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掌珠楚焕东全本资源哪里找?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腹黑老公嫁不得》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腹黑老公嫁不得 》已上线。 这篇《腹黑老公嫁不得 》小说文笔极佳、才思敏捷、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

    《腹黑老公嫁不得》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腹黑老公嫁不得 》已上线。

     

    这篇《腹黑老公嫁不得 》小说文笔极佳、才思敏捷、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出口成章、文风幽默,小编极力推荐阅读!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 

    第五章 离家出走

     

      汪掌珠其实是不屑与林依柔这种虚荣无知的妇人计较的,而林依柔大概把她的不理会当作无能为力的忍让,越来越变本加厉,“看我爸爸不在家几天,你就想踩到我头上了,你别忘了,这个家姓汪!”

     

      听了汪掌珠的反驳,林依柔神色苍白地坐在原处,用委屈求助的眼神看向楚焕东。

     

      楚焕东看了汪掌珠一眼,皱了皱眉,冷着声音说道:“掌珠,不许你这么跟林大小姐说话!”

     

      林大小姐?他们汪家,哪里冒出来的林大小姐?

    5bb5a7d8cf76b165.jpg!600x600.jpg

      汪掌珠有些愕然的看着楚焕东和林雨柔亲昵的坐在一起处,看着林依柔用着洋洋自得的眼神看着自己,看着佣人们都敛目垂首的站在他们身后,她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排斥在他们的世界之外了,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楚焕东不再是她的亲密爱人,连哥哥都不是了,他现在维护庇佑的是林氏姐妹,这个家放佛在不知不觉中偷天换日了。

     

      她不畏惧来自林依柔的骄纵嚣张,但楚焕东却掌控着能让她一招毙命的法门,她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费力的挤出,“可是……可是这是我的家啊……”

     

      楚焕东轻描淡写的笑了一下,如同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掌珠,是我让佣人把你的东西搬到楼下的,你知道以我和雨柔现在的关系,你住在楼上很不方便。”

     

      从小到大,汪掌珠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和嫌弃,尤其这样的嫌弃,还是来自楚焕东的,她死死的抠着手心,咬着唇,倔强的把又要流出的眼泪逼回去,“好,这是你们的家,我留在这里不方便,我走,我走行了吧!”

     

      汪掌珠一时激动,什么都不想的冲出家门,她一路哭着一边向前跑,想着楚焕东的负心欺骗,想着林依柔的嚣张无礼,想着爸爸的迟迟不归,她哭的肝颤寸断,稀里哗啦。

     

      慢慢的,她哭的累了,走的也累的,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自家所在的别墅区,人已经来到了别墅区通往市区的公路上,路灯白惨惨的照着,四周静悄悄的,前后连车辆行驶而来的灯光都没有。

     

      这条道路是汪掌珠每天出入的必经之路,道路两旁景色优美,可是再美丽的地方此刻看起了都黑黢黢得令人害怕,经过痛哭的汪掌珠本来就身体发虚,此刻再加上害怕,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受控制的发起抖来。

     

      前方的黑暗在她眼里无限放大,她越走越害怕,仿佛四周随时会冒出意想不到的东西来,迫不及待要吞没她。

     

      正在汪掌珠背心发凉,冷汗直冒时,从前面终于过来一辆车,这辆车在暗夜中行驶的速度并不快,汪掌珠终于看见点人气,心稍稍放下一点儿,可是随着车子的开近,风中吹来车上男人流里流气的说笑声,让她的心不由的又提了起来。

     

      汪掌珠这时想要躲开或者后退已经来不及了,对面的车子已经开到了她身边,并且放慢了速度,她只有尽量的低着头,靠着路旁的草坪走,想离这辆车远一些。

     

      可是车子还是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股酒气随之飘了出来,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响起,“妹妹,这么晚去哪里啊?上来啊,陪哥哥们说说话!”

