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重回都市》小说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小

     说主人公是卓不凡叶子沁的书名叫《仙尊重回都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黑色毛衣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 小说主人公是卓不凡叶子沁的小说叫《仙尊重回都市》,是作者黑色毛衣写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

     

    第一章重生归来

     

    漆黑夜晚,一辆白色的奥迪A6快速疾驰在公路上。

     

    车中,叶子沁纤细白皙的十指用力握着方向盘,姣好的面容却是一片淡漠,如水般的眸子中带着极为复杂的情绪,通过后视镜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

     

    那是她的丈夫卓不凡,她刚从局担保出这个扫黄被抓的‘丈夫’。

     

    此刻,神情平静的卓不凡内心却如惊涛骇浪翻滚,难以平静!

     

    这是三百年前的‘于蓝星’,自己重回了少年时代!

     

    于蓝星之上武道盛行,习武之风浓重,每个联邦国都成立了专属的武道联盟,统一管理武者,处理一些‘不寻常’事件。

     

    以卓不凡现在的见识,知道‘于蓝星’在众多修炼星球当中,属于低武星球,稀薄的灵气还属于灵气1那位0时代。

    6f0aca05c07a498f813ffc0850f62bfd!400x400.jpg

    三百年前,卓不凡被人打晕扔进大海当中,无意间进入了一个修真星球,在绝境中求生,逆境中成长,终于成为一代仙尊,可惜在突破修为渡劫之日,被自己的红颜和最好的兄弟背叛,导致神魂陨灭……没想到竟然重生回了‘于蓝星’。

     

    那两人肯定是为了‘时空境’,卓不凡千辛万苦获得的超级法宝,为了得到时空境差点殒身秘境,没想到最可怕的不是秘境中的妖兽,而是人心!

     

    游历宇宙三百年,卓不凡见识颇为广阔,在浩瀚的宇宙中,甚至有一颗星球和‘于蓝星’差不多,叫做地球,卓不凡也曾经在地球上待过一段时间,不过地球毕竟不是自己的故乡,他一直想回到‘于蓝星’。

     

    “狼牙君、祸水仙,我把你们当成我最信任的人,想不到最后背叛我的也是你们,你们曾经给予我的……将来,我一定会百倍,千倍,如数奉还。”卓不凡双掌紧握,瞳眸当中如同燃烧着两团烈焰。

     

    而此时,正在开车的是他的妻子——叶子沁。

     

    金州‘天美’化妆品公司的总裁,也是金州出名的绝色美女,只是嫁给了自己这个窝囊的男人,令得她更加的‘出名’。

     

    三百年不见,卓不凡心里五味杂陈,当年终究是他负了别人。

     

    卓不凡的母亲是青州卓家家主卓骆身边的婢女,因为家主醉酒乱情生下了自己。

     

    “卓家啊卓家,当初将我和我母亲赶出青州,我母亲含辛茹苦将我养育成人,卓骆只因为你的大儿子意外死亡,你才把我叫回家和叶子沁结婚,让别人嘲笑我是一只配种的公狗而已。”

     

    “我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就像一个小丑,一个垃圾一般生活在这世界上,最后还被人打晕扔进海里。”

     

    “如今重生,苍天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只想弥补曾经遗留下的遗憾,犯下的错误,守护我所爱之人。”

     

    往日记忆如海绵中的水全部挤压出来,卓不凡那原本迷茫的眼睛里面掠过一道精芒。

     

    卓不凡和叶子沁虽然是夫妻,但是两人结婚三个月没说过几句话,后面自己被人害死,他也不知道叶子沁似否为自己掉过眼泪。

     

    “子沁,对不起。”

     

    “嗯?”叶子沁俏丽脸庞一怔,自从她和卓不凡结婚之后,自己这个丈夫只会花天酒地,今天居然主动跟自己道歉。

     

    她并不知道,这一声对不起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与情感。

     

