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至死亦不休免费阅读完结版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爱到至死亦不休》是网络作者秦烟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爱到至死亦不休舒晚容琛是小说主人公,全文内容人物丰满、形象鲜活、字字珠玑、风流缊,出类拔萃、出神入化!~~

     《爱到至死亦不休》是网络作者秦烟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爱到至死亦不休舒晚容琛是小说主人公,全文内容人物丰满、形象鲜活、字字珠玑、风流缊,出类拔萃、出神入化!~~~

     

    1第1章:深夜到访的男人

      倾盆大雨,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留下一道道支离破碎的影子。

     

      天边,紫红色闪电似要把天空溢裂开一般,不住发出滚滚轰鸣声。

     

      本就惧怕打雷天,我抱着被子,把自己缩成紧紧地一团,似乎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心惊胆战。

     

      叮咚!

     

      门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在雷电交加的雨夜,显得惊悚又突兀,我当即一个激灵。

      出于本能,我把被子抱得更紧。

     

      不想理会门铃声,心想,许是谁按错了门铃,自己不开门,对方一会儿就会走。

    118b2480120d57e3!400x400_big.jpg

      哪曾想,自己的想当然明显不奏效。

     

      门外的人似乎料到我不会开门,一遍接着一遍的按下门铃,直到把我搅得心烦意燥。

     

      没好气的叫骂一句,掀开被子,我趿着双拖鞋,一边抓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边往玄关走。

     

      打开房门那一瞬,我嘴里想要骂出口的话,就那样僵硬在唇边。

     

      前来敲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我维持了一年多地下关系的金主——容琛!

     

      “……你”

     

      我尴尬的看着对面的男人,着实诧异他的出现。

     

      “我什么?看到我很奇怪?”

     

      我重重地点头。

     

      “你不是出差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容琛抬手松了松白衬衫领口的两粒纽扣,面露些许的疲倦。

     

      “A市的工作提前处理好了,就先回来了!”

     

      我本来还想问,“外面下这么大的雨,班机没有延误吗?”,却在看到他脸上疲倦,终究没忍心把话说出口。

     

      接过他手边的行李箱,我从鞋柜里取出拖鞋,把他让进公寓里。

     

      把男人的行李箱放好后,看他左肩处明显有被雨水打湿的痕迹,我递了毛巾给他。

     

      “你先擦一下,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作为能在容琛身边待上一年之久的女人,我很清楚一个男人三更半夜不回家,而来情人的住所代表什么。

     

      转身进了卫浴间,刚刚一个人住在偌大公寓里的紧迫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对一会儿要发生事情的期待。

     

      水流哗哗的流着,刚盖过浴缸三指高,卫浴间里晃进来一道挺括的身影。

     

      我回头看向容琛,对视男人一双黑亮的眸,眼底流露些许的不宁,但还是故作淡定的问道:“你吃东西了吗?饿不饿,我去给你煮宵夜啊?”

     

      我站起身,抬脚刚准备出卫浴间,容琛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

     

      他抬手把卫浴间的移门一拉,直接把我抵在了瓷砖壁上。

     

      后脊背抵在瓷砖壁上,一凉。

     

     

    2第2章:那你轻点儿

      他抬手把卫浴间的移门一拉,直接把我抵在了瓷砖壁上。

     

      后脊背抵在瓷砖壁上,一凉。

     

      还未等从贴合肌肤的凉意中拉回思绪,我的唇,就被他狠狠地撅取过去。

     

      贪婪的吮着我的双唇,他卷着我的舌,从里到外,密密实实的灌注属于他的气息。

     

      容琛不是我接触的唯一男性,但他的吻技,乃至于床技,绝对是我所经历的男人中,让我最欲罢不能的一个。

     

      我被亲吻到昏昏欲醉,大脑里空白一片,唯有唇齿间清晰的疼痛感,不断叫嚣我的理智。

     

      学着容琛亲吻我的样子,我迫切的回应他,与他唾液交织,唇舌恣意的交缠在一起。

     

      几乎没有什么前/戏,容琛连身上的衣裤都顾不上去脱,只解开皮带、拉下西裤拉链,就凶狠的贯/穿了我。

     

