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唐云安《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小说简介:被抬上手术台,她的心底充满了无尽的绝望,当仪器狠狠进入身体的那一刻,那种强烈的痛感,唐云安只觉得此生难忘。 她的孩子,那是她的

      妻色撩人:老公大人你在上小说简介:被抬上手术台,她的心底充满了无尽的绝望,当仪器狠狠进入身体的那一刻,那种强烈的痛感,唐云安只觉得此生难忘。

     

    她的孩子,那是她的孩子啊,在一点点的死亡,一点点的消失……

     

    唐云安终于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第一章 孽种没资格留下来

    “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我流了。”

     

    医院里,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把将女人推到了妇产科的医生面前,面无表情地说出这番话。

     

    “不,傅靳南,你不能,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啊!”唐云安绝望的大吼,挣扎着想要逃走,可旁边的医务人员紧紧扣住她的手腕。

     

    傅靳南冷笑,厌恶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什么肮脏的东西,“一个孽种而已,没资格留下来。”

     

    孽种?

     

    她和他的孩子,在他眼里原来只是孽种。

     

    心,好似被人狠狠按进了冰桶中。

     

    唐云安的泪水浸湿整张脸庞,无措又悲哀的吼道:“他有什么错?他只是个无辜的小生命啊,傅靳南,你当真要这么狠心?”

     

    就因为一心觉得自己给他下药爬上了他的床,接着害死了他心爱的女人吗?可这一切分明和她无关……

     

    傅靳南睥睨着她,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轻启双唇说出最残忍的话,“他的错,就是有你这么一个下贱的妈!”

     

    听到这些话,唐云安无助地跪坐在地上,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一颗颗砸向地面。

     

    她没有再反抗,不仅是因为反抗不了,也因为没有力气再反抗了。

     

    被抬上手术台,她的心底充满了无尽的绝望,当仪器狠狠进入身体的那一刻,那种强烈的痛感,唐云安只觉得此生难忘。

     

    她的孩子,那是她的孩子啊,在一点点的死亡,一点点的消失……

     

    唐云安终于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唐云安就被从床上狠狠拖了下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浑身的酸痛让她不禁皱了皱眉,入目的是傅靳南愤怒的脸庞。

     

    “唐云安,你竟然还睡得着?”他猩红的眸子好似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看来你果真是一点悔意都没有。”

     

    话里,傅靳南硬生生将她拽了出去。

     

    唐云安没有任何的反抗,浑身酸痛的根本没有抬不起任何力气,更何况,反抗有用吗?

     

    他不相信她,只会更恨她。

     

    车子停下,门被打开时,唐云安被一把推了下去!

     

    无力的她摔倒在地,下身的疼痛加倍来袭……

     

    她挣扎着爬起来,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站稳,一个巴掌迎面扇了过来。

     

    唐云安差点没站稳,脸颊瞬间就通红一片。

     

    “怎么会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娜娜怎么会有你这种绝情的朋友!”老泪纵横的苏母给了一巴掌还觉得不解气,指着她狠狠地骂道,那模样,好似恨不得直接杀了她。

     

    唐云安这才发现,这是苏娜的葬礼,她忍不住蠕了蠕唇,“伯母,不是……”

     

    “就在娜娜面前,你还敢赖账!”苏母气得涨红着脸,又是一巴掌,狠狠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娜娜跟傅总破镜重圆,你是有多重的嫉妒心,才能够下狠手把娜娜杀了!连她的尸体都被烧的黑乎乎的看不清样子!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打死你!”

     

    一面骂着,苏母一面用拳头砸在她柔弱无骨的身上!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把错归咎于她的身上!

     

    突然,她的小腿被人用力踢了一下,立刻就跪了下去。

     

    “道歉。”一道冷冷的命令响起,如同冰窖里贮藏多年的寒冰一般。

     

    阴云密雨,淋漓的大雨倾泻而下,打在唐云安的脸上,生疼的很。

     

    看着不远处的灵堂,她忽然就觉得有些难受,她连进去祭拜的资格都没有吗?只能在外面……

     

    抿了抿唇,她还是闭上眼睛,朝那个方向重重磕了一个响头,“苏娜,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保护住你,对不起,我不该临时去厕所以至于包厢起火的时候让你一个人留在里面,对不起。

     

    可是,她宁愿,死的那个是她。

     

    磕完头,唐云安下意识地就想要起身,岂料才刚抬起左脚,耳边就响起傅靳南愤怒的声音,“谁让你站起来的?”

     

    唐云安脸色一白,只能再次跪下!

