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阳【无上医尊】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网络红文《无上医尊》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浩浩文学 免费提供!张阳下山求学,悬壶济世发扬祝门医术,岂料阴错阳差之下,开启胸前的玉葫芦,释放九阴,引出九阳齐聚,从此卷

    网络红文

    =
    湘西,丹霞山。
     
    蒙蒙细雨过后,云雾迷绕,林荫古道掩映其中,犹如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距离阳元石不到半里的阴阳泉中,烟雾缭绕,如梦似幻。
     
    一个五官俊朗,英气勃发的少年闭着双眼,端坐在寒气萦绕的阴泉之中。
     
    他头顶热气蒸腾,而离他一寸的地方却结了冰。
     
    在他身后,是一个貌美如花,眉宇间勾魂摄魄的少女。
     
    她背对着张阳端坐在热气蒸腾的阳泉之中,身体周围却是结了一层寒霜!
     
    朦朦胧胧之中,少女娇美的身体在水中若隐若现。
     
    如果注意看,就会看到二人头顶的雾气居然化作两股,一红一白,一热一寒,纠结缠绕,阴阳交融。
     
    隐隐之间,有紫色的电弧缠绕。
     
    啵!
     
    一声轻响,一切戛然而止。
     
    簌簌簌……
     
    那团雾气瞬间崩溃,化作细雨纷纷扬扬地落下,发出淅沥沥的声响!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少年胸前的玉葫芦表面划过一道金色流光,旋即又变得暗淡。
     
    阴阳调和,水火相济……
     
    就差一步,还是就差一步!
     
    整整三年,为什么每次都是在祝门真火积蓄到临界点,眼看就要突破正体境的刹那凭空消失?
     
    哎,张阳啊张阳,亏你拥有纯阳之体,三年如一日地勤修苦练,却终究与这祝门真火无缘,连区区煅脉境都无法突破!
    倒是诗诗这小丫头,不断进步,看这样子,怕不是要将玄阴诀练到第三重了。
     
    诗诗就是张阳身后的那个俊俏少女,她是符医门在丹霞山唯一的邻居佛医门掌门了因师太的女弟子。
     
    她天赋很高,刚满十三岁就已经到达玄阴诀第二重,现在已经处于巅峰状态,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第三重了。
     
    原本打算最后一次冒险与诗诗借助阴阳泉水火相济、阴阳交融,一举突破到祝门真火第二重煅脉境,可依旧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也罢也罢,既然无缘仙道,那还是乘此机会去寻找父母,解开自己那个心结吧!
     
    十七年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健在。
     
    张阳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的玉葫芦,这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线索。
     
    当年他被山下大槐村村长李树根发现在村口的槐树下,高烧不退,眼看就要一命呜呼,幸好师父青云道长路过,将他带回山上。
     
    青云道长医术高明,施展符医门绝技回阳九针,不但将他硬生生从阎王爷手上拽了回来,还将他收为关门弟子,将一身绝学倾囊相授。
     
    大概是害怕张阳得知身世,会着急下山,影响修行,师父师叔一直对此守口如瓶。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偶然一次,师叔青灵子醉酒,不小心说漏了嘴,张阳这才知道了这个秘密,决心寻找父母。
     
    他想要问问,既然生下他,为何又狠心将他抛弃!
     
    “阳哥哥,你真的准备下山读书去了?”诗诗收功之后,缓缓睁开双眼,站起身来,声音温柔且甜美。
     
    与她身体上哗哗坠落,砸在水面的水珠发出的声音一样动听。
     
    说着,她一探手,凌空虚抓,一件缁衣从树枝上横飞过来,落入她的手中。
     
    “恩,这是我的梦想。再说,现在咱们华夏医术式微,师父也希望我设法将咱们符医门发扬光大,为华夏医术争口气。”张阳也缓缓睁开双眼。
     
    微微凝神,身上立即热浪翻涌。
     
    不单是身体表面的水渍瞬间蒸发,就连原本被蒸汽浸润的头发也变得干爽起来。
     
    不过,他却做不到诗诗那样隔空取物,只能纵身一跃,将树枝上的道袍抓在手中,迅速穿戴整齐。
     
    “骗人!你才不是为了什么振兴符医门,发扬华夏医术,你这次下山其实是找人对吧。”诗诗说道。
     
    “诗诗,你别……”
     
    张阳刚要开口,猛地愣住了。
     
    他原本以为小丫头已经如往常那样穿戴整齐,岂料她拿着道袍正站在温泉中笑盈盈地看着自己,浑然不在意自己绝美的身体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
     
    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她天鹅般优雅的脖子流淌下来,张阳潜意识里想要将视线移开,身体却根本不受使唤。
     
    “怎么样,好看吗?”诗诗笑眯眯地说道。
     
    张阳猛地一个激灵,想要转身。
     
    不好!
     