      双手扶着洗手台,身上还穿着睡裙的我,被他撞得眉头打结,红唇间不自觉地发出难耐的声音。

     

      迎着容琛的动作,我的小腹处像是搅着一团火,把我整个人烧的通体发烫。

     

      氤氲一层薄薄雾气的镜子里,映出容琛在我身后的模样,我双颊绯红,媚眼如丝,样子有说不出的娇浪。

     

      眼神渐变迷离,容琛动作强势而没有温柔可言,我眼前白花花的一片。

     

      正觉得自己如同濒临死亡的鱼儿,身后孟浪的动作戛然而止。

     

      本以为他到了,却在我思绪还是茫然状态,整个人被拦腰抱起,继而落座到了洗手台上。

     

      睡裙的下摆被拉高到脖颈上,来不及思量,容琛又从正面来。

     

      我如同被架在火上烤,气息不匀而短促。

     

      被汹涌的浪潮包裹,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抱着男人挺括的肩胛,不知道在叫些什么。

     

      这样蚀骨的感觉,直到感觉自己灵魂出窍,整个人被抛向云端,然后像软的像是一滩水一样被拿捏,身体才在一再爆炸的酣畅间,彻底释放。

     

      最后关头,避免徒惹不必要的麻烦,容琛还是做了防护措施。

     

      身体发软的我,急促呼吸的同时,伸手去抱容琛。

     

      “我早晚会死在你手上!”

      ——

     

      雨势没有之前那么大,但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我从卫浴间洗浴出来,进门就闻到了空气中浮动新鲜的烟草味。

     

      昏黄的壁灯下,容琛腰腹以下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除此之外,身无寸缕。

     

      我看着他性感的人鱼线,精赤的胸膛,乃至出色的五官,无一不彰显成熟男人才会有的魅力,不免心猿意马。

     

      注意到我进门,容琛放下手里的烟,让我过去。

     

      走到床前,我把手放到他干热的掌心里,他顺势一带,就把我抱进床铺里。

     

      被压在床上,我两手抵着他蜜色的胸口,故作娇羞的嘤咛一声。

     

      “我没力气了!”

     

      许是我的声音过于小女人,容琛一向面无表情的俊脸上,竟然漾出一抹笑。

     

      “一周没碰你了,还不许我沾沾荤腥?”

     

      他的声音过分好听,就像是罂粟,让我根本抵抗不了这样的诱惑。

     

      把腿盘上他精瘦的腰,我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妩媚的嘟着红唇。

     

      “那你轻点儿……”

     

      话音低落,容琛一把扯掉我胸前可笑的遮羞布。

     

      ——

     

      巫山云雨过后,我与容琛赤诚相对。

     

      他抱着我,另一只手里夹着烟,如果不是两个人各求所需的关系,我和他真的很像新婚燕尔的小夫妻。

     

      用手指在他纹理分明的胸前画着圈,我问:“回来之前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

     

      容琛掸了掸烟灰,“想给你一个惊喜。”

     

      我嘟了嘟唇,用小拳头打了他一下,“还惊喜?都要成惊吓了!”

     

      容琛知道我害怕打雷,握着我的小手,轻勾唇角。

     

     

    3第3章:不清楚你的身份吗?

      “我要是不过来,你确定今晚能睡着?”

     

      确实,害怕打雷的我,每遇雷暴天,如果没有人陪我,定会彻夜难眠。

     

      有一丝甜蜜感在我心头流窜,我小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

     

      容琛宠溺的用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上。

     

      “我给你带了礼物回来。”

     

      我支起头看向容琛,眼神晶亮。

     

      “给我带了什么?在哪里?”

