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豪门《非关风月又关卿》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非关风月又关卿小说简介:了一会儿,又忽然勾了勾唇角,明眸中浮起一丝狡黠笑意。 “小姐在笑什么呢?莫不是今日被惊吓的傻了?”萍儿正在为她擦背,忽然听到她

      非关风月又关卿小说简介:了一会儿,又忽然勾了勾唇角,明眸中浮起一丝狡黠笑意。

     
    “小姐在笑什么呢?莫不是今日被惊吓的傻了?”萍儿正在为她擦背,忽然听到她轻笑出声

    第七章 休要胡言
    自回来之后,季夫人就拉着季长清的手,接二连三的问问题。季长清自己都没怎么搭上话,萍儿自然更是被忽略到了九霄云外。这会儿听季夫人疑虑难消,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连忙帮着季长清安抚季夫人:“夫人放心,小姐的确是被人所救,未曾受到伤害。”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dahaiwenxue】或公众号【大海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大海文学】,谨防假冒。

    季夫人听了萍儿的话,眼中的怀疑减了不少,季长清连忙接口道:“娘,您别担心,我没事。我们先回屋再说吧。”季长清一身风尘仆仆,季夫人这才想起她才刚刚回来,今天还受了惊吓,而她竟然拉着女儿在门口站了半天,连忙说:“对对,我们先回屋,回屋再说。”
     
    季长清扶着季夫人往回走,走了几步,季夫人忽然又停下脚步,转身说:“对了,我竟忘了,你爹爹还在外面寻你,既然你回来了,赶紧派人告诉他,叫他不要找了。”季长清点头应是,一面命人去寻季庄主,一面陪季夫人进屋。
     
    “清儿,你刚回来,先去沐浴吧,沐浴之后来饭厅吃饭,你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了。”季夫人拉着季长清的手叮嘱。季长清的确十分疲惫,便乖顺的应下,领着季夫人给她分配的浩浩荡荡护卫队,赶去沐浴更衣。
     
    季长清躺在盛满热水的木桶中,温热的水流沁润肌肤,消解了白天的疲惫。上午被劫,下午跟踪,现在她有些昏昏欲睡,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她知道,一会儿季庄主回来必然有话要问她,所以,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想到白日里李光宇的所作所为,季长清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之前她受到惊吓,尚未来得及好好思考,现在仔细回想才发觉,当时的李光宇根本就不是那黑衣大汉的对手,很明显,黑衣大汉在让着他。结合李光宇一直以来的目的,不难猜出,他是想施一场英雄救美的计谋,好让她对他印象改观。不过计谋拙劣,又恰好遇上了别人捣乱,所以才演变成了英雄变狗熊的闹剧。
     
    想到此处,季长清好气又好笑。李光宇此人,真本事没有,歪门邪道用起来倒是顺手的很,父亲一直说他只是缺乏磨练,但季长清却不以为然。他那样的人,恐怕再磨练多少年,也是天生懦性难改吧。不过来两人从小到大在一起玩,也算青梅竹马,李光宇平时对她这个表妹也确实不错,她若说出李光宇今日的把戏,舅父知道了,估计要将他打个半死,那是季长清不愿看到的结果。
     
    不能告诉父亲和舅父,但又不想继续被李光宇纠缠,季长清纤眉微微皱起。
     
    想了一会儿,又忽然勾了勾唇角,明眸中浮起一丝狡黠笑意。
     
    “小姐在笑什么呢?莫不是今日被惊吓的傻了?”萍儿正在为她擦背,忽然听到她轻笑出声,便笑着问她。季长清用手轻轻撩起一捧水,浇在脸上,晶莹的水珠从她细腻如玉的脸庞滑落,经过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之后无声无息的滴入水中,荡起醉人的涟漪。
     
    “你这丫头,近来真是越发胆大了,连我都敢嘲笑了?”季长清心情稍好,却佯装嗔怒道。
     
    这话初听似是威胁,但季长清的语气却丝毫没有责怪之意,萍儿也不怕她,继续大着胆子说:“说今天的事,小姐一会儿怎么回禀老爷,单凭今日表少爷的表现,小姐可以直接拒绝他了吧,何况,”她故意顿了一顿,从身后微微倾身过来,侧头看着季长清红润的脸,暧昧笑道:“小姐今日已经遇到心仪之人,何不将表少爷就此打发了?”
     
