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迷恋彼时恨【此时迷恋彼时恨】小说txt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此时迷恋彼时恨》在线阅读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楚兮玥萧墨寒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作者豆豉鲮鱼。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此时迷恋彼时恨》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

     《此时迷恋彼时恨》在线阅读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楚兮玥萧墨寒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作者豆豉鲮鱼。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此时迷恋彼时恨》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1章 噩梦缠身

     

      “救命,救命啊!”

     

      S省郊区的一栋废弃厂房被大火笼罩着,带着浓烟和灼热,灰灰的有一丝狰狞,夹杂着肆意妄为的呼啸声,张着血盆大口朝着楚兮玥袭来,似乎要将她无情的吞噬。

     

      “咳咳咳!”

     

      浓烟侵入楚兮玥的喉咙,呛的她剧烈的咳嗽,她内心慌乱害怕,这一次怕是要葬身火海了。

     

      “玥玥,别怕,我在。”

     

      一个磁性温暖的声音透过厚重的烟雾划入她的耳膜,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拼命呼喊。

     

      “墨寒,救我……”

     

      萧墨寒剑眉深锁,身上的汗珠早已染湿了他的衣襟,他迅速的解开绑在楚兮玥手中的绳子,然后护着她往着出口的方向逃去。

     

      眼看就要逃出火海,两人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分开,萧墨寒俊逸的容颜越来越模糊,被熊熊的大火给掩埋。

    118c5b198dce42f283b77d25438a1a2b!400x400.jpg

      “墨寒……”

     

      楚兮玥的心跳骤然停止,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让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自从那场大火过后,这个噩梦已经整整缠绕了她两年,每次从梦中醒来时眼泪都模糊了视线。

     

      如果时间能倒退到那场大火中,她多么希望萧墨寒没有来救她,至少她们之间还能留有那份美好。

     

      可是一切都变了,那场大火不光灼伤了萧墨寒的眼角,更夺去了他们之间的爱情。

     

      萧墨寒竟然认为那场绑架和大火是她故意做的苦肉计,目的是要他的命。

     

      她爱他爱的那么缱绻和执念,怎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可是任凭她如何解释,他宁愿相信那些所谓的证据也不肯信她。

     

      这两年来萧墨寒更是无情的折磨她,蹂躏她。

     

      咔哒!

     

      楚兮玥清晰的听到楼下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她呼吸一窒,赤着脚疯一样的跑到楼下。

     

      她知道一定是萧墨寒回来了,她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见到他了,她想他想的发疯。

     

      “墨寒,你回来了,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楚兮玥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萧墨寒,浓烈的酒精刺入楚兮玥的鼻腔,让她胃里翻滚,但更多的是心疼。

     

      “滚!”

     

      萧墨寒用力的甩开楚兮玥的手,阴鸷的眸子猩红恐怖,冷冷道,“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你让我感到恶心。”

     

      楚兮玥被他强大的力量推倒在冰凉的地板上,脚踝处传来一阵蚀骨灼心的痛感,她低着头眼底划过一丝酸涩和落寞,但转瞬即逝,当她再次抬起头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你累了,我去给你放水洗个澡。”

     

      楚兮玥强忍着剧痛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步入洗手间。

     

      萧墨寒扯下领带,心里更加烦闷,他恨透了她这种装无辜的样子,明明她心肠那么歹毒,两年前他那么爱她,她却一心想置他入死地,如今他死里逃生,他便不会让她好过。

     

      看着不远处那个清秀的身影,萧墨寒眼底的寒意越来越深,他大步跨入洗手间,携带了强大的冰霜将楚兮玥紧紧笼罩。

     

      他夺过楚兮玥手中的花洒,用力扔向一边,花洒与墙壁撞击的声音尤为刺耳,让她的身体僵硬了片刻。

     

      “你洗吧,我……我先出去了。”

     

      楚兮玥本能的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氛围,今天的萧墨寒太不一样了,完全似一头将要发狂的豹子,让她不敢靠近。

     

      砰!

