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念红妆我念情安阳小说_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君念红妆我念情》是一部古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君念红妆我念情祁钰爵安阳小说阅读.小说,文笔犀利 文风幽默 文章雅致 层次清晰、欢风华丽 妙不可言妙、趣横生寓意

     《君念红妆我念情》是一部古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君念红妆我念情祁钰爵安阳小说阅读.

    小说,文笔犀利 文风幽默 文章雅致 层次清晰、欢风华丽 妙不可言妙、趣横生寓意深刻的最新文字章节尽在本站!

     

     

    第1章 国破家亡

     

      酉时,敌军攻破城门杀入皇宫,金碧辉煌的皇宫内,往日的庄严威仪没有了,有的只是不绝于耳的厮杀,哀嚎声。

     

      所有人都在忙于奔命,安阳却一个劲的往反方向跑。小环死死的拉住她,哭着哀求她到:“公主,真的不能再去了,那边太危险了,你和奴婢走吧!”

     

      听到这话,安阳停下脚步,回过头,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上有着化不开的悲伤,她反过来握着小环的肩,悲呛的说:“走?能去了哪里?国破家亡,我的父皇兄长,我的夫君都在哪里,我得回去找他们,与其做个亡国公主,我宁可与我的亲人共赴黄泉。小环,你走吧!你还小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

    129f94d6ae076e97!400x400_big.jpg

      她松开她丫鬟的手,推开她,不顾丫鬟的哭喊,义无反顾的面对死亡,她得去找钰爵,他们说过同生共死,她怎么能丢下他苟活于世呢!

     

      她在战火喧嚣的慌乱中穿插挣扎,花尽了毕生的力气才到达太和殿,等待她的却是一个残忍至极的真相。

     

      “祁钰爵,你这个叛徒,往朕对你这般器重,阳儿对你痴心一片,你却忘恩负义。”

     

      祁钰爵一袭白衣屹立,浑身寒冷之气,手持长剑凌驾于玄安帝的脖子之上耻笑他说道:“玄安帝,你都快要死了,还不明白局势,我堂堂凤临国王爷,这一切不过都是一场计谋,何来你说的背叛,何来忘恩负义!”

     

      听到此话,安阳瞪大了眼,满脸不可置信,她冲入殿中,盯着他问:“钰爵,你说的都是假的,对不对?”

     

      对于她突然的闯入,惊到了众人“安阳,快逃!”父皇和皇兄焦急万分,异口同声的冲她叫喊。

     

      她忽然之间红了眼,看着他们声音颤抖的说:“家在这里,逃去哪里?”

     

      “我的剑在你父皇的脖子之上,你说是真是假?”他的话不带丝毫感情,就像是两个初识的陌生人。

     

      心口像是被人活活撕开了一道口子,血大股大股的流出,疼到晕厥。

     

      “我赶来同你共生死,却不曾料想要我死的便是你。”她不哭反笑,笑自己愚蠢可怜至极,害人害己。

     

      她握紧手里的剑,对着前方毫无防备的士兵厮杀过去,眼睛发红,没了理智。虽然安阳自小就习武,可是一大堆士兵围杀起来,她也无招架之力吗,立马就落了下风,惊艳的脸上和天蓝色的衣服上都染上了鲜血,有种说不出的妖艳美。

      “不要伤害她。”玄安帝乞求的说。

     

      他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冰冷的说:“阶下囚,有资格谈条件吗?”

     

      “相信我,伤害她,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世人总是当局者迷,他是过来人,他知道悔不当初的削骨之痛。

     

      十几年前,他也如今天这般,为了权势,割舍了他心爱的女人——安阳的生母。

     

      “安阳”她伤痕累累,玄烨拼死挣脱束缚,飞到她的身边,背靠着背“皇兄”她声音哽咽,两人湿了眼眶。

     

      看着这兄妹情深的戏码,他幽深的眼眸子一暗,回复他:“本王此生从不后悔做过的事情。”

     

     

    第2章求求你

     

      “安阳小心~~”话落,安阳被抱入怀中,只听见尖锐的刀插进肉骨的声音。

     

      “皇兄~~”撕心裂肺的一声哭喊,玄烨跪倒在地,口吐鲜血。

     

      “皇兄你撑住,阳儿给你找太医,你不要丢下阳儿。”安阳慌乱的用手给他擦着口中不断流出的鲜血,大声的对着周围的人叫喊:“求求你们,救救他!”