    萍儿话音一落,季长清脸色更红,她知道萍儿指的是那个白衣人。只是,她不过是对那人有些欣赏罢了,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她绝不承认自己有什么别的想头。而且,那人已经干脆拒绝了她的结交之意,再谈心仪,岂不是讽刺?季长清当即羞得面红耳赤,异样的情绪冲上脑门,莫名羞恼道:“你这丫头,休要胡言乱语,若在胡说,当心我,我将你赶走。”
     
    萍儿吓了一跳,见季长清似是真的恼了,连忙赔礼,“小姐莫恼,我不再乱说就是了。”她顿了顿,见季长清脸色缓和,又问道:“一会儿老爷问起来,小姐可要怎么回话?”季长清愣住,白衣如雪,公子如玉,那张俊逸脸庞忽然在脑中闪过。萍儿不提,她自己倒又想起来了。季长清连忙摇头,赶走脑中画面,镇定道:“此时你不用担心,事我已有主张。”
    6fb2acd9196b9301!400x400_big.jpg
    沐浴完毕,去饭厅的时候,季延已经回来了,此刻端坐在主位上,季夫人坐在他旁边。季长清走到门口,目光一扫,见季夫人的弟弟,也就是她的亲舅舅李耀也在,李光宇此刻坐在李耀旁边,一副垂头耷脑的样子。
     
    季长清走进门来,先见过季庄主夫妇:“爹,娘。”
     
    季夫人温和的说:“清儿来了。”
     
    季庄主年约五十左右,面容刚毅,轮廓分明。作为季剑山庄的主人,他素来沉稳老成持重,但见季长清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也不免缓和了语气,指了指旁边的李耀说:“过来见过你舅舅吧。”
     
    “是,”季长清转头对李耀行礼,轻声说:“清儿见过舅舅。”
     
    “清儿不用多礼,快坐吧,你没事就好,今日你若有什么闪失,舅舅真是无地自容。都怪这个逆子,连你都护不好,”他狠狠瞪了一眼旁边的李光宇,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连清儿的安全都护不好,还指望你能有什么大出息?”
     
    李光宇抬头快速看了季长清一眼,似乎惊讶她真的没事,随即低声狡辩道:“后来那个采花贼很厉害嘛,我打不过,但是之前的那些人我已经收拾了啊,不信你问表妹。”
     
    “你还敢狡辩!”李耀一巴掌拍在李光宇脑袋上,“啪”的一声大响,季长清听着都疼。她素来心软,虽知道李光宇底细,却不免为他说话:“舅舅也不要责怪表哥了,他也不是故意逃跑,那采花贼武功的确不凡,表哥,难以匹敌。”
    设为关注章节
    第八章 我知道了
    季夫人见自己弟弟发火,连忙圆场道:“好了,好了。好在清儿没事,你也不要太责怪宇儿了。清儿,快到娘身边来坐。”
     
    季长清走到及夫人身边落座,季庄主咳了一声,问道:“清儿,我听你娘说,后来你被人救了,可知道救你的人是谁?”
     
    季长清想起白日里自己厚颜跟着人家一路,却被无情拒绝的窘事,不敢当着长辈的面提起。斜眼看了看旁边的萍儿,见她这会儿倒是机灵,眼观鼻,鼻观心的低着头不说话,放心不少。又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不免有些紧张。
     
    “清儿不用怕。”季夫人拍拍她肩膀,以为自家女儿是被吓到了,连忙安抚。
     
    季长清低声道:“女儿并不认识此人,应该是一个过路的客人。”
     
    季庄主道:“你有没有感谢人家?”
     
    “女儿当然感谢他了,只是,他不肯领情,罢了。”季长清初始接的痛快,只是,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落下来。
     
    季庄主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会儿,还为说话,旁边的李耀忽然说:“冀州向来安平,怎么会忽然出现采花贼,”他目光转向季长清,问道:“清儿,你可看清那采花贼的容貌了?”
     
    季长清摇了摇头:“不曾看到,他带着面具。”
     
    李光宇插嘴道:“爹,那采花贼妖的很,武功又厉害,既然来了这里,那冀州城以后岂不是不得安宁?”
     
