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之门完整版全文,逆天之门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热文《逆天之门》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本文是一部巅峰神作,故事曲折婉转,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逆天之门)全文免费阅读。===============

    精品热文

    =
    沧蛮山位于燕国北疆,和幽国接壤之处。这地方没人管没人要,山势又险恶,所以实打实的恶人出没之地。燕国,幽国,霸国,涿国......这不过数千里方圆的地盘上有十六个小国,被称之为幽燕十六国。燕国和幽国算是其中较为强盛的国家,两国连年征战,所以沧蛮山里还有不少逃难隐居的百姓。
     
    这地方就是个小世界,五味杂陈。
     
    一般来说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恶徒,那些凶悍狡诈的恶人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渐渐的,这里成了恶人的天堂。不只是幽燕两国,其他国家被追杀缉捕的恶徒也全都往沧蛮山里跑。几十年间,沧蛮山里的人越来越多,竟是形成了一座人口不少的山城。
     
    一群坏人聚集的地方却有个很美好的名字,叫做幻世长居。
     
    不管是什么样的地方只要人多了就会有学堂,繁华世界也好穷山恶水也罢,孩子们终归是要学习,当然,幻世长居城里任何一所学堂里传授的都不是什么正经学问。
     
    有人的地方就有差距,所以石头城里也有贫富也有高低。
     
    有高低,就有欺压。不过自从十七年前幻世长居城里来了一个白面书生,一个人击败了城里三十六个强者之后,这里的规矩是他说了算了。所以从那一天开始这里居住的百姓日子开始好过了不少,只需要缴纳足够的税金就能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南山街,是沧蛮山幻世长居城里最南边的一条大街,按照势力划分属于九大寇的地盘。
     
    南山街学堂里,四十几个从五六岁到十四五岁的孩子懒散的坐着,东倒西歪,睡觉的睡觉闲聊的闲聊。
     
    事实上,这个学堂没有特定的先生,来上课的是九大寇,九个自称天下最恶的家伙轮流来给孩子们传授一些生存技能......
     
    “今天是哪位先生来上课?”
     
    胖子杜瘦瘦问坐在身边的同伴,杜瘦瘦今年十岁,因为一点儿也不瘦而且身体颇为强壮所以在学堂里也是一霸,除了高第那群人之外,他最凶横。坐在他身边的孩子叫安争。安安静静的安,争强好胜的争。可是这个家伙什么都不敢争,是学堂里性子最软弱的一个,如果不是杜瘦瘦护着他,他早就被高第那群人折磨残了。
     
    安争每天都是唯唯诺诺的样子,杜瘦瘦看着就来气,如果是平时杜瘦瘦问一句,安争早就已经给出答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杜瘦瘦问完了之后等了好一会儿,安争还是没有回答。杜瘦瘦知道安争性子有多懦弱胆怯,他曾经试图把安争训练的凶狠一些,可是三天之后他放弃了,因为安争连一只耗子都不敢杀。

    杜瘦瘦转头瞪了一眼:“你在干吗?!”
     
    然后他发现安争今天有些怪异,安争就那么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今天上课之前高第手下的两个大孩子正在狠揍安争的时候,是杜瘦瘦发现救了他,扶着他进了教室。进来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动,杜瘦瘦看到安争桌子下面已经滴了一大片血的时候吓坏了。他立刻想把安争扶起来,一碰安争才发现身子已经僵硬,而且很冰冷。
     
    “高第你个混蛋!”
     
    杜瘦瘦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安争......这个学堂里最懦弱最老实的孩子,被人打了连叫喊都不敢的孩子,最终还是被打死了。别人让他蹲下抱着头,他绝对不敢站着。别人让他跪着舔鞋底,他绝对不敢闭上嘴。可是他的懦弱没有换来那些凶悍孩子的宽容,相反,他们喜欢折磨安争。从一开始的打一下骂几句,到后来往死里折磨。
     
    坐在最前面位子上高高大大的那个孩子叫做高第,是这学堂年纪最大的孩子,十一岁,壮硕的好像一头小牛犊子。他平日里欺负安争欺负的最狠,哪怕他家其实和安争家相隔并不远。
     
    “杜肥猪,你是不是找死?”
     