     

      萧墨寒将门重重的关上,一步一步慢慢逼近楚兮玥,万年冰窟的眼眸深不见底。

     

      “墨寒,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你是我妻子,是不是忘记了你的职责了?”

     

    第2章 一起下地狱

     

      萧墨寒一贯冷肃的气场震的楚兮玥背后发凉,他扳过她的身体面对着镜子,然后粗鲁的扯下她裙子里面的内衬。

     

      “不要,墨寒,我今天不舒服。”楚兮玥惊呼。

     

      “这可由不得你。”

     

      说话间萧墨寒抽出了皮带狠狠的将楚兮玥的双手禁锢着。

     

      楚兮玥不断的挣扎,皮带和手腕的摩擦之间立刻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血印,疼入五脏六腑。

     

      她脸色惨白,身体抑制不住的发抖,自从那次事故过后,萧墨寒就性情大变,每次跟她进行房事时都毫不怜惜的无情贯穿她。

     

      “墨寒,我求求你了,你放开我,我今天真的很难受。”

     

      “我怎么给忘了,没有给钱你,你当然难受,你今晚把我伺候好,给你一百万如何,外面最顶级的小姐也值不了这个价。”

     

      “萧墨寒,你混蛋。”

     

      楚兮玥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竟然将她和外面的小姐相提并论,难道她在他心中真的就这么不堪吗?

     

      “怎么,说中你的心事你不高兴了,你嫁给我不就是我了得到我的财产吗?还不惜自导自演绑架案,就是想让我死,不过可惜了,没能如你的愿。”

     

      “我没有,墨寒,你究竟让我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我,那个绑架案我也是受害者。”

     

      “啊!”

     

      没有前戏,萧墨寒从背后无情的进入楚兮玥的身体,然后一下又一下用力的挺动着,撞击的楚兮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撕裂般。

     

      “不要试图用三言两语就掩盖你的罪孽,你看到没,这里的伤痕永远都抹不去,还有芊芊,她躺在医院两年,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会让你加倍感受我们的痛苦。”

     

      萧墨寒指着被烧伤的眼角,噙着他嗜血的双眸,看上去更加狠厉阴冷。

     

      楚兮玥闭上眼睛,她不敢看他,每次看到他眼角的疤痕,都会提醒着她过往的种种,那些记忆太过沉重。

     

      楚兮玥放弃了挣扎,任凭萧墨寒在自己身后律动,她的心已经凉了,既然他认定是她是那样心肠歹毒的人,她也不想再解释什么。

     

      她的这条命毕竟是他救的,这一切就当是还债吧。

     

      许久之后,发泄完的萧墨寒从楚兮玥的身体抽离出来,厌恶的解开她手中的皮带,然后扬长而去。

     

      一场激情过后屋内又恢复到异常的安静中,就如楚兮玥此刻的心情,一片死寂。

     

      她从抽屉里拿出药擦拭着手腕的伤痕,药水顺着血液侵入肉里面,疼的楚兮玥冷汗涔涔,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并没有叫出声,好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疼痛。

     

      而另一边的萧墨寒并没有因为折磨楚兮玥而有所快感,反而心底像被千斤顶压住般让他喘不过气。

     

      油门一踩到底,夜晚的凉风一下吹醒了他的意识,两年前火灾的画面又在他脑海里清晰的播放着。

     

      当年他得知楚兮玥被人绑架,心急如焚,不顾一切的过去救她,却没想到这场大火就是为他准备的。

     

      查出真相后,他伤心,愤怒,仇恨,直接将楚兮玥关进大牢,一个月后再次看到憔悴不堪的楚兮玥,心被狠狠的戳了一下。

     

      他又命人将她放了出来,不是因为心疼,而是要将她圈禁在自己身边折磨她,偿还他所承受的疼痛.

