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新书《苏城灵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苏城灵域小说简介:原来是韩公子和苏姑娘,真是有缘,许久不见,二位可安好?”梦伊见到纪轩和慕雪有些高兴,于是他们三人就一同观看比赛,一起聊起了这几天在姑苏城

      苏城灵域小说简介:原来是韩公子和苏姑娘,真是有缘,许久不见,二位可安好?”梦伊见到纪轩和慕雪有些高兴,于是他们三人就一同观看比赛,一起聊起了这几天在姑苏城内的所见所闻,聊得甚是愉快。

     
    “既然再见到二位,此次可否到小女子府上一趟?这次可别推却呀。”梦伊说道。
     

    第五章 幻影刺客
    李原被杀一事传开之后,官府加大管治力度,并且请求各大门派加以协助,定要将凶手绳之于法,各大门派对于暗杀这种不光彩行为大为谴责,特别是先前被杀的三者所属的门派更是义愤填膺,愿意协助官府捉拿凶手,各大武艺和灵技高强的人都开始对人来人往的姑苏城警惕起来,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三次作案无人见过凶手的样貌,凶手可能就在大街上看着人们惊恐的表情,或者在暗地里谋划着下一桩暗杀。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dahaiwenxue】或公众号【大海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大海文学】,谨防假冒。

    看到众人都在议论在李原的死,纪轩想起了昨晚看到的影子,纪轩对这个杀人于无形之后的凶手产生了兴趣来,但是想到自己剑术不高明,即使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身手变得很灵活,恐怕也是碰不到凶手的一根汗毛,因此自己还是不要涉足这件事,江湖恩怨之事可是万分复杂,还是当个路人比较好。
     
    武道大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现在已经诞生出十六强选手,接下来的比武将会是万分的精彩,纪轩与慕雪闲着没事总会去观看比赛,今天他们碰到了一位熟悉的人,沈梦伊。
     
    梦伊依然是有着大家闺秀的气质,举止清雅不失礼节,完全无法让人相信这位看似纤弱的大小姐竟然会施用强大的灵术。
     
    “沈姑娘,你也来观看比赛啊?”慕雪看到梦伊后很兴奋。
     
    “原来是韩公子和苏姑娘,真是有缘,许久不见,二位可安好?”梦伊见到纪轩和慕雪有些高兴,于是他们三人就一同观看比赛,一起聊起了这几天在姑苏城内的所见所闻,聊得甚是愉快。
     
    “既然再见到二位,此次可否到小女子府上一趟?这次可别推却呀。”梦伊说道。
     
    纪轩与慕雪想着看完比赛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便答应。今日比武赛事结束后,纪轩和慕雪跟随梦伊来到了沈府,大户人家的庭院简直不逊色于如今苏州的各个园林,建筑有着经典的古色风格,环境优美,文化韵味十足,纪轩和慕雪沉迷于沈府大宅无法自拔。
     
    梦伊为纪轩和慕雪备好了茶,让家父和兄长来见见来客。
     
    梦伊的父亲,沈隆天,现是姑苏城内一名职权很大的官员,在城内享有很高的威望,看上去成熟稳重,很有气场,灵力和武艺高深,当年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
     
    梦伊的兄长,沈司皓,是一位举人,一表人才,如今也享有很高的官职,喜欢吟诗作对,很有诗人的气质,也练得一手好枪,是一位文武双全的人物。
     
    大家都作了自我介绍,沈隆天听梦伊讲起与强盗一战中纪轩与慕雪的神勇表现后就对此二人很感兴趣,特别是纪轩,冷静的思考,精快的动作,真是想亲眼见识一下他的能耐。
     
    他们聊起了城中之事,这沈家三口为纪轩与慕雪科普了很多姑苏的文化与风俗。聊着聊着,纪轩谈起了李原被杀之事,谈起这个话题,沈隆天脸色暗了下来,身为父母官,任由凶手为非作歹而自己却无法将其做拿归案,甚是忏愧。
     
    “如今已有三位神速高手遭遇了毒手,而且至今无人见过凶手的身影,这场风波恐怕是难以平息。”沈隆天叹息道。
     
    “我昨晚在李原毙命不久前见到一个黑影,虽然是一瞬间,但我可以看出这个人背上背着两把剑,我想他应该能够灵活地使用双剑,可不知此人跟凶手有何关联。”
     
