她最后一程吧。
     
    张伟说李馨未婚夫孙云的父母就在屋里,他在这里接人,就不带我进入了,让我去找他们吧,其他员工也在那里。
     
    我看了眼院子里,没有说什么。
     
    我走进去的时候,来来往往很多人,都是李馨的亲戚。
     
    红事变白事,恐怕现在双方父母是最悲痛的人吧。
     
    两家人的丧事是一起办的,但我却没有见到李馨的父亲。
     
    孙云的母亲认识我,她让我进屋里坐,发丧还得一段时间呢。
     
    我并没有进屋,而是问她李馨的父母呢。
     
    孙云的母亲叹了口气,告诉我因为他们觉得女儿不孝,所以不肯露面。
     
    我心里奇怪,不是李馨父亲找我来的嘛,现在怎么又这样,而且听起来似乎李馨生前和父母有矛盾,可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女儿的葬礼都不露面的。

    孙云的母亲给了我一叠纸钱,说让我送送孙云他们俩,一对苦命的鸳鸯。
     
    我没有推辞,把红包也递了过去,孙云的母亲好像觉得有些不好,但是她父亲说这是一番心意,让她收下来,然后孙云的父亲给我拿了支烟,说死之前两个人没有在一起,死之后就一起走了吧。
     
    看着两老伤感,我心里也不好受,尤其是在李馨临死前,我还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
     
    等我烧完了纸,孙云的父亲让我进屋里。
     
    进了走廊,我看到一个大红棺材,棺材前面点燃着白蜡烛,还有一些贡品,特别是还有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些法器符纸之类的东西,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稀奇古怪的话。
     
    本来孙云父亲是想带我去屋里的,可是就在路过棺材的时候,那个道袍中年忽然拦住了我:“我有点事和他说,你们去忙别的吧。”
     
    我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孙云的父亲对这道袍中年很恭敬,当下就对我说:“那你们俩先聊,车什么的我还没准备好,我出去看看。”说完,他转身就走。
     
    看着这个中年道士,我心里泛起了嘀咕,不知道这家伙要找我干什么。
     
    然而,就在我满心猜疑的时候,这个大叔忽然说了句让我惶恐的话:“小子,你摊上事了吧,鬼缠身。”
     
    他这么说,我恍如晴天霹雳,吃惊的问:“你怎么知道,你有办法帮我解决?”
     
    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大叔不动声色的看着我,然后让我点燃一一只蜡烛。
     
    慢慢的我发现了个事,我点燃的蜡烛燃烧的非常迅速,比之前的快很多。
     
    “鬼吃蜡,看这速度,恐怕两个鬼都在,小子,你危险喽。”
     
    中年道士说的话让我如坠冰窟,追着他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回答,而是上下打量着我,不紧不慢的问:“你是谁?什么来头?”
     
    我就说我是李馨的老板,孙云我之前都没有接触过。
     
    大叔皱了皱眉:“不应该啊。”
     
    我摊了摊手,但事实的确如此。
     
    他又看了我一眼,但这一次,眼神中似乎多出一些别样的意味。然后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别走了,你现在很危险,留在这里,你不会有事,可是要是你离开的话,小命难保。”
     
    我这么一听,差点没吓趴下了,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他们记恨的事啊。”他捏了捏手指,直溜溜的眼神看得我有些心虚。
     
    我直接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可我不能告诉他,我就说我们一直很好。
     
    这时候中年道士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学着他的样子坐在了棺材旁边。
     
    大叔问我今年多大了,是做什么行业的。
     
    我说我叫林河,说着的同时我闻到一股芳香,这种味道让我有点头晕,是从棺材里面发出来的。
     
    尸体不应该已经腐烂了吗,我问他怎么不冰冻起来,难道有什么说法吗?
     
    大叔告诉我并没有什么说法:“尸体阴魂不散,就不会腐烂。”
     
    和我说话的同时,大叔打了个哈欠。
     
    我看向棺材。
     
    里面的香味越来越浓,并没有想象中腐烂的味道,这味道要勾魂夺魄似的。
     
    我不知道这味道是不是有毒,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这时孙云的父亲告诉我们,说快要吃饭了,让我们先过去。
     
    大叔站了起来,独自走出了走廊。
     
    我却非常的紧张,棺材里发出香味,这明显不是个好兆头,明知道尸体有问题,这个大叔也不让尸体冷藏起来,真是捉摸不透。
     
    要是尸体出了问题,那岂不死翘翘了!
     