     

      他要她跟着一起下地狱。

     

    第3章 赎罪

     

      抽完最后一根烟,萧墨寒来到了医院看望两年前为了救他而受伤的杜语芊,她的容颜尽毁,在重症病房一躺就是两年,如今终于苏醒,他告诉自己要用余生来补偿她。

     

      自从上次那一场发泄后,萧墨寒将近一个月没有回过萧山别墅,楚兮玥想他想的紧却始终不敢给他打电话。

     

      今天是他的生日,楚兮玥想趁这个机会让萧墨寒回家,她将家里精心布置了一番,又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所有一切就绪她才拿起手机颤抖的拨出那个熟悉到骨血的号码。

     

      嘟嘟的一阵忙音后,电话那端终于接通了。

     

      “墨寒,你今天可以回来吗?”

     

      因为紧张,楚兮玥拿着电话的手有些用力,手腕处的伤口再次袭来一阵痛感。

     

      “有事吗?”冷冷的声音将楚兮玥的耳朵都冻的冰封住。

     

      “今天是你的生日……”

     

      萧墨寒在听到生日这个词的时候整个神情更加冷冽,难道她不知道他现在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过生日吗?

     

      自从上次事故后他的心就随着那场火给烧为灰烬,以前的萧墨寒已经死了。

     

      “你是不是忘记了去年的今天你受了什么罪,是否需要我一点一点帮你回忆。”

     

      这句话劈的楚兮玥整个灵魂都打了一个寒颤,是啊,她怎么给忘了,去年他的生日,他把她折磨的遍体鳞伤,现在想起来还会抑制不住的害怕。

     

      可是比起折磨,最让她害怕的是见不到他的思念。

     

      如果这就是她的宿命,那么她会笑着接受,至少她还拥有他。

     

      楚兮玥将手机换了一边,顿了顿说道,“你不是说让我赎罪吗?不回来我跟谁赎罪,难道你想看到我活的这么轻松?”

     

      “这可是你自己犯贱,别怪我无情。”

     

      电话被挂断,楚兮玥苦笑了一下,什么时候她低贱卑微到这种地步了,而他们的关系当真只能剑拔弩张吗?

     

      半个小时后门被重重的推开,一声巨响让楚兮玥身体一怔。

     

      “墨寒,生日快乐。”

     

      楚兮玥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这是她攒了许久的钱买的全球限量版的手表。

     

      啪!

     

      萧墨寒拿过手表重重的摔在地上,手表的屏幕碎成无数个细渣,就如她的心,碎裂开来。

     

      她失落的看了一眼萧墨寒然后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捡起那些细碎物,好像把自己的心给捡起来一样。

     

      “我最讨厌你那一副讨好我的贱样子,你怎么做也洗不净你这肮脏的灵魂。”

     

      萧墨寒粗鲁的将地上的楚兮玥提起来,手紧紧的捏着她的手,幽深阴冷的双眸充满了无尽的愤怒。

     

      楚兮玥疼的脸色苍白如纸,手心的玻璃渣嵌入进肉里,瞬间一股热浪蔓延了整个手掌。

     

      “疼吗?疼你就求我,或许我会松手。”萧墨寒冰冷的眼眸锁住她的视线。

     

      “我不疼……”

     

      楚兮玥咬紧牙,忍受着那股强烈的疼痛,十指连心,她似乎能感受到心脏活生生的被别人剜出来一样。

     

      这是她自己要的惩罚,她不能求饶。

     

      看着这般倔强的楚兮玥,萧墨寒胸口堵的慌,但转而变的更加愤怒,她这样装可怜是想得到他的怜悯吗?

     

      休想!

     

      松开手直接将她拉上车然后启动车子。

     

      “墨寒,你要带我去哪?”