    张阳肩头一疼,身体一麻,已然无法动弹。
     
    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被一具滚烫而鲜嫩的身体抱住了。
     
    “诗诗,你……你别这样,会……会出事儿的。”张阳喉结迅速地滑动一下,有些艰难的说道。
     
    他是纯阳之体,修炼祝门真火,诗诗修炼佛医门的玄阴诀,一阴一阳,彼此吸引,很容易擦枪走火。
     
    因此二人才选择在阴阳泉中合参玄功,为的就是借助阴阳二气压制心底的欲望。
     
    “出事儿才好!到时候咱们来个奉子成婚,一起还俗不就好了。你看,我师父都没有为我剃度,明摆着没打算让我留在山上。而且,人多力量大,我们佛医门可比你们符医门鼎盛,有我帮忙,你一定能找到他们!”诗诗在张阳耳边吐气如兰地说。
     
    “你……你都知道了?!”张阳惊异地望着诗诗,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这次下山的真正目的。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师父了因师太会杀了我的。”张阳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虽然一直都觉得诗诗鬼精灵鬼精灵的,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
     
    “我师父乃是虔诚的佛家弟子,得道高人,从不杀生。”诗诗咯咯笑道。
     
    “可她会阉了我。她说过的。”张阳继续说道。
     
    当时的情景他还历历在目,至今心有余悸。
     
    十二岁那年,师叔忽悠他到这里修炼祝门真火,结果不小心撞见带着诗诗来这里修炼佛门玄阴诀的了因师太。
     
    那是张阳第一次看到女性的身体,也是第一次见识女人的可怕。
     
    若非师父及时赶到,他很有可能当了太监。
     
    “哼!那次你不也没事儿吗?倒是你师父青云道长还说过我要是敢勾引你,会杀了我呢!他可是会杀生的。我都不怕,你个大男人怕什么!就算你被阉了,我也不会离开你。”诗诗一边说着,一只手已经探入了张阳的道袍,划过他的胸膛一路向下……
     
    “可是诗诗,你才十六岁。”张阳苦着脸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太小了?你难道没感觉它们有多大?连美茹嫂都夸我呢!”
     
    诗诗说着,抱着张阳的双手微微用力,将身子与张阳的背脊贴得更紧。
     
    美茹嫂?王美茹!
     
    小妮子怎么会跟那个风骚的女人扯上关系?!
     
    哼,肯定是她给诗诗出的鬼主意!
     
    不然这个天真无邪地小丫头怎么会想到色诱自己?
     
    “咳咳!了因师太,你也来找你徒儿吗?”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阳浑身一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师叔也就罢了,竟然还有了因师太。
     
    这下真的要死了!
     
    张阳想起这位美艳动人但偏偏心狠手辣的毒手师太,不由得面若死灰。
     
    一旦她看到这副场景,还不把自己撕碎了?!
     
    “阿弥陀佛,青灵道兄也来找你的师侄?”了因师太淡淡地说道。
     
    果然来了!
     
    死定了,这下彻底完蛋了。
     
    咦,诗诗走了。
     
    这小妮子,这身神行无相的轻身功夫可真俊!
     
    还好还好!
     
    只要没证据,谅了因师太也不会为难自己。
     
    张阳绷紧的心弦微微放松了一些,开始思索如何应付接下来的责难。
     
    按照日子推算,今天是双日,这个阴阳泉属于佛医门。
     
    “臭小子,你师叔我还来得及时吧?”青灵子凌空一指,张阳身体晃了晃,穴道解开了。
     
    “咦,师叔,就你一个人?”张阳活动一下因为被点穴有些麻木的身体。
     
    因为要是了因师太一起出现的话,师叔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脸坏笑,而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得道高人模样。
     
    “你希望是两个?”青灵子撇撇嘴。
     
    “嘿嘿,师叔的腹语术真是惟妙惟肖,天下无双!”张扬一脸堆笑地说道。
     
    这下他也彻底放松下来。
     
    “臭小子,真会拍马屁!”
     