    我也来到了饭店,找到了张伟,和他坐在了一起。
     
    张伟心情好像很不好,一直闷闷不乐的。
     
    孙云母亲也来看到了我,还说感谢我送她儿子最后一程什么的。
     
    这时候大叔正好路过,冷冷的看着我,“林河他要一直等发丧再走,你们也给他安排个客房吧。”
     
    孙云父母听到这话,又对我们感谢什么的,说我是个好老板。
     
    不过那些亲戚明显是有些意外的,都知道我是李馨的老板,可我们非亲非故的,我这么做真的有点匪夷所思。
     
    更何况这两个人死的这么凄惨,我好像也不怕沾到晦气,然而我却无法解释。
     
    酒足饭饱以后,大叔走了过来:“只要你听我的话,保你没有问题。”
     
    说完了,他又重新回到了走廊。
     
    看这牛鼻子说的煞有介事,我真慌了,下意识的就相信他。
     
    我也不敢离开了,招呼张伟再陪我喝一杯。
     
    吃完饭了,赵伟给我点了一支烟,吐了口烟和我说:“其实孙云父母也不想再管李馨,多亏了你送了一万块钱。”
    =
    第5章 张瘸子失踪
    我心里有些悲凉,李馨其实是个好女孩儿,却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亲生父母连葬礼都不愿意出席,婆家也颇有说辞。
    接过烟,我深深抽了口,只能苦笑着说:“难免的嘛,毕竟媳妇还没有娶进门。”
     
    赵伟却告诉我可不是这回事,他说他们都觉得李馨是丧门星,有点憎恨。
     
    他压低了声音:“看到那个刘道士了嘛,这就是他们请来做法的,她们害怕自己出事。”
     
    原来那道士大叔姓刘,就是不知道和张瘸子那老头比起来怎么样。
     
    赵伟掐灭了烟头,去上厕所了,好像还在想着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刘大叔肯定是有目的的,心里总有点疑虑,也不敢进走廊。
     
    我就一直跟在赵伟身边,有他在,我还有个照应,不至于一个人没着没落的,也孤立无援。
     
    多个人忙活,孙云父母自然不会说什么,起初还会让让我,后来也知道我和赵伟挺好的,就也不管了。
     
    赵伟之所以做这些也是因为在李馨家,当帮李馨了。
     
    这样一来二去,我倒也没有那么害怕了,晚上我和赵伟在屋子里喝酒,一直到半夜,他喝多了就睡了。
     
    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就给晓娜赵晓娜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回不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几乎咬着牙,我是真不愿意再留这。
     
    我就和她解释说李馨还得几天下葬,这也是实话,而且说李馨家也没啥亲戚帮忙,怪可怜的,就留这里帮帮忙,等完事了就回去,也算是弥补我内心的愧疚。
     
    可是平时明事理的晓娜这次却出乎我的意料,她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告诉我现在必须回来,立刻马上。

    我很意外,她平时都很善解人意的,怎么今天如此反常,以前她都不会这么对我。
     
    要不就是,李馨缠住了她?让她如此性格大变。
     
    我不知道怎么回她,就没继续说。
     
    左思右想,我又给张瘸子发短信,询问这个事怎么办。
     
    张瘸子依旧很快就回我了,看来也在等我的消息。
     
    我告诉他刚才的事,还有晓娜说的话。
     
    等了半天,张瘸子才给我回话:“你先别见她,还有,天一亮你先来找我,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我知道他说的东西就是那20万块钱,干脆的告诉他没有问题。
     
    这老不死给我的感觉就是挺念财的,一听说我钱已经准备好了,登时就系笑开颜,告诉我他办事让我放心。
     
    只是我心里还是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晓娜的反常隐隐和李馨的死有关系,却有不知道两者究竟联系在哪儿。
     
    我的精神依旧很紧张,感觉李馨好像就在某处看着我,死不瞑目。
     
    天一亮,顾不得洗漱,我找到了刘大叔,说我有点急事,现在要走了。
     
    刘大叔怒瞪了我一眼,似乎对我的事挺上心,直接破口大骂说我不想活命了是吧。
     
    我实话告诉了她,我说晓娜也被鬼缠住了,我联系了个张瘸子,他说他能帮我。
     
    大叔挑了挑眉,有点意外:“他怎么说的啊。”
     