     

      汪掌珠再幼稚,也知道自己是遇见坏人了,她想都不想的拔腿就跑,可是车上的几个男人也随即下了车,跟在她身后,几步追了上来。

     

      “小妹妹,别跑啊!”一个男人先追上来,猝不及防的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汪掌珠被她扯的后退了一步,脚一歪,疼痛随即袭来,冷汗瞬间侵袭全身,人也跌倒在地。

     

      几个酒气熏天的男人围在汪掌珠身边,一个男人伸手就擒住了她光滑细腻的下巴,借着路灯的光亮,用色迷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哈哈,这个小妞还挺嫩啊,咱们也算是有缘,不如陪哥几个到车上玩玩吧!”

     

      “走开,你们走开!”汪掌珠闻着刺鼻的酒味,恐惧铺天盖地而来,她努力的挣扎着,大声的尖叫:“救命,来人啊,救命啊!”

     

      “呵呵,你喊也没用的,这里没人能救你的!”一只大手抓来,随着衣服的破裂声,汪掌珠一双雪白如玉的手臂全部暴露在空气里。

     

      “流氓,你们这些流氓,滚开!”

     

      “哈哈哈,小美人,你省点力气吧!”另一个男人猥亵的手指蹭上了汪掌珠细致的面颊,“别喊了,留下些力气告诉哥哥,半夜三更的你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汪掌珠努力的躲避着,恐惧的声音带着颤抖,“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两个大男人狞笑着,向她伸出手,毫不怜香惜玉的一人一边拉扯着她的胳膊,声音中充满淫辱变态的意味,“来,咱们把这个小丫头弄到车上去,带回别墅好好玩,这是个菜鸟,玩起来一定别有韵味……”

     

      想着可能遭受到的可怕凌辱,汪掌珠大惊失色,比死更觉得惶恐,她疯狂的挣扎,头一偏,发狠的咬上了一个男子的手臂。

     

      “啊!”空寂的马路上传来杀猪一般的痛嚎声。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紧接着甩在汪掌珠的脸上,她的小脸上立刻红肿一片。

     

      “臭丫头,不识抬举,哥几个在这里就办了你!”随着骂声,不知道是谁突然抓住汪掌珠的衣服往下一扯,露出雪白的一截胸口,晶莹如玉。

     

      “哈哈哈,好嫩滑的皮肤啊!”男人们龌龊的狞笑着。

     

      汪掌珠连羞带辱,只觉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正在她惊恐万分不知所措的时刻,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大喝:“畜生!你们放开她!”

     

      一道风声迅速袭来,而她也同时脱离了那个猥亵男子的魔爪,她恍惚中看见,来人像一头发了癫的斗牛一样,狠狠地将抓着她的两个男人打到,动作快捷凶猛,还没等其他两名男人做出反应,他又重重的两拳出手,将那两个男人揍到在地上爬不起来。

     

      “爸爸!”汪掌珠挣扎着起身,欣喜万分的扑进来人的怀里。

     

      “掌珠!”汪达成迅速的脱下外衣,将汪掌珠裹住抱进怀里,他轻拍着汪掌珠的后背,心仿佛都被疼的揪了起来,“掌珠,别哭了,乖孩子,你没事吧,掌珠……”

     

      “爸爸!”汪掌珠颤颤地抖动着双唇,脸色苍白的依偎在汪达成的怀里,刚刚发生过的事情,真的把她吓坏了,她委屈伤心的哭泣着,喃喃的说道:“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害怕……”

    第六章 恩人,仇人

     

      楚焕东听着汪达成的咆哮,就像聋了一样,继续淡笑着:“爸,掌珠刚刚好像受了惊吓,还是先让她回家好好休息吧,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怕她会……”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如同一记重拳打在汪达成的身上,他脸色灰败,拉着汪掌珠的手慢慢的往楚焕东的车子跟前走,“掌珠,今天太晚了,咱们还是先回家吧!"