    张阳嘿嘿一笑:“师叔,你来找我干啥?”
     
    他可不想跟师叔在这个事情上纠缠。
     
    “替你解围啊!”青灵子翻了翻白眼,将一颗花生米丢进嘴里,一边嘎嘣嘎嘣嚼着,一边没好气地说道,“你要离开的事情在咱们丹霞山上都传遍了,大家都在拍手称快……哦,不,都在依依不舍呢!我说,你小子不是为了美人不要江山,想要就此破功吧!”
     
    张阳摇摇头:“不对,肯定有事儿。啊,我知道了,你弄到录取通知书了!快给我看看,哪个学校的。”
     
    “哼,你师叔我出马,岂止是区区一张录取通知书那么简单?瞧瞧,还有一个推荐信,何天晴院士的,据说那个什么预科班很难进,这样一个名额少了五十万想都别想。怎么样,师叔这面子够大吧!”
     
    青灵子说着,掏出一封信和一张录取通知书,献宝似的在张阳眼前一晃。
     
    “那是,咱师叔是谁,咱们符医门第二的存在。”
     
    张阳说着,突然探手,使出个妙手空空的手法,一把抢过师叔手上的录取通知书和那封推荐信。
     
    原本还志得意满的青灵子砸吧砸吧嘴,苦笑一下,没有说话。
     
    张阳天赋异禀,这一身功夫早已青出于蓝,连他这个师叔都望尘莫及了。
     
    目光落在录取通知书上,张阳先是一愣,旋即眼中闪过一丝欣喜。
    =
    =
    第二章 如此师徒
    居然是东海医科大的!
     
    这所院校虽然不是华夏最顶级的医科大学,但也算不错。
     
    对于张阳这样一个连高中都没有读过的人来说,似乎有些望尘莫及。
     
    至于这个什么何天晴院士,却第一次听说。
     
    不过在华夏,虽然砖家叫兽满地走,但能够评为院士,想来不差。
     
    只是张阳对此见怪不怪。
     
    师叔虽然不靠谱,但是凭着一身出神入化的祝门医术,积累的人脉还是相当不错的。
     
    就算不认识这个什么院士,他想要对方一个推荐信也不难。
     
    因为师叔除了祝门医术还擅长用毒,据说就连南疆蛊王、西域毒王也跟他称兄道弟!
     
    青灵子撇撇嘴,一脸不信的说道:“切,咱们符医门就三个人,还加上你这个不入流的小角色,第二简直是污辱啊!哼,你师叔我早晚成为第一,让你师父恭恭敬敬地将掌门之位让给我!等我当了掌门,我就把门规改了,什么不准结婚、不准经商、不准害人统统改了!必须三妻四妾、必须家财万贯、必须率性而为!”
     
    “好,师叔我在精神上支持你!那个,后天就开学了,我先去收拾一番,晚上咱们好好喝一杯,明天一早我就上路。”
     
    张阳说着,就准备走人。
     
    青灵子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虽然很认同,但是绝不愿意真的扯上关系。

    否则一旦被师父发现,他还要不要活了?
     
    “这个可以有!不过你小心点别被你师父发现,为了他那只血芝天鹅和茯苓香猪,他真有可能杀了你。”青灵子提醒道。
     
    张阳愣了愣,皱着眉头说道:“不是说好就吃血芝天鹅吗,怎么连那只茯苓香猪也……”
     
    “你看好了,这次你可是一去就是五年,咱们爷儿两以后还有多少机会在一起喝酒,你又有多少机会享用你师父那些好东西?那老小子那么多好东西总是藏着掖着的,这次已经很对得起他了。没准儿吃了茯苓猪,你就突破了呢!”
     
    咦,这话怎么听着如此耳熟……
     
    貌似,每次忽悠我偷师父的好东西,师叔都会来这么一句。
     
    不过那茯苓香猪也确实是好东西,就算无法帮助自己突破,至少也有不少好处。
     
    沙沙沙!
     
    突然,不远处的树丛里一阵闹腾,一个人影凌空虚度,几个起落,快速朝佛医门方向掠去。
     
    原来刚才诗诗并未走远。
     
    可是,她为什么要偷听自己跟师叔的谈话呢?
     
