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热门《腹黑老公嫁不得》小说TXT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小说《腹黑老公嫁不得》像一条徐徐而流的小溪,清秀,流畅。文笔优美,感情竭诚细腻,语言流畅,也引发读者的感触感染,文章文思敏捷,意愿纷纷呈现。 本章节由、微、信、公

     小说《腹黑老公嫁不得》像一条徐徐而流的小溪,清秀,流畅。文笔优美,感情竭诚细腻,语言流畅,也引发读者的感触感染,文章文思敏捷,意愿纷纷呈现。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

    第三章 第三者

     

      汪掌珠躲在门后,听着楚焕东和林雨柔在外面交谈,很想马上走出去,可又不由自主地想听下去,矛盾的心理让她失去了第一时间走出去的机会,紧接着听见林雨柔低低的声音,“焕东,我有些头疼。”

     

      “你怎么不早说,来,我带你去医院。”楚焕东语气关切的走向林雨柔。

     

      汪掌珠手紧紧的攥着,攥出一手冷汗,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心中不断的说服着自己,十多年来,楚焕东对她的好历历在目,他和林雨柔之间绝对不会有什么的,绝对不会有什么的………但是,饶是她极力自持,整个人依然被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住。

     

      “……焕东,我没事,只是昨晚没有睡好。”林雨柔娇怯怯的低喃绵软动听。

    5bb05f79cd691878.jpg!600x600.jpg

      “怎么没有睡好,想我了……”楚焕东带笑声音说着戏谑的话,低头亲吻着林雨柔。

     

      休息室的隔门被‘忽‘的一下拉开,汪掌珠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苍白地看着相拥在一起亲吻的楚焕东和林雨柔.

     

      如果主角不是昨夜还跟她缠绵在一起的亲密爱人,眼前这场景真的比偶像剧还要养眼,标准俊男美女的组合,女人雪白圆润的手臂缠着男人的腰,男人扣住女人的脑袋,两个正在进行一场热烈的亲吻。

     

      “你,你们在干什么?”汪掌珠毕竟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没有那么好的定力和耐性,她此时真是恨得连杀了他们的心都有了,她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悲痛,微微的发着抖。

     

      缠在楚焕东身上的林雨柔也是一阵愕然,她放佛没料到屋里会有人,脸不由的有些发红,竟然好似被惊住了一样,一双手依然搂着楚焕东的腰,身子靠在楚焕东的怀里,用迷人的大眼睛不住的打量着汪掌珠。

     

      三个人中最镇定的是楚焕东,他此刻只显得面色有些凝重,眉头皱了起来,一双眼褪去了刚刚跟林雨柔缠绵时的温柔和激情,夕阳透过落地窗户照进来,金色的光线度在他身上,他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下颌的线条刚毅,平日里他看着汪掌珠总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这一刻他的脸上竟有稍许的懊恼,“掌珠?你怎么在这里?你难道不知道偷窥别人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吗?”

     

      “我偷窥,还很不礼貌了?”汪掌珠颤声冷笑,楚焕东的话如同一把尖利的刀,猝不及防的刺进她的心脏,一种撕心蚀骨的痛蔓延全身.

     

      她捂着胸口喘着气,拔高声音喊得:“那你呢,你这样算什么?昨天晚上你还跟我……现在,现在你又跟她……你们这样算什么?你放开她,放开她……”她毕竟年纪小,面皮薄,无论怎么气愤难过,都说不出太尖刻的话来。

     

      “掌珠,别闹了,我们还要工作,你先回去,等晚上回家后我再跟你解释。”楚焕东低沉冷酷的嗓音中带出了一贯的威严。

     

      汪掌珠看着到了这个时候,林雨柔依然靠在楚焕东的怀里,她的眼睛如同要喷出火来,口不择言的吼着:“工作?你们就这样拉拉扯扯,男盗女娼的在一起工作,你们这样根本就不是工作,难怪人家都说女秘书就是狐狸精……”

     

      “掌珠,闭嘴,我不容许你这样说雨柔!”楚焕东的脸彻底沉了下来,眼中带上了冷骇阴沉的气息。

     

      汪掌珠看着紧紧抱住林雨柔的楚焕东,瞠目结舌,这样的楚焕东是她所不熟悉的,这才是真正的楚焕东吧!

