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续费契约名门婚》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小说《续费契约名门婚》又名《甜妻家的狼总裁》情节人物丰满、形象鲜活、字字珠玑、风流缊藉、出类拔萃、出神入化~~~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 第1

     小说《续费契约名门婚》又名《甜妻家的狼总裁》情节人物丰满、形象鲜活、字字珠玑、风流缊藉、出类拔萃、出神入化~~~

     

    第1章 打掉这个孽种

      “老公,求求你,不要打掉这个孩子……算我求你了……”

     

      医院,妇产科。

     

      曲晴跪在冰冷的地面上,手死死拽住眼前男人的衣角,那么用力,指节都已经泛白。

     

      可她面前的男人,却只是一脸漠然。

     

      “曲晴。”陆琛垂眸,看着眼前脸色惨白的女人,脸色厌恶至极,“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131f9248a788d998!400x400_big.jpg

      曲晴身子剧烈一颤,看着眼前的男人,宛若第一次认识他。

     

      【小晴,等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我一顶会把它疼爱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天使。】

     

      男人曾经的许诺仿佛还在耳畔,可此时,这个曾今那样承诺过她的男人,却是这样冷漠的站在她满前,逼着她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陆琛!”曲晴终于崩溃,失声大喊,“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怎么可以那么无情!”

     

      “亲生骨肉?”曲晴喊得撕心裂肺,可陆琛却仿佛听见什么笑话一般冷笑起来,他擒住她的下巴,神色阴狠,“曲晴,你还真敢说。我他妈的从来都没碰过你,你去哪里怀我的亲生骨肉?”

     

      曲晴如遭雷劈,脸色惨白。

     

      “陆琛,你在胡说什么?”她的声音止不住发抖,“新婚那一天我们明明在酒店同房了,你怎么能否认这个孩子是你的?”

     

      “新婚那天?”陆琛眸底的戾气更甚,捏着曲晴下巴的手那么用力,几乎恨不得将她的骨头捏碎,“婚礼那天我公司有事,典礼一结束我就离开了,我去哪里让你怀孕?”

     

      曲晴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等等,陆琛。”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声音止不住的发颤,“陆琛,你是说那天晚上不是你在酒店房间,那是谁……”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陆琛一把甩开身边的女人,厌恶至极,“曲晴,你自己发骚睡了外面的野男人,还有脸问我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曲晴狼狈的跌坐在地上,手脚冰冷一片。

     

      新婚那天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那天的她不知是喝多了酒还是生病,婚礼还没结束就回酒店的蜜月套房休息了。迷迷糊糊之中,她感到有人上床吻她,她想当然的以为是陆琛,便热情的回应。

     

      炙热的呼吸、滚烫的温度。那一晚的一切是那样热烈,是她曾经珍藏的美好。

     

      可陆琛现在却告诉她,那不是他?

     

      那到底是谁,夺走了她珍藏多年的第一次,还在她肚子里留下了一个孩子?

     

      曲晴脑海里一片空白,还来不及消化这个骇人的消息,就听见陆琛冷冷的对旁边的护士吩咐:“你们几个,把她拖进手术室,把这个孽种给我拿掉!”

     

      护士医生七手八脚的将曲晴从地上拖起来,她这才如梦初醒,疯了一样的挣扎。

     

      “不……陆琛,求求你,求求你放过这个孩子!就算是意外,这个孩子也是无辜的!”

     

      虽然孩子不是陆琛的,但那也是她的骨肉,她实在无法眼睁睁看着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从她的体内被杀死。

     

      曲晴疯狂的反抗,可她的那点力道,在医生护士那么多人面前微乎其微,她很快就被按到冰冷的手术台上,刺眼的手术灯打开,医生面无表情的将仪器推过来。

     

      “不……求求你们不要……”曲晴被按着无法动弹,只能啜泣的乞求,眼睁睁的看着那冰冷可怖的仪器,朝着自己的身下捅去……

     

      眼看那仪器就要进入她的身体,可这时——

     

      轰!

