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热文尤言阙《一声梧叶一声秋》资源小说推荐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一声梧叶一声秋小说简介:母后我怕。”软软糯糯的声音,二八年华的云梦清紧攥着妇人门襟,小脸苍白。 “清儿,莫怕,奈何桥上,你父皇还等着我们。”妇人

      一声梧叶一声秋小说简介:母后我怕。”软软糯糯的声音,二八年华的云梦清紧攥着妇人门襟,小脸苍白。

     

    “清儿,莫怕,奈何桥上,你父皇还等着我们。”妇人虽着华贵衣裳,黑发披散泪湿面颊,已尽显落魄。


    第一章:为奴为婢

    细雪飘零,满院皑皑。

     

    景德宫内,凤袍妇人拥着清灵少女瑟缩在墙角。殿外锣鼓喧天,新帝登基,号容景,此时正是祭神大典,不论宫人朝臣尽数聚集在太和殿外朝拜。

     

    “母后我怕。”软软糯糯的声音,二八年华的云梦清紧攥着妇人门襟,小脸苍白。

     

    “清儿,莫怕,奈何桥上,你父皇还等着我们。”妇人虽着华贵衣裳,黑发披散泪湿面颊,已尽显落魄。

     

    瑞丰三十二年,在这一年凛冽寒冬走到尽头。

     

    国破家亡, 前朝皇室岂有不入地狱之理?

     

    可看着娇小的女儿,她湿润眼底满是不舍,云梦清乃是孟国最小的公主,她的亲生血脉。

     

    锣鼓声渐渐消弭于耳,突然殿门’咚’的一声踹开,凛冽的寒风卷席着风雪迎面而来。

     

    尤言阙一袭五爪金龙的龙袍加身,身长玉立伫立门前,逆着雪白,精雕玉琢的面容阴影尤其的重。狭长凤目触及孤苦相依的母女,薄刃唇角勾勒淡淡冷意。

     

    “娘娘, 久违了。”

     

    韦氏皇后身形一颤,忙不迭拖着云梦清伏跪在地:“罪妇韦氏叩见陛下,望陛下念及登基之喜,饶恕小女梦清,罪妇甘愿以死谢隆恩。”

     

    尤言阙斜飞入鬓的眉梢轻挑,韦氏不敢抬头,头颅重重磕地,周而复始,嘴里一味重复着:“求陛下放小女一条生路!求陛下放小女一条生路……”

     

    眼看着韦氏额头鲜血如珠,云梦清吓得哭出声,只觉母后扣着她手分外紧。

     

    “生路?呵——”尤言阙眸光始终冰寒,如玉指节微抬,随行的李公公心领神会,立即命人将云梦清架着关进了内殿。

     

    不多时,只见一宫人捧着竹篓入殿,轻轻揭开盖子,一条通体泛着金光的蛇探出七寸吐出长长的信子。

     

    “两年前,我尤氏九族被诬陷满门惨死,你可曾想过放我族一条生路?”

     

    尤言阙冷声道,拂了拂明黄宽袖,“朕今日便看看,是你的心毒还是这蛇毒,福喜,要她求死不得求生不能! ”

     

    李公公顺从颔首,旋即殿中惨叫凄厉刺耳。

     

    “母后!你们要对我母后做什么!母后! ”内殿云梦清闻声揪紧了一颗心,她拼尽全力撞开门扉,冲出内殿,却撞进了尤言阙胸膛。

     

    “乱臣贼子!你会死无葬生之地! ”她脱口大骂,一把新亮的匕首蓦然落在她脖颈间。

     

    “死无葬身之地的是你! ”他墨瞳乜了乜,徒生一丝危险气息,须臾,她光洁下巴被他捏在手中,“今日登基大典,朕留你一命,你既是竺明帝之女,朕便予你无上荣宠如何?”

