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好书《爱你年深月久》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1第一章 你竟然还想逃?南方的冬天异常的湿冷,寒潮来袭之后的气温更是比以往低了好几个度。空气中的冷意像是会钻进人身体,让整个身子都开始打颤。叶南星裹紧大衣,走进

     

     

    1
    第一章 你竟然还想逃?
    南方的冬天异常的湿冷,寒潮来袭之后的气温更是比以往低了好几个度。空气中的冷意像是会钻进人身体,让整个身子都开始打颤。

    叶南星裹紧大衣,走进剧组搭建的临时招聘地。

    她在外面等了六个小时了,终于轮到她了。

    “你以前当过明星助理?”

    面试官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又将眼光移开回到手上的简历上。心里暗自想到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大明星的助理,不然能够落魄成这样?

    “之前跟过剧组么?”

    “跟过。”

    在外面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叶南星一出口,声音竟然是如此的沙哑,像是磨砂纸在桌面上擦过的声音。叶南星有些不自然的干咳了几声。

    面试官面有嫌弃得用手捻了捻鼻子,正要出声说些什么。突然间眼神一亮,对着叶南星的背后笑着说道:“哟,您怎么来了?”

    说完,赶忙起身去迎。

    “刚好路过,听说这是在招聘我的临时剧组助理?”

    身后传来的声音低沉却好听,却让叶南星浑身一震。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可不是,这看了这么多,都是您的粉丝。就这个,还好些,以前当过明星助理。”临时负责招募助理的场务出声埋怨地说道。

    陆晋珩抬眸看去,一个十分瘦弱的女人背影进入他的视线。瘦弱,十分的瘦弱,但是她那个样子突然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陆晋珩抬起脚,跨步走到女人的前面,“抬起头来看一下!”

    叶南星依旧低着头,眼睛死死盯着那双黑色锃亮的皮鞋。

    “喂,说你呢!抬起头来看一下!”场务见她很久没有反应,连忙走到桌子前要翻出刚才的简历,想要知道她的名字。

    “我看看她叫什么!您稍等。”

    就在耳边传来翻阅纸张的声音时,叶南星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胸口。

    “可找到了,我说呢,原来是被风吹到了地上。我看看她叫....”

    叶南星在快要听见自己名字的时候,立马转身想要离开。叶南星在转身的瞬间却被身后的人陆抓住了手腕,根本无法逃离。

    “叶南星!”场务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帐篷。

    “果然是你。”陆晋珩的声音透着无线的冷意,像是淬了冰一样。握着叶南星的手腕,力道重到像是要折断她的手腕一样。

    陆晋珩一把扯过她,将她带出帐篷外,留下场务一个人在原地发呆。身后的经纪人见状,连忙上前警告其不准泄漏口风。

    场务连连点头,谁不知道陆晋珩如今在娱乐圈算是一手遮天了,就光他那个家族背景就能压死他们这些小喽喽。

    叶南星一直被拽着走,冷风钻进她的大衣,侵入她的骨髓。不消一会儿,她的嘴唇就变得青紫青紫的。

    终于在停着一辆车的转角围墙停下,陆晋珩反身将她扣在怀中,白皙的手挑起她的下颚,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叶南星被迫抬起头,可是却挣扎着不去看他。

    “你竟然还想逃?叶南星,是谁给你的胆子?”

     

    2
    第二章 最脏的时候
    叶南星趁着他说话间的松动,将脸侧过一边。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丝毫不做声。

    陆晋珩看着她这副样子,突然间想到两年前那个夜晚,他疯了一样逼问她事情的真相,她也是这样一言不发。

    只是,如今没有那时的眼泪。

    “叶南星!你看着我!”

    嘶吼的声音伴随着冷风,几乎要刺破她的耳膜。陆晋珩粗鲁地将她按着,力道大到像是要把她揉进身后的墙壁。

    过了许久,她才缓缓出声,声音沙哑:“陆晋珩,你放过我,好不好?”

    陆晋珩看着她,看见她眼眸中的漠然以及...毫无生气,突然间被刺痛,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尽管一直被自己挖苦,她还是很柔顺地跟在他身边,眼眸中也还带着亮光。

    “放过你?当年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希望我善待你母亲不是吗?现在,你要我放过你?”陆晋珩说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十分明显。

    放过你?那谁又放过我!

    陆晋珩伸手捏住她的脸,欺身上前,整个人压住她的身子。凑近叶南星的耳边,咬住她的耳垂,惹得她浑身发颤。

    “果然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敏感。”叶南星感受着耳边的湿热,整个人都揪在一起。

    叶南星感受着脖颈细细碎碎的吻,一直蔓延到嘴边,当嘴唇对上嘴唇的时候,她狠下心死死咬住。一时之间,血腥味弥漫。

    “你在做什么!”陆晋珩一把推开她,叶南星猛地撞到后面的墙,顿时感觉到脑子一片晕眩。

    “我在让我们俩一起血液交合,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陆晋珩,是你说的。我是个脏女人,配不上你!”

    叶南星整个人瘫软在墙边,声音气若游丝。眼神中却是止不住的恨意,还带着一丝鄙夷。

    陆晋珩没有办法去看她的眼神,只能撇过头,“对,你就是个脏女人,所以我就是要看看你现在变得有多脏。”

    叶南星抬起头,任凭冷风将她的头发卷起:“陆晋珩,我的最脏的地方就是曾经在你身边的时候!”