    高第站起来回头看向杜瘦瘦,眼神里是一种大人才有的凶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弄死你,要不是看在你哥哥是宗门里可以修行的人,我早就把你弄死喂狗了。你他妈的要是再敢无缘无故的骂我,我就先把你胳膊腿都卸了!”
     
    杜瘦瘦眼睛发红的好像一头野兽,他指着安争大喊:“你把他打死了!”
     
    高第愣了一下,随即冷笑:“装死?这个软蛋最大的本事不就是装死吗?早晨他们只是随随便便打了几下而已,以往打的更狠他都扛得住,今天会被打死?”
     
    高第踢开凳子大步走过来,然后一脚踹在安争后背上:“别给老子装死了!老子知道你没事。”
     
    这一脚直接把安争踹倒,可是安争的身子居然保持着坐姿倒了下去。这一刻高第和杜瘦瘦才看到,安争的脸色白的好像雪一样,眼睛紧紧的闭着,眉头皱的很深,就好像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似的,显然已经死了。这个懦弱的孩子就算是临死的时候疼的根本忍不住,他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皱紧了眉头咬破了嘴角。
     
    “你个王八蛋!”
     
    杜瘦瘦扑过去一拳打在高第脸上,高第冷不丁挨了一下险些栽倒,他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死了的安争,心里真的有些害怕。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打死,而且是他让人去打安争的。但是很快,他骨子里的那股凶悍就占据主动。他一摆手喊了一句:“王猛王壮,你们两个混蛋还不给我架住他!人是你俩打死的,老子凭什么挨打!”
     
    他手下两个大孩子王猛和王壮扑过去,将杜瘦瘦抱住。杜瘦瘦虽然看不起安争,他也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可怜安争,可是在看到安争死了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打心里把安争当朋友。
     
    杜瘦瘦疯狂的挣扎着:“你打死了我的朋友!我要给他报仇!”
     
    “报你妈-了-个-逼。”
     
    高第跑过来一脚踹在杜瘦瘦的小腹上,杜瘦瘦立刻疼的蹲了下去。
     
    “你朋友?哈哈哈哈!”
     
    高第抹了抹嘴角,然后一把揪住了杜瘦瘦的头发:“和一个懦夫白痴做朋友?整条南山街也就你把这个贱种当朋友!这种无父无母的贱货死了就死了,幻世长居城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杜肥猪,你他妈的好歹也是条汉子,居然认安争这种贱货做朋友!”
     
    他啪的扇了杜瘦瘦一个嘴巴:“给我道歉!”
     
    杜瘦瘦抬起头,使劲挣扎着,可是王猛和王壮和他身高差不多,也都很壮,所以他根本挣扎不出来。见他不肯道歉,高第揪着他的头发不停的扇,他的手掌一次次的打在杜瘦瘦的脸上,啪啪啪啪的声音那么大那么重。
     
    “道歉!”
     
    高第打红了眼,扇的他自己的手都肿了起来。
     
    杜瘦瘦的脸一开始是红后来都被扇的发紫,可是他骨子里那种不服输的劲儿支撑着他,就是不肯低头:“高第你个王八蛋,今天你要是不弄死我,我早晚会弄死你给安争报仇!你杀了我朋友,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我就弄死你!”
     
    高第转身跑回去,从自己座位那翻出来一把匕首,他大步过来一脸的狰狞:“不要以为老子不敢杀人,这里是沧蛮山,杀个人算不得什么!老子今天不弄死你也弄残你,让你们都知道南山街学堂谁是老大!”
     
    “大哥不要啊!”
     
    另外几个孩子扑过来拦住高第:“不能弄死他,他大哥是宗门里的,万一找麻烦就坏了。教训他一下就好,他和安争那个废物不一样。安争那个贱货没有爹娘,死了就死了。”
     
    “不许你骂我朋友贱货!你们他妈的才是贱货!”
     
    杜瘦瘦疯了一样,终于把王猛王壮甩开,冲上去一拳砸在高第的嘴角上,直接打掉了高第一颗牙。高第疼的叫了一声也红了眼,他一脚把身前拦着的孩子踹开,然后冲过去一刀戳向杜瘦瘦小腹:“杜肥猪!你和安争都是贱货!老子今天弄死你们俩!”
     
    噗!
     