     

      她卑微的祈求着周围的士兵,周围的人麻木的看着她,是她病急乱投医了。面前的这群人恨不得将他们处之而后快,又怎么会救他们。

     

      “安阳~”玄烨拉着她的手,摇摇头,便无力的的闭上了眼睛。他的手从她的手中跌落,她紧紧的抓住,安静的像一个木偶

     

      “啊~~我要杀了你们。”她仰天长啸,周围的士兵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随后,剑便袭击上他们。

     

      她比之前更加的疯狂,仿佛不知疼痛,用身体承受着伤害,目光狠毒,一剑一条人命,祁钰爵看着她身上的血迹,眉头微皱,他一袭白衣超凡脱俗的屹立在这血腥之地,如果不是手里持着长剑凌驾于玄安帝的脖子之上,他十分像个误入人间的仙人。

     

      他冷眼的望着不远处那个和他同床共枕无数个日夜的女人,目光了一座冰山,他手里的剑在玄安帝的脖子上逼的更紧,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渗出鲜红的鲜血来。

     

      “安阳~~”他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让她害怕到战栗,她望向他,看到父皇脖子上的血迹,她僵硬着身子,听见他对她用命令的语气说:“放下剑!”安阳一个战栗,手中的剑险些脱落。

     

      见状,安玄帝目光锐利,忍着痛意,冷静的对女儿说:“阳儿,不要管为父的”这种局势下,他只是一名父亲。

     

      安阳下意识的紧握住剑,她的行为触怒了祁钰爵,他再次用力,剑又深了,血呈流水状流出。

     

      “啪”她手里的剑掉在地上,她绝望的跪倒在他的面前,跪着走向他,沾满血的手拉着他的白衣角。

     

      “祁钰爵,我求求你,放过我的父皇好不好!”她终究狠不下心看着父皇死在她面前,额头重重的磕在他脚边的地板上。

     

      “安阳~不许求他。”安玄帝眼眶充血,心疼的呵斥她到,他越挣扎,脖子间的伤口就越深,血就越多。

     

      想起玄烨死在她怀中的感受,她疯了一样重重的磕着响头,磕到头破血流,血迹掩盖眼睛,嘴里还不忘记说着:“求你,放过我父皇。”

     

      他看着她,那张曾经倾国倾城的脸上有说不出的狼狈,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他一脚踢开安玄帝,一袭白衣微微俯下身子,他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指,妖孽的勾起她的下巴“安阳,求人也是要有资本的,告诉本宫,你有什么?”他带着笑意的说

     

      经他提醒,她愣了片刻,忽然笑的更加灿烂,她一手握紧他手中的剑,血从她的手顺着剑锋留下,剑直指她的肚子,祁钰爵的目光一暗,笑意顿时不见,握剑的手指发白。

     

      便听见她阴森森的说:“我亡国之人,哪有什么资本!只是……”

     

     

    第3章 一线生机

     

      她话未说完,那剑便巧妙的从她手中离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迹,她仰头看着他冰冷的雪珀,佯装镇定,她现在在进行一场豪赌,赌他要不要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她记得,一个月前,他曾抚摸着她的肚子,带着期许的问她:“何时给我添个小阳儿~”那样充满期待的他,太让她记忆犹新了。

     

      昨日,太医告诉她,她有了喜脉,她满怀欣喜的想给他一个惊喜,哪里曾想到尽是此等光景。这个孩子竟然成了她威胁他的筹码,他手中的剑又近了几分,安阳闭上了眼睛,若她们一家人的寿命只到此处,那么她认命。