     

      这些年,汪达成一直知道楚焕东是个狠得下心的人,他清楚,楚焕东的狠和毒比他更甚,但在前两天,他还相信楚焕东可以放过汪掌珠,可是通过今晚发生的事情,他这种想法开始动摇了,他怕自己稍作反抗,楚焕东会不留情面地当场就解决了汪掌珠。

     

      楚焕东看着汪达成牵着汪掌珠的手坐进自己的汽车,嘴边噙着一抹对汪达成不屑的冷笑,他实在太清楚了,在汪达成的心里没有人比得过汪掌珠重要性,对汪达成来讲失掉自己的命不要紧,但如果汪掌珠出了什么事,他会生不如死。

     

      坐在车上,汪掌珠局促不安地一会儿看看身边的爸爸,一会儿看看坐在前排的楚焕东,多年来安逸无忧的生活,让她本身的戒备状态要比一般人弱很多,她面对眼前这种情况,只是有些发懵,有些不安,但完全没有嗅觉出父亲和哥哥之间即将展开的一场你死我活的大冲突。

     

      汪掌珠随着父兄回到家里时,林氏姐妹都躲在房里没有露面,在这个时候,也没人关心她们的去向,楚焕东随着汪达成一起把汪掌珠送到她楼上的房间里,汪掌珠宽厚的没有在汪达成面前提起之前因为换房间闹的不愉快。

     

      汪掌珠磨蹭着走进房间,咬了咬下嘴唇,期期艾艾的叫着:“……爸,哥……”

     

      “掌珠,没事的!”

     

      “掌珠,安心睡觉!”

     

      汪达成和楚焕东同时出言安抚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的汪掌珠,楚焕东看着汪掌珠眼里流露出来的惶恐茫然,看着她半边洁白如玉的脸颊红肿着,上面带着清晰的手指印,他的心里有一瞬窒息的感觉,他想都不想的伸出手,摸着她的头发,他一直都喜欢摸她的头发,仿佛可以借此表达出他的脉脉温情。

     

      “掌珠,别多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楚焕东的声音温暖低沉,如同沉积了人世间最美好最真挚的感情。

     

      一股热气涌上双眼,眼里瞬间充满泪水,如此对她微笑的楚焕东,真像个好哥哥,汪掌珠点头答应着:“嗯。”已经委屈的变声了,还是用力制住,不想让自己再丢脸。

     

      “掌珠,好孩子,以后你都要乖乖的,别任性胡闹,凡是都要听你哥哥的话,知道吗?”汪达成的声音落寞悲伤,是遭到背叛的难过的无可奈何。

     

      “爸爸!”汪掌珠的眼角跳了两下,在这一霎那,她疑心自己看错了,爸爸的笑容似乎很是苦涩,像是最烈最苦的酒入口划过,一直落到她心头。

     

      在她的呆滞目光里,眼前的那扇门关上了,她慢慢地伸直胳膊,那里有着道道淤痕,"爸爸----哥哥。"含在眼里的泪水终于兜不住,沿着脸颊滑落下来.

     

      汪家的书房里,一片寂静,汪达成目光如炬,带着刻骨的仇恨,死死地盯着楚焕东,楚焕东把玩着手里的一直笔,表情平淡无波,也等于说是高深莫测。

     

      “楚焕东,我早就知道你这个孩子心机深沉,冷血狠辣,是只喂不熟的狼,我早就想把你解决掉了,但掌珠喜欢你,我的一切都是掌珠的,也就是你的,你这么聪明的人会想不明白?可你还是冒着天大的危险反水了,枉费我对你的养育和栽培?”

     

      楚焕东漫不经心地微昂着头,鄙视的眼神扫了扫眼前凶神恶煞的汪达成,讽刺的笑了一下,“你养育栽培我?我十三岁那年和宋良玉他们七个人一起来到你家,对外人你说我们是你的养子,实际上你把我们当工具,你一边防备着我们,一边让利用我们去做各种台面下的交易。

     

      为了让我们更出色的完成任务,你用无数残忍的方法训练我们,你把我们跟狼关在一个笼子里,你让我们去跟杀过六十七个人,最好的屠夫去过招,你把我们送到中东战乱中苦苦求生……在你高明残忍的手段下,我们七个人,只有我和宋良玉幸存下来,被你认可做了你的儿子。”