    刀子刺进去,一股血溅出来。
     
    杜瘦瘦愣了,高第也愣了。
     
    一只枯瘦的手不知道从哪儿伸出来挡在杜瘦瘦的肚子前边,匕首被这只手攥住,血顺着手往下流。匕首很锋利,几乎把手指都切断,可是手依然狠狠的紧紧的攥着匕首,一动不动。杜瘦瘦和高第等人顺着手往下看,然后看到本来已经死了的安争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了,坐在那伸着手,手里攥着高第的刀子。
     
    “鬼啊!”
     
    几个孩子吓坏了,哀嚎了一声转身就跑。
     
    就在这时候,来上课的九大寇之一,被孩子们叫做六先生的寇六大步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他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只不过是孩子们打架又动了刀子而已:“都给老子住手!他妈的信不信老子把你们都卖到山外去!”
     
    高第使劲往外抽了几下匕首,却根本抽不出来,刀锋和骨骼摩擦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他下意识的看向安争的眼睛,却发现那双原本应该懦弱的眼睛里是一种前所未见的凶狠。这种凶狠,就好像高第只见过一次的蛮兽的眼睛。血腥,暴虐。
     
    高第吓得松开手,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寇六大步过来:“安争,你个小兔崽子还敢拿着刀?老子让你放下!”
     
    杜瘦瘦知道九大寇有多狠,连忙去拉安争,可他却发现安争的眼睛转向了王猛和王壮。然后他就听到安争一字一句的问:“谁杀的我?”
     
    王猛和王壮吓傻了,转身要跑。安争却猛的站起来扑过去,一把搂住王猛的脖子,然后把匕首顶在王猛的小腹上:“是你杀的我?”
     
    “鬼......鬼啊!”
     
    王猛吓的大叫,魂都吓飞了。
     
    寇六大怒:“小兔崽子,你再不放下信不信我撕了你?!”
     
    “撕我?”
     
    安争回头看了寇六一眼,那眼神里的凶狠连寇六都吓了一跳。
     
    安争忽咧开嘴然冷冷的笑了笑,牙齿上还带着血:“撕我?那也得等我报个仇。”
     
    他抬起手,然后噗的一声把匕首刺进王猛的大腿里。
    =
    =
    第二章 你们欠我的
    安争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血,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哀嚎的王猛。他的脑子里还有些疼有些模糊,一切都有些虚幻。这具躯体的主人已经死了,一个窝囊的让人连同情心都生不出来的孩子被打死了。而他重生在这个孩子身体里,真是一个讽刺啊。高傲如他,重生之际竟然落在这样一个软弱的躯壳里。
     
    王猛大腿上被他刺了一刀,这一刀很深,刺下去的时候凶狠且随意,但是却精准的避开了动脉。只是这具躯体之前血液已经停止流动,所以手还有些抖,并不十分稳定。
     
    算了。
     
    安争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终究是没死,这躯壳差是差了些,将就吧。在之前他身躯僵硬的那段时间,他的脑子里电影一样将这个孩子短暂的一生过了一遍。
     
    安争?
     
    这个名字倒是不算太俗,以后就用这个名字吧。
     
    安争一脚踩在哀嚎着的王猛大腿伤口上,俯下身子语气平静的说道:“之前你揍我的时候,有两拳击中了我的要害,这一刀可不算你还清了欠我的,因为你那两拳都可能杀了我。”
     
    他把匕首猛的拔出来,王猛顿时大喊起来。喊声才开始,噗的一声,安争又把匕首插了回去。匕首准确的刺进之前的伤口里,没有偏一分一毫。刀子完美的和伤口契合,就好像回到了刀鞘里一样。就算是最棒的郎中,也检查不出这里被刺中了两次。
     
    王猛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一声喊之后竟是吓得昏了过去。谁又能想到平日里凶悍跋扈的这个家伙,居然被安争吓昏过去了。
     
    “安争!”
     
    寇六的脸色有些难看,作为这教室里最窝囊废物的学生,居然对他之前的命令完全不理会,这让寇六有些恼火。以前的安争在他面前,唯唯诺诺顺从谦卑,说话连大声都不敢。可是现在的安争,居然看都不看他一眼。寇六吼了一声后怒道:“你长本事了是不是?居然连我的话都敢不听?”
     