     

      剑迟迟没有在下来,她听见他威严不容质疑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将安玄帝关押起来。”

     

      顷刻间,他的唇凑到她的耳边:“安阳,你应该感谢你这个争气的肚子!”果然,她赌对了,他是在乎孩子的。

     

      话音刚落,她的身体便腾空起来,以前她时常这样被他抱进怀里,却从不像这般僵硬,她不愿睁开眼睛,好像这样就能欺骗自己,一切还和以前一样,他和她,简单的爱着彼此“厚葬我皇兄”她说

     

      “安阳,得寸进尺这四个字被你用的淋淋尽致。”他波澜不惊的说,语气里似乎还有些难以察觉的喜悦。

     

      她没有接话,一动不动的在他怀中,像个活死人。若不是他瞧见她眼角流出的眼泪,他还真那么认为了。安阳昏睡了六日,这六日里,她玄氏的天下彻底覆灭,除她和玄安帝,玄氏的血脉屠杀殆尽。

     

      安阳伤重,又做噩梦,睡得极不安稳,挣扎中总有人搂住她睡,她才能获得片刻的安稳,醒过来时,阳光射进窗子,窗外有鸟儿鸣叫,花香伴着清风吹进来,吹得安阳有些迷离,她撑坐起来,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对着门外下意识的唤:“小环~~”

     

      “夫人,有什么吩咐~”婢女听见呼喊声,推门进来,毕恭毕敬的问。

     

      安阳看着面前陌生的人,记忆一下子涌回脑海里,她对婢女摇摇头,疏离的说:“没事,你下去吧!”

     

      婢女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退了下去,刚带上门便听见屋里传来低声抽泣的声音,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抬起头便看见不远处一袭白衣的主子,目光冰凉的望进窗子里,她颤栗的刚想行礼,便看见主子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退下。

     

      安阳沉溺在悲伤中不可自拔,她用力的抱紧自己。那年南山狩猎,阳光正好,他恰巧从刺客的手下救出了她,或许从那一刻起一切就只是一场阴谋算计,而她却傻傻的相信这是天赐良缘。

     

      若再知道是今天这个局面,或许,那一日,她就该死在南山,或许就不会又今日之罪过。

     

      她起身对着窗子跪在冰凉的地板上,她以前不信佛,可是她现在却在求佛

     

      她虔诚的叩拜,流着眼泪祷告:“佛祖,我不敢奢求一切重新开始,我只是乞求你保佑我的父皇,保佑我玄国的子民。”

     

    第4章 你可有片刻真心

     

      “砰~”门被打开,接着而来是他讽刺的声音:“阳儿,自身难保就该自求多福,至于其他人,你操碎心了也没用。”

     

      他的到来并没没有打断她的祷告,她虔诚的磕完最后一个头,转过身看着祁钰爵,她望着他的目光再不复当初温柔热烈,有的只是痛恨与防备“我父皇可安好?我要见他”她问他。

     

      他下意思伸手想去触摸,却被她防备的躲开,他不懂声色的改变方向,钳制住她的下巴,搵怒的说:“玄安阳你似乎还没有弄明白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下颚的疼痛感,险些让她流出眼泪,她咬着牙,一言一句的对他说:“我乃玄国公主,活着是,死了是,亡国也是。”

     

      他松开她黑这一张脸说:“既然你自知是亡国奴,那这么好的院子你也不配,既日起搬进素清苑。”

     

      他松开她拂袖而去,只留一阵清冷的风于她,她跌坐在地,望着他的背影,泣不掩声。

     

      他走还没有半刻钟,佣人便遣送她去素清苑,见她迟迟未站起来,佣人便想押送她去,她甩开佣人的手,一双冰眸盯着他们,未说任何话,却够让他们颤粟了,她回头踏出房间,白衣随风起舞,有说不出的决然,让不远处偷看的祁钰爵没由的生闷。

     

      素清苑荒凉凄冷,冤魂无数,一走进院子就有股瘆人之气。

     

