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路过的风景小说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楚江玥沈昊然小说名称是《我是你路过的风景》,在这里可以阅读楚江玥沈昊然的小说。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我是你路过的风景》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页面清

     楚江玥沈昊然小说名称是《我是你路过的风景》,在这里可以阅读楚江玥沈昊然的小说。

    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我是你路过的风景》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

    页面清爽无广告,访问速度快。

     

     

    第一章 欺骗

      “玥儿,你爱我吗?”沈昊然声音低沉温柔,深情款款的凝视着楚江玥。

     

      楚江玥的脸上瞬间出现一抹红晕。

     

      嘴角扬起,眉眼弯弯,她毫不犹豫的回道,“昊然,我当然爱你了!”

     

      “玥儿救救我的朋友吧!她患重病,需要输血,你可以救她!”

     

      沈昊然温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蛊惑,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急切。

    129c79a98a3d5744!200x200.jpg

      “好。”没有迟疑。

     

      楚江玥并未看清被帘子隔着的那女人长什么样。

     

      她刚从婚礼酒宴上被带到医院,婚纱都还未换下。

     

      可只要是沈昊然提出的要求,她就不会拒绝!

     

      楚江玥甚至都不曾想过,沈昊然怎么会知道她的血可以救他的朋友?

     

      “人已经带过来了,你们立马手术!”沈昊然的声音冷酷而不容置疑。

     

      楚江玥顺从的躺在手术台上。

     

      顿时犹如被宰的羔羊,身体紧绷,心狂跳不止,她从小就晕针。

     

      “昊然,我害怕!”楚江玥忐忑不安的抓着婚纱,不敢睁眼看拥上来的医生。

     

      “玥儿,没事的。我就在你身边,一会就好了。”

     

      依旧温柔的声音,只是从始至终,沈昊然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里侧那个女人的身上。

     

      沈昊然说的一会并没有很快过去,楚江玥已经感觉到浑身发寒,头晕目眩的时候,输血还在继续。

     

      努动嘴唇,她想要说话,可大量失血,让她感觉快要昏厥了。

     

      “沈总,目前看换血手术很成功!不过想彻底治愈江小姐的病,还是建议做骨髓移植手术。”

     

      “等潋滟身体养好,你就安排手术,楚江玥的骨髓定然是合适的!”

     

      迷迷糊糊,楚江玥的耳畔,医生与沈昊然的对话犹如平地惊雷,轰然炸响,让她混沌的脑海瞬间清明。

     

      瞪大双眼,错愕的望着沈昊然,“昊然,那、那个女人是谁?”

     

      诧异和犹疑在沈昊然的眼底快速闪过,而后只剩一丝厌恶被隐藏在眼底,安抚道,“玥儿,她是我的朋友,你不认识!”

     

      “你骗我,那个女人是江潋滟!”颤抖着声音,楚江玥悲愤的嘶吼出她厌恶的那个名字!

     

      她听得清清楚楚,沈昊然喊那个女人“潋滟”!

     

      大婚之日,洞房花烛之夜,自己的老公将她拖到手术室,竟然是为了给江潋滟换血!

     

      他还要用她的骨髓去救江潋滟!

     

      他与江潋滟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帮江潋滟?

     

      楚江玥强撑着,打量着眼前她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男人。

     

      他的身上还穿着她为了结婚,给他亲自定制的高档西装,是那么俊逸不凡,可现在却怎么也与记忆里那个十五岁的男孩了重合不起来!

     

      他看她的目光,是冷漠的,冰凉的!

     

      “昊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嘴唇发白,楚江玥的声音在颤抖。

     

      他明明知道,她是被江家抛弃的弃儿,她恨江家、恨江潋滟!

     

      可他却偏偏骗她为江潋滟换血!她想不明白,究竟为什么?

     

      “你既然发现了,我便告诉你,我爱的人是潋滟!与你结婚,只不过是想利用你!”

     

      没有了耐心,沈昊然漆黑的眼眸,温柔不复,只有浓浓的厌恶。

     

    第二章 不容拒绝

      他终于不需要再伪装了!

