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飞阳小说全文阅读,猛虎下山在线阅读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武侠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完整版《猛虎下山》小说全文章节目录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一世人两兄弟,背井离乡举目无亲,活着真的是太难了。可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路还是要继续往前走,就

    完整版《猛虎下山》小说全文章节目录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一世人两兄弟,背井离乡举目无亲,活着真的是太难了。可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路还是要继续往前走,就算生活是一滩烂泥,也要捏出朵狗尾巴花来…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猛虎下山)全文免费阅读。

    =================================================
    《猛虎下山》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常言道:瑞雪兆丰年,明年的庄稼会怎么样此时的刘飞阳已经不太在意了,他这个人不能说有大理想,但也绝对不是小市民。从父母过世的那天开始,他一夜成熟,想法不多却知道保护好脚下的土地,把日子过好过得红火,不能让别人在背后指点自己。
     
    如今二孩一钳子下去,房子没了地也没了,今后的生活是个问题,如果想继续在人世间走一遭,就必须得谋个出路,按照他的想法,至少得活出个人样来。
     
    他身体再次被积雪覆盖。
     
    二孩坐在他旁边仍没止住哭泣,整个人已经萎靡,没有半点精气神,蜷缩成一团。
     
    “呼…”刘飞阳喘了口气。
     
    西北风已经把他嘴唇上仅剩的一点水分吹干,干裂进而出血,脸上也被冻成红紫色。
     
    “咔嚓…”他起身。
     
    最开始落到身上的白雪已经化掉把他衣服冻住,此时上面的薄冰被挤摔。

    “大老爷们儿,哭有个卵用,走,回家收拾东西,没房子桥洞也能睡,没地,靠一身力气也能吃饭,你看那麻雀冬天没吃的,也没见冬天雪地里饿死几只”刘飞阳缓过神,他知道生活还得继续。
     
    伸手薅住二孩衣领,瘦小的身躯被他硬生生给薅起来,又呵道。
     
    “还有,你爹妈给你伸了两条腿不是让你给人跪的,更不想让你矮半截,站直了!我就不信还能饿死…”
     
    “阳哥…”二孩缓缓抬起头,脸上还挂着眼泪,眨着无助的眼神。
     
    “憋回去,回家!”刘飞阳说着,一手薅着他往前走。
     
    天上的飘雪正在荡涤空气中的尘埃,地上的积雪正填满二人的脚印,身影越来越模糊,刚才的血迹也被覆盖…
     
    回到家时,那妇女已经站在炕头,指挥村里三五个壮汉往下搬东西。
     
    她嫁了人日子却没过好,家里的房子还是黄泥墙,现在有刘飞阳家的砖瓦房,一刻都挺不了。
     
    那几人见到刘飞阳回来一愣,毕竟是这里的主家,迟疑着没敢动手。
     
    妇女站在炕上掐着腰“飞阳,你也别怪婶着急,你知道我跟三虎子的关系,他平时还去我家蹭个饭,现在他没了,我坐在家里总觉得三虎子也在炕头,瘆得慌!大过年的婶也不是不近人情,你要想住,婶家借你住几天,出了正月你再想办法”
     
    “不用…”刘飞阳没敢多看。
     
    他也想哭,这里好说歹说也是老刘家的根,就在他手里这样葬送了,是个罪人,他有些自责。
     
    “炕上那个箱子你别动,我自己拿着,剩下的你看什么不顺眼扔掉就行!”刘飞阳说着,把鞋脱掉走上炕。
     
    炕很热,有些烫脚。
     
    妇女两步走过来,昂起下巴,神神秘秘的小声问道“这里还有啥贵重物品?”
     