     

      他毕竟是跟着啸傲黑帮的爸爸那么多年的人,经历了无数的血雨腥风,身上带着一种自然的危险气息,尽管现在穿着良好教养的外衣,但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是掩饰不了的,那种极具极强攻击性不怒自威的气势已经浑然天成,一旦真跟她强硬起来,她也是胆颤心惊的。

     

      看着楚焕东护住林雨柔如同防备敌人一样站在自己对面,汪掌珠忽然从心里涌出一股酸痛,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还用她再质问什么,还用他再解释什么,远近亲疏已经立竿见影了。

     

      她的肩膀突然垮了下来,如同一下失去了刚刚兴师问罪的气势,声音低下去了很多,“哥,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楚焕东没有回应。

     

      “哥,你说话啊,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到了这步田地,汪掌珠连说话的力气都变的虚弱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通过什么途径,才能挽回楚焕东的心意。

     

      “掌珠,对不起,我从前对你种种的好,都是因为你是汪达成的宝贝儿女儿,都是因为我是汪达成的一个养子,一枚棋子,你也知道你爸爸有多么的心狠手辣,多疑善变,我不这样做,不对你好,别说能走到今天,做出这番事业,就是能不能活到今天都是个未知数。”

     

      楚焕东峻朗非凡的脸上带着无奈带着沉重,“掌珠,在这方面,我应该感谢你,没有你对我的依赖和爱恋,他也不会那么信任我,对我疏于防范。另外,昨天晚上我酒喝多了,对你做了出格的事情,对不起,如果你有气,可以打我,骂我,怎么对我都行,但这件事情跟雨柔没有关系,请你不要难为她,侮辱她……”

     

      晶莹剔透的眼泪无声无息的滴落在雪白的地毯上,汪掌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她仿佛听见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从小到大,她那么的信他,爱他,一心一意的要嫁给他,而他竟然这样负她,骗她,利用她……

     

      汪掌珠看着依然拥抱在一起的楚焕东和林雨柔,满心的委屈凄凉,身体都跟着瑟瑟发起抖来,全身上下涌动着说不出的寒意.

     

      她虽然伤心,但毕竟从小心高气傲,还不想把最后的尊严让他们踩在脚下践踏,她想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她死死的攥着拳头,用力的咬着嘴唇,放佛是本能的,又似是机械的,转过身去缓缓的走向电梯。

     

      身后的楚焕东和林雨柔并不阻止她,只是看着她脚步踉跄的前行,在接近电梯的时候,汪掌珠似乎要跌到在地,楚焕东看了身形一动就要上前,林雨柔狠命的一把将他拉住,他愣了愣,终究还是没有走上前。

     

      * * *

     

      汪掌珠泪流满面失魂落魄的走出总裁专属电梯,外面的保安、接待小姐等人皆是诧异,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笑的一脸春光灿烂的大小姐,怎么会哭的如此伤心,变得如此狼狈!

     

      满脸泪痕的汪掌珠没有理睬其他人,她哭着跑出了楚天集团,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只是像失了魂一样在街道上茫然的走着,虽然南方天气温热,但她依然感觉浑身发冷,楚焕东移情别恋的消息对她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楚焕东和林雨柔相拥亲吻的情景如同一把大锤子碾碎了她的心。

     

      可是即便是这样,楚焕东的各种样子还是不停的在她脑子里浮现,微笑的楚焕东,沉思的楚焕东,忧郁的楚焕东,温柔的楚焕东……每一种表情交替着闪现。

     

      现在回想起来,她根本无法回忆自己什么喜欢上了大哥哥,只是知道,在女孩子的意识觉醒之后,她的眼睛里就只看得到他一个人,任何其他男生都入不了眼。

     

      一时间,汪掌珠真的无法相信、无法接受楚焕东喜欢上了别人的事实,他曾给过她的温暖关怀明明还在眼前,他昨夜与她缠绵的恩爱还未散去,怎么就会转眼成了云烟呢?