    纪轩将昨晚见到的黑影给沈隆天讲了一番,沈隆天觉得这个黑影十分可疑,同时心里也佩服纪轩敏锐的洞察力。
     
    “不知两位可否协助我们捉拿凶手?事成必有重赏。”沈隆天说。
     
    纪轩和慕雪感到很吃惊,两人初来乍到,竟要去捉拿杀人于无形的凶手,两人一再退却,沈隆天也是无奈,就不再请求。很快已是晚上,沈司皓与沈隆天因有事务而告退,慕雪与梦伊要去逛夜市,纪轩倒是没有跟同前去,选择个儿去消磨时间。
     
    虽说夜间的姑苏城很热闹,但也存在很多阴暗无光的深巷和角落,那些地方总会让人感到有一股寒凉的感觉,望而却步。
     
    纪轩走着走着却不知自己走到什么地方了,只知道那个地方不见有来往的人,而且很阴暗,没有多少光线,隐隐约约中纪轩看到一个似曾见到的背影,此人背着两把剑,走进了深巷中。
     
    纪轩想起来了,这个背影跟上次见到的黑影很相似,虽然说纪轩曾经暗示自己不要涉足这件事,但还是忍不住往那个深巷的方向走。突然之间他听到了有两人在对话。
     
    “放心,我没有将此事告知他人,我是独自而来,我倒是要看看能够击杀三位神速高手的刺客有何能耐,我将用我的利刃终结你的恶行。”
     
    “不愧是有‘快刀’之称的关大侠,我很敬佩你能遵守承诺,但你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
     
    “快刀”关冲,隶属龙门派,武道大会中十六强选手,以出刀不见其影而闻名,此人怎么会出现这个地方,还有,另一个人难道就是之前的那位凶手吗?纪轩在想。光线阴暗,而且那人蒙着脸,无法看清其模样。
     
    蒙面人只拔出了一把剑,关冲拔刀,主动上前发起刃击,速度之快像是可以将空气砍碎,看似砍到了蒙面人,但却是一道残影,很快蒙面人出现在了关冲的后方,关冲很快意识到,反身回头使出他的快刀流,瞬间挥出十几刀,刀挥动带起的风都能够将人砍碎,然而也只是一个幻影,接着出现了好多个蒙面人,关冲继续用快刀流将所有的蒙面一瞬间砍灭,然而都只是蒙面人的幻影。
     
    许久没有看到蒙面人,也没有幻影出现。其实纪轩在细心地听着声音的变化,蒙面人其实在快速的移动,他每移动过的地方都会发出微妙变化的声音,有时候声音变大,有时候变小,声音突然变重的地方就是幻影出现的地方,也就是说蒙面人突然放慢了速度,又急速运动起来,加上光线阴暗,让关冲在视觉上出现了短暂的幻觉。
     
    关冲站在原地,不知蒙面人将从何方向出现,纪轩听到有规律的声音,蒙面人还在周边运动,突然之间声音加重,纪轩意识到蒙面人将要突然发起攻击。在关冲的头顶俯冲而下,而关冲却未知危险的到来,纪轩未想太多,立马拔出剑急速为关冲挡住了那剑,纪轩的剑断裂,幸好纪轩反应快,在剑断之时躲了一下,没被砍到脑袋,但是手臂被砍伤。
    6eb54b7b74942ef8!400x400_big.jpg
    关冲立刻反应过来,快速回一刀,蒙面人那一剑被纪轩挡了后,动作迟疑了一下,来不及回避,胸前受了关冲一刀,蒙面人用手压住胸口,见势不妙,一跃跳出了深巷,慌忙而逃。关冲欲去追蒙面人,但见纪轩受了重伤,便没有去追,而是看看纪轩伤势。
     
    “少侠,很感谢你为我挡了那个人的一刀,但你这样做过于危险了,你的剑都断裂了。自己也差点丧命。”关冲为纪轩处理伤口,“不过你是怎么知道他就在我的上方,以你刚刚挡剑的情况来看,你丝毫没有用到灵技,还是说这就是你的实力,而此人速度之快让我惊叹,快到让我出现了幻觉,而你却能看破他,我感到很奇怪,在下关冲,你叫何名?你今日之恩关某它日必定会相报。”
     
    “我叫韩纪轩,虽然我身手灵活,行动迅速,能看清对方的动作,但你也看到了,我并不会用你们所谓的灵技和灵术,就连一剑都挡不了。”纪轩伤口作痛,表情痛苦,“我只是一个路人,但我不想看着你白白被杀死。”
     
    “你的手臂伤得太重了,我扶着你去看大夫,忍耐一下。”关冲扶着纪轩。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跟他决斗?”纪轩问道。
     
    “一日,我收到一封神秘的信件,信上所言他就是暗杀李原的神秘人,约我晚上这次与我一战,绝不可带其他人,否则他会找我的其他同门弟兄麻烦,李原与我情同手足,我绝不可让他枉死,定要让这个神秘人血债血还。”关冲答道。
     
    “难道你就不怕有诈吗?”
     