    “知道错了,以后就别去那种地方了。”叶子沁轻轻叹息,心中复杂。

     

    卓不凡去那种地方寻欢作乐,实际上也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和他同房。

     

    “我这个结婚的男人,还不如光棍自由,至少不用每天被女人折磨……”这是卓不凡曾经喝醉酒,对她叫骂的一句话。

     

    而卓不凡嘴角苦涩,他去那种地方不过借酒浇愁而已,根本不是去找女人玩。

     

    一路无言。

     

    回到别墅,当年的一切都没变,叶子沁人长得漂亮,独自掌握一个大公司,在金州能排入前100,资产几千万,但是这房子除了他们两个人,就只有一个佣人王妈,平时略显得冷清。

     

    叶子沁身材傲人,清冷如画的脸蛋清丽动人,气质出众,乃是高岭之花,当时的卓不凡只觉自己配不上叶子沁,自卑过很长一段时间。

     

    这时,别墅外面突然来了一个人,身着笔挺的西装,留着平头,鼻梁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约莫二十五岁左右,“叶总,听说卓先生被抓了,现在没事了吧。”

     

    “已经没事了。”叶子沁说道,两人走到别墅外门口谈话。

     

    这个男人叫周伟,乃是‘天美’公司的总经理,叶子沁身旁重臣,公司都传两人有一腿,给卓不凡戴了绿帽子。

     

    但卓不凡知道叶子沁对男人不假言辞,根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叶总,说句冒犯的话,卓先生这样做对你和公司都不好,他只会害了你,不如早点离婚,你也可以解脱出来,轻松一些”周伟一脸正色,低声劝说道。

     

    叶子沁面如冰霜,细长的眉毛却是微微一蹙,说道:“周经理,这是我的家事,你的好意我知道,但请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周伟一愣,旋即轻笑道:“叶总,我也是为了你好而已。”

     

    叶子沁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说完,叶子沁直接沿着旋转楼梯,朝着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周伟不肯死心,目光落在沙发上的卓不凡,道:“卓先生,能不能谈几句?”

     

    卓不凡皱了皱眉头,“周经理,不知道你想谈什么?”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曾经你是卓家的少爷,叶总和你在一起,是她高攀了,但是现在你只是卓家弃少,如果你为了叶总好,就早点和她做个了解,放她一条生路。”周伟直言不讳道。

     

    卓不凡是整个金州圈子里出了名的窝囊废,平时连公司员工都能对他大呼小叫,周伟自然不畏惧他总裁‘丈夫’的身份。

     

    “这是我的家事,不劳烦你费心,现在我觉得自己有实力会让子沁幸福!”卓不凡平静的说道。

     

    经历过300年生与死修道磨练,他道心早已坚如磐石,周伟的挑衅就仿佛一只蝼蚁在对他嘶吼,激不起他内心半点的涟漪。

     

    周伟冷笑道:“就凭你能让叶总幸福,终会一天叶总会醒悟过来,而且你应该知道,叶总根本不喜欢你。”

     

    “她爱不爱我是她的事情,但终究是我辜负了她,她想要的我都会给她。”卓不凡平静道。

     

    “哼,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周伟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别墅。

     

    卓不凡转过头,却发现叶子沁站在楼梯上,正看着自己,他不由露出一个微笑。

     

    方才的对话,她已经听到,突然间觉得卓不凡不一样了,以前的他可从来不会说出这样让人‘心暖’的话来。

     

    或许,这只是一种错觉而已,她身为天之娇女,心高气傲,当初若不是卓家强势压人,她又怎么会和卓不凡结婚,然后受尽闺蜜、朋友、亲友的冷眼嘲笑。

     

    “你来我房间一趟吧。”叶子沁突然说道。

     

    卓不凡愣怔了一下,他记得自己和叶子沁结婚却未同房,像叶子沁这样天之娇女,骨子里就带着傲气,又怎么会看得上他这样的男人。

     

    “难道她已经想通了?”