     

      汪达成冷笑着摇了摇头,像在否认,“焕东,我那么做只是在教你们生存。”

     

      楚焕东忽的站起身,扯开衬衫,露出伤痕累累的壮硕胸脯,漂亮的眼睛睨着汪达成,蔑视性的嗤笑着:“我最佩服你可以把厚颜无耻做到正大光明!你想教我们生存的本领,为什么不送我们去大学,去做白领精英,偏偏要教我们杀人放火!告诉你,我是喜欢争斗,争斗能带给人最原始的获胜欢快,可这并不意味我喜欢杀人,更讨厌被迫杀人!”

     

      “焕东,抛开你我的恩怨不说,难道你不觉的我让你走的这条路更适合你,让你更快的接近成功吗?”汪达成此时反而没有开始的盛怒了,他慢慢的跟楚焕东交谈着。

     

      其实就连汪达成这种大恶之人都要佩服楚焕东,在短短十多年里,楚焕东发展的速度传奇般夸张,尤其自己五年,他自己成立了公司,真正的成了噩梦的代名词,他的手段与外貌一样惊世骇俗,狠绝毒辣的行事作风,彻底颠覆了以和为贵的生意经,将楚天集团的地位推上商业圈的神坛。

     

      “你让我接近成功?”楚焕东扯开了一个好笑的表情,“你做事缜密斩草除根,你让我活到今天还不是因为掌珠!你在为你的女儿考虑,为你自己考虑!”

     

      “是,我早就知道你野心大,早就想杀你,但因为掌珠我才留你到今天,我想你终归是真心爱掌珠的,我想你为了掌珠终归是会跟我一心的,可你呢,还是背叛了我,就算我再不好,但是我把你从孤儿院里领出来,将你养大,让你有了风光无限的今天,我对你总是有些恩情的吧!”

     

      汪达成看着楚焕东的眼光中满是怨恨,他越说越激动,眼睛都有些发红,似乎恨不能将楚焕东生吞活剥,“你还这么对掌珠,她那么小,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她,你为了逼我出来竟然找人…

     

      楚焕东,你从来没有爱过她吧,你一直在利用她!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就是这样来回报掌珠这些年对你的感情的!!!"

     

      爱!

     

      爱人!

     

      这个世界上有谁不奢望!

     

      曾几何时,他身边也有着最爱他的人,最关心他的人。

     

      向来老辣冷沉的楚焕东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失态,文明的西装,考究的做工,都掩盖不住他此刻身上暴戾如野生动物般的精蛮,"姓汪的,你闭嘴,就你也配说爱,也会讲恩?你以为我会因为你利用我就背叛你吗?

     

      不是的,汪达成,你还记得刘牧川吗?如果你安逸太平的日子过的久了,把刘牧川忘记了,你总归会记得叶子梅吧,那个你心心念念的爱着的女人,总是不会忘记吧?”

     

      汪达成一骇,骤然抬头看向楚焕东,脸色惨白发青,嘴唇哆哆唆唆,很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你……你到底是谁?刘牧川是你什么人?"

     

      从说出刘牧川的名字,楚焕东就觉得眼眶发涩,心里有种压抑的酸楚,为了这个名字,他度过那么漫长的犹如在地狱里挣扎的日子里;为了这个名字,他满身背负,拼搏算计,历尽无数血雨腥风,从来没有人安慰她,没有人理解他;为了这个名字,他要学着坚强, 他让自己即使在心头滴血也要隐忍微笑的伪装。

     

      “刘牧川是我的哥哥。”楚焕东死死的看住汪达成,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记得最后一次哥哥走的时候还对他笑了笑,此时想着那笑容他觉得心疼,胸腔里像被人倒进了热炭,火烧火燎的疼痛。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已经没有家人了,我早就清楚的查过了,他没有家人了!”汪达成僵硬疯狂的晃着头,但看着楚焕东的眼神终是不免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