    我想了下,之前掌伟跟我说大叔是孙家请来保命的,那肯定特别有本事。
     
    我索性一股脑把这几天的事都说了,包括李馨的鬼魂和晓娜手上的尸斑。
     
    听我说完,大叔不经意间缩了缩脖子,好像也有点慌神的样子,但他看我的眼神很犀利,好像要把我看穿,瞪着眼睛说:“不完全,你肯定还漏了什么,你再想想,人命关天的事,很重要。”
     
    他这么一说,我只感觉后背发麻,脑袋也不好用了。
     
    我又想起来之前厨房里的抹布还有晓娜常穿的衣服的事。
     
    听完了他才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咱们俩现在就去,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要是没有我在你身边你很危险。”
     
    我现在六神无主,他能帮我确实是太好了,可是我有回想了起来,抹布里包裹的东西确实不知道是什么,可是那些血迹确实诡异,真的是晓娜杀鸡留下的血?
     
    我吓了一跳,晓娜的反常是在李馨死亡以后,那么抹布里的东西会不会和李馨有关?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李馨是全尸,这一点我知道,而且晓娜也绝对不可能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的。
     
    我开车和大叔来到了丧葬用品店,我心里很着急,也没有事先和张瘸子打招呼。
     
    但走进一问,张瘸子竟然不在店里面,不知去向了。
     
    微信也不回,短信也不接,最后我打了个电话,是关机的。
     
    无论我给张瘸子发了多少条短信,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一直到了下午,大叔很无奈的告诉我:“我们必须走了,离开太久了,容易出事端。”
     
    我告诉店里的伙计,让大叔一回来就马上联系我,然后给他扔了一千块钱,让他继续打电话,打通为止,看在钱的面子上他说这不是问题。
     
    之前张瘸子说不让我见晓娜,我也不敢回去。
     
    我和大叔说明天的吧,他好像很着急,说只能这样了,比起晓娜,李馨和他未婚夫的事更为棘手。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了,赵伟站在门口抽烟,然后递给了我一根。
     
    大叔看了我一眼就走了,走之前让我多加小心。
     
    我一看赵伟的样子就有事,问他怎么了。
     
    他说今天警察来过了,孙云的父母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整天都没有出来,肯定是说了什么。
     
    我想了想,和他说:“应该就是两个人的尸检报告吧,自己孩子就这么没了,肯定是受不了的。”
     
    虽然这么说,可我感觉还是有事。
     
    不仅如此,张伟也有点反常。
     
    经过观察我发现,孙云的父母很不对劲,虽然很好奇,但我也不好问,毕竟和人家也不熟。
     
    就在晚饭之前,他们找到了大叔,说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想让李馨和孙云分开下葬。
     
    大叔直接摆了摆手,告诉他们李馨怨气太重,如果那么做肯定会出事的。
     
    说完了,大叔看了眼我,就去吃饭了。
     
    孙云的母亲看了眼她丈夫,也走了过去。
     
    这么一来我心里有谱了,他们俩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
    第6章 怨灵
    吃完了饭,我回到了客房之中。
    张伟好像也没有心情张罗什么了,早早就睡了,我心里面五味杂陈的,心里面很担心晓娜,明天无论如何也要解决这件事,再一个问题就是张瘸子,难道他知道晓娜身上的鬼不好办,不想趟这趟浑水了?
     
    躺在床上,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我是被尿憋醒的。
     
    我起来上厕所,却感觉里面异常的寒冷。
     
    现在可是三月天了,天气已经开始回暖,这大半夜的寒气森森我感觉挺吓人,也不敢多待,解决完了之后就想赶快离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冷气从耳边吹来,冷得我浑身激灵。
     
    我猛地一顿,直感觉一只手攀上了我的后背,仔细一看,那双手惨白无比,毫无血色。
     
    侧过头,我看到了那个人。
     
    她身上穿的是红色的旗袍,正是李馨订婚当天穿的那件。
     
    “我想你了,你怎么还不来陪我。”
     
    李馨幽怨的声音回想在我的耳边,我吓得上下牙直磕,差点没吓尿了:“你放过我吧,我特意来送你的,这还不够吗,我给了你父母一笔钱。”
     
    这时候,我终于看到了李馨的样子,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鲜血顺着她的眼睛滴了下来。

    我吓的直往下退,然后夺路而逃,最后跑回了客房之中,一下子把外面的门锁上了。
     
    我一回头好像撞到了什么很坚硬的东西,只感觉眼前一黑。
     
    不知道昏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戳我,等到我睁开眼睛,看到是张伟,他一脸懵逼的看着我,说我刚才大喊大叫的。
     