     

     

    第二章练气期

     

    不过让卓不凡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叶子沁房间里灯泡坏了,只是让他进来换灯泡而已。

     

    卓不凡心头苦笑,摇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重拾遗憾,回到巅峰只能马上修炼恢复实力才行。

     

    “只可惜于蓝星上灵气实在太多稀薄,只是灵气1那位0时代,想要修炼到至高境界,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即便这个星球有人修炼,最多也是低武层次。”

     

    “重生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前世留下太多遗憾,已成了心魔,否则也不会被狼牙君和祸水仙两人偷袭而亡。”

     

    一夜,他调动气息,闭目盘腿而坐,感受天地灵气,吐纳修炼。

     

    翌日,等他睁开眼睛已经是中午,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恶臭,低头一看,体内的污垢排出,白衬衫都变成了黑的。

     

    这是一切修炼的开始,去芜存菁!

     

    他无奈苦笑一声,冲了一个澡换掉衣服来到客厅,有前世的经验和‘九转金身诀’如此霸道的功法,一夜之间就已经突破了练气一层,入道了。

     

    “咦。”卓不凡看见茶几有一张银行卡,还有纸条:

     

    “里面有一万块钱,你拿着当生活费。”

     

    卓不凡不由苦笑,现在自己活的像小白脸一样,拿起银行卡,“等着吧,等我恢复了实力,一定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市区最大的药房购置了一些药材装好,已是将一万块钱花的干干净净。

     

    “钱真的不够用啊,随便买一些东西,一万块钱就花费的干干净净,谁让现在习武的人如此之多,导致药材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我虽然进入了练气期,但是千里之行积于跬步,灵气如海水,身体是盛器,如果只修炼道法而不锤炼身体,始终无法于天道抗衡,更别谈继承天命主宰万物。”

     

    回到别墅区,这片别墅区在金州算中等,环境幽静,依山傍水,交通四通八达,后面依靠飞鹤山。

     

    卓不凡直接来到飞鹤山找了一块空地盘膝而坐,将药材放在身边,开始修炼‘九转金身决’。

     

    随着他闭目入定,感觉到方圆十里的灵气像绵绵的河水一般朝着他汇聚而来,连带着药材中的药力也都被他吸入到了体内。

     

    身体充盈着灵气,令得全身毛孔全部张开,像是鱼儿进入大海,正在畅快呼吸游动。

     

    这一修炼,只见金乌落下,月兔升起。

     

    翌日,当一缕穿过云海的阳光打在他脸上的时候,他才猛然睁开眼睛,眸子精芒散发,随手一挥,空气划出一道迷蒙白芒。

     

    “吱嘎”

     

    面前一颗碗口粗的松木拦腰倒下,切口平整光滑。

     

    “一夜之间我已经达到了练气三层,不出三个月应该就能突破练气期达到先天境界。”卓不凡又摇摇头:“修仙哪里是如此简单的事情,现在修炼快,等到后面需要更多的灵气,进度就慢了,需要大量的药材,玉石汲取灵气才行。”

     

    他摇摇头也不想这事,拍了拍屁股上的树叶下山回家,路过马路边的时候恰好看见有卖豆浆油条的,买了两份顺便给叶子沁带一份回家。

     

    刚在到门口,却见得叶子沁一副要出门的打扮,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裙,乌黑墨发顺直披搭在削尖上面,清美的面容上带着几分倦意,让人看了就觉得心疼。

     

    “叶子,我给你买了早餐。”卓不凡走过去,对于眼前这个妻子,虽然已经结婚三个月,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感觉像是陌生人一般。

     

    叶子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谢谢。”还是接过了早餐,犹豫了一下说:“你跟我去一趟吧。”

     

    “去哪里?”卓不凡狐疑道。

     

    “大伯他们找我谈点事情。”叶子沁说着,已经坐上了车。

     

    卓不凡本来打算不睡觉接着修炼的,但是看见子沁秀眉间的愁绪,犹豫一下,还是坐上了副驾驶位。

     