     

      容琛是个待我极好的金主,他给我买名牌包,给我买珠宝首饰,尽可能满足我身为女人对物质的一切需求。

     

      我知道容琛是个很有钱的人,但他究竟是什么身份,我却不得而知。

     

      身为情人,我知晓自己不应该做一个八卦的人,所以我从来没有问过他的身份。

     

      当然,他也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关于他身份的事情。

     

      “在行李箱里,先睡觉,明早醒了再看。”

     

      我不依,“我现在就要看。”

     

      穿上扔在床尾的睡裙,我隐忍酸疼的身体,下床。

     

      打开行李箱,我翻了翻,在暗格里,我翻出来一个蓝色的绒盒,盒子精致小巧,做工精细。

     

      许是好奇心理让我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盒子里是什么,我打开绒盒,多切面的铂金钻戒,那么大的一颗钻石,亮闪闪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

     

      容琛竟然送我钻戒!

     

      每个女孩都有一个钻戒梦,我也不例外。

     

      虽然钻戒是情侣之间才会被赠予的东西,但不管容琛是出于什么原因送我这枚钻戒,我都喜出望外。

     

      眼前出现一道身影,我抬起头去看,兴奋过头的关系,我没有注意容琛的脸色,难以压制情感,雀跃道:“这枚钻戒好漂亮,我好喜欢,谢谢你!”

     

      我刚把话说完,手里的绒盒,被他一把夺了过去。

     

      本以为他是打算亲自把钻戒戴到我的手上,只见他合上绒盒,丢回行李箱里。

     

      我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取而代之,是不解的茫然。

     

      容琛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上面用烫金字体写有“Cartier”。

     

      “你上次不是说喜欢Cartier家tank系列的腕表,这次去A市出差,我见专卖店有卖,就给你买回来了。”

     

      心情变得复杂,我近乎机械性的接过容琛递过来的腕表。

     

      “谢谢。”

     

      他似乎看出我情绪由兴奋变成低落,打开盒子,把腕表亲自戴到我的左手腕上。

     

      “你皮肤白,戴这款手表,挺合适。”

     

      我莞尔轻笑,纹路有些苦涩。

     

      不打算再继续就他给我带了什么礼物纠结,我开口,意欲回屋睡觉,手腕,却在这一刻,被他从身后拉住。

     

      身子被扳正,我一眼撞进他的黑眸里,心弦颤了一下。

     

      “不高兴了?”

     

      下巴被攥住,我被迫仰起头,清楚看到他目光里透着危险的警告:“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吗?”

     

      见我皱眉不回答,他眯了眯黑眸,加重腕上的力量,试图用这种的方式逼我开口。

     

      疼痛使我五官扭曲,眼角泪光微闪。

     

      正欲求他放手,他低首,重重地咬着我的唇。

     

      我被咬的每一根神经都蛰刺般的疼,呢哝间,只听他说:“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不该你拥有的,别痴心妄想,别逼我踹了你!”

     

      话闭,他把我扯进卧室,拿过床头的领带,把我双手束缚到头上,一把撕开我的睡裙。

     

     

    4第4章:到此为止

      和容琛自上次缠绵以后,我已经有近十天没有见过他了。

     

      他似乎很忙,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也没有来我家,要不是手机里还存着他的手机号码,我真的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周六下午,闲来无事的我,网购完准备午睡一会儿,公寓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听到敲门声,我第一反应,容琛找我来了。

     

      我的猜想和实际如出一辙,敲门的人真的是容琛。

     

      他进门,看到餐桌上放着方便面筒,皱眉看我。

     

      “你就吃这个东西?”

     

      我抬手抓头发,“不爱做饭,就应付一口。”

     

      容琛无奈。

     

      “去换衣服,我带你去吃饭。”

     

      难得有人请我吃饭,我再懒,也应允了下来。

     

      碍于我身份的关系,出门前,我特意打扮了一下,在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

     

      容琛请我在B市最高档的餐厅,吃了法式大餐。

      浪漫的旋转餐厅,三十六楼环景的视觉冲击感,我没有按捺住心头的悸动,主动亲吻了他。

     

      容琛见我主动,和我也不客气,不顾这里是公众场合,一边吻着我,一边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

     

      吃完饭,一切事情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订了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我和容琛就像是许久未见的情侣一样,一碰面就干柴烈火,恨不得把对方燃烧成灰烬。

     

      对彼此的身体太过熟悉,有说不出的默契,不需要红酒助兴、不需要过多的前戏去调情,很快就能进入状态。

     