    张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
     
    第二天清晨,阳元石下。
     
    在丹霞山上呆了整整十七年,张阳最远就是到附近的县城。
     
    而且就算下山,也往往有师父或者师叔陪伴。
     
    这次终于要独自离开这里。
     
    想到有机会找到失散多年的父母,不免心潮澎湃。
     
    再加上总算可以不再眼巴巴看着师父师叔表演,有机会亲自在人身上验证自己的祝门符医水准,心底那一丝离别的伤感也被兴奋替代了。
     
    “张阳啊,为师的嘱托你都记住了吗?”青云道长一甩拂尘,沉声问道。
     
    不愧是符医门的掌门,跟师叔青灵子比起来,师父要显得庄重许多。
     
    “弟子记住了!总结起来就是七个字,泡妞把妹混文凭,对吧!”张阳搓着手,一脸期待。
     
    “嗯?”青云道长眉头一挑,神色不善地瞪着张阳。
     
    “哦,是好好学习,争取把咱们符医门发扬光大。”张阳一脸认真地说道。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青云道长摸着胡须,老怀大慰地说道。
     
    “青云道兄,贫尼腰扭了,能不能帮忙打几桶水?”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面容姣好的师太扶着腰远远喊道。
     
    “好嘞,了尘师太,我马上就来帮你看看。”青云道长赶紧擦掉眼角的泪痕,顺手将烧鹅揣在怀里,脸上尽是猥琐的表情,哪里还有半点哀伤。
     
    “师父,弟子都要下山了,临行之前,你就把了尘师太让给我吧!”张阳冷不丁说道。
     
    “什么,你要跟师父抢女……不,师太?!”
     
    “是病人!”张阳翻了翻白眼,“再说了,这是了尘师太,又不是了因师太!你去多不合适,回头师叔要跟你拼命的。既然你要弟子将咱们符医门发扬光大,正好借此检验一下弟子的水平。”
     
    “哼!要女人……不,要病人自己下山找去!”青云道长咆哮道。
     
    “哦,那好,我走啦!”
     
    “等等!”青云道长语重心长的说道,“张阳啊,时间还早,你赶紧去帮了尘师太打水吧!也算是你另行之前最后为咱们邻居做件好事。阿弥陀佛!”
     
    “师父,咱们是道士,不应该是无量寿佛吗?”张阳翻了翻白眼,提醒道。
     
    “咳咳,臭小子,这佛道本是一家,咱们还拜观世音菩萨呢!贫道要去搭救了尘师太去了,你赶紧挑水去!阿……无量寿佛!”老道一甩拂尘,一本正经地说道。
     
    张阳哀叹一声,将背包放下,挑着水桶朝阴阳泉的方向健步如飞地跑去……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阶梯尽头的时候,两道灰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包跟前,而那个了尘师太则宣了一声佛号,飞身而起,几个起落之后便隐没在云雾深处。
     
    师兄弟打开背包,从其中取出一个有些破旧的皮夹子。
     
    可是刚一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张纸条。
     
    “师父师叔你们好,不知道是谁先下手啊!我就猜到二位老人家为了考验弟子,会血洗弟子的钱夹子……臭小子,不愧是我青云子的徒弟,果然不错!”青云道长老怀大慰,看了眼慢了半拍的师弟青灵道长。
     
    “接着看吧!”青灵子眼中带着一丝讥诮,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慢了一步。
     
    青云道长恍然一怔,继续念道:“弟子这次料敌先机,也算通过二位考验。以前总是二位老人家考验弟子,这次弟子也考验下二位,希望你们用不着山顶药池中的解药……啊,不好!好痒好痒,师弟可有解药?算了,我还是去药池保险。混小子回来,你替我教训他!该死的,居然用赤练蛇粉和银线草配制的毒粉算计为师!”
     
    青云道长丢下这话,朝山顶飞奔而去。
     
    “哈哈,不愧是你青云子的徒弟啊,果然青出于蓝胜于蓝!幸亏我早发现丹房少了两味药。不过,我可不会教训他,还要感谢他帮我出口恶气呢!”青灵子望着师兄消失的背影,一脸嘲讽地说道。
     
    可是,他话音未落,脸色骤变,只见地上那张字条冒起了白烟,一股异香窜入鼻翼……
     
    “该死,这混小子还加了白磷!好痒好痒……张阳,我要杀了你!”
     