    季庄主沉吟了一下,说道:“若贸然报官,只怕打草惊蛇,”他又看向季长清,不容置疑道:“以后,你还是少出去吧,多和你表哥在家带着吧。”
     
    又来,季长清就不明白,为什么季庄主一定要把她推给李光宇,她明明就不喜欢他,虽然季庄主没有逼她,但这样也让她受不了。只是,还未等即澄清反驳,季庄主似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干脆利落道:“好了,吃饭吧。”
     
    季长清要说的话被季庄主接住,她看了看面有得色的李光宇,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李耀,,心中暗自不快,却也只能忍住。季家虽是江湖之家,但依旧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良好美德。此刻饭桌上一片安静,只有李光宇悄悄抬头看季长清,季长清只顾闷头吃饭,装作看不见他的小动作。
     
    吃过饭,季延和李耀到书房商议事情,季长清陪季夫人说了会儿话,便回到自己的闺房。萍儿正在铺床,忽听外面小丫头在门前禀道:“小姐,表少爷说他有话要同你说,请您到前厅一叙。”萍儿想到今日李光宇撒腿就跑的行为,便气不打一处来,不待季长清答话,愤愤道:“小姐不想见他,你让他走吧。”
     
    “等等。”季长清连忙制止,转头对外面的小丫头说:“你告诉表少爷在前厅稍候,我随后便到。”
     
    小丫头应下,前去回话了。
     
    萍儿十分不解,站在床边对季长清问说:“小姐,表少爷今天那样轻易的抛下你,你刚才为什么还要帮他说好话?还同意这么晚去见他?”
     
    季长清站起身,对萍儿眨了眨眼,神秘道:“萍儿,想不想跟我到前厅去看表少爷吃瘪?”
     
    “吃瘪?”萍儿一愣,季长清已经当先朝门口走去,“走,我们去会会表少爷。”
     
    李光宇正坐在桌边心不在焉的喝茶,此刻他心十分中忐忑。白日里原本来计划的好好的,没想到计划不如变化快,他的英雄梦不仅破灭了,还给季长清留了那么一个临阵脱逃的坏印象。不过,季长清晚上在饭桌上帮他说话,这又让他心中升起些死灰复燃的希望,也许,季长清对他也不是完全无情。
     
    季长清进门的时候板着脸,面上一丝笑容也无。她一言不发的走到桌边坐下,先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茶盖轻轻叩击在茶碗上的声音让李光宇不自觉的绷紧了身子,他从未见过季长清如此严肃的模样。“表妹,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李光宇低声问道。
     
    季长清淡笑一声,如无其事的说:“表哥认为,我应该生气吗?”
     
    “表妹,”李光宇的手往前一伸,试图抓住季长清的手,不过季长清眼疾手快,及时缩了回去。他讪讪的收回手,争辩道:“你也知道,那采花贼实在厉害的紧,我若不及时回来报信,恐怕你更难得救了。”他绝口不提自己那时的软弱,只一味推脱责任。
     
    季长清没说话,气氛一时沉默。
     
    萍儿暗地里咬牙,这个表少爷,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强词夺理。李光宇见季长清不说话,以为她将他的说词听进去了,又再接再厉道:“表妹,如果真有一战之力,我怎么会跑呢,你想想,之前遇到的那些黑衣人,我不是拼死搏斗,最终将你救下了吗?”
     
    “叮”的一声,季长清将手中茶盖稳稳扣在茶杯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光宇,朱唇轻启道:“表哥,说起之前那些黑衣人,还要多谢表哥英勇相救。”李光宇愣了一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听季长清这样说,还是十分欣喜,连忙说:“那是,所以,表妹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想保护你的。”
     
    “表哥,”季长清打断他,淡淡道:“之前那些黑衣人是怎么回事,想必你比我清楚,我今晚之所以没有拆穿你,是念着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亲厚的旧情,我不希望舅舅责罚你。但你应该知道,我对你从来只有兄妹之情,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把心思浪费在我身上了。”
     
    李光宇面露吃惊之色,好半天才试探着问:“表妹?你,难道,你都知道了?”
     
    季长清点头,肯定道:“我知道了。”
     
    萍儿不懂他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一时间也有些愣愣的。她刚刚还想着,表少爷虽然那时候跑得快,但之前的表现还算可以,这会儿怎么听自家小姐的话,似乎,其中另有隐情?
     
    李光宇再也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恼怒,一时间脖子都红了。他觉得,季长清私下和他说起这件事,竟然比当着长辈的面说更让他无地自容。他刚才一直在利用之前那些黑衣人来表现自己的英勇,却原来季长清早就知道了。知道了,却又不说破,是在等着看他的笑话?看着他像个小丑似的独自表演,很好玩吗?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公众号【dahaiwenxue】或公众号【大海文学】点关注,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请认准公众号【大海文学】,谨防假冒。

     

     

    小说推荐《重生之我是大魔头》全文在线阅读
  • 新书佳作《苏城灵域》全集免费阅读
  • 最新小说《弃妻归来,总裁靠边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免费小说《男神老公萌萌哒》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