     

      这些年他都陪在她的身边,宠她,爱她,心疼她,不舍得她受半点委屈,妈妈去世后,她抱着他整夜整夜的哭,他跟她承诺,说他会陪着她过一辈子,谁也不会离开谁……

    第四章 恩爱散去

     

      汪掌珠跟许一鸣通过电话后,精疲力竭的在路边找了条长椅坐下,她用湿巾擦了擦脸,理了理被风乱的头,想着要一心一意的等着许一鸣来,但脑海里随即浮现出林雨柔那张精致美丽的脸,举手投足间尽是聪慧,眉目流转间皆是风情,她想,难怪楚焕东会喜欢上林雨柔,她漂亮,能干,善解人意,自己呢,充其量可以称得上可爱,还不懂事,智慧更是一点儿没有,想着自己的一无是处,她更加伤心的哭了起来。

     

      “掌珠,掌珠……”急切的喊声传来,汪掌珠一抬头,哭肿了的眼睛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溢出的眼泪让她看不清许一鸣的脸,于是委屈的瘪瘪嘴,向他挥了挥手。

     

      许一鸣神色焦急的跑到汪掌珠身边,年轻英气的脸上挂着汗珠,气喘嘘嘘的立即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究竟怎么了?”

     

      汪掌珠在哭泣中伸开双臂抱住了许一鸣的腰,一时间悲从中来,趴在许一鸣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许一鸣又是尴尬又是着急,用手拍着她的肩膀,连声说着:“你别哭了,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啊,别哭了,不知道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汪掌珠心情凄怆,此时终于见到一个亲人,所有的伤心委屈都统统化作眼泪,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许一鸣见越是哄劝她越哭,不觉一阵烦燥着急,语气生硬的嚷嚷:“行了,别哭了,有话你就说,哭能解决什么问题啊?”

     

      汪掌珠这时也哭的累了,抬起头抽抽噎噎的看着许一鸣,许一鸣伸手替她擦着眼泪,很是心疼,“说吧,怎么回事啊?别让我着急了。”

     

      “今天……今天我去我哥的公司……”

     

      许一鸣听完汪掌珠断断续续的叙述,有些无法消化般皱着眉头问道:“你确认自己不是做梦啊?”楚焕东有多疼、多爱汪掌珠他知道啊,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

     

      汪掌珠气恼的一把推开他,用手背擦着眼泪,说不出的悲伤,“你走,连你也来欺负我!”

     

      许一鸣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汪掌珠,鼻子有点酸,汪掌珠永远有着最灿烂的笑容,永远没有对残酷现实的感同身受,她永远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小公主,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楚焕东会狠心这样对她?

     

      他转过头,对着暗沉下来的夜色轻叹一声,然后转身把汪掌珠抱过来,拍着她的背轻哄:“掌珠,你别冲动,你哥对你有多好,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也许这是个误会,也许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不能一棒子把人打死,得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沉浸在悲伤中的汪掌珠立刻发觉许一鸣此言有理啊,跟许一鸣认识了十多年,她竟然从来没有发现他也可以如此可爱,可以说出如此动听顺耳的话语来!

     

      许一鸣看着汪掌珠重新燃起希望的肿眼睛熠熠生辉,嘴里微泛着苦味,冷哼着说:“再说了,你离开你哥还能死啊,这个世界上谁离开谁都能活!”

     

      “不对,我离开我哥就活不了!”汪掌珠一把推开许一鸣,抹干眼泪,站起身,“送我回家,我哥一定在家等着我呢,再不回去,他会着急的。”

     

      “汪掌珠同学,你能不能顾忌点别人的感受啊!”许一鸣没好气的说着,他还想说‘你还真是善于自我安慰啊’,但看着汪掌珠的小脸都哭肿了,还是把后半句咽了回去,当务之急,只要她不哭就行。

     

      许一鸣把汪掌珠送到她家的别墅门口,不放心的嘱咐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冲动,记住,有事情等你爸爸回来解决,实在不行,就给我打电话。”

     

      “嗯。”汪掌珠自从听了许一鸣的那句话后,如同抓到了真理一样,此刻笑逐颜开的跟许一鸣挥手告别,“放心吧,我哥那么做一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他还会对我很好,很好的。”

     

      此时的汪掌珠真的是被那种突如其来的撕心裂肺的痛疼怕了,宁愿一种掩耳盗铃般的情绪在她身体里肆无忌惮的疯长。

     

      许一鸣看了看富丽堂皇得有如皇宫的汪府,再看看汪掌珠迎着路灯的侧脸,脸颊莹然生辉,红肿的眼睛因为兴奋和刺激炯炯发亮,他突然有些害怕不安,如果里面的情况更糟呢,可是在他眨眼的工夫,汪掌珠已经迫不及待的走进了别墅。

     

      汪掌珠脚步轻快的走进自家别墅,远远的就看见大厅里面灯火辉煌,再走近些,可以隐隐的听见里面的笑语喧哗。

     

      他们都把自己遗忘了吗?