    安争眼皮往上翻了翻,虽然是抬着头看着高大的寇六,可是眼神里却没有一丝仰视。那种眼神,竟然还有几分不屑。
     
    “六先生以前是怎么教导我们的?”

    安争再次将匕首拔出来,漂亮的在手心里转了一个圆:“六先生说过,这是九大寇的地盘,这里唯一的规矩就是看谁凶,被欺负的人如果不敢反抗那么没人会可怜。所以六先生之前一直看不起我,现在我在按照六先生您的教导做事,怎么......六先生觉得不顺眼?”
     
    寇六很高,至少有一米九,一身的肌肉看起来健壮的好像一头人熊。他在九大寇里虽然不是最凶的,但是他是最阴狠的。九大寇做事的那些主意,十之七八出自他的脑袋里。而且这个人非常喜欢研究人体,据说曾经用六百六十六刀完美的剥下过仇人的皮,又六百六十六刀完美的剔下所有的骨头。
     
    寇六看着这个不一样的安争,竟然一时语塞。
     
    他愣了一下之后说道:“没错,这是我说过的。可是我没有看到他们欺负你,我只看到你动手了。”
     
    一边的杜瘦瘦立刻说道:“六先生,高第和王猛他们几个之前把安争打死了,是他们先动手的!”
     
    “打死了?打死了他怎么还好好的站在这!”
     
    寇六道:“杜瘦瘦,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被人骗,你也知道骗我的下场。”
     
    安争冷哼了一声:“看到不看到其实不重要吧......我记得六先生讲课的时候说过,被欺负的人不敢反抗那么就是废物,谁都看不起。但是欺负人不一样,欺负人的时候千万不要讲道理,如果讲道理就不是欺负人了。所以不管六先生看到了还是没看到,不重要。因为你可以当成是我在欺负他们,不是他们欺负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安争缓步走到吓得发抖的王壮面前,笑呵呵的问道:“你哥哥被我刺了两刀现在昏死过去了,作为弟弟你难道不应该替他报仇吗?”
     
    王壮艰难的咽了口吐沫:“不......不用的,他......他没什么事。今天的事是我不对,安争你先把匕首放下,咱们以前都是闹着玩的。”
     
    “闹着玩?”
     
    安争冷笑:“你哥哥在我要害处打了两拳,而你打了十六拳还踹了七脚,现在我身体里还淤积着一些血,很疼。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要害,目前我不想杀你......最起码不想现在就把你杀了,因为在之前的那些年里,你们兄弟俩对我做过的一切,我都会慢慢讨回来。现在先讨要今天的,放心,你绝对死不了。”
     
    他的话才说完,手里的匕首就刺了出去。
     
    “住手!”
     
    寇六大步向前,一把抓向安争。可是他这一步才跨出去的时候,安争已经刺了二十三刀。不多不少,二十三刀。因为王壮之前打了他十六拳,踢了七脚。
     
    看起来这二十三刀出手如电,完全没有考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刺这么多刀,速度之快普通人的肉眼几乎跟不上的。一瞬间王壮就变成了血葫芦,身上多了二十三个刀口的他尖叫起来,低头看到自己身上每一处伤口都在冒血,那种恐惧是无法描述的。他惊恐的大叫着,手慌乱的在那些伤口上堵,可是堵住这个堵不住那个,很快他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二十三刀,用了两秒左右。
     
    安争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这么慢的速度简直不能忍。不过还好现在这具躯体的血液已经恢复了流动,手的稳定性好了许多。最让他觉得惊奇的是,这具看起来稍显瘦弱的躯体,居然并不真的虚弱。事实上,这个躯体原来的主人为了不被欺负每天都在锻炼。可是......他不是身体上的软弱,而是心里的软弱,就算他一直在练,可还是没敢还手过一次。
     
    安争稍稍满意,可是对面的寇六已经惊呆了。
     
    两秒左右,二十三刀。
     
    如果换做别人也会震撼,可是寇六的震撼比别人更大些。因为他熟悉人体,所以他看得格外清楚。安争那二十三刀快的离谱,而且看起来是胡乱刺的,但是这二十三刀全都避开了要害,所以看起来这么凄凉的王壮只要救治及时,根本不会死。
     
    那么快的出手速度,而且如此精准。这是那个软弱的让人厌恶的安争吗?这个少年看起来更像是一头幼兽,虽然还远没有到强大的地步,可是骨子里的那种冷酷已经表现无遗。寇六觉得面前的安争是陌生的,绝对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懦弱的孤儿。
     
    “你......怎么做到的!”
     