    她侧过头,不看他。冷风吹在她的脸上像是刺刀一样,她觉得一阵生疼。她想要离开,离开这里,离开陆晋珩的视线。

    陆晋珩在她的生命里,像是罂粟花,妖艳致命。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多少生命力去供养这么一株吸血的东西。

    “好,叶南星,我现在就让你回去那个最脏的时候。我要让你一辈子活在最脏的时候!”话音刚落,陆晋珩还没等叶南星反应过来,就将人塞进了一旁的车里。

    叶南星想要趁着他过去驾驶座时离开,但是陆晋珩一把将安全扣扣上,咬着她的耳垂说道:“叶南星,你敢逃一个试试,如果叶霞知道以前的你是如何在我身下欲仙欲死,我看她会不会疯!你告诉她你在美国念书,可是你其实都是在做皮肉生意,我想那个自诩高贵的叶霞,估计下一秒就会住院!”

    皮肉生意?

    呵,对的,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这就是陆晋珩,费劲心思将自己绑在他身边,没有情爱,只为威胁她和她的母亲。

    以前,他说只要她呆在他身边,他就不会回家找母亲的麻烦。于是,她心甘情愿成了他的床伴。

    现在,他说要她乖乖的,不然自己的事情就会被告诉母亲。

    陆晋珩果然还是那样,只不过就是仗着她喜欢他,就横行在她心里每一个角落。

    叶南星躺在那张床上,任凭身上的人摆弄,她都毫无反应。是的,从始至终,她就是个暖床的。比外面那些出来卖的没什么两样,她甚至还是个不要钱的。

    陆晋珩看着她这副样子,凑近她,从脖颈处一路吻上唇瓣,停留在她的耳边。他微微启唇:“要与不要,从来都只有我说了算!”

     

    3
    第三章 曾是别人身下承欢的女人
    叶南星感觉撞到的后脑有些痛,她看着自己身上的人,只觉得脑子一片糊涂。

    她突然间感觉胃里一阵不舒服,趁着陆晋珩解衣服的空挡,她猛然弓起身子趴在床沿吐了出来。

    这一变故让陆晋珩有些呆愣。

    “叶南星!你真是好样的!是不是别人的尝多了,现在对我这种的都感觉犯恶心了?”陆晋珩一把将她拽起,满目愤怒。

    叶南星毫无招架能力,只能任凭他摆弄。

    “叶南星,就算你脏,我也能把你洗得干干净净!”

    陆晋珩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疯了一样想让她回来,之前他多厌恶她曾经爬上别人的床。可是长达四年的失去,让他一点也不敢放手。

    他知道的,没有人能救他,这世上只有叶南星能救他。

    叶南星醒来时,身边早已没有了人影,甚至连枕边的温度也早已消失。昨天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梦,如果自己不是在这里醒来的话。

    她简单地收拾好自己,马不停蹄地赶往公交站。今天是她答应去福利院帮忙的日子,她一定要去。

    “安安!”叶南星站在滑滑梯旁边,笑着喊正在荡秋千的那个脏脏的孩子。

    “阿姨!”四岁的孩子跑起来就像一个小肉球,可爱的紧。

    叶南星轻轻抱起他,在一旁凳子上坐下。她拿起安安的手,看见因为没有防冻措施的小手早已变得红肿,皲裂,甚至有些地方开始流脓。

    她拿出怀里用仅剩的钱买的冻疮膏,吸了吸鼻子,轻轻的抹在那双小手上。她轻轻地吹了吹:“安安,疼么?”

    安安看着叶南星,笑容灿烂,“不疼!”

    “安安把这个放起来,每天要擦手,好么?不要被其他小朋友抢走...”叶南星紧紧抱着他,眼眶生涩,可是就是没有眼泪。

    安安在她怀里点点头,笑着喊她姨。其实安安是她的孩子,可是她却不知道安安的父亲是谁。

    因为当年的那件事之后,她被陆晋珩赶走,不久之后就怀孕了。她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可是她没办法扼杀一个活生生的人。

    那时,她带着安安在天寒地冻的冬天只能用报纸取暖。可就算这样,她还是不后悔生下她。

    只是,后来迫于生计,还是把安安送进了福利院。

    叶南星回到家的时候,看见了自己的东西早已被打包好放在门口。她急忙跑过去,拿起手机给房东打电话。

    “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房租拖欠了这么久,我已经不准备租给你了!赶紧给我搬走,锁我也换了!丧门星!”

    叶南星听着电话那边“嘟嘟嘟”的声音,眼神黯淡,她垂下手,靠着早已斑驳不堪的墙壁坐了下来。

    老天爷,似乎从来不曾善待过她。

    叶南星搬着沉重的东西下楼的时候,突然脚一崴,在楼梯上摇摇欲坠。就在她以为难逃此劫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可是下一秒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味道,是陆晋珩。

    叶南星被一把抱下来,平平稳稳地放在了地上。

    “怎么,这么着急投怀送抱?”陆晋珩一手抬下那些行李,悉数塞进了车厢。

    叶南星在一旁看着,脑海里变得像浆糊一样,毫无思考能力。

    “你怎么在这?”

    “难道你想在这么冷的冬天横尸街头?”陆晋珩关上后备箱车门,转过身,“叶南星,我们做个交易吧!我给你钱,你回到我身边!”

    夜风刺骨的冷,可是刺破叶南星耳膜的是陆晋珩那句话,他说让他要用钱让她回到他身边。

    而回到身边,是意味着回到床上么?

    “陆晋珩,你难道忘了么?我也曾经是别人身下承欢的女人,就算不是你,我也能去别的地方!”

    伤人先伤己,叶南星此刻握紧的手心,早已汗涔涔。

    果然,她同样清楚陆晋珩的软肋,打蛇打七寸,他的要害就是叶南星曾经爬上过别人的床。

    陆晋珩此刻眼眸中火气像是要将叶南星整个燃成灰烬。

    他咬着牙说道:“叶南星,我会让你哭着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