      像交颈的鸳鸯一样在浴缸里沐浴,在落地窗前交缠。

     

      布艺沙发、洗手台、办公桌……到处都留下了我们欢爱的痕迹。

     

      最后一次,容琛没有采取避孕措施,有史以来第一次,与我体液融合在一起。

     

      他没有离开,死死地嵌着我,亲吻我的眼、我的鼻、我的红唇,好像爱不够似的,他一遍一遍的来回轻啄。

     

      我怕痒,闪躲他的唇。

     

      看我闪躲,他单手扣着我的后脑,桎梏亲吻我的姿态,不给我闪躲的可能。

     

      待我以为他不再逗我的时候,他从身后一把抱住我,把我揽入怀中,掰开我的腿,拿指从正面冲撞我。

     

      他抵在我的颈间,痴迷般咬着我的耳垂,问:“舒晚,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一年零一个月。”

     

      他动作不停的触及我的敏感,我回答的话里带着颤音。

     

      “嗯……停下来,不要……嗯……”

     

      在我又一次被他用手攀上极致,寡淡的男音在我耳边漾开。

     

      “今天到此为止,今后,你别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听容琛这么说,思绪还处在涣散状态的我一怔。

     

      本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却在目光望向他过分深沉的眸,整个人震颤了一下。

     

      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不明所以,我想到了他前些天对我说的话,还有……那个精致绒盒里的钻戒。

     

      他要结婚了是吗?

     

      我清楚身为情人,要做没有感情的瓷娃娃,即便难受也要云淡风轻。

     

      没有胡搅蛮缠,我克制还在轻颤的身体,冲他轻盈一笑,似水温柔。

     

      “好!”

     

      许是没有料到我能这么洒脱,容琛看我的目光里有一瞬的讶异。

     

     

    5第5章:再让其他男人上你,我还挺舍不得!

      从我的身体里退出来,他起身去洗澡。

     

      进浴室之前,把一张支票放到了床头。

     

      “拿着这张支票,你自动消失,大家好聚好散!”

     

      我用眼神瞟了一眼支票,见上面有七个零,心头凄然。

     

      两个人各求所需在一起,这一年多来,我已经拿了他不少的东西,他虽然是我金主,但是我还不至于贪婪到走之前还要他一笔钱。

     

      不然,连我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

     

      “你予取、我予求,这张支票实在没有存在的必要,还请容先生收回。”

     

      听到我的声音,容琛顿住走到浴室门口的身体。

     

      他回头看我,像是懂我高傲的心理,他淡笑道:“现在做情妇都做到免费服务的至高境界了吗?舒晚,不用和我卖弄,在女人身上我一向不吝啬,何况你花样那么多,这钱,我给的心甘情愿!”

     

      “这些钱,足够你过后半生,怎么说你也是跟了我一年多的女人,再让其他男人上你,我还挺舍不得!”

     

      我冷笑。

     

      维持一年多炮友的关系而已,敢情还准备让我为他守身如玉不成?

     

      我下床穿衣服,不甚在意道:“跟不跟其他男人是我的事情,总之这钱,我不要!”

     

      “……”

     

      “对了,你上次给我买的表我没有戴,你给我个地址,我明天给你寄过去。”

     

      不想欠他什么,既然要桥归桥、路归路,自然要划清界限。

     

      我穿好衣服,拢了拢头发以后,拿着拎包,无比坦然的往门口走去。

     

      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手腕被人从后面扯了过去。

     

      “不收下我的钱,你这是找好下家了?还是说这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

     

      “欲擒故纵”四个字让我神经一蛰。

     

      敢情他觉得我不收下他的钱是准备继续纠缠他?