     

      “你不是想赎罪吗?今天就让你好好赎?把手擦干净,别脏了我的车。”

     

      萧墨寒厌恶的丢给楚兮玥一张纸巾,薄唇封缄,神情肃穆。

     

     

    第4章 狠狠的羞辱

     

      四十分钟后萧墨寒把楚兮玥带上了一个私人游艇,巨大的音乐声震的楚兮玥耳朵嗡嗡响,晃眼的灯光刺的她眼睛干涩难耐。

     

      “萧总,你怎么才来,我们都等了你好久了。”

     

      两个穿着比基尼,打扮妖艳的女人走过来蹭在萧墨寒的身上。

     

      萧墨寒冷冷的看了一眼楚兮玥,然后双手搂着两个女人的腰走向人群中。

     

      这一幕刺的楚兮玥心脏酸涩不已,眼睛像注入了无数个沙子,涩的眼眶泛红。

     

      一向喜欢安静的楚兮玥显得跟这里格格不入,她看着那些人眼里鄙夷和不屑的光芒,脚像被胶水粘住般,怎么都挪动不了分毫。

     

      “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萧墨寒转过身,不耐烦的催促。

     

      “墨寒,我想起来还有点事,你们玩,我先走了。”

     

      楚兮玥转身想要逃离这里,她心里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这里于她来说好像是黑暗的深渊,森冷恐怖。

     

      萧墨寒大步走过来扼住楚兮玥的下巴,心里更是愤怒,这个女人竟然想迫不及待的逃离他身边。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想赎罪,还没开始赎就想逃走,楚兮玥,你的谎话下次能不能编的高级一点。”

     

      “我……”

     

      萧墨寒把楚兮玥推向人群中,然后拿出一大把钱,像审判众生的王者一样说道,“谁要是能够教会她跳钢管舞,这个钱就是谁的。”

     

      楚兮玥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墨寒,脸上嵌入无尽的苍白,她没想到萧墨寒竟然要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她。

     

      委屈,后悔,失望,无措……

     

      这些情绪却统统抵不过心底涌现出的那份悲凉。

     

      游艇上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确定萧墨寒的真实意图。

     

      “怎么,这个钱没人想要,可惜了……”

     

      他扬起手,一张张钞票迎着海风吹向了无垠的海面,就如一张张冥纸,祭奠他们已经逝去的爱情。

     

      大家开始惊呼,整个游艇上的人显的异常兴奋,楚兮玥身边的几个女人更是跃跃欲试,拉着她望钢管的方向去。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楚兮玥惊慌,不断的推着身边的几个人,可是没几秒,几人又将她给团团围住。

     

      她感觉自己像是猎场里任人宰割的猎物,而最残酷的那个猎手则坐在甲板上悠悠的抽着雪茄,玩味的看着这一场游戏。

     

      月光和闪烁的灯光打在他的森冷幽暗的脸颊上,宛如地狱的罗刹,让楚兮玥寒毛耸立。

     

      “美女,别挣扎了,我来教你跳,很容易的。”

     

      其中一个女人在钢管上来回扭动着腰身和臀部,妩媚的样子却看的楚兮玥作呕。

     

      “我不跳,你们走开。”

     

      楚兮玥发狂似的怒吼,慌乱的挥舞着手,几个女人见状便不再对她客气,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撕拉!

     

      衣服被活生生的撕碎,一股凉意侵袭进身体再渗入进血液,瞬间冷入骨髓。

     

      “跳啊,跳啊!”

     

      楚兮玥已经被几个女人按在钢管上,耳边的音乐声和口哨声震的她头晕目眩。

     

      她绝望的看了一眼被美女萦绕的萧墨寒,嘴角划过一丝凄凉的笑容。

     

      “很好,萧墨寒,如果这样羞辱我能让你开心一点,那么我便如你的愿。”

     

      楚兮玥悲怆的呢喃着,然后开始笨拙的扭动着身体。

     

      萧墨寒看着这样凄冷决然的楚兮玥,心里涌动着一股涩涩莫名的感觉,似乎有些心疼,不,他怎么会心疼呢,这样的惩罚对这个女人来说已经够轻了。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