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公众号里有《陆先生,余生不见》可以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陆先生,余生不见》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枕月)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支持正版小说,多多宣传本书,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本章

     《陆先生,余生不见》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枕月)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支持正版小说,多多宣传本书,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

     

    第一章 你的孩子只有我能生

    苏若被迫躺在床上,双腿被弯成屈辱的弧度,冰冷的机器缓缓的钻进她的身体里,慢慢转动,痛,随着鲜血滑落。

    人工取卵的痛入骨髓没有经历过无法理解,而她每个月被逼取一次,整整一年,12次。

    哗!

    头上的水,忽然转冷,苏若打了一个机灵,从恍惚中清醒过过来,眸底浮上一抹坚定。

    今晚,她要让她的合法丈夫陆景湛明白无能为力的滋味。

    “混账!”门外是陆景湛暴躁的声音。

    这会他被绑在椅子上。

    “什么人,滚出来!”陆景湛气恼的吼道,他竟然被绑架了!

    苏若勾唇微微一笑,抬手扯过浴巾,拉开门走了出来。

    “苏若!”陆景湛低呼出声。

    苏若抬眸,眸底是淡漠的光,唇角挂着娇媚的笑。

    “好久不见,陆先生。”

    “你找死,放开我!”陆景

    5bb5a779f1068968.jpg!600x600.jpg

    琛不耐的出声。

    苏若缓步上前,身上的浴巾吧嗒落在地上……

    人可不是她绑来的,是她的好婆婆陆夫人,可是费了点力气,还给他下了轻微的药。

    夫妻同房还要婆婆下药,真是讽刺。

    陆景湛呼吸微微发烫,“苏若,贱人,你要做什么!”

    “你猜?”苏若缓步走到陆景湛身前,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一把匕首。

    陆景湛眼看着苏若的匕首落在了他的那个啥上,呼吸滞住。

    “呵。”苏若轻笑出声,带着几分嘲弄。

    “苏若,你特么放开我,否则我!”陆景湛气急败坏。

    “否则你怎么样?”苏若抬手解开陆景湛的腰带,接着利落的割破他的贴身衣服,匕首扔在一边,手探了过去。

    陆景湛全身血液瞬间上涌,眸底剩下一片炙热。

    苏若手落在陆景湛的脖子上,缓缓的坐在他身上。

    毫无阻碍,陆景湛愣住,苏若不是第一次……

    “苏若!”

    “怎么,你在乎我的那层膜?”苏若娇笑如花。

    陆景湛想骂狠狠地骂,但强烈的冲击感顷刻间让他的理智飞走……

    夜,辗转。

     支持正版

    苏若吃力的从陆景湛身上站起来,捡起匕首,挑断了陆景湛身上的绳子。

    “苏若!”陆景湛一把掐住苏若的脖子,把她按在床上。

    苏若看着他,唇角是虚弱挑衅的笑,那意思,怎么样陆景湛,老娘就是睡了你,咋地?

    陆景湛气炸,一巴掌打在苏若脸上,“你特么不是第一次!”

    “呵。”苏若笑起来,“说的好像你是似得。”

    陆景湛高高的抬起手。

    苏若扬眉,不服输的迎上他的目光,“陆景湛,别装的好像很在乎我的贞洁,我跟谁睡是我的事,你跟谁睡我也不管,但,你的孩子只有我能生,你妈说的。”

    陆景湛呼吸加重,该死!他的第一个女人竟然是个.....!

    当初如果不是陆夫人以死相逼他怎么会娶苏若这种出身的女人。

    苏若的妈是小姐,生父不详,养父是个赌鬼,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病痨弟弟,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天之骄子陆景湛。

    但苏若救过陆夫人一命,陆夫人喜欢苏若,不喜欢陆景湛身边公认的才女孟婉,强迫陆景湛娶了她……

    陆景湛是高傲惯了的人,怎么可能完全屈服,新婚夜直接离家出走去找孟婉,扔下苏若一人。

    “苏若,我陆景湛儿子的妈,要里里外外干干净净,你,不配!”

    苏若笑起来,像是听了一个笑话。

    干净?

    吃人不吐骨头的陆家,也配谈干净?笑话。

    1

     

    第二章 她真的睡了陆景湛

    陆景湛气的手指颤抖,苏若在无视他!

    “苏若!”陆景湛一把擒住苏若的手腕,狠狠地摔在床上。

    “还想要一次,我行的,你呢?”苏若看着陆景湛笑问道。

    “你这个贱女人!”

    “对着贱女人还能做的男人叫什么?畜生?禽兽?你觉得哪个好听?”苏若笑的如沐春风,盈盈间的眸光流转,轻易的挑起了陆景湛的某根弦!