    青灵子一边叫骂着,一边有样学样,朝山上飞奔而去。
     
    就在二人健步如飞朝药池飞奔的时候,佛医门中一位看起来如同三十许人的美艳女尼也在气急败坏地大声咆哮。
     
    “你说什么?那小子说你长得跟为师一样难看,就算我把你洗白白了送过去他也不屑一顾?!好好好,他不是要拿文凭,要把符医门发扬光大吗?哼,老娘偏不让你如愿!诗诗,你拿着为师的信和那个金蚕蛊立即下山找你师姑,她会教你如何做!”
     
    在她跟前跪着一位梨花带雨的少女,正是之前偷听张阳和青灵子谈话后逃之夭夭的诗诗。
     
    只是如果注意看,就能发现诗诗看似委屈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狡黠。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她前脚跨出房门的时候,原本一脸寒霜的女尼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臭丫头,你那点小心思岂能骗得了为师?不过你既然喜欢那小子,那为师就成全你。”
    =
    =
    第三章 美女乘务
    曲江火车站人头攒动,格外拥挤,完全符合华夏一贯的口号——人多力量大。
     
    张阳感叹一阵,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弄到发往东海的火车票呢!
     
    去学校报到,然后慢慢查询父母的消息。
     
    毕竟,只有一个玉葫芦,无疑是大海捞针,只能看运气了。
     
    幸亏算准师父和师叔不会让他这么轻松地上路,否则可能他就要乞讨着去东海医科大学报到了。
     
    想到这里,原本心底因为用痒痒粉捉弄二位长辈感到歉意的心思也就淡了。
     
    张阳展开随波逐流的身法,好不容易在人潮的间隙之间撕开一道通道,找到了前往东海市的售票窗口。
     
    有那么好几次,跟几位漂亮丰满的女施主亲密接触,让他不免心猿意马,蠢蠢欲动,念了无数清心咒才好容易才将欲望压制下去。
     
    “票卖完了,等明天吧。”
     
    “不是吧,这么巧?”张阳一脸苦涩。
     
    “小弟弟,就是这么巧!”
     
    浓妆艳抹的售票员冰冷中带着一丝嘲讽的话语让张阳有些无奈。
     
    看了看介绍信上的报名截至日期就在明天,时间根本来不及。
     
    哎,实在不成只能逃票了。
     
    不过,张阳还是想要再争取一下。

    他深吸口气,压抑住心底呕吐的感觉,换上一个笑脸:“姐姐,我是去报名上学,明天就来不及了。”
     
    售票员四十出头,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叫姐姐,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帅气的大男孩。
     
    微微一愣,立即换上了一副还算热情的笑脸。
     
    “对不起啊,小弟弟,就是因为报名上学的多,票才卖完了。姐姐无能为力。”
     
    现在正是大学报名的时间,东海市作为华夏最为发达的一线城市,国际大都会,人文气息厚重,大学众多。
     
    每年这个时候,学生家长齐上阵,很多早就订了票,剩下的车票本来就少,票自然卖的格外快。
     
    张阳看售票员的神情,就知道确实没什么希望,无奈说了声谢谢,默默的转身。
     
    突然,芬香扑来,似乎撞到人了。
     
    柔软、极富弹性……
     
    极品啊!
     
    “哎呀!你……你这人怎么走路的,也不看着点,把人家弄疼了!”
     
    一声娇呼清脆悦耳,带着一丝责备,不过脸上更多的是痛苦之色。
     
    张阳匆忙抬头,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人正皱着眉头抱怨,一只手还下意识地揉着胸前硕大的山峦。
     
    一米七的模特身材,一身黑色的乘务制服将她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加上俏丽妩媚的面孔,如天仙般迷人。
     
    鼓鼓的峰峦就要将上衣撑破,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张阳有种再次犯错的冲动。
     
    短暂的失神之后,张阳还是将这种冲动压下,连忙道歉:“对不起。”
     
    末了,他还没忘记夸赞一下道:“姐,你真美。”
     
    张阳说的是由衷之言,再配合他那身农家孩子的装束,和质朴的外貌,很让人信服。
     
    眼前这女施主可比丹霞山青衣观那些师太漂亮十倍不止,而且更年轻,更懂得打扮。
     
    那嘴唇,脸蛋,比起电视里那些女明星都毫不逊色。
     
    “少贫嘴,谁是你姐!哼,走路怎么不看着点?”
     
    原本有些怒意的女子突然俏脸一红,轻轻地唾了一口。
     
    她原本揉胸的手下意识地捂着小腹,一脸嗔怒地瞪着张阳。
     
    美女就是美女,连生气都这样好看。
     
    张阳又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