     

    “就算你磕头几千几万个头,娜娜都不会回来了!你这个贱人……”

     

    冷漠无情的话混合着暴雨稳准狠的击打在她柔弱的身上,唐云安浑身发冷,却依然坚持,磕得头破血流,直到意识越来越模糊,身子撑不住的倒向一边。

     

    “云安!”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一道熟悉的身影由远及近出现在眼前……

     

    再醒来时,唐云安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醒了?”极具磁性的男嗓音响起,正是大雨里救了她的,从小认识到大的陆远航。

     

    唐云安用食指按住了太阳穴,轻轻揉了揉,缓了片刻后才开口:“谢谢。”

     

    她顿了顿,抬手就掀开被子下床,准备离开。

     

    只是没想到脚才落地,倏地一软,差点就要摔倒,好在最后一秒及时扶稳了床。

     

    唐云安眼角的余光瞥见陆远航稍稍伸出手又犹豫着收回去的手,不觉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连他都觉得她脏了吗?

     

    她移开视线,一边朝外走去,一边讥嘲道:“真是谢谢你救了我这个杀人犯。”

     

    陆远航似乎想要开口解释什么,却在下一秒见到唐云安神色突然大变!

     

    “唐氏最大的客户公司已经被Gary的傅总收购,Gary下一步即将着手收购唐氏,这也意味着,唐氏即将面临破产。那么,这其中的原由是什么呢?接下来,让我们转播到……”

     

    唐云安望着电视机,眸子骤然紧缩!

     

    不,这不可能!

     

    她想立刻回公司问清情况,但由于迈步的动作太大,伤痕累累的身体支撑不住,差点跌倒在地!

     

    下一瞬又挣扎着爬起来,艰难的前行……

     

    打车来到唐氏企业顶楼的总裁办公室,没想到唐云安才推开门,脸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回荡在气氛沉闷的办公室里。

     

    她捂住了痛得炙热的脸庞,泪水氤氲在眼睛里,不可置信的望着父亲。

     

    “这一切都是你害的!还有脸来公司!”唐父十分愤然,青筋暴露在他苍老的皮肤外,由于过度愤怒,唐父的胸口急剧的起伏,“居然对最好的朋友都能下杀心!现在,是不是又要来杀我了!?我教不出这样狠毒的女儿!唐云安,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唐柏的女儿!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第二章 濒临绝望

    “爸……”唐云安震惊的看着他。

     

    她深爱的男人不相信她,就连与她朝夕相处了二十年的父亲,也不信她吗?

     

    唐云安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坠入了一个黑暗无光,冰冷刺骨的深渊……

     

    “滚!”

     

    唐柏伸手,把她推出了办公室,又狠狠的砸上了门!

     

    所有底线在这一刻,好像都崩溃了……

     

    “破产了,破产了,祖祖辈辈经营的公司没了,都没了……”

     

    听着父亲痛苦的呢喃,唐云安心里的难受无以加复。

     

    不,她不能让唐氏企业消失……

     

    Gary公司里,傅靳南还未到总裁办公室,就看到几个员工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他皱了皱眉,紧接着一眼就看到那些笑人手机上的艳照,主角正是唐云安!

     

    一股怒火从心底燃了起来,他二话没说,脸色阴沉的进了办公室。

     

    唐云安,这个女人果然是个恶心的荡妇!

     

    心中这么想的,可他却如何都看不进去秘书李俊送来的文件了。

     

    唐云安踏在Gary公司的走廊上,所有职员都对她指指点点,数道嫌弃的眼神都刺在她的身上。

     

    “你们看啊,照片上的女人不就是她吗?”

     

    “还真是!”

     

    “真不要脸,千算万算才爬上了总裁的床,得意什么?”

     

    “这个婊子,还有脸来?”

     

    唐云安听得云里雾里,直到她看见一名职员的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张香艳的照片!而照片上的脸,正是她!

     

    是傅靳南,一定是他!自己只跟他做过,除了他,还有谁能发出这种照片?

     

    唐云安低下了头,只觉得无比耻辱,可为了父亲和唐氏,她只能顶着这些耻辱的目光,朝走廊的尽头走去。

     

    站在清冷的办公室里,唐云安只觉得自己的双脚仿佛被凝固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想问,他为什么要算计唐氏,也想问他为什么要把那些照片放到网上……

     

    傅靳南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缓缓抬起头,一张五官深邃,轮廓分明的俊脸上仿佛结了冰一般。

     

    “我怎么做,不都是你活该吗?”薄唇里溢出无情的话,“你唐云安,不就是一个恶毒放荡的女人?”

     

    就算赔了她的这条命都换不回他心爱的女人,现在不过是让唐氏破产了,算得了什么?