     

      对江潋滟见死不救。亲生父母求上门了,她都无动于衷。

     

      沈昊然厌恶极了她的冷血无情。

     

      为了江潋滟,他不得不想办法。既然楚江玥爱他,对他言听计从,那就娶了她,让她为潋滟换血、移植骨髓!

     

      只是没想到,他的计划,这么快就被楚江玥发现了……

     

      楚江玥手脚发凉的躺在手术台上。竟是这个原因!

     

      猜到是江潋滟的瞬间,她想过许多的可能,就没想到沈昊然爱的不是她,而是江潋滟!

     

      心像被锤子狠狠的凿了一下,破了一个窟窿,鲜血潺潺流出,阵阵闷痛。

     

      她早该想到的,早该发现的!

     

      沈昊然从来不关注她,不陪她逛街,不陪她选婚纱,不陪她聊天,不对她说情话……

     

      他怎么可能会爱她!

     

      楚江玥双眼酸涩,她克制着眼泪不让流出,望着冷傲俊美的沈昊然,嘶哑着声音再次确认道,“所以,你娶我,不是因为你爱我!”

     

      此时此刻,哪怕沈昊然已经说出那句话,她还是不愿相信。

     

      “爱?楚江玥,就你这种冷血无情,见死不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爱你?”犹如看笑话,沈昊然的声音讽刺、薄凉。

     

      咔嚓,楚江玥的心像碰撞的玻璃一样,出现道道裂痕!

     

      楚江玥含着眼泪笑了,笑得凄然。

     

      分别十几年,一次重逢,从此沦陷,一头扎进自以为是的美梦里,却忘了探究这个男人究竟爱不爱她。

     

      冷血无情、见死不救!她爱着的男人,就是在心里这样看待她!

     

      就因为她不同意就江潋滟!

     

      可沈昊然可曾问过她为什么?

     

      出生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江家抛弃荒野!

     

      二十多年的不闻不问,江潋滟一生病,他们就立马想到了她。

     

      没有任何的歉疚。

     

      楚江玥不是阿猫阿狗,在被亲生父母抛弃、被江潋滟欺负了整个童年,还大方无私的站出来救她。

     

      江家父母的逼迫,还历历在目,楚江玥的心还阵阵发寒。

     

      但现在,这个她爱的男人,却与他们统一战线,用更加强势的方式在逼迫着她。

     

      那一天,听到他提出要结婚,楚江玥满心的欢喜雀跃的像个小女生,哪曾想这竟是沈昊然为了救江潋滟而专门为她设下的甜蜜圈套!

     

      沈昊然只是利用她的感情,利用她的信任!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江潋滟!

     

      他该是有多爱江潋滟!

     

      望着那个身影隐约的女人,楚江玥的心嫉妒的想要发狂。

     

      “我不要给她换血,我要回家!”她悲愤的拔下肘窝的输液针。

     

      “楚江玥,现在容不得你拒绝!”沈昊然用手钳着楚江玥的下颌,力气大的仿佛要将她捏碎!

     

      他从来就不在意楚江玥的意见和感受。

     

      “将她绑着,继续给潋滟换血!”嫌恶的甩开楚江玥的下颌。

     

      沈昊然身后的两个保镖,立即将她绑在了手术台上,输液针重新被插上。

     

      楚江玥脸色煞白,望着沈昊然低声哀求着,“昊然,你不要这样对我,我害怕!”

     

     

    第三章 不是沈昊然的公主

      她的哀求沈昊然无动于衷。

     

      “啊。”针插入血管的刺痛,让楚江玥脑海里的最后一根弦绷断,脸上血色褪去。

     

      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心像是被沈昊然生生撕裂了,痛得快要窒息了。

     

      纯白的婚纱,刺目的鲜血,沈昊然淡漠的眼神,成了楚江玥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伤痛!

     

      大量的失血,楚江玥终于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等她苏醒过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被转移到了病房中。

     

      浑身酸软,楚江玥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手背上插着输液针,手臂上道道青紫指痕,肘窝处一片青色,针眼清晰可见!

     

      沈昊然对她,就真的毫无怜惜之情?

     

      大量失血的后遗症,头晕头痛让楚江玥难受不已,而空无一人的病房,她就像是被人遗忘了。

     

      也对,沈昊然那么爱江潋滟,此时他的全部心思恐怕都扑在了江潋滟的身上!