     

      手术的大门突然被踹开,几个黑衣保镖冲进来,迅速的将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按住。

     

      “你们是谁!”医生吓坏了,大声反抗,“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可保镖们都没有回答,只是封住医生护士的嘴,整齐有序的在门两边站成两排。

     

      一片死寂之中,长廊外一个男人缓步而来。

     

      高大的身形,挺拔淡漠,一派矜贵高冷。

     

      他一路走到手术室,光才终于落在他脸上,照亮那一张英俊而又薄凉的脸。

     

      严以峥驻足而立,望着手术室里一片狼藉,冷冷开口:“谁敢动这个孩子试试。”

     

     

    第2章 我是孩子的父亲

      曲晴在看见男人面容的刹那,如遭雷劈,脸色惨白。

     

      “你……你……”

     

      她颤抖着唇想说什么,可男人已经不耐的抬手,四周训练有素的保镖立刻押着那些医生护士下去。

     

      短短几秒,手术室里只剩下曲晴和那个男人。

     

      此时,曲晴已经认出这个男人了。

     

      她惨白着脸,踉跄的从手术台上下来,慌乱的想要离开,可刚到门口,腕子就被男人一把抓住。

     

      “你放开我!”曲晴整个人触电一般挣扎起来,“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麻烦你放开我!”

     

      “不认识我?”听见曲晴的话,严以峥冷笑一声,手上蓦的一个用力,就将曲晴压倒了旁边的墙上,唇角是讥讽的弧度,“曲小姐可真是健忘,这才两个月,你就不记得我了?还是……”

     

      他蓦的抬手,探入曲晴宽大的手术服。

     

      “曲小姐需要别的方式,才能记起我。”

     

      因为方才手术的缘故,曲晴手术服下不着一物,男人滚烫的手很快触碰到了女人最敏感的地带。

     

      略显粗粝的手指,霸道而又肆意,让曲晴整个人都如同触电一般尖叫起来。

     

      “你放开我!婚礼那天晚上只是一个意外!你不可以再碰我!”

     

      严以峥看着眼前小女人惨白的脸色,冷笑的收回手。

     

      “曲小姐,你明明认出我了,又何必装傻。”

     

      曲晴跌靠在冰冷的墙上,剧烈的喘息,脸色惨白。

     

      是的。

     

      在这个男人刚出现的刹那,她就认出来了——

     

      他就是在新婚那一夜,夺走了她贞操的男人。

     

      她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

     

      她曾经以为那一晚的回忆都是模糊的,但在男人出现的刹那,她就想起来了。

     

      男人身上与众不同的气质,太过深刻强烈,她根本无法忽视和忘记。

     

      “这位先生。”曲晴浑身都在止不住发抖,她死死抱住自己的肩膀,强迫自己镇定的开口,“那天晚上只是一个意外。”

     

      “我当然知道那一晚只是意外。”严以峥随意的抽出手术台上的纸巾,擦拭掉手指上曲晴的痕迹,神色冷漠,“放心,我没有要纠缠你的意思,只不过……”

     

      他的目光,落在曲晴的肚子上。

     

      “这个孩子,你必须留下。”

     

      曲晴身子猛地一颤,震惊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男人长得真的很好看。

     

      她曾经以为陆琛已经是男人里长得好看得了,但和眼前的男人一比,陆琛却是完全黯然失色。

     

      可这样好看的一个男人,却有着一双冰冷的眸子,宛若深不见底的寒潭,透出令人心寒的冷意。

     

      曲晴也算是在富贵人家长大的孩子,见过的人形形色色,可此时在眼前男人的目光下,却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她不敢和男人的目光接触,只能低下头,咬着唇道:“你放心,我也没有打算打掉这个孩子,我会把孩子生下来的。刚才的手术……只是一个意外。”

     

      “那就好。”男人垂眸看着她,冷声命令,“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十个月后,你把孩子给我,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价格随便你开。”

     

      男人的语气是这样理所应当,好像曲晴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曲晴却无法反驳。

     

      她不用打了这个孩子,但也不用养这个孩子。十个月后,一切就可以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或许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想到这,她裹紧身上的手术服,轻声道:“钱你不用给我,这个孩子,我会好好生下来的。”

     

      “既然如此,最好。”严以峥扔掉手里的纸巾,神色冷漠,“曲小姐,记住你话,别再让我发现你试图打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然,后果自负。”

     

      丢下这句话,他不再多看曲晴一眼,转身离开。

     

      曲晴一个人被留在手术室里,身子无力的顺着墙面滑下,强忍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滚落。

     

      -

     

      曲晴离开医院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她想跟陆琛说清楚婚礼那一晚的意外,可不想走到卧室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暧-昧动情的声音——

     

      “姐夫,你好厉害啊。啊……我都受不了啊……你……轻点啊……”

     

     

     

    第3章 为什么是她

      曲晴的脑子里轰的一声。

     

      她疯了一样的冲进门去,就看见房内的一片春光。

     