     

    傅靳南缓缓站起身,一步步朝她靠近,两根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颌,深邃无底的眼眸死死盯着她,“那些,不都是你的真面目吗?”

     

    她还能解释什么?

     

    在傅靳南眼里,她也只是个杀人且放荡的女人。可是在她的心里,傅靳南是她深深爱了好多年的人啊!

     

    她的不回应让傅靳南以为她默认了,嫌弃似的丢开了她,回到办公椅上。

     

    “站在这里脏了我办公室的空气!没有其他事情就滚!”

     

    一句话拉回了唐云安的理智,她走上前,用一种哀求的口气说:“我来,是想求情……你能不能收手,有什么恨冲我来,放过唐氏,也放过我爸……”

     

    傅靳南眯着阴沉的眸子,略微挑眉,“我凭什么帮你?你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我帮你的?”

     

    凭什么?是啊,凭什么呢……可她不能对唐氏见死不救……

     

    唐云安把心一横,咬牙道:“我有。”

     

    她还有……自己的身体。

     

    唐云安强忍着心里的难受,将外衣慢慢褪下,正准备靠近的时候,发现外面有许多目光时不时投注过来,就连忙想要转身过去关门。

     

    “不准关门。”傅靳南开口,既然她自己都不要清白把艳照发布在网上,那索性就让所有人都亲眼看到,她骨子里的骚和浪!

     

    蹙紧眉头的唐云安迟疑不定,但为了祖传下来的唐氏企业,她必须照办。

     

    迈开步伐,朝着一脸挑衅的男人走去。

     

    她望着面无表情闭上双眼的傅靳南,也合上了眸子,青涩的一个吻落在了他的薄唇上,男人却猛地睁开眼——

     

    “技术这么拙劣,滚!”说完,傅靳南便带着厌恶的眼神推开了她。

     

    “唐云安,你就连外面的小姐都比不上,有什么资本骚?”

     

    唐云安没有说话,忍受着屈辱。身体僵直的又走到他面前,缓缓勾下腰肢以上的部位,双手试图爬上他的胸膛,解开了他领上的一颗纽扣,直到男人隐约露出了健硕的胸膛,唐云安才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

     

    “婊子!”冰冷的手指无意间碰到胸膛口,傅靳南皱紧眉头,直接一脚踹开了她!

     

    正好踹到了小腹,剧烈的疼痛蹿了上来,唐云安没有再上前,而是伏在地上,捂住腹部。

     

    他根本无意于要放过唐氏,只是为了羞辱她,不是吗?

     

    但唐云安依旧没有放弃,只是眼泪在往下掉,“靳南……不,傅总,求求你,放过唐氏……”

     

    见她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傅靳南只觉得无比嫌弃。

     

    拨通了前台的号码,“通知保镖,把我办公室的废物丢出去。”

     

    不出片刻,几个身形健壮的正装男人就走了上来,架住地上的唐云安,往外拖……

     

    “啧啧啧,下场也真是惨。”

     

    “谁叫她那么不要脸,往傅总身上蹭!”

     

    “苏娜姐尸骨未寒,她就迫不及待来公司勾引傅总想要上位,活该!”

     

    ……

     

    一系列污秽的词句都是用来辱骂她的,直到被扔出了办公大厦外,那些声音才逐渐消散。

     

    唐云安挣扎着站起身,从停在一旁的车子反光镜中看见了自己此时不堪的模样,精致的妆容被泪水哭得花了脸,齐锁骨的卷发在狂风中凌乱。

     

    这还是她吗?

     

    从那具烧焦的尸体出现之后,她就不是那个风光鲜丽的唐家大小姐,唐云安了。

     

    带着讽刺的笑,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目光无神,完全忽略周围异样的视线。

     

    “死人了死人啦!”

     

    “这个人怎么好眼熟,在电视上好像见过!”

     

    走到一条长而窄的河道边,原本应该荒芜的地方此时围满了人群。即使再吵闹,唐云安依然漠不关心。

     

    直到有人喊道:“唐柏!他就是唐柏!那个公司破产的唐柏!”

    768730af64d909d4!600x600.jpg

    =

      “靳南,你总算来了。你离开的这一小会儿啊,我是坐卧不安,还以为你丢下我回公司了。”陈梓慈撅着嘴唇,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不会。”傅靳南坐在床沿,视线剜过被冷落在一旁的唐云安,“我是怕这个贱人趁机逃跑,没有人照顾你。”

     

      陈梓慈这才故作惊讶,“云安姐也来啦?云安姐,你的伤口没事把?”

     

      “能有什么事?她这条贱命,死了都活该。”

     

      说得是。

     

      一条贱命,被磕得头破血流又怎么样?傅靳南不可能

    《考骨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