     

      可楚江玥怎么都接受不了,她爱的人,会为了江潋滟这般欺骗她!

     

      苦涩在心里蔓延!穿上婚纱的时候,楚江玥以为王子与公主的童话变成了现实,却不曾想她不是沈昊然心里的公主。

     

      “潋滟,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没必要现在就来看她!”病房外,沈昊然低沉不失温柔的声音响起。

     

      病房的门被推开,沈昊然小心翼翼的挽着江潋滟的腰肢,就这般突然的闯入楚江玥的视线。

     

      沈昊然紧张、关切、温柔的神色,悉数落入她的眼中。

     

      本该是属于她的柔情,一夕之间,沈昊然全都给了江潋滟!

     

      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楚江玥的眼睛,黯然、失落和酸涩统统堵在心口。

     

      “昊然,你不要大惊小怪的,我又不是弱不禁风!我只是来看看妹妹,谢谢她救了我!”

     

      娇嗔的声音,江潋滟一脸羞涩。比起昨日的她,脸色确实好了不少。

     

      注意到楚江玥的目光,江潋滟眉头微蹙,露出心疼之色,走到病床前拉着她的手,歉疚道,“妹妹,真是对不起。怪我身体太弱,连累了你受苦!”

     

      手被捏的生疼,楚江玥费力的抽回被握住的右手,输液管鲜血在回流,楚江玥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妹妹,我知道你在怪我!如果不是我突然发病,昨晚你和昊然就该是在婚房里,是恩爱夫妻了。怪我!”

     

      江潋滟仿佛是被人指责了一般,神色悲戚的自责着,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不断滚落。

     

      她梨花带雨的做作模样,楚江玥的脸上露出了厌恶之色,她怎会不知道江潋滟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她这是跑来炫耀,也是刺激楚江玥!

     

      “楚江玥,你什么态度?潋滟不顾身体健康,来跟你道谢,你竟然还将她惹哭!”沈昊然安慰的将江潋滟拥在怀里,眼神犀利的看着楚江玥,言语里全是苛责。

     

      “昊然,你不要再责怪妹妹!我若是知道你们昨天结婚,就算发病死了我都不想打电话向你求救,误了你们的大事!”

     

      “妹妹怨我、恨我,我都接受!”似是在维护楚江玥,可江潋滟的语气分明带着哀怨,连带着看沈昊然的眼神都透着怨气。

     

     

    第四章 被扇耳光

      沈昊然的苛责,江潋滟的挑衅,愤懑顿时涌上心头,楚江玥倔强的迎上他冷峻犀利的目光。

     

      “昊然,从你们走进病房开始,我有说过一句话?你心疼江潋滟,舍不得她哭,但是不要把罪责推到我头上!”

     

      “我也不需要她的感谢!如果可以,我宁愿将我昨晚的那些血拿去喂狗,也不想给她!”

     

      想到自己的血流在江潋滟的身体里,楚江玥的心就满是怒火。

     

      “啪。”狠狠一记耳光,楚江玥的脸被抽向一侧。

     

      火辣辣的疼痛迅速蔓延周身,脑袋有些发懵,楚江玥苍白的小脸上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错愕的看着沈昊然,楚江玥身体隐隐发抖,她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江潋滟打她!

     

      心间的刺痛,犹如被人生生插入一把利剑,疼入骨髓,刻在灵魂!

     

      “楚江玥,能给潋滟换血,是你的福分!”不容忽视的压迫,沈昊然冷傲淡漠的说道。

     

      福分?楚江玥笑得凄然,江潋滟于她而言,从来就只是噩梦!

     

      今天,江潋滟又成功的把沈昊然变成了她的噩梦!

     

      “昊然,你怎么可以动手?她是我妹妹!”江潋滟唇角含笑的望着楚江玥,脸上是掩饰不了的得意。

     

      “潋滟,她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不救你,这种人不配做你的妹妹!被打是活该!以后,你不要再与她来往,谁知道她会不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沈昊然冰冷刻薄的话犹如无数的利箭,扎在楚江玥的心上,千疮百孔,血流不止!