     

      看着如此热闹的情景,汪掌珠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被一种低落包围席卷,但她脸上依然竭力的微笑着,走进大厅。

     

      大厅里面没有人,说笑的声音是从不远处的开放式餐厅里传出来的,餐桌上面的琉璃灯将桌上的精美菜肴照射出一种令人垂涎欲滴的颜色,餐桌边依次坐在她的继母林依柔,她的小姨林雨柔,她的哥哥楚焕东。

     

      三个人的脸上此刻都带着未曾淡去的开心笑容,楚焕东明显是刚刚洗过澡,穿着一套十分舒适的居家服,在炫目的灯光下,英俊的脸更加光彩夺目。

     

      林雨柔坐在他的身边,白皙的脸庞隐约泛着红晕,眼角眉梢带着春色,看着楚焕东的神情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爱慕和满足。

     

      林依柔看见汪掌珠回来了,很有女主人架势的招呼着佣人,“来,掌珠回来了,给她加一副碗筷。”

     

      汪掌珠忽略了林依柔骄纵的态度,把目光直接看向楚焕东,试图让自己露一个美好的笑容,可是楚焕东平静淡漠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几乎坚持不下去了,她努力镇定地开口,“哥,我回来了。”

     

      楚焕东对她微微颔首,用平日里跟其他人打招呼的矜持姿态说道:“过来坐吧,掌珠,我正有事情要对你说。”

     

      汪掌珠心里突然的乱了起来,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并不应该相信许一鸣的话回来,她此时已经隐隐意识到,楚焕东是再也不会对自己说出什么温情脉脉的话的,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到桌边坐下。

     

      她眼神僵硬地盯着桌子上的菜肴,两只手交握在一起,手指互相搅动着,因为用力太大,几根手指都有些苍白。

     

      楚焕东看了汪掌珠一眼,知道她一紧张就是这种坐卧不安的样子,他脸色变了变,但随即面色如常,抿了一下嘴角,开口说道:“掌珠,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就不用再向你说一遍了,我和雨柔已经正式的确立了恋爱关系,从今天开始,她和我们一起住在家里。”

     

      汪掌珠浑身的血液瞬间冰冷下来,她没料到从楚焕东口中说出的这番话比白天亲眼看到他和林雨柔在一起拥抱亲吻还要伤人,短短一番话,如同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发出来的小李飞刀,齐齐扎中她的要害,让她觉得痛不可言。

     

      她抬起头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楚焕东,满心的悲愤忽然化作一股说不出的怨恨,人在愤怒时总会干出很多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她想都不想的抬手就狠狠的给了楚焕东一耳光,声音响亮的让所有人都惊呆了,静谧的空气里还残留着清脆的回响。

     

      楚焕东跟着汪达成混迹黑道多年,多少次出生入死,伸手不是一般的好,这个耳光他是可以轻松躲开的,但他没有躲,也没有避,只是生生挨了汪掌珠的这一巴掌,他缓缓抬头看向汪掌珠,没去管脸上热辣辣迅速泛红的地方,很平静的说道:“掌珠,我知道这些年我利用你的感情,昨晚我……这些都是我错了,我知道你生气,如果打我可以让你消气,你就打吧。”

     

      汪掌珠看着楚焕东有些发红的脸,握着的手心沁出了汗水,眼前的这个男人,就算是骗子,但也骗的她心服口服,自小到大,他千方百计对她好,唯恐有一星半点拂了她的意,对她有求必应,他关爱她,在物质之外。他以他的方式引导她成为今日的她,极其成功地使她保留了本性的率真和纯良,让她的身上没有一点儿大家小姐的自恃身价娇纵蛮横,在这个混沌的红尘里,让她仍然完美得有如一朵遗世独立的青莲。

     

      无论这个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都是她一心一意爱过的人,他幼年孤身在外,颠沛流离,少年时来到自己的家中,寄人篱下,看遍眼色,身边一个知冷知热的亲人也没有,千辛万苦他也只是一笑置之。

     

      虽然她之于他不过是一个爱闹别扭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可是她和他每天朝夕相处,她又怎么能不感同身受呢,她爱他,怜他,后来看着他慢慢的百炼成钢,左右逢源,她都是心生怜惜,她有多了解他,就有多心疼他,即使他如此利用她,辜负她,可在心里,她依然是恨他不起来,甚至还为他感伤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