     

    云梦清心惊胆颤,认命的闭上眼,预料之中的刀刃并未划破喉咙,反而落在腰际划断了襟带。

     

    忽而,身体冰凉,亵衣拨开。

     

    她细白的身子赤裸裸露在眼前,尤言阙打横一抱丢在榻上。

     

    云梦清又踢又打,奈何对尤言阙而言不痛不痒,处子落红,痛呼声响彻了整个景德宫。

     

    风雪愈来愈大了,鹅毛般堆积了厚厚一层白,宛如天葬,孟国朝夕陨落,云氏皇族一夜颠覆。

     

    清晨,李福喜卷着圣旨走到殿前,高声宣读:“云氏之女,云梦清,克娴内则,秀外慧中,自今日起于太和殿为婢,随朕左右,钦此! ”

     

    云梦清亵衣掩着满布红痕的身子,屈辱的紧咬红唇。

     

    十六载金枝玉叶,竟沦落为奴为婢的份上,还是伺候那惨无人道的昏君!

     

    宫娥秋词见状无声拭泪,李福喜反倒讥笑,“云梦清,陛下圣恩不容抗拒,可别忘了,永宁殿的韦氏生死未卜。”

     

     

    第二章:狗仗人势

    “……”云梦清心提到嗓子眼,昨夜母后一遍遍呼唤着她的名字,犹如刀尖将她凌迟。她猛然站起,怒视着李福喜道:“不准你们害我母后! ”

     

    她抬脚便要去往永宁殿,却被李福喜展臂拦下:“命令谁呢?还真当自己是千金之躯?既是抗旨,杀头之罪! ”

     

    云梦清身子僵住,这天下已是尤言阙的天下,云氏众人尽数殒命。世间唯有母后与她幸存,她不能……不能连母后也失去。

     

    看着阴测测笑着的李福喜,云梦清银牙一咬,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云梦清,接旨! ”

     

    宫婢也分三六九等,云梦清深谙尤言阙不会叫她好过,却不曾想,竟是派遣到浣衣局!

     

    正值寒冬腊月,雪水冻结。云梦清自幼十指不沾阳春水,此时浸泡在冰冷水里,不出一个时辰,纤细柔荑红肿如馒头,皴裂疼得钻心。

     

    秋词心疼不已,揽下云梦清的活,让她坐一旁歇息。谁知,管事姑姑卷着长鞭狠狠抽在秋词背上:“贱婢,你这是洗衣裳还是补衣裳?”

     

    秋词被打倒在地,姑姑心火未消再次扬起手来。这一次,手未落下,被云梦清扼住了手腕:“大胆,再动秋词,信不信我拧断你的手! ”

     

    她神色凌厉,却被姑姑顷刻甩开,讥诮嘲讽道:“嘿哟?还把自己当公主殿下呢?谁不知你为苟活于世,爬上龙榻,想要飞升当凤凰,结果成了只乌鸦! ”

     

    羞辱的话惹得云梦清恼怒,她正欲反驳,鞭子條然撕开了她手臂衣裳,落下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今儿就让你知道,谁猜是这里的管事! ”姑姑咬牙切齿,鞭子不停的砸在云梦清背上,腿上,腰上……

     

    秋词护主心切,爬起来兀地扑向姑姑,两人厮打成一团。

     

    吵闹声惊动了侍卫,及时赶来将秋词与云轻梦禁锢。

     

    “这贱奴敢推我,把她剥个精光丢进洗衣池里泡个一天一夜,我倒要看看,骨头有多硬! ”姑姑又是一鞭子打在秋词身上,声色俱厉的喝着。

     

    再怎么说,云梦清被尤言阙宠幸过,她还没那个胆子揣摩圣意对她下手。

     

    冰天雪地里,刺骨冰凉的水瞬间将秋词冻得全身通红。

     

    云梦清心如刀割,秋词被殃及都是因为自己,一天一夜,岂不是要把她往死路上逼?

     

    她从没跑的那么快,几经摔倒跪在御书房外, ‘噗通’跪在汉白玉石的台阶前:“陛下,罪女云梦清求陛下救救秋词……”

     

    “大胆宫婢,谁准你在此大声喧哗! ”李福喜候在殿门前,尖声尖气的斥责。

     

    “求陛下救救秋词,求陛下……”

    1KUKC4-5.jpg

    =

    恍然一眼,尤言阙竟捕捉到一丝熟悉感,就像是两年前那一抹倩影……

     

    怎么可能,秋词已经死了!

     

    他打消心头荒谬的念头,俯下身贴在她耳边讥讽道:“朕是痴人说梦,你的母后亦是如此,到现在还惦念着带你受过,朕能饶了你!”

     

    母后……

     

    “尤言阙你个卑鄙小人!有什么仇什么怨,你来

    《凤主山河:医女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