     

      死咬着唇瓣,血腥味充斥鼻尖,楚江玥只有这样,让疼痛抑制想要落下的眼泪。

     

      沈昊然,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心思恶毒的人?

     

      心脏的绞痛,让楚江玥感觉快要窒息了,隐忍的拽着身下的床单道,“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两人相携而去。楚江玥瑟瑟发抖的蜷缩着,双眼通红,眼眶中积聚的眼泪被她用衣袖奋力擦去。

     

      沈昊然,她爱的男人,将他的苛刻冷酷全都丢给了她!

     

      楚江玥像是在鬼门关游荡的孤魂,浑浑噩噩,躺在病房里。

     

      楚江玥被沈昊然囚禁了。

     

      为了江潋滟的骨髓移植手术,沈昊然囚禁了楚江玥!

     

      也对,只有将她囚禁起来,他们才可以对她为所欲为!

     

      颓然的躺在病床上,脑海里还是小时候两人一起玩耍时的情景。

     

      那时候沈昊然只有十五岁,封闭、内向、冷漠,谁都无法靠近,却唯独亲近九岁的楚江玥。

     

      没有小朋友愿意和他们一起玩耍,那时候他们只有彼此。

     

      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沈昊然,却对她充满了排斥和厌恶,将他曾经对她的所有独特都给了江潋滟。

     

      “沈昊然,江潋滟对你真的就那么重要?”楚江玥心底终究是有些不甘心。

     

      不甘心像江潋滟那样自私自利的一个人,竟使得沈昊然为她费心费力。

     

      不甘心她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男人,爱着的竟然是她厌恶的人……

     

    第五章 疑惑

      “自然!是她陪我走过人生的低迷痛苦,没有她的陪伴,我不会有今天!”

     

      “所以,楚江玥,给潋滟做骨髓移植手术,我势在必行!”

     

      沈昊然眼底的暖意和温柔,那是对江潋滟才有的,楚江玥的心又阵阵抽痛。

     

      她心痛,却更疑惑!

     

      沈昊然十六岁随着家人一起去了国外,直到今年年初才回来。

     

      他们重逢也不过三个多月。

     

      沈昊然为何会说江潋滟陪他走过人生的低迷痛苦?

     

      楚江玥可以很肯定,江潋滟和沈昊然以前从未有过接触!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在脑海里生出,她犹疑不定的问道,“昊然,你说的是你十五岁的时候?”

     

      沈昊然十五岁时,父亲带着小三上门,母亲因此心脏病突发离世,他被新上位的小三虐待。

     

      这样的经历,对当时还是孩子的他来说,定然是痛苦的!

     

      “是!”沈昊然本不想回答,可看到楚江玥那双澄清的眼睛时,忍不住回应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萦绕在了他的心底。

     

      楚江玥惊愕,那时候不是她在陪着他吗?

     

      “昊然,你是说,你母亲离世、后妈虐待你的时候,是江潋滟陪着你?”不敢确信,她再次确认道。

     

      “潋滟还真是把你当妹妹,连我的事都告诉你!”楚江玥知道他小时的经历,沈昊然还是有些意外。

     

      楚江玥却彻底愣住了,沈昊然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他认定当年是江潋滟陪着他。

     

      “你就这么确定,当年陪着你的是江潋滟?”

     

      一直以为沈昊然记得当年的事,她从未提起那段过往,只因不想揭开沈昊然的伤心事,而且楚江玥是全心全意的信任着他。

     

      可现在,沈昊然道出来的事实却超出了她记忆中的认知!

     

      “楚江玥,你这话什么意思?想要挑拨我和潋滟的关系?”沈昊然目光倏然变得冷漠犀利,上下打量着楚江玥,明显是认为她别有用心。

     

      他的目光让楚江玥身体一颤,脸上闪过痛色,心底更是焦虑。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误解?

     

      “昊然,其实……”

     

      “昊然,你不能这么说妹妹!”娇柔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江潋滟出现了。

     

      其实我才是当年陪着你的小花猫!楚江玥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就这样被江潋滟打断了。

     

      迎着她的目光,楚江玥在她的眼底看到了一抹慌张。

     

      “小时候家里穷,爸妈没有办法才将妹妹给姑姑他们收养。妹妹不喜欢我们,我们不介意。”

     

      “是我们有错在先。所以无论妹妹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说错了,我们都不会怪她!”