    “大丈夫应当无畏,况且我不可让其他弟兄也遭他毒手。”
     
    关冲扶着纪轩大街上遇到了游夜市的梦伊和慕雪。
     
    “纪轩,发生什么事了,你手臂怎么伤那么重?”
     
    “没事,就摔伤而已。”纪轩觉得还是不要让慕雪卷入这件事中。
     
    “摔伤不可能伤得这么重的!”慕雪不相信。
     
    “没事!都说摔伤了!”纪轩脾气突然暴躁了起来。
     
    “还不是关心你么!干嘛这么凶啊!”慕雪觉得有些委屈。
     
    “抱歉。”纪轩低声道。
     
    “韩公子,我看你伤势严重,我府上有医术高明的医师,不如过来医治。”梦伊看了看纪轩的伤势后说。
     
    “那就有劳沈姑娘了。”纪轩答谢。
     
    第六章 高人前辈
    纪轩到沈家府上接受治疗,医师观察了纪轩的伤势说道:“伤得很重,骨头都将要碎裂,你们出去一下,我现在要对他进行治疗。”
     
    众人走出房间,慕雪跟梦伊在门口来回走动,甚是不安。沈隆天见到关冲到府上来,也是惊讶,便跟关冲到了客厅上交谈起来。
     
    关冲将今晚打斗之事如实告知沈隆天,沈隆天摸抚长须,若有所思,道:“果然韩纪轩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上次他便言见到凶手的黑影,看似是能同时使用双剑之人,今晚之事果然应证,只是纪轩经不住凶手的剑技,凶人此次被纪轩阻碍,阴谋未可得逞,想必不会就此罢休,关大侠定要多加警惕,我们也会多加留意纪轩,他也许会成为凶手的目标。”
     
    关冲道:“有劳沈大人好好照顾一下纪轩,关某就次告辞了,他日再来探望纪轩。”
     
    关冲离开沈府,医师走出房间说纪轩修养几天便可痊愈,只是不可让受伤的手臂进行剧烈的运动,现在已是二更了,纪轩慕雪便在沈府留宿了一晚。
     
    关冲回到他住宿的地方,准备就寝,突然从窗户飞进一把小刀,关冲避开,小刀插在了墙上,还附带着一张小纸条,纸条上有言:关冲,你不守约定,带人前来伏击我,既然你不仁便别怪我不义,你的同门兄弟有可能会有危险,建议多加留意他们,至于那个突然跑出来的小子,我知道他没那么容易就死去,他的人头我定会夺走,你关冲还是别担心他人,自己先想好自己再说,他日必要取你性命。
     
    看完纸条后,关冲怒火难遏,“太过猖狂了,我关某咽不下这口气!”立马拿起他的刀刃走出房间,却看不见有任何人影,神秘人可能就隐藏在阴暗的深处,观看着关冲的一举一动。
     
    待关冲冷静下来,却变得忧心起来,自己很自责,想不到此事会把同门兄弟卷入危险之中,还有就是千钧一发之际出手相救的韩兄弟,他如今手臂还有伤,万一凶手乘虚而入,那么就会很危险了。
     
    不过关冲再细思一番,凶手中了他一刀,想必如今行动定会不方便,他猜测凶手近期都不会出手,不过他还是要将小纸条的内容告知纪轩,好让他有个防备之心。
     
    次日,关冲便到沈府探病,并将昨晚的纸条内容如实告知纪轩。关冲向纪轩表达歉意,其实纪轩在挡了那剑之后就已经预知到今后他会有危险,他现在担心慕雪,毕竟慕雪跟他往来最多,很有可能也会被凶手盯上。
     
    此时慕雪走了进来,关冲便说:“关某有事先行告退,你们二人好好聊。”关冲离开,慕雪问纪轩:“你们在谈些什么呀?还有,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弄伤手臂的呢?”
     