    “找死!”陆景湛气恼的出声,动作更加狠历。

    苏若吃痛,低头咬住陆景湛的肩膀,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太阳终于冲破黑暗降临。

    陆景湛蹙眉醒来,苏若睡在他身边,整个人蜷缩的像只虾,眉目如画皮肤白皙,陆景湛呼吸微微滞了滞,等等!

    苏若!

    昨晚,该死!

    陆景湛一把推开苏若。

    苏若蹙眉睁开眼,迎上的是陆景湛厌恶的目光。

    呵,厌恶就厌恶吧,反正她也不在乎。

    陆景湛气鼓鼓的穿好衣服离开。

    苏若脱力倒在床上,眸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她真的睡了陆景湛,像是做梦一样。

    但凡有可能,她都不想跟陆景湛扯上关系,哪怕给自己留下丁点美好,也是好的。

    只是,没有那个但凡。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中成为陆景湛的妻子,陆家夫人,陆景湛的母亲宋琴用弟弟苏暖城的命威胁她嫁给陆景湛,苏若知道,陆景湛有个情投意合的女朋友,她根本没有奢望过跟陆景湛那样的人在一起。

    陆家是珠宝世家,陆景湛是杰出的珠宝设计师。

    她一直以他为偶像,还对他……呵,那时候的自己多天真的以为,在聊天软件上对自己作品很是欣赏的男人会是一个懂自己的人。

    曾经也相信过他描绘的,甚至期待他们的见面会是如何的浪漫。

    结婚前,陆景湛不肯定见苏若,苏若纠结了许久给陆景湛发了信息,表明自己的心意,她求陆景湛救下弟弟,问他还记不记得他的承诺。

    苏若等了许久,最终只等到陆景湛让人送来的盒子,里面是断了的母亲的牌位,和一张写了八个字的A4纸,你们死活,与我何干!

    呵……对啊,与他何干?

    他扔下自己、抛开承诺、挣脱婚姻毫不费力的出国,身边仍旧是如花美眷,他能肆意践踏自己的尊严!他能把曾经的承诺当成放屁。

    而自己……

     支持正版

    苏若笑起来,笑的眼泪都掉下来。

    陆景湛离开,陆夫人笃定自己没做好本分才惹恼了陆景湛,新婚一个月,陆夫人把她押到医院取卵,逼着她做试管婴儿。

    那时候苏若就恨,恨陆家人只手遮天,恨陆景湛无情无义!

    结婚一年,每月一次取卵,苏若避无可避,但,陆景湛从来不会出现,所以,所谓的试管婴儿只是她一个人用屈辱吟唱的可怜小调。

    呵……

    苏若缓了好一会,吃力的起身,整理好自己下楼,昨晚她吃了排卵药,希望能陆景湛能一击命中,她只有半年的时间,必须怀上孩子,才能换回弟弟的命和自己的自由。

    咣当!

    房门猛地被人一脚踢开。

    1

     

    第三章 苏若你给我等着

    苏若拧眉看清楚来人,声音几乎卡在喉咙里,是她,孟婉!她是孟婉!那个在比赛前偷走自己设计图的女人。

    孟婉缓步上前,姿态优雅,淡淡的开口,“苏若,被淘汰的感觉,好吗?”

    苏若怒火上涌,狠狠地打在孟婉脸上,孟婉被打的一个趔趄,“孟婉,你!”

    孟婉眸子微眯,“苏若,我今天来,替景湛来看看他这个哭着喊着要上他床的下贱女人。”

    苏若被气笑,孟婉是陆景湛的小三,这个世界,真是小!

    “孟婉,我睡我自己的老公,天经地义!你无名无分张开腿,才叫下贱。”

    孟婉咬牙切齿的瞪着苏若,口袋的手机震了一下。

    孟婉朝苏若走了两步,压低了声音开口,“苏若,你就是为了苏暖城嘛?要是他死了,你就不用留在景湛身边了,我可以成全你。”

    “孟婉你敢!”苏若一把抓住孟婉的头发狠狠地拉扯。

    孟婉没躲没闪,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苏小姐,我和景湛真的是相爱的,我求求你离开他。”

    苏若拧眉。

    门被人一把推开,陆景湛大步冲了进来,一把钳住苏若的胳膊狠狠地摔了出去。

    苏若的头撞到桌角,瞬间红肿一片。

    “婉婉!”

    “景湛,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的婚姻。”孟婉扑进陆景湛怀里,哭的昏天暗地,那副委屈的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模样,真是……令人作呕。

    “苏若你找死!”陆景湛狠狠地瞪着风轻云淡的苏若。

    苏若撑着胳膊起身,身体晃了晃。

    “小三上门,我这个还没死的原配,要怎么做才合适,麻烦你陆先生教教我?”