      床上,曲暖脸色潮红,不断娇喘着,而她身上正不断起伏的,正是她的丈夫,陆琛。

     

      曲晴的身子摇摇欲坠。

     

      她从没想到,捉奸在床这种恶俗的戏码,有一天竟然会上演在她和陆琛身上。

     

      而且这捉奸的对象,还是她的妹妹,曲暖。

     

      巨大的动静终于惊扰了床上的两人,他们停止了身下剧烈的动作,转头看向站在门口脸色惨白的女人。

     

      “姐姐?”看见曲晴,曲暖脸色一白,慌乱的想起身,可她身上的陆琛却是一把摁住她。

     

      “跑什么。”陆琛神色冷漠,好像没看见门口的曲晴一样,又狠狠的抽动了好几下,直到在曲暖身体里释放里,他才不急不慢的起身。

     

      “曲晴,你回来了。”他披上浴袍,神色平静的走向门口的妻子,随意的招呼,仿佛刚才只是喝了一杯水一样理所应当,“你肚子里那个杂种,处理完了么。”

     

      曲晴脸上的愤怒顿时一僵。

     

      刚才在医院里,陆琛看见她被推进手术室就不耐烦的走了,所以他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手不自觉的覆上小腹,曲晴低下头,掩饰眸里的心虚。

     

      “孩子已经打掉了。”她轻声回答,不敢去看陆琛的眼睛。

     

      如果让陆琛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他一定会逼迫着她打掉。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的孩子死掉。

     

      所以哪怕是撒谎骗陆琛,她也要保住这个孩子。

     

      虽然不知道能瞒多久,但能瞒一天是一天吧,等肚子明显了她再想办法。

     

      “打掉了就好。”陆琛没有起疑,冷冷道。

     

      曲晴身子一颤。

      她猛地抬头,看向陆琛冷漠的眉眼和身上遍布着的曲暖的口红印,她的手不自觉地握拳,愤怒再次染上眉眼,厉声质问:“陆琛,你没什么要和我解释的么?”

     

      “解释?”陆琛冷笑一声,“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和别的野男人亲热的时候,你和我解释了么?”

     

      曲晴脸色一白。

     

      “陆琛,我说过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一个意外,婚礼那天——”

     

      “够了!”

     

      曲晴解释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陆琛狠狠打断。

     

      他低头看着她,神色冰冷无比。

     

      “曲晴,我不想听见你和你情夫的事。你背叛我就是事实,你别想狡辩!”

     

      厌恶至极的话语,让曲晴脸上最后一丝血色退去。

     

      她低下头,忍住泪水。

     

      是。

     

      她的身体的确是背叛了陆琛,而且她还没有打掉这个错误的孩子。

     

      她无法反驳。

     

      “陆琛。”所有的愤怒和委屈都变成了无力,她只能悲凉的闭上眼,声音哽咽,“算是我对不起你。可你就算要报复我折磨我,为什么要选曲暖?为什么一定是她?”

     

      如果陆琛睡了的是别的女人,她或许都可以忍受。

     

      可只有曲暖,她受不了。

     

      “为什么是曲暖?”陆琛眼底闪过戾气,冷笑,“很简单,因为她是真的爱我。而不是像你,嘴巴上说着爱我,但实际上从来不肯为了我付出。”

     

      曲晴抬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琛。

     

      手不自觉的覆上小腹的左侧,她的每个字都在颤抖,“陆琛,你说我不肯为你付出?”

     

      隔着薄薄的衣料,她能清晰的触碰到自己左腹的伤疤。

     

      那是两年前陆琛车祸,她给陆琛捐出左肾的手术伤疤。

     

      她为了他,连自己的肾脏都可以献出。可他现在却说,她不肯为他付出?

     

      陆琛低头看见曲晴惨白的脸色,心里不自觉的一刺。

     

      但一下秒,他就自嘲的勾起嘴角。

     

      他是犯贱么。事到如今,竟然还会心疼这个自私放荡的女人?

     

      他烦躁的别开眼,强迫自己不再去看曲晴的脸,将旁边的衣服扔到曲暖身上,冷冷道:“小暖,我们走,这里让我恶心!”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甩上门离开。

     

      曲晴被扔在原地,浑身都止不住颤抖。

     

      恶心。

     

      他竟然说她恶心。

     

      她惨白着脸还来不及反应,身边的曲暖就已经起身。

     

      她扭着腰肢过来,身上带着刚才被陆琛疼爱过的湿润,和曲晴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什么,捡起地上黏糊糊的东西,啪的扔进曲晴手里。

     

      “姐姐,我还要陪姐夫去见客户,这里就麻烦你收拾了哟。”曲暖笑的甜软,“不过姐夫也太厉害了,就一个晚上,就用了好几个tao,都掉在地上呢,姐姐你要记得打扫干净哦。”

     

      看着曲晴瞬间惨白的脸,曲暖笑的更得意,披上衣服,扬长而去。

     

     

     

    第4章 看在左肾的份上

      曲暖在楼梯口追上了陆琛。

     

      “姐夫,你等等我!”