    纪轩回:“没事,别管那么多了,今天天气那么好,你跟沈姑娘出去逛逛吧。”
     
    慕雪有些郁闷,“你韩纪轩从昨晚起就很奇怪,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纪轩回:“没有就是没有,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太吵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人修养一下。”
     
    慕雪感到很委屈,发起脾气来,“我还不稀罕要知道你的事呢,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你就别稀罕好了。”纪轩冷冷地说。
     
    慕雪简直被伤透了,立马跑出了纪轩房间,泪水唰唰地流下,没有回头。
     
    梦伊正打算去探望一下纪轩,见到慕雪哭着跑走了,敏感的梦伊猜到一定是因为纪轩,梦伊带了点粥药走进了纪轩房间,问声好,“韩公子如今伤情如何了?”
     
    “现在好多了,没那么疼痛了,感谢沈姑娘。”纪轩答谢。
     
    “我见慕雪姑娘跑了出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梦伊问道。
     
    “没什么事,她闹个脾气而已,待会就好了。”纪轩眼睛转向右边,不敢直视梦伊。
     
    “韩公子,你昨天对待慕雪姑娘的态度就大不如前,我觉得你定有何苦衷吧。但大多女孩子内心脆弱,你这样可能会伤到她的心。”梦伊道。
     
    纪轩觉得这件事终究会瞒不过梦伊,纪轩突然把眼光转向了梦伊,表情严肃,梦伊突然间被纪轩一直看着,有些害羞,低下了头,不知所措。
     
    “沈姑娘,我有一事相求,但希望你别告诉慕雪。”纪轩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梦伊,纪轩见识过梦伊的灵术,他恳求梦伊保护好慕雪,梦伊答应纪轩的请求,梦伊担心纪轩当今的状况,问道:“韩公子,你有何打算,不如我将此事告诉爹,让他派人暗中保护你。”
     
    纪轩觉得这过于劳师动众,推却梦伊的好意。
     
    “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定会有对付他的办法的。”纪轩嘴上说得自信,内心却是很害怕。
     
    “那你先在这儿修养吧,慕雪姑娘我们会招待好的了。”梦伊离开,留下纪轩一人在房间内,纪轩处以一阵迷茫之中。
     
    如关冲所料,这几天风平浪静,武道大会也进行得火热,关冲在大赛中用“快刀流”击垮对手,杀进了八强,名震一时,而纪轩的病情已经好了许多。
     
    慕雪跟纪轩身处同一屋檐下,两人关系很僵,每日见面都未免有些尴尬。虽说慕雪嘴里说不理会纪轩,但口是心非的她还是希望找机会让两人破冰,恢复原来的样子。
     
    一日,慕雪在走道上碰见了纪轩,纪轩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让慕雪感受到未曾有过距离感。而慕雪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唉,过了这么长时间,我想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吧。”
     
    “是的。”
     
    纪轩冷冷的回答像是在敷衍慕雪,也是在推却她的好意。他从慕雪身边走过,没有更多的言语,就连眼中的余光都没有放在慕雪身上。
     
    纪轩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轻轻地拉扯住。
     
    “放手。”
     
    慕雪毫无所动。
     
    “我说放手,你没有听到吗?”纪轩有些不耐烦,他回头转向慕雪,却见慕雪沉重地低下了头,秀发挡住了她的脸,不时有滴滴水珠滴落在她的脚边。
     
    “我害怕孤独,害怕遭人漠视。我知道错了,我不闹小情绪了,我不再任性去乱花钱了。求求你别再冷视我好吗?你是我在这个世界里最为亲近的人了,就连你也这样对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慕雪的言语中带着啜泣声,而纪轩内心也被刺痛着,他万分自责,他觉得自己是个差劲的男人,让慕雪哭泣,自己却只能继续充当这个坏人。
     
    慕雪,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我这个只会连累你的人。我宁愿你现在仇视我,也不希望你被卷入麻烦的事中。
     
    看到慕雪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愿,纪轩使劲地撕开她拉扯的那部分,随后离开,没有回头再看一眼,因为多看一眼他的心会更痛。
     
    “韩纪轩!”
     