      “还是把钱收下的好,女人不要太自作聪明,不然到最后可能连一分钱都拿不到,得不偿失。”

     

      内/衣里被塞进去一张支票,我耳边萦绕他警示的话,看了眼支票,又抬头看他。

     

      “容先生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我舒晚做这一行年头不长,却也有原则,藕断丝连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你我的身上。”

     

      我把支票重新塞回他的手里,末了,抓过拎包开门离开。

     

      ——

     

      从酒店出来,迎着瑟瑟晚风,脑袋混浆浆的疼。

     

      我佯装不在意,心却那么难受。

     

      觉得这一切实在是讽刺。

     

      身为情人,向钱看齐无可厚非。

     

      一千万,足够我过下半生。

     

      而我却第一次不想要钱。

     

      倒不是说我舒晚非这个男人不可,只是,就没见过这么渣的男人。

     

      他用钱羞辱我、毫无征兆的踹开我,尊严被他当垃圾一样踩在脚下。

     

      什么叫“以后别再出现在他生活里”?难道我舒晚要卷铺盖滚出B市吗?

     

      还是夏沫说得话对,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就算双方关系是炮友,他也拿你当婊子消遣。

     

      把容琛的手机号拉黑,回公寓的路上,我去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买了啤酒。

     

      不管怎样,今晚一醉方休之后,我舒晚还是我舒晚,没有什么事儿是大不的。

     

     

    6第6章:再遇提上裤子不认人的男人

      接下来的一个月,容琛没有再出现在我的生活圈子里,我过得很安静。

     

      大学那会儿学的新闻学,没有了经济来源,我找了一家杂志社做实习生,虽然实习工资微薄,但足够让我生活。

     

      周三下午,杂志社负责采集工作的李姐因为早上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所以采访工作落到了我的头上。

     

      对于我这个没有采访经验的菜鸟来说着实有挑战性,好在随行摄像师王哥久经沙场,懂一些采访事宜,告诉我不用紧张,关键时刻他会给我指导。

     

      准备好了采访资料,待我面对被采访人的时候,整个人犹如雷劈。

     

      我要采访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踹了我的金主——容琛。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优雅、矜贵,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包裹他笔挺的身躯,将他渣透底的本质,尽数掩盖。

     

      我冷眼看坐在台上的男人,脑海中翻滚和他在一起时,各种交合的姿势。

     

      本以为我把这个男人忘得彻底,不想……看到他,还是不可避免的想到曾经的过往。

     

      心头凌乱的不行,我再抬起头,视线与正往我这里看过来的男人,直接交汇在一起。

     

      还不等我把他睇过来的眼神消化,他很快就转过头,对我犹如陌生人一样视而不见。

     

      我倒不在乎他对我态度如何,成年人之间再正常不过的一拍两散,的确没有旧事重提的必要。

     

      只是……

     

      “鼎盛的太子爷长得真帅啊!”

     

      听身后的王哥这么一说,我挑眉。

     

      “坐中间那个?”

     

      王哥点头,“对,叫容琛,虽然他现在是执行副总裁,但实际上已经是鼎盛的掌舵人了,不过董事长还挂他老子的名儿罢了。”

     

      我惊讶,容琛竟然是B市赫赫有名企业的准继承人!

     

      “看到他左手边第二个女人没?”

     

      我顺着王哥手指的位置看去,入眼,看到了一个长相精致,极为温婉的女人,眉眼间有几分八十年代香港女星的韵味。

     

      “周家千金周诺薇,容琛的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让我神经一蛰。

     

      所以,自己上次看到的那枚钻戒,其实是容琛打算送给她的?

     

      “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虽然说是子公司开幕剪彩仪式,但我听说,是为了借机宣布喜讯。”

     

      我嘴角冷冷一动。

     

      “这豪门世家就是喜欢搞幺蛾子,可担心市民不关心他们的私生活。”

     

      王哥憨憨一笑,“别管这么多,我们就负责采集第一手资料,娱乐大众,要是能扒出来点花边新闻,我们杂志社就上头版头条。”

     

      知道新闻头版会加薪,我再怎么膈应容琛,也不至于丢下自己吃饭的饭碗。

     

      剪彩仪式不需要我们采访,摄像师负责图片采集就好。

     

      实在觉得会场里的氛围无比压抑,我和王哥说去一趟洗手间,让他先盯着。

     

      出了会场的门,我郁结的呼出一口气。

     

      面对容琛,我终究还是会委屈、会难受、会不甘……我他妈/的好歹也跟了他一年多,散伙之后再见面,竟然拿我当陌生人看待!

     

      还真就是应了那句话“提上裤子就不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