     

      陆琛停住脚步,转头冷冷看向曲暖,“你刚才跟小晴说了什么。”

     

      “没什么啊。”曲暖好像没骨头一样,倒在陆琛身上,娇滴滴的开口,“就是麻烦姐姐帮我们收拾一下房间而已。”

     

      曲暖的身材很好,凹凸有致的曲线贴上来,是个正常男人都会血脉喷张。

     

      可陆琛却是触电一般的后退一步。

     

      他本能的想推开身边的曲暖,可曲暖却是更用力的抓住他,抬头用雾蒙蒙的眼神看着他,“姐夫,你是生我气了么。我知道错了,所以你能不能看在我给了你左肾的份上,原谅我。”

     

      陆琛本来想去推曲暖的手顿时顿住。

     

      两年前,他车祸危在旦夕,是曲暖将自己的左肾捐给了他,才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救命之恩,无以回报。所以当几天前他喝醉酒睡了曲暖,曲暖哭着说要一辈子跟着他的时候,他根本无法拒绝。

     

      陆琛无法去看曲暖楚楚可怜的神色,只能别开眼。

     

      “走吧。”最后,他只能任由曲暖挽着自己,僵硬的往前走。

     

      可他不知道,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曲暖低着头,红唇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

     

      曲晴花了足足三个小时,才将房间打扫干净。

     

      看着眼前一尘不染的房间,她有一瞬的恍惚。

     

      房间是打扫干净了,可她和陆琛的婚姻,能变干净么。

      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陆琛睡了她的妹妹。他们的婚姻,早就已经变了味。

     

      回不去了。

     

      她和陆琛,早就回不去了。

     

      曲晴红了眼,将刚才从医院顺路配来的保健品收拾好,坐上车回曲家。

     

      她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曲家别墅,刚准备喊爸妈,不想就听见客厅里传来父亲曲傲天和母亲苏珍的对话声——

     

      “老婆,我听说陆琛今天送曲晴去医院了,就是为了让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什么?曲晴怀孕了?是婚礼那天的男人的?”

     

      “是啊,真是老天都在帮我们。我本来还在想,怎么才能让陆琛知道曲晴婚礼那天和别的男人睡了,这下可好了,这个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据,我们也不用专门跟陆琛说什么了。”

     

      “不过老公,你确定这样陆琛就会和曲晴离婚么?你也不是不知道,陆琛有多喜欢曲晴,当初为了曲晴,他可是差点连陆家继承人的位置都不要了。”

     

      “没事的你放心,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原谅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上床的。实在不行,我们就给曲晴再下一次药,让她多被几个男人玩几次,看的到时候陆琛还会不会要她。”

     

      屋内父母的对话声不断传出,一句接着一句,宛若惊雷,将曲晴劈的脸色惨白。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一松,手里的大包小包全部掉在地上。

     

      哐当。

     

      巨大的声响很快引起了房内曲父曲母的注意,他们慌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就看见站在玄关脸色惨白如纸的曲晴。

     

      “小晴?”曲母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你听见了什么?”

     

      曲晴看着眼前的母亲,颤抖着唇,“我什么都听见了。妈妈,所以我在婚礼那天,是你和父亲下的药?”

     

      她就觉得婚礼那天的她不太对劲。她就算喝了再多的酒,也不可能把素未谋面的男人当成陆琛发生关系。

     

      原来,她是被下了药。

     

      被她亲爱的爸爸妈妈下的药。

     

      曲父曲母不敢去看曲晴的眼睛,只能结巴的解释:“那个,小晴,你别太激动,我们这也是为你考虑,毕竟你在陆家也很辛苦,还不如……”

     

      “还不如什么?”曲晴惨白着脸,失声尖叫,“还不如把陆家少奶奶的位置让给你们的亲生女儿曲暖是么!”