    寇六问这句话的时候,没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正常情况下安争表现出来的这种实力在寇六眼力其实算不得什么,但他是安争不是别人。两秒二十三刀,就算是才开境的修行者也会嗤之以鼻。别说开境的修行者,就算是不能修行的退而求其次的体术者,到了一重境之后一秒钟刺出六十刀也不是什么难事。
     
    寇六虽然看起来健壮如虎豹,可是他却不能修行,所以他选择了练体,不久之前刚刚突破到了三重境,一秒钟出拳两百次以上,快的根本捕捉不到。
     
    “六先生教导的好。”
     
    安争自然而然的说道:“六先生上课的时候说过,要想出手快没有什么捷径,只有持之以恒的训练。我回家之后每天都要练习两个时辰以上,一开始就是抽刀出刀,然后是刺木桩,再然后是刺木人穴位。那些穴位分布六先生也讲过,回去之后我做了个图标注出来,不过现在不需要那个图了,因为都在我脑子里。”
     
    说这些话的时候,安争身上那种淡淡的毫无道理的强者气息让寇六心里发麻。这个孩子真的是安争吗?为什么越来越陌生?
     
    安争看了看寇六的脸色,微笑着继续说道:“如果六先生不信的话,可以亲自到我家里去看看,木桩木人和图还都在。我每天固定练习两个时辰从来没有间断过,哪怕是刮风下雨也一样。”
     
    寇六难以置信的说道:“可是你之前......”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安争打断。
     
    “可是我之前一直没有反抗对吧?可是我之前一直是个懦夫对吧?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我受够了。我是个孤儿,没有依靠,本来想着忍受一下就过去了,无非是些皮肉之苦而已。可是最近这几个家伙越来越过分,他们不只是想打我,而是想打死我。我听说他们几个这些天和一些混迹街头的小混子走的很近,准备加入一个叫什么恶霸会的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帮派。”
     
    他转头看向躲在一边的高第,语气里都是轻蔑不屑:“传说这个不入流的小帮派要想加入进去也不容易,首先要干的就是杀个人。这几个人想杀人却没胆子去外面,只好拿我练胆子......既然如此,我何必再忍?再忍就真的会死啊。”
     
    他看向寇六:“我是孤儿,我无依无靠,我一直苟且偷生,我一直懦弱可欺,那是因为这是一种求生的方式。这恰恰是因为我不想死......现在也一样,我不想死,那么就只有反抗了。既然反抗,那么就只有彻彻底底的反抗。从今天开始,谁对我怎么样,我就加倍的还回去。予我善意者,加倍报之。予我恶意者,加倍报之。”
     
    寇六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安争眼神里的那种东西,让他害怕。
     
    一直往后躲的高第刚要转身溜走,就听见背后安争一字一句的说道:“想走?你欠我的还了吗?”
    =
    第三章 去吃肉
    安争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高第,那种眼神里的戏谑让高第心里一阵阵的发寒。明明安争比他要矮上小半个头,可是却带给高第巨大的压迫感。安争往前迈了一步,高第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安争再迈一步,高第转身就跑。
     
    啪的一声!
     
    匕首从高第的耳边飞过去,切掉了他的一只耳朵后戳在门框上。如果匕首偏离一点的话,就会戳进高第的后脑。那匕首整个刀锋全都戳进门框里,力度之大可想而知。所以就算是人的头骨很坚固,如果安争想要杀高第的话刚才也已经杀了。
     
    最主要的是,安争掷出去匕首的手法,让站在一边早就已经惊讶无比的寇六更加震撼了。
     
    安争的胳膊几乎没有动,靠的只是手腕一抖的力量。这个年纪的孩子要想把匕首掷出去那么远,必然要抡起来胳膊才行。可是安争只是一抖手,甚至连肩膀都没有动。寇六不能修行只能练体,所以他很清楚人如何发力才是最正确的。腰推肩,肩带肘,这样发力才最强。
     
    安争仅仅是手腕上的力度,就让人刮目相看。这具看起来稍显瘦弱的躯体之中,似乎蕴藏着巨大的潜力。在这一刻寇六几乎没有犹豫就做出了决定......安争这个小子可以培养!
     