     

      江潋滟说的情真意切,可听在楚江玥和沈昊然的耳中,意味就明显的不对了。

     

      楚江玥明白,她说这番话,实际是在告诉沈昊然,她是个蛮横无理且自私自利的人,对待亲生父母和姐姐都是不近人情的。

     

      很明显,沈昊然信了。他看她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厌恶。

     

      将江潋滟拥在怀里,沈昊然声音温柔,“你应该在病房休息的,怎么来这里了?”

     

     

    第六章 提出离婚

      “这不是见你久久没回来,妈给我们带的饭菜都快凉了,所以才来找你嘛!”江潋滟娇嗔的说着,脸色略带羞涩。

     

      本就是病美人,此刻这含羞模样,自然让人心疼了,沈昊然也不例外。

     

      “好,我们这就回去。”

     

      旁若无人的耳鬓厮磨,一旁的楚江玥看得心口一窒,脸色发白。

     

      就算沈昊然是为了江潋滟的病,才与她结婚的,可他们还是名义上的夫妻!

     

      他们两人怎么可以就这般迫不及待的在她面前无所顾忌的恩爱?

     

      “沈昊然,我们离婚吧!”

     

      沈昊然不爱她,这样的婚姻,对她来说是羞辱!

     

      楚江玥心底更清楚,他们的婚姻不会有结果……

     

      江潋滟满目诧异的看着楚江玥,神色激动的说道,“离婚?妹妹,你在说什么傻话?”

     

      没想到,反应最激烈的却是江潋滟。

     

      可就是这样,楚江玥才觉着更讽刺。

     

      她心底十分笃定,最希望她和沈昊然离婚的,绝对是江潋滟。

     

      她那强烈的占有欲,从小到大,楚江玥领教了太多次了。

     

      “妹妹,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在你和昊然结了婚之后,还这般跟他亲近!”

     

      “是,我不能否认,我很痛心你们会结婚!可是,我也不愿意破坏你们的婚姻。”

     

      “妹妹,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和昊然来往了!你不要再生出离婚的念头了。”

     

      江潋滟突然变脸,眼泪说流就流,生生在楚江玥面前演出了一场琼瑶剧。

     

      楚江玥真的是恶心极了,也厌恶极了。

     

      嘲讽的冷笑,在她的唇角溢开。

     

      江潋滟怎么会不知道沈昊然为什么会与她结婚?

     

      这样的哭诉难道不是在故意加深沈昊然对她的厌恶?

     

      楚江玥心里更清楚,江潋滟的这番话貌似是对她说,实际是说给沈昊然听的!

     

      句句都是让沈昊然怜惜和愧疚的话,这不是在阻止他们离婚,而是坚定沈昊然离婚的念头!

     

      果然,沈昊然心疼的将江潋滟搂得更紧了,对楚江玥怒目而视,厉声道,“楚江玥,你不要再咄咄逼人,手术结束,我们就立马离婚!”

     

      早就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楚江玥心底还是止不住失落和闷痛。

     

      明明,她不过说了句“离婚”,沈昊然就责怪她咄咄逼人!她还能对他抱有什么希望?

     

      双眼枯涩,心阵阵闷痛……

     

      “昊然……”

     

      “潋滟,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心意已决!当时和她结婚,已经瞒着你对不住你,我不想以后再委屈了你!”

     

      冷硬的脸庞,此刻无比的柔情。这就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指甲死死的扣着手心,鲜红的血液流出,楚江玥浑然不知。

     

      “妹妹,昊然的性子太过固执,伤害到你,姐姐真的感到很抱歉!”

     

      临走,江潋滟还不忘回头挑衅嘲讽,她该得意极了!

     

      双眼无神的望着灰白的天花板,楚江玥脑海里,小时候被江潋滟欺负的画面又浮现了出来。

     

      浑身瑟瑟发抖,她脸色发白,脑袋里仿佛要炸裂了,双手用力的敲打着脑袋,她不要想起那些事,她不要回忆那些事。

     

      花了两年的时间,她才将那些不美好的记忆遗忘。可现在,它们又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