      祁钰爵把她送来这里就是想让她明白,她这种过惯了荣华富贵,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不依附于他是无法生存的。

     

      他将她丢在哪里,出门三日未理睬,归来便直奔素清苑,望着院子的荒凉他心没由一紧,推门而入,屋中的腐烂之气难以忍受,她圈靠在床角之处,脸色惨白,他走过去,意图将她抱起,

     

      原本快陷入昏迷之中的安阳睁开眼睛,望着祁钰爵,讽刺一笑,手无力的握住他的手臂,无力与他挣扎,望着他的目光却十分的倔强,她问他:“王爷,是来看本公主死了没有的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府中的佣人都是势力之极的人,锁在素清苑的这三日,安阳一辈子刻骨铭心,一天一顿馊了的饭食,她怕极了黑,屋里阴森,夜里却无灯,害怕至极,她唤着他的名字晕死过去,醒来又是孤苦伶仃一个人。

     

      一手将她提了起来,手上的轻松感,让他意识到,这短短的几日,她似乎消瘦的特别厉害。

     

      听着她讽刺的话,他原本关心到嘴边的话收回腹中,出口便成了:“怎么会让你轻易死呢!生不如死的滋味可是痛苦的多!”

     

      她目光盯着他,神情凄凉一笑,开口:“钰爵”她已经许久未这样温和缠绵的唤过他的名字了,他微微一愣,心尖竟没由的颤抖,似乎回到了那时琴瑟交好的时光里。

     

      “你与我,过往往的种种,可有过半分真心。”她问他,想为自己那颗不争气的心,寻一份安慰。

     

      “真心?安阳,身在帝王家你却无帝王之心,难怪,骗你是如此的好骗!既然你不清醒,那么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本王和你,从始至终只有算计,绝无其他。”他的话落在她的耳朵里,却击碎了她的心,让她陷入无边的寒冷之中。

     

     

    第5章怒火中烧

     

      “好~我明了”她哽咽的说出这句话,便在他眼前彻底失去意识,不见他慌张的伸出原本捏紧在袖子里的手。

     

      这一日,王府的氛围异常沉重,府中所有的下人,都跪在澜竹院,惶恐不安。就在不久前,下人见自家主子从素清苑一脸慌张的将人抱出来,急忙招来太医,他们便知今日有祸患。

     

      从太医口中得知安阳是营养不良,焦虑攻心所致

     

      祁钰爵的脸上黑云密布,太医开完药,唯恐波及自己,急忙退了出去。

     

      床上的人,脸色惨白近透明,气息若无,仿佛下一秒随时会死去。一想到这里,他心中没由的后怕,怒意也更甚,对着门外所有的人冷声说:“照料素清苑的下人全部发配边疆为奴,管家自领三十大板,以儆效尤。”话音刚落,门口全是哀嚎讨饶声,与床上的这个安静无声的女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兰窗半开,日光和清风透过来,她从噩梦中醒来,房子又换了个模样,丫鬟进进出出对她全是毕恭毕敬,自幼在宫中,见惯了人情冷暖,也大抵明白一些,可是当她,无意之间从下人的口中得知,他重重罚了素清院的下人还有太子府多年的老管家,还是有些错楞。

     

      女子和男子不同之处就是,女子心软,片刻的温情都容易让她迷失自己,哪怕心里明白一切都是假的。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数日,听闻,皇帝下旨将丞相之女赐予他为妻。初听时,心扎疼,后麻木,他和他之间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从此便该心不为所动。

     

      傍晚时分,他一袭青衣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闻得到他身上有强烈的酒味,他走到她的跟前,一手环住她的腰身,一手勾起她的下颚,他醉意魅惑的问她:“可听说本王要娶亲了?”

     

      她侧过脸,冰冷的回复他:“与我何干!”他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面对着他,酒气扑面而来,他冰凉的唇落在她的之上,轻启说:“阳儿,受得了这样的耻辱?”

