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公众号里有《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可以阅读这篇文章?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已上线。这篇《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已上线。

    这篇《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

     

    第5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2)

     

      王战德扫了一眼,在强悍的势压下,脸皮动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抹森然,声音却依旧温和的道:“几位强闯敝府,不知有何贵干?”

     

      说这话的时候,王战德声音没有一丝波动;但他的手,已经在袖子里攥成拳。

     

      王维亦带着一干子弟,不经意间站成包围的架势,进入警戒状态;身后还有一些王家家丁,鼻青脸肿衣裳凌乱怒气冲冲的盯着来人一行,看来刚才与对方一接触就吃了不小的亏。

     

      那个女子站在最前头,修长的脖子拉得很长,下巴斜冲天际,两眼只看见天,鼻子冷哼一声,不说话了;只拿她风情万种的桃花眼看着身侧的少年。

     

      少年正优雅万分的打量四周的环境,好像没明白少女的意思。

     

      女子身后一位中年男子冲着王战德冷冷的道:“你就是王战德吗?我们来这有点事,你配合一下。

    5bb5a75ebd5d2267.jpg!600x600.jpg

      这位是紫檀郡少郡主,宋子勋,紫檀郡郡主宋世友的儿子”。

     

      “哦?”

     

      王战德无视那人的态度,倒是将视线转向儒雅的天才少年,上下打量一番,沉吟道:“你?”

     

      多年不见,当年的孩童已经长大;照他如今成就,宋家定能在他手中走的更远,王战德暗想。

     

      宋子勋眼睛在人群里微扫了一圈,视线刚好落在王战德跟前,文雅的一施礼:“世伯,晚辈宋子勋”

     

      王战德点点头,不温不火的打断他的话头道:“少郡主登门,不知有何要事?我王家小门小户,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宋子勋保持淡笑,不卑不亢,沉吟着如何回答;自然从容的样子,让人暂时忘了,他是闯进甚至打进王家的。

     

      旁边的女子等的有些耐烦,冷睇了王战德一眼,冷哼道:“我们是来退婚的”

     

      “退婚?”

     

      在场的王家人都是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陌生女子,突如其来的退什么婚?

     

      片刻,凤一抬起头,望向宋子勋,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淡笑,带起冷漠的弧度。

     

      宋子勋忽然转过视线,迎上凤一的双眸。

     

      那双眸子,那么美丽,那么干净,又那么深,不论放进去什么,都能看见一个美好的小影。

     

      凤一亦不避不闪的看着他,灵慧的眸子试问:这么轰轰烈烈的上门退婚,想表明什么呢?

     

      哈,真无趣!眼珠子一转,凤一连冷笑都不屑了,面上露出无趣与慵懒。

     

      宋子勋一怔,凤一淡淡的漠视,与凛然冷傲,让他心中微生不悦,有些怀疑。

     

      一个女子,为何可以对他这样身份地位的天才登门退婚这种事表现的如此,如此的淡漠?

     

      她不过是个一毛二,十二年的所谓的天才一毛二、估计此生都难以有大的进展,在这种强者为尊的世界绝对是最垫底的存在;

     

      可是,何以她眼里又为何会有那种让人灵魂都为之颤抖的威压?

     

      宋子勋突然有种男人的天性里的,想冲上去将她狠狠揉碎,将她的无趣嘲讽挖出来统统踩脚底下再蹂躏上一百回!

     

      但,他毕竟是宋子勋!少年天才!

     

      深深一吸气,凝神

     

      很快,宋子勋脸上又恢复了优雅的淡笑,他知道,凤一此举,不过是弱者的色厉内荏,不值什么。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再伪装,也永远是弱者!

     

      凤一眉头一皱,淡淡一笑,恢复了恬淡的样子,安静的站在杨玲珑身侧,乖巧可爱。

     

      二人目光对撞时,整个练武场亦陷入安静,凤一一闪而逝的凌厉锋芒震慑。

     

      甚至那个骄傲的大公鸡女子,亦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当嚣张女子的眸子对上凤一时,似乎,她看到凤一眼底的那抹,轻视与不屑

     

      四位守护者,在下一次眨眼的时候,忽然都浑身一颤,就连他们,竟然被凤一看的有些毛骨悚然!

     

      “此女,不是凡品!”

     

      四人对视一眼,眼里,带着警惕。

    第6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3)

     

      宋子勋看了一眼宝剑,心下亦略有些不舍;但祥云诀是定亲信物,他必须要拿回去。

     

      人生就要不断努力拼搏向上,一个废物妻子,不在他的预期之内。

     

      大丈夫当舍即舍!