    小三两个字狠狠地砸在孟婉心上,孟婉一把推开陆景湛冲了出去。

    “苏若你给我等着!”陆景湛急忙转身。

    “等你回来上我,别太晚,还有之前别太累,累也没关系,我会给你补。”苏若跟了两步,轻笑着叮嘱。

    陆景湛回身狠狠的瞪了苏若一眼,该死,她额头的那一块异常刺眼,又娇笑如花,硬生生的让他想到了昨晚她娇媚的喘息,该死!

    陆景湛狠狠地一跺脚,转身快步离开。

    空荡荡的房间剩下苏若一个人,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抽空了一样,针扎一样的疼,苏若单手按着额头,猛地用力,痛瞬间扩散。

    如果不是孟婉,她的生活怎么会是现在这番模样!

    结婚前,苏若和孟婉一起参加设计大赛,孟婉偷了苏若的设计图成了冠军,而苏若发现自己设计图被偷的时候,全无证据,只能临场重新准备,准备不足,她无缘三甲,失去了公费深造的机会,留在国内,遇见陆家人。

    苏若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自己爬上了陆景湛的床……

    孟婉毁了她的事业,她一定要毁了她的爱情!她不配幸福。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支持正版

    苏若垂眸,掌心收紧,“陆夫人。”苏若低声唤道,没人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叫陆夫人妈,用陆夫人的话说,妈这个字是亲生子女叫的,苏若叫她,恶心。

    “昨晚跟景湛怎么样?”电话那边声音淡漠薄凉。

    “嗯。”苏若脸颊滚烫,“我,我会……努力的。”

    “苏若,记住我能等,苏暖城可等不了。”陆夫人淡淡的说完,不给苏若开口的机会直接挂断。

    “陆夫人!”苏若保持握着电话的姿势良久,回过神,出门去了医院。

    苏暖城是急性肾衰竭,唯一的出路是换肾,苏若和他的赌鬼继父配型都不合适,继父见暖城的治疗费用极高,干脆离家出走……

    苏若叹了一口气,起身去了医院。

    苏若看过暖城后,去了医生办公室,暖城的主治医生说,暖城虽然现在情况稳定,但,并不会持续很久,还是要尽快找到肾源。

    苏若缓步走在医院的走廊里,心上像是插了一根针,怎么都甩不掉,疼的不刺骨却尖锐。

    “苏若,你来做什么!”暴躁的声音响起。

    苏若抬眸,陆景湛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手里拿着一个暖水瓶,看起来真像个暖男。

    孟婉住院了?

    “苏若,你找死!”陆景湛眸底满是光火,该死,他又被苏若无视!大步上前,手里暖瓶底,吧嗒掉了下来……

    1

     

    第四章 也不怕没命用

    滚开的水四溅。

    陆景湛穿着皮鞋长裤,只是微微有些炙热感。

    但。

    苏若穿着凉鞋长裙,白嫩的脚上瞬间冒出红色的水泡。

    陆景湛蹙眉上前,苏若本能的避开陆景湛的碰触,她并不适应他。

    陆景湛火腾地一下冲了上来,“苏小姐皮糙肉厚,区区热水算什么!”

    苏若疼的脸色惨白,不善的瞪了陆景湛一眼。

    陆景湛拧眉,该死她倔强的样子真是碍眼,手指收卷,“滚回去,别打扰婉婉,否则,后果自负!”

    苏若眼看着陆景湛离开,在原地站了一会,才试探着动了动腿,吃力的朝处置室走去。

    处置室。

    医生护士给苏若处理了伤口,还不忘数落。

    一个成年人怎么把自己伤成这样,也不知道小心点,多休息一会再走。

    医生离开,处置室剩下苏若一个人。

    许是伤口太疼,又或许是医生的话带着某种关心的温暖,一下触动了苏若的泪腺。

    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砸在腿上,像小水花一样炸开,疼的有些刺骨。

    陆景湛站在门口,抬手习惯性的扯了扯领带,该死,苏若哭起来的样子,怎么那么让他烦躁。

    苏若抬眸,看见陆景湛,微愣。

    陆景湛被苏若看的莫名脸颊滚烫,唇动了动还没发出声。

    “来看我死了没?”苏若开口,声音薄凉的厉害。

    “苏若!”陆景湛气恼的出声,这女人就是特么活该,他脑抽了来看她。

    “陆景湛,怎么不过上过几次床就对我依依不舍了?”苏若轻笑出声,讽刺道。

    “苏若,你要不要脸!”陆景湛被苏若说的俊脸滚烫。

    “别装的跟个第一次似得,陆景湛。”

    “你!”陆景湛气的甩袖转身出门。

    处置室空荡荡的,苏若唇角弯了弯,陆景湛以为他是谁啊,弄伤了自己来看一眼,就是天大的恩惠了?她苏若必须感恩戴德笑脸相迎……

    呵。

    她不稀罕他虚伪的善良。

    从来就不稀罕。

    脸上湿润,苏若抬手胡乱的擦了一把,她不哭,没什么可哭的,不就是走了一个渣男吗?