    这里是幻世长居城,几乎每一条街都有自己的势力归属。九大寇虽然听起来名字响亮,可事实上在幻世长居城根本就不入流。不管在什么地方,真正掌握话语权的始终是那些强大的修行者。九大寇里只有大哥和老九两个人可以修行,大哥体质有限,到了开境二品后便再也没有进展。老九倒是体质不俗,但是受限于没有得到正规的教导,也难以有什么大的发展。
     
    要想自己的地盘不被别人吞掉,那么就要长期的补充实力。所以在幻世长居城每一条街道上都会有一个学堂,学堂里传授的不是学问而是格斗技巧。学堂是免费的,街道里的孩子可以随便入学。但有一个前提条件,进入学堂的孩子,也就默认了自己将来加入这个帮派。
     
    按照九大寇其他人的意思,安争这样的废物早就应该踢出去了。可是当初寇六就说过,不能因为一个孩子废物就将其赶走,那样的话会引起别人的抵触,觉得南山街学堂太严苛,会影响别人把孩子送来。九大寇里的其他八个人,其实始终对于学堂有些偏见。在他们看来,招收小弟当然想选年轻力壮的,从孩子开始培养,最快也要十年后才能用上,太久远了。
     
    可是寇六却不这样认为,寇六说,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虽然力壮,但是对于学习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即便有兴趣,临时教导一些东西也很难尽快掌握。孩子们不一样,孩子们单纯,没有自己的想法,从一开始培养的话,不但会培养出他们的格斗技巧和生存技能,最主要的是培养出他们的忠诚。

    反正九大寇里的其他人对孩子们也不在意,索性就全都交给了寇六。另外几个人偶尔来转转,也不过是心血来潮玩玩而已。
     
    寇六在看到安争的变化之后,就决定以后要终点培养这个孩子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以前看走了眼,高第他们几个大孩子虽然够凶,但是并不好学。只懂得争强斗狠的人是没有前途的,安争虽然年纪小个子也不高,但是他显然具备了更大的潜力。
     
    寇六试探过学堂里的所有孩子,没有一个人具备可以修行的体质。如果安争可以的话,寇六现在甚至想把安争送到老九那。
     
    “你要杀他?”
     
    寇六问。
     
    安争走过去将深深陷入门框里的匕首轻松的拔了起来,摇了摇头:“不杀,最起码今天不杀。他们几个欺负了我好几年,我要是这么轻易简单的杀了他们,我之前被欺负的那些债还怎么要回来?今天的债今天要,昨天的债明天要,前天的债后天要,以此类推,一直到他们还清了欠债为止。”
     
    他转头看向高第,后者捂着自己的耳朵瑟瑟发抖。高第看向安争的眼神里都是恐惧,就好像安争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魔鬼。
     
    “我喜欢你这样的眼神。”
     
    安争对高第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高第的肩膀。在他的手接触到高第身体的时候,高第吓得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所以安争笑的很开心:“你的眼神里有惧怕,也有恨和凶狠。你想报仇,我给你机会......今天你只打了我一下,所以我只讨还这一下的债。但是昨天你打了我几下你还记得吗?如果你不记得了,明天我会告诉你的。”
     
    “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高第被这种压力几乎逼疯了,他的眼睛里发红:“安争!你要是不敢弄死我,早晚我会杀了你!”
     
    安争笑的更加开心起来:“那么真的太好了,我也不想以后的日子过的那么无聊。”
     
    “滚!”
     
    他突然提高了嗓音喊了一声,高第没有防备吓得往后一躲,脚下绊了一下扑通一下子坐在地上。他的表情无比的恼火,以前只有他欺负人谁敢欺负他?现在比他瘦弱不少的安争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他都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炸了。之前的吼叫,只是一种害怕到了极点的反应而已。
     
    他觉得恐惧,也觉得屈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然后他哭了......一个欺负了别人好几年的家伙,居然被吓哭了。高第哭着站起来,捂着耳朵跑了出去。
     
    教室里其他的孩子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看着面前的安争,都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到了另一个世界似的。这教室是熟悉的,身边的朋友是熟悉的,六先生也是熟悉的,可是安争是陌生的......陌生的令人畏惧。
     
    “今天的课不上了,你们把王猛和王壮抬着送到医馆去。”
     
    寇六扫视了一眼后队安争说道:“你一会儿跟我走,我有些话想问你。”
     
    安争却摇了摇头:“不行。”
     
    寇六脸色一变:“你是在拒绝我?”
     