    慕雪伤痛地叫喊没有换得纪轩的回眸,此刻的她只有泪水相伴,他们之间愉快的时光伴随着滴滴泪水逐渐消失,一去不返。
     
    今日天气大好,压抑的纪轩想着出去走走,可料想自己处境还是不妙,于是稍作一番乔装,再戴个假胡须。
     
    “我觉得还行吧。”纪轩借助清水观看自己的模样后倍感满意,但他似乎轻视高估了自己的乔装能力了。
     
    纪轩行走在大街上,此时有两个人看见了纪轩,拿出画像看了看,其中一人说道:“大哥,你看看,那个人像不像上次杀死我们的灵师的人。”
     
    另一人回:“时隔已久,虽然他现在长满了胡子,但从眼神看来没有错了,走,我们先跟紧他,然后找机会干掉他,再找老大领赏去。”
     
    于是这两人尾随纪轩其后,等待时机干掉纪轩,纪轩还没有发现被尾随,刚好张继从远处看到纪轩,纪轩脸上长满了胡子,张继想要上去确认一下,却意外发现其后有两人鬼鬼祟祟的,张继不放心,跟着他们走。等到纪轩走到一条没什么人的小道,那两人拿出武器,想到从后面袭击纪轩。
     
    此时张继剑出鞘,一剑化为九道剑光插在了两人周围将其围住,那两人吓尿了,“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纪轩回头一看,真是吓了一跳,但见远处站着个张继,好像明白怎么回事。
     
    “黄毛小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袭击他人,还不速速离开,还有下次定将两人人头落地。”
     
    那两人被吓得慌忙逃跑,纪轩见是张继很是欣喜,并说:“原来是张兄啊!还好有你在,不然真中了这两小贼的毒手了,话说张兄不但能文还能武,这招灵技还真是潇洒呢。”
     
    张继九剑光归一,剑刃入鞘。
     
    “听你的语气,我想你应该就是韩兄了,几日不见为何满脸胡须了呢?”
     
    “这些都是假的呢。”纪轩将假须摘下,“张兄现在可有时间和我一同喝两杯酒吗?”
     
    “韩兄有心了,张某见两小贼尾随韩兄其后,觉得他们要袭击你,现在看他们鼠头鼠脑的,稍微吓吓他们就慌忙而逃,也不足为患。鄙人现在有事要忙,不方便,喝酒之事他日必将奉陪到底。”张继说完便与纪轩惜别。
     
    纪轩又是独自一人,找个酒馆消磨一下时间,坐下之后,只听到旁边有位长须老人在自言道:“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知我大唐王朝今后未来如何。”
     
    对历史有点了解的纪轩随口而出:“唐朝不久会出现安史之乱,唐朝就会动荡不已,到了公元907年,唐朝会被割分五代十国。”
     
    老人有些惊讶,再问:“不知当今的制度在今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纪轩回:“国外有一种肤色白色的人,再过几个朝代,这些人种就会入侵我华夏大地,内忧外乱,这种封建制度会阻碍中国的发展,后来被国人起义推翻,名为‘辛亥革命’。”
     
    老人手摸长须,一声长笑,说:“少侠让老夫长见识了。”
     
    纪轩又说:“我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信吗?”
     
    老人笑着说:“老夫相信,不知可否愿意跟老夫讲讲你所在世界的事情。”
     
    纪轩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可做,报了姓名,和老人扯了起来,纪轩讲起了网络世界、汽车、体育竞技等等。老人听得津津有味,一直抚摸长须,对天长笑,“少侠真是博学多才啊,老夫受益匪浅。”纪轩也不知道老人是否听懂,不过他自己倒是讲得很有兴致,
     
    “既然少侠给我讲了那么新奇的事,老夫也为少侠指点一下迷津吧,少侠最近有过血光之灾,而且之后也会面临一次灾难,而且很有可能伤及你的友人,老夫见少侠想必是身手敏捷,洞察力强,但苦于自身灵力不足,面对强敌却无计可施,老夫说得可对?”
     
    纪轩一听,还真是,难道老人是世外高人?纪轩对老人说的话一直点头称是,并说:“敢问前辈,晚辈该如何应对灾难?”
     
    老人提起了酒壶说:“明日天一亮到西边的湖亭上等我。”然后老人长笑而离开。纪轩怀疑可能有诈,但他最后还是决定去一趟。
     
    次日天一亮纪轩就到湖亭,见老人在安静地钓鱼,想要过去打声招呼,突然急速飞来两把小刀,纪轩反应快躲掉了,纪轩转头一看,眼前的是曾经的那个可怕的身影,难道纪轩被老人出卖了吗?
     
    此刻的他虽然害怕,但他无路可退,他坚定地拔出了刚换的剑……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dahaiwenxue】或公众号【大海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大海文学】,谨防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