     

      宋子勋收回视线,抬眸,手往上一抛;宝剑飞起,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潇洒的轻叩剑柄,宝剑便犹如一叶扁舟,飞快的划过时空,优雅的落在凤一眼前

     

      一股暗劲,压得凤一有些气喘,但很快就诡异的过去了,和平时凤一身上力量消失的方式完全一样。

     

      眼看剑要砸到面门,凤一随手将它接在手里,唇角微勾,抬眸扫了宋子勋一眼。

     

      宋子勋微抿了下嘴,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刚才的暗劲虽然不会损害凤一丝毫,但按理能将她撞的退后二步;好让她知道,没有能力,连到手的东西都抓不住。

     

      但,她竟然稳稳的接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短短的交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众人的视线只是随着铜阶宝剑转移,眼中都有一点贪婪。

     

      王战德亦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挥挥手,用尽量平稳的口气说道:“说起来祥云诀只是钢阶二星风属性战诀,比起梨花软剑或许稍差一些;但是”

     

      说着话,王战德扭头看一眼凤一,这个女儿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他想看看女儿的意思。

     

      “祥云诀,我不会炼;梨花软剑,我也不需要!”

     

      凤一声音是淡淡的,但其中所蕴含的气势,却让人侧目。

     

      战诀,能帮助修炼者吸收一种或者多种天地元素,提高战力。

     

      但对于三级以下的人来讲,其本来对战力的掌握就不够,这种加成更没有用武之地。

     

      祥云诀,作为聘礼,原本是给凤一留着的;但她一直到不了战士水平,这战诀也就没什么用

     

      话虽如此,但祥云诀作为一种代表符号,凤一不会随便交出去。

     

      对着父亲,凤一星眸一亮,淡笑道:“请父亲做主”。

     

      她是不在乎这桩婚事,凭你再好,没感情的婚姻要也无用!要退就退呗,有啥啊!

     

      但有些事关乎王家的脸面,凤一亦不干涉父亲的决定,她一向是个乖女儿。

     

      “哼,就你这种废柴,还想修炼祥云诀?给你把铜阶软剑就不错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

     

      旁边那个女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哼,凤一,不过是一个小县城的小姐,竟想还敢挑三拣四,摆什么谱,真是!而且宋子勋好像对凤一有些注意,这让她愈发不舒服,态度更是差了很多。

     

      “这位小姐是”王战德看着宋子勋好似极为随意的问道。

     

      就算知道她来历不凡又如何?他王战德还没怕过谁。

     

      既然人家无礼,他也没必要以礼相待,全当是宋子勋的跟班,当然没必要特殊接待。

     

      宋子勋谦和的介绍道:“她是省城沈家沈梦菡,沈家主的掌上明珠!”

     

      省城沈家,那可是省城第二大家族,甚至隐隐有赶超第一家族的势头;被这样的女人倒追,做为男性,多少有些得意!

     

      而听到宋子勋的口气,沈梦菡的脖子愈发扯得直,下巴都快抬上天了。

     

      “哦,找着靠山来了!沈家真是大户人家啊,管的还真宽,连八字都没一撇的女婿未婚妻家都要过问!”

     

      王嫣抢先开炮,她打一开始就看这女的不顺眼,本来还对宋子勋抱着一点儿未来姐夫自家人的观点让着些;现在听得这话,顿时将怒气都发泄到沈梦菡头上!

     

      宋子勋堂堂男子,又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傲气也不小,现在听这意思,被人指着鼻子骂靠女人裙带关系,极没面子!

     

      眼神闪烁着火光,盯着王嫣看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忍下来,保持着优雅的微笑,静静的看着说话的二人;好象这件事,他不过是个旁观者。

     

      “你这个丫头,胡说什么?!”沈梦菡怒了。

     

      她是来抢亲的,但一个省城大小姐和一个县城废柴小姐抢亲,一旦挑明就有些难听了。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们王家说话!不过是个三毛一;长得没我姐好看,性子也没我姐好呸呸呸,还什么一枝花呢,拿你和我姐比,简直太糟蹋我姐了!”

     

      王嫣自知不能正面得罪宋子勋这少郡主,但对上还不着边的省城第二家族,她可没这么多顾忌;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呸了几声,仿佛真脏了嘴似的。

     

      杨玲珑在一旁看着,几个半大孩子吵架,大人本不便插嘴;有王嫣替凤一出头,再好不过了;她脸上露出略爽的笑容,大有让王嫣上去揍对方一顿的气势,若是王嫣够本事的话。

     

      王战德苦笑摇头,这个夫人,总纵容孩子;不过心里也还是蛮爽的。

     

      沈梦菡心情可没这么好,顿时给气跳起来了。

     

      她三年前因为那该死的缘故,惨遭反噬,脸上留下一块疤,久治无果,只能纹了一朵花遮掩;也因此搞得省城甚至京城世家女孩子们都常常借机嘲笑她。

     

      她一向心高气傲,好不容易遇到了宋子勋,人物才华都是一流、前途不可限量;她自然是贴心巴肝的好。

     

      现在连这种糗事,亦被王嫣拉出来踩,她登时什么都不顾了,“唰”的一下拿出佩剑,指着王嫣怒道:

     

      “没教养的小贱人,你说我哪点比不上这废物?今儿若是你们不肯退婚,我就踏平了你们王家!”

     

      她为了跟宋子勋好,那柄梨花软剑亦是她提供出来以防万一确保退婚成功的

     

      岂知凤一这么不给面子,连铜阶武器都搞不定,这实在太让人生气了,气的她大小姐脾气发作,忘了大小姐的礼仪,干脆豁出去了!手上宝剑隐隐有风声发出,竟然又是一柄附加风属性的铜阶战器!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