    安争道:“我受了伤,之前王猛和王壮打的很凶,我感觉自己身体里应该是什么内脏受损了,我得去医馆看看。六先生让我跟你走,应该是想单独教导我一些什么吧?可是如果我的身体不能调理恢复,怕是没命跟六先生学习什么了。”
     
    寇六的心里一震,这个安争怎么突然变的好像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了,而且根本不像个孩子!他说话是如此的冷静,不卑不亢,而且似乎对于人体真的很熟悉,之前的刀法快且果断,没有两年以上的训练是绝对做不到的,除非安争是个天才。
     
    “那好,你去吧。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了,就去大寇堂找我。”
     
    寇六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站住,从怀里摸出来一块银子抛给安争:“买些肉吃。”
     
    安争一伸手把银子接住,笑了笑抱拳:“谢六先生。”
     
    没有人注意到,他看起来笑的开心的表情背后,藏着一股深深的厌恶。安争得到了这个孩子的记忆,他知道在这个地方有什么样的生存法则。这里是幻世长居城,是天下间凶恶表现的最直接毫无遮掩的地方,要想在这活下去就必须让这些人认同自己,等到实力强大之后再离开这个地方。
     
    这里的环境,这里的生存方式虽然恶心,可是这里最起码是安全的。
     
    安争很确定,在这种地方连一个小满境的修行者都没有,所以没有人会察觉到他的不同寻常。他的灵魂是无比强大的,所以才会在被十几个大满境高手围攻之下都能灵魂脱身,虽然这种脱身极为惨烈。对方足够狡猾狠戾,十几个大满境高手之中居然藏着几个小天境的强者,突然偷袭了他,不然的话他安然撤离应该不难。
     
    幻世长居是个偏僻的地方,这里的恶是低级的人是低级的。那些真正的强者不屑于来这种地方,所以安争决定留在这。既然留在这,就要忍着自己的厌恶。首先要更多的了解这个地方,然后试着把这个地方所有的恶心都清理干净。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重生,他可能永远都不会踏足这样低级的地方。
     
    “安......安争?”
     
    就在安争想到这些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有人试探着叫了他一声。安争回头,发现叫自己的是杜瘦瘦。对于这个大孩子,安争还是很感激的。如果不是有杜瘦瘦的照顾,可能安争都活不到这么大。一个孤儿,在幻世长居这种地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生存下来。
     
    所以安争笑了笑,走过去搂着杜瘦瘦的肩膀:“走!”
     
    杜瘦瘦的肩膀显然颤抖了一下,因为他觉得安争今天的举动很怪异。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安争,虽然看起来安争的模样没有任何改变,但是眼神却完全不一样了。曾经的安争眼神是畏缩的是闪烁的,永远不敢和人对视。可是现在的安争,眼神是透彻的自信的。那种自信,就好像曾经把整个天下踩在脚下一样。
     
    可是杜瘦瘦虽然怀疑安争变了,却永远也想不到他的好朋友其实真的已经去世了。现在这具躯体里的灵魂,曾经真的把整个天下踩在脚下过。
     
    “咱们......去哪儿?”
     
    杜瘦瘦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安争抛了抛手里的银子:“去吃肉啊。”
     
    “可是你说要去治伤的。”
     
    “吃肉就是治伤!”
     
    “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的多了,对了,从今天开始我罩着你啊。”
     
    “可是,可是以前都是我罩着你的啊。”
     
    “怎么,你觉得不乐意?”
     
    “也不是......好吧,以后我都听你的!”
     
    “这就对了,问你一件事,哪儿的肉好吃?”
     
    “我只吃过自己家做的肉......还是大哥每次回来才能吃一次,你呢?安争你知道哪儿的肉好吃吗?”
     
    “我当然......我特么的好像还没吃过肉。”
     
    两个人勾搭着肩膀渐行渐远,杜瘦瘦不会知道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在这一天将会转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