     

      是的。

     

      她不是曲家的亲生女儿,而是他们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女儿。

     

      可就算如此,她也喊了他们十多年的爸妈,可他们却要毁掉她一生的幸福。

     

      曲晴看着眼前父母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泪水终于忍不住滚落下来。

     

      “爸,妈,我知道我不是你们亲生的,我从来不指望你们对我跟对曲暖一样对我。”她哽咽的开口,“可我只是希望你们对我稍微公平一点,这,很难么?”

     

     

     

    第5章 永远比不上亲生的

      曲晴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这番话,听在曲父曲母耳里,却成了质问。

     

      “你说够没有!”曲父腾的站起来,眼里仅有的那点愧疚也不见了,只剩下愤怒和不耐,“本来陆家和我们曲家的婚约就是小暖的。还不是因为你不要脸勾引了陆琛,不然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养女来当陆家的少奶奶?现在我们只不过是让你把从你妹妹手里抢走的东西还回去,这有什么问题么?”

     

      父亲这番话是的这样理直气壮,曲晴不可置信的瞪圆眼,“勾引?我和陆琛是正儿八经恋爱结婚的,哪来的勾引!”

     

      “哪里不是勾引?”曲父气急败坏,“从小时候你就天天粘着陆琛!不然陆琛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么一个养女?要我说,我们曲家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收养你这个小狐狸精!如果不是你,小暖早就有名正言顺的嫁进陆家了!”

     

      曲晴看着眼前父亲愤怒的眉眼,到了嘴边反驳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她说再多,爸爸妈妈都不会理会。

     

      她低头看向地上的保健品。

     

      五六个大袋子,里面是给妈妈腰疼的药膏和给父亲安眠的保健品。每一样,都是她精心在医院挑选的。

     

      可现在,她只觉得讽刺的厉害。

     

      就算她再孝顺又有什么用,她再爸爸妈妈眼里,永远都比不上曲暖这个亲生女儿的一根手指。

     

      泪水止不住涌上眼眶,她强迫自己的抬起头,将眼泪憋回去。

     

      “爸,妈,你们也不用觉得自己瞎了眼收养我。”她倔强的开口,维护着自己最后的自尊,“反正我们都心知肚明,你们收养我,只是因为我和曲暖一样都是Rh阴性血。”

     

      其实她早就知道,父母他们收养她,只是将她当做曲暖的血库。

     

      可尽管心里知道,她还是忍不住期待,如果她再乖一点,再听话一点,爸妈会不会对她好一点。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收养的,永远都比不上亲生的。

     

      说完这句话,她没有勇气再多看眼前的爸爸妈妈一眼,转身跑走。

     

      曲母看着曲晴的背影,着急的看向身边的丈夫,“怎么办,曲晴她现在知道婚礼那天的真相了,你说她会不会告诉陆琛?”

     

      “告诉就告诉!”曲父怒气未退,“她被别的男人睡了就是事实,孩子都有了,她难道还要否认?”

     

      “可万一陆琛真的觉得她是被陷害的怎么办?那我们之前布置那么多不都白费了?”

     

      曲母急的团团转,还是曲父比较冷静,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曲暖的电话,将事情都说了。

     

      “嗯,就是这样。曲晴她好像知道婚礼那天下药的事了,我估计她马上就会去找陆琛,小暖你最好有个准备。”

     

      吩咐完曲暖,曲父才松了口气,挂断电话。

     

      “好了,你别太担心了。”他搂住身边的妻子,“小暖那边肯定会有安排的。况且……”

     

      曲父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只要陆琛还以为他体内的那个肾脏是小暖捐的,他就不可能对小暖不管不顾。”

     

      曲母身子微微一颤。

     

      但很快,她躺在丈夫的胸膛上点头,“嗯,我们千万不能让陆琛知道,当年那个肾脏,其实是曲晴捐给他的。”

     

      -

     

      另一边。

     

      纸醉金迷娱乐会所。

     

      豪华包间内,曲暖挂断和父亲的电话,漂亮的小脸因为愤怒微微扭曲。

     

      好一个曲晴!

     

      都怀了别的野男人的孩子了,竟然还不安分,还想着和她抢陆琛!