     

      她当然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他们行过大婚之礼,于他她应该是妻,而如今皇帝下旨赐婚,她便该退主位,去为妾。一国公主为妾,这是何等的耻辱。

     

      她看着他,目光平静清凉“玄国已亡,于我而言,殿下早已不是夫,既不是夫,何谈妻妾之分,何谈耻辱?”

     

      “好一个于我何干?好一个早已不是夫?”此时,他全身上下都显现着暴怒之气,下一刻,她身下的衣服顷刻间化成碎片,她大惊,想去遮挡,却被他抱起扔到了床铺之上,随之欺压而上,他的声音像从地狱之中传来,他说:“我就让你好好长长记性,谁是你的夫。好好记住你在我身下承欢的贱样!”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她一手护住自己的肚子,惊恐的挣扎叫喊:“祁钰爵你不能这样,我肚子中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伤了他。”

     

      可是醉意暴怒中的他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他毫无前戏的进入她的身体,不管不顾的狠狠的要了她。

     

     

    第6章 奢侈的相见

     

      她起初还会因为疼痛叫喊,渐渐的便也麻木了,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给予肚中的孩儿一些保护。

     

      半夜清风吹醒醉酒之人,他只见,她昏厥在他身下,狼狈不堪,身下有少许的鲜血流出,他先是一愣,随即慌张的唤来太医。

     

      太医赶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而言都是煎熬,他一向自制力惊人,今天怎么会如此失控,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来。

     

      孩子终是保住了,只是安阳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彻底成了瓷娃娃,动不得,碰不得。夜间,她熟睡时,他来探望她,却发现她一时之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年纪轻轻,发间却有了少许白发。

     

      府里这几日热闹非凡,张灯结彩的全都挂起了红灯笼,有说不出的喜庆,落在她的心里却是无限的凄凉。若她没记错,明天便是丞相之女过门之日。她坐在窗前的案台旁,望着朦胧的月色,忽然回忆起,那时他两相拥月光下,彼此誓言,此生,一生一世一双人。

     

      回忆至此,心痛难忍,泪夺眶而出,她提笔蘸墨,挥笔在纸上写下:

     

      时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罢!罢!罢!

     

      第二日,出门迎亲前,他却身着一身红衣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见他,她便想起那日之事,害怕的后退。

     

      见她惊慌之意,他再未上前,只是沉着脸问她:“你惧我?”她不看他也不回答。

     

      良久,她听他说:“罢了,本王也无时间与你多说,今晚,你可见你的父皇一面。”她抬头望着他,有些紧张,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衣服,不确定的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无需逗弄你”听他这样回答,她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望着她久违的笑容,他失了神,幸有管家小声提醒他到:“王爷,再不走就耽误吉时了。”

     

      这句话让他转身离去,却让她望着他的背影,失了笑容。这等皇家喜庆大事,十里长街锣鼓震天,好不热闹。

     

      她呆坐一偶,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自语到:“孩儿,你竟然是我和你唯一的羁绊了。”

     

      安阳如愿见到了自己的父皇,他手脚戴着镣铐,身上各处都是血迹,看的安阳触目惊心

     

      “父皇~”安阳再也忍不住,哽咽出声,奔进父亲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玄安帝也是老泪从横,拍着女儿的背,声音颤抖的问:“他可有为难你。”她摇摇头,不忍父皇在为她担忧,道:“我腹中有他的孩儿,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安阳,孩子总有一天会生下来的,那时你可有可无,又该如何生存,你想过没有。”见女儿单纯如此,玄安压低声音担忧的提醒到。

     

      这样的局势,安阳哪敢想自处,她无奈的摇摇头,开口想在和父亲说些什么,却被祁钰爵的暗卫提醒该离开了。

     

      安阳看着父亲,心尖总萦绕着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一别再见又不知是何时,安阳庄严的行了一个跪拜礼,玄安帝急忙扶住女儿,叮嘱道:“阳儿,你处的再也不是那个以你为主的世界了,人心险恶,好好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