    ……

     

    离开别墅,来到一处茶楼。

     

    包厢内,一群打扮光鲜的男男女女坐在里面聊天,有的是中年人,有的是和他年纪相仿的青年。

     

    卓不凡认识这群人,都是子沁的亲戚、自己的岳父、还有大伯、大婶、二伯、二婶、和下面的堂兄堂妹,一共十个人。

     

    “哟,这不是不凡吗?放出来了。”一个尖酸的声音响起来。

     

    叶子沁皱了皱眉头,深呼吸了一口气,神情不悦道:“大婶,卓不凡只是犯了一点小错。”

     

    “我们都听说了,他去寻花问柳结果扫黄抓了,真是给我们叶家丢人。”大婶冷冷说道。

     

    “子沁我们不是针对你,说真的,有些东西该断不断,反受其乱!”另外一个妇女说道。

     

    “二婶,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叶子沁咬了咬薄唇,语气依旧很淡。

     

    卓不凡面无表情,前世这群亲戚就是这幅嘴脸,自己当初还在卓家的时候拼命的巴结自己,知道卓家放弃自己的时候就是各种冷嘲热讽,露出丑恶的嘴脸。

     

    “咱们堂姐长的如花似玉,嫁给这种窝囊废,我都觉得可惜。”一名皮肤白皙,穿着名牌的少年说道。

     

    “我说的也是,浪费我们堂姐的大好青春,而且这种只会吃软饭的家伙,一点用都没有。”另外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娇声说道,这是叶子沁的堂妹。

     

    卓不凡神色倒是平静的很,毕竟他现在的心境已经跟当初完全不一样了。

     

    只是他记得当初好像没经历过这个场景,难道是因为重生回来之后,导致了历史的轮轴发生了变化……

     

    一切的事情,不是朝着他前世的发现发展。

     

    一个国字脸穿着花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轻轻咳嗽一声,场面安静下来,他看着叶子沁道:“子沁,今天找你过来是谈正事,你的‘天美’公司撑不下去了,大家都觉得应该卖给杨家比较好。”

     

    “卖给杨家?”叶子沁冷俏的脸蛋上多了一层寒霜,气的全身都在颤抖:“公司是我妈妈一手打拼起来的,当初分给你们股份让你们每年坐着拿分红,现在公司有难,你们不仅舍不得拿出一分钱帮助我,还要让我卖掉我妈妈辛辛苦苦建立的公司。”

     

    叶开河道:“子沁,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你一个女孩子撑的太辛苦了,不如把公司卖掉享享清福,爸爸这都是为你考虑。”

     

    “你为我考虑?妈妈死了之后,你成天不归家,在外面找女人,没钱就问我要,你对家庭对公司有做出过一分贡献?”叶子沁冷声说道。

     

    “啪!”旁边一名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是叶子沁的大伯叶开海,怒道:

     

    “子沁,他毕竟是你爸爸,你怎么说话的,这么不孝,我们现在来开会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卖掉我妈妈留给我的公司,你们把钱拿了逍遥快活是为了我好?当初逼着我嫁给卓家,现在又让我卖公司,绝对不可能!”叶子沁倔强的让人心疼。

     

    面对众人指责,叶子沁仿佛众矢之的,显得孤单无助,还有一丝凄凉和悲哀。

     

    叶子沁的母亲是在大学的时候和叶开河谈得恋爱,结婚后叶开河也不上班,整天拿着家里的钱在外面赌博找女人,长长夜不归宿,根本没有当丈夫父亲的样子。

     

    叶开河黑着脸,正要发作,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

     

    “虎爷,里面真的有客人,要不我给您换一间更好的。”

     

    “呵,我倒是想看看谁有这么大的面子,我三虎来了都不肯把包厢让给我。”

     

    说着,包厢门推开,三名身材高大,胸口手臂刺青,脖子挂着金链的男人站在门口。

    (本小说连载于—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