     

      手不自觉的握拳,曲暖突然想到什么,红唇勾起一抹残酷的弧度。

      曲晴,既然你自己不知好歹的要来招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如此想着,她如同水蛇一样缠上身边沙发上的陆琛,柔柔弱弱的开口:“姐夫,刚才姐姐给我发微信了。”

     

      陆琛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但很快,他冷冷开口:“她给你发微信就发微信,你跟我说什么。”

     

      “因为我觉得姐姐可能是发错人了才会把这种视频发给我……”曲暖故意装出一脸惶恐的样子,犹豫着开口,“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姐夫你说……”

     

      陆琛猛地捏紧了酒杯,“她给你发了什么。”

     

      “姐姐她……她……”曲晴通红着脸,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还是陆琛没了耐心,直接夺过她手里的手机。

     

      曲暖的手机上,是一段视频。

     

      看见视频的内容,陆琛的呼吸猛地僵住。

     

     

     

    第6章 跪下来舔

      与此同时。

     

      纸醉金迷外。

     

      曲晴从出租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繁华的景象,不适应的捂住了小腹。

     

      这是S市最繁华的娱乐场所,她刚才给陆琛的助理打电话确认过了,陆琛和曲暖就在这里。

     

      小心翼翼的护住小腹,她一路走进陆琛所在的包厢,推门进去,就看见一片迷乱的景象。

     

      诺大的包厢里酒气充天,里面大部分人早就已经喝醉了,歪歪扭扭的倒在沙发上,而最中间的位置上,正是拿着酒杯的陆琛和几乎跟长在他身上一样的曲暖。

     

      两个人此时正忘情的在接吻,陆琛吻的又凶又急,大手在曲暖的裙子里面不断游走,曲暖被撩拨的面色潮红,娇喘不断。

     

      香艳至极的一番景象。

     

      曲晴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此时还是忍不住脸色惨白。

     

      “陆琛。”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抬高声调,盖过包厢里杂乱的音乐,“我有话和你说,你能出来一下么。”

     

      原本喧闹的包厢一下子安静下来。

     

      陆琛的那些狐朋狗友好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曲晴,可陆琛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只是掀开曲暖的裙子,揉捏的更加放肆。

     

      “姐……姐夫……”最后还是曲暖在他身下娇喘着开口,“啊……姐姐来了啦,你先听听姐姐要跟你说什么……”

     

      “她能说什么。”陆琛却是头也不抬,“估计就是按捺不住寂寞了,想出来发浪。”

     

      侮辱至极的话语,让包厢里的人更加饶有兴趣的看向曲晴。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陆少夫人啊。”陆琛身边几个喝醉了的男人,猥琐的眼神止不住的在曲晴身上乱瞥,“以前我们跟阿琛说了那么多次,他都不肯带出来给我们见见。我们早就好奇的要命了,到底是多漂亮的美人儿,能让阿琛宝贝成这个样子。”

     

      “什么宝贝。”陆琛冷笑一声,这才终于从曲暖的身子上起来,侧眼看向曲晴,眸里是冰冷的光,“就是个人尽可夫的骚货,我不带出来是觉得丢人。”

     

      曲晴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骚货。

     

      陆琛竟然说她骚货。

     

      “陆琛。”她的手紧紧握拳,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婚礼那天的真相我已经弄清楚了,我真的是被陷害的,你能出来听我解释一下么?”

     

      她近乎乞求的看着沙发上的陆琛,可陆琛,却只是冷笑一声。

     

      “陷害?”他冷笑,“曲晴,你可真是敢说啊。”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她长着一张极尽清纯的脸,漂亮却不妖娆,干净的好像冬天的白雪。

     

      想当初,他就是被这张脸给骗了。

     

      她说她不接受婚前x行为,所以婚前恋爱那么多年,他一直为了她一直忍耐着。

     

      可没想到,她在他面前白莲花一样的守身如玉,转身却和别的男人滚在了一起!

     

      陆琛的手不自觉的握拳。

     

      他手里还捏着曲暖的手机,冰冷的金属磕的他手心生疼。

     

      可他都顾不得,脑海里都是刚才在曲暖手机上看见的视频——

     

      那个视频里,曲晴被压在一个男人身下。因为角度关系,他看不清男人的面容,却可以清晰的看见曲晴柔软的身体被凹成各种可耻的形状,在男人的撞击下不知羞耻的大声叫着。

     

      被陷害的?

     

      呵!

     

      明明在视频里,她在被的男人身下叫比谁都欢都大声!

     

      她是不是真的以为他就是个傻子,一辈子都会被她耍的团团转!

     

      想到这,他猛地从沙发上起来,过来一把捏住曲晴的下巴,眼里是疯狂的光。

     

      “曲晴,你说你要解释婚礼那天的事对么?好啊,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但前提是,你得先让我开心开心。”

     

      说着,他反手抓住曲晴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按到了地上,冷冷开口。

     

      “曲晴,现在跪下来舔我,把我舔爽了,我或许心情好就听听你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