    她是伤口疼才哭的。

    是,伤口疼。

    苏若一瘸一拐的出了处置室在医院的长椅上了坐了两个小时,平复了情绪,她需要陆景湛的种子,不管她多恶心,都必须要。

    别墅。

    苏若进门,陆景湛在。

    “签了它,条件随你提。”陆景湛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淡漠的出声。

    苏若垂眸扫了一眼,离婚协议。

    “让我怀孕,我就签。”

    陆景湛鄙夷的看着苏若,“我妈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苏若好看的眸子迎上陆景湛,毫不退缩,“陆先生,我们离婚,我会分走你一半的身家,所以钱我不缺。”

    “你!”陆景湛一把扣住苏若的脖子,“也不怕没命用。”

    苏若双手握住陆景湛的手,柔软的触感让陆景湛身体微微震了一下,手松开。

    苏若凑过去,双手顺势环住陆景湛的腰身,踮起脚,“男人让女人死,方法很多,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1

     

    第五章 那不就是禽兽

    唇被吻住,陆景湛脑子轰的一声,反客为主,两个人倒在沙发上。

    一场酣战,陆景湛气恼离开,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定力这么差!竟然因为苏若一个吻乱了分寸,他是来离婚的!竟然和她……

    苏若疲惫的趴在沙发上,腿上的水泡几乎全部破开,疼的钻心。

    陆景湛跟她做的时候,从来都是毫无顾忌,只要他爽……

    苏若冷哧了一声,她也不在乎,不过是配种而已。

    有差不多一个月,苏若没见过陆景湛。

    陆景湛不在苏若依旧吃好喝好,安稳的修养身体,每天去医院看苏暖城,暖城的脸色越发苍白,医生说他的时间可能比预计的还要少。

    苏若急拨了陆夫人的电话,陆夫人只有一句话,没怀孕,一切免谈。

    苏若对下手机吐了一口浊气。

    试着打了陆景湛的电话,无法接通。

    陆景湛,你到底去哪了?

    茶几上有两副没画完的画,随意扔在那,她为了分散精力,拿起铅笔画了许久。

    陆景湛进门的时候,只有餐厅亮着一盏灯,心头莫名的暖了一下,不记得在哪里看过一句话,家就是有人给你留一盏灯。

    等等,家,苏若。

    陆景湛蹙眉。

    他出去开会这段时间,脑子里总是会出现苏若的影子,时而倔强时而娇媚,他不想承认一个只是床上会动的女人,对他有影响。

    即使是孟婉,也不曾让他眷恋。

    陆景湛抬手松了松了自己的领带,反复的跟自己说,他只是有一点迷恋苏若的身体,那么性格恶劣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完全没有!

    陆景湛走到茶几,眸光落在画纸上,瞬间一亮,这是他前几天随手画的设计图,只是灵感到一半,忽然没了,就扔在那,这是……苏若画的?

    陆景湛眸光定在画纸右下角的署名上,一个像长城一样的小物件,跟孟婉的署名很像。

    苏若有什么资格跟孟婉比,云泥之别。

    陆景湛眉心蹙了一下,抬手就要扔掉,但,最终还是没舍得,折了折收好。

    他不欣赏苏若,一点都不,就算他们理念上很合,他也不喜欢她。

    那种女人,怎么会有人喜欢。

    耳边似乎一下响起苏若嚣张的声音,陆景湛你不喜欢我还能做,那不就是禽兽?

    该死,苏若真是该死!

    陆景湛一阵燥热,大手扯了扯领带,快步上楼。

    苏若睡得晕乎乎的被陆景湛拎起来。

    “你倒是睡得安稳。”陆景湛咬牙切齿的骂道。

    苏若眨眨眼,稀里糊涂的小模样带了几分邻家女孩的娇憨,陆景湛的手微微松了松。

    苏若双手勾住陆景湛的脖子,“怎么,你出去夜夜笙歌,我得急的夜不能寐呗。”

    陆景湛火气上涌,“对,知道我不待见你还不离婚,够贱的。”

    “贱你也做,那不就是禽兽。”苏若手落在某处。

    陆景湛脸色涨红,他就知道苏若会这么说!

    陆景湛一个用力推倒苏若,整个人扑上去,扯开单薄的睡衣。

     

     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