    回想着刚才我摇了摇头,可能睡毛了。
     
    张伟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也坐了起来,他说他做了个噩梦,梦到了李馨,李馨说她身体好空,要让我把她的心脏找回来。
     
    心脏?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兀的联想到了抹布里的东西。
     
    张伟叹了口气:“就是个梦,你也别多想。”
     
    我这却是一夜无眠,心里很乱,李馨总缠着我,让我感觉无路可逃。
     
    太阳刚出山,我就赶忙出了客房,找到了大叔,拦住了他,从头到尾把昨晚的事都告诉了他。
     
    大叔的表情很严肃,然后看着我:“你真的,和李馨的死没有关吗?”
     
    我说这事可不能乱说啊。
     
    大叔摇了摇头,深深看了我一眼,说他现在得去处理棺材了。
     
    我也先去吃早饭了,只是经历发生昨晚那件事,我却没有什么胃口了。
     
    张伟也看了我一眼,他状态也不是很好,只有我们俩知道对方这样的原因。
     
    吃完饭后,和孙云父母打了个招呼,我就和大叔走了,
     
    我们俩一路去了丧葬用品店,还是没有看到张瘸子的身影。
     
    在收银台只有一个年轻的小伙,我记得张瘸子和我说过这是他的亲戚,我就问张瘸子现在在哪,我有很要紧的事,我才想起来这是他的亲侄子,没有理由不知道。
     
    小伙打量了下我,说有什么事和他说就行。
     
    我和他说你叔叔答应帮我办个事,昨天就让我来了,可是他不在,我确实很着急,所以现在过来看看。
     
    我这么说,小伙的表情有点变化,他咳嗽了一声:“这个事我不知道,还有,我叔叔不在店里了,你们也别找了。”
     
    我听到他这么说,觉得太莫名其妙了,刘大叔也向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出去。
     
    我也只好跟刘大叔走了,但我心里实在恼火:“这个张瘸子怎么这样,说话不作数的啊。”
     
    大叔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我觉得他会联系你的。”
     
    我摇了摇头:“他要是一直不联系我,那晓娜可怎么办啊。”
     
    大叔想了想:“这样吧,咱们俩先去找你女朋友,我给你想想办法?”
     
    眼下也没别的办法,我也只好点头。
     
    晓娜是个美术设计师,我带着刘大叔直接驱车向她的公司赶去,可是到了之后,竟然得知她今天没有来上班。
     
    家里也没有,电话也不接,晓娜就好像突然间失踪了。
     
    我很着急,问大叔:“晓娜不会被鬼给害了吧。”
     
    大叔很坚决的否定了:“不可能,现在还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这样吧,咱们先把李馨那边处理了以后,再来找这里吧。”
     
    看大叔的样子胸有成竹,我也放心了许多,可是我还是很担心,毕竟晓娜现在不见了,我心里特别着急,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送给晓娜的梳子也碎了。
     
    看到梳子的时候,我感觉很难过。
     
    会不会,那晚我和李馨的事让她知道了?
     
    我捡起地上的梳子,回想着与晓娜在一起的时光,心里隐隐作痛,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她,不能让她受到一丝的伤害。
     
    等我们回到了李馨家,回到屋张伟就哀声叹气的拉着我又要喝酒,我们俩确实都有点郁闷。
     
    也没喝多少,我就有点困了,和张伟说我先睡了。
     
    我又做了个噩梦,当我迷迷糊糊惊醒的时候,面前一片漆黑。
     
    我看到在我面前,一双眼睛就在我面前,死死的盯着我。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张伟一直在看着我。
     
    我拍了拍胸口,有点不开心,心脏也嘭嘭直跳个不停,没好气的说人吓人吓死人啊。
     
    张伟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看着我:“哥,你和李馨,没什么的吧。”
     
    我愣了一下,没由来的有些心虚:“你说什么呢,我可有晓娜了。”
     
    张伟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我太想她了,说胡话了。”
     
    我长长松了口气,宽慰张伟让他节哀顺变,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一定能查到李馨的死因。
     
    张伟重的点了点头。
     
    看他的样子,已经有些癫狂了,让我的心里也有点没底,但也没继续说什么。
     
    张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睡了。
     
    我怎么也睡不到,也害怕刚才的事再次发生,就披上外套,想出去溜达溜达。
     
    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快要凌晨了。
     
    就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竟然收到了一条短信,竟然是张瘸子发来的,问我睡没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