    “无价之宝!”他把这个小箱子拎在手中,随即就要走下去。
     
    “切…你要说里面有点金首饰啥的我信,要说有无价之宝那就是糊弄鬼呢…”妇女又抱起肩膀,摇头晃脑的说道“老刘是啥人我还不知道,曾经还想跟我搞对象,可那时我就看透了,他就会闷闷的种地,一辈子也不会有大出息…”
     
    刘飞阳听见这话,站在原地,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没回头。
     
    “婶,死者为重人死为大,我爸不管有没有出息,都不该你说,就像我现在说三虎子总偷人小鸡摸人鸡蛋,你认为好听么!不管生前做过啥,死了都不能再提,以后我路过三虎子坟前,还可能鞠个躬,那是尊敬!”
     
    他掷地有声的撂下一句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哎哎…他说的是啥意思?”妇女见他离开,站炕上跳脚朝那些人问道“这小崽是不是欠揍,是不是认为我好欺负?”
     
    其实,这箱子里就是几张照片。
     
    是他父母的结婚照,再到他满月,一周岁直到十六岁,时间跨度长达十九年,颜色也从黑白变成彩色…
     
    再到两张二十寸黑白色头像。
     
    刘飞阳拎着箱子,徘徊在十字路口,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他有些踟蹰,不知今后该何去何从。
     
    “阳哥,咱们去哪?”二孩跟在身后,脸上的血已经被雪水冲干。
     
    去哪?
     
    等同于莎士比亚说的:生存还是灭亡,这是一个问题!
     
    他犹豫好久,从兜里把钱掏出来,六块三。
     
    没有回应,迈着坚定的步子向村口走去,这里有一家小商店,里面有黄纸,他用这六块三毛钱买了两沓黄纸,递给二孩一沓。
     
    “拿着,给咱爸咱妈烧了,烧完纸哥带你进城闯闯!”
     
    “哎…”二孩很听话,接过去,闷头跟着。
     
    两人再次沿着刚才抓鱼的路走回去,坟头在山坡上,按照农村的规矩:横死的人不能进祖坟,父母的坟也是孤零零的矗立在这里,没有墓碑,只是一个坟头。
     
    刘飞阳跪在坟前,用火柴把黄纸点着,然后递给二孩,他父母的坟还得往里面走。
     
    黄纸燃烧的气味很特殊,也很让人哀伤。
     
    他看着火苗,一张一张的往里面扔黄纸,眼圈渐渐红了。
     
    “爸,妈,儿子不孝,房子和地都弄没了…”他嘴唇颤颤巍巍,眼泪开始往下掉。
     
    “您从小就教育我,咱是农民,但种出来的粮食养活了几亿人,不比别人差啥,腰杆得挺直,说话得硬气!儿子把房子和地都弄没了,但儿子不后悔,您说过,咱们是农民,但有些事必须得做…”
     
    “嘎嘎…”山林中空旷无人,只有乌鸦在叫。
     
    “爸妈…儿子要走了,没脸继续在这呆,但您们放心,每当清明、忌日、七月十五还有过年我都会给你们烧纸,谢谢你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让我能在人世间走一遭…”
     
    说着,刘飞阳突然就崩溃了,长时间憋再他心里的话瞬间喷涌而出。
     
    “咱们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就剩我一个人了,爸,我说过等你老了,头发白了,你坐在板凳上我帮你染头,妈,我跟你说过,等儿子有孩子了,你帮着带,我怕教育不好,可怎么就没了呢…”
     
    他把额头贴在地上,嚎啕大哭。
     
    “儿子怕,儿子一个人在这世界上怕,我也是个孩子…爸妈,我想你们了!我想你包的饺子,我还想你们打我时用的柳树条…爸妈,儿子不开心,儿子过得不好,儿子想躺在炕头上等你们把饭菜端上来…”
     
    他声嘶力竭的喊着,抬起头,打开盒子。
     
    里面一张张照片浮现,第一张是父母结婚时的黑白照片,两人都很稚嫩,看起来比现在的他还年轻,他颤颤巍巍的拿着相片。
     
    看着父母在照片上一点点老去,那个青葱小伙儿不再青涩,那个芳华少女青春不在,渐渐的,照片上多了一个稚嫩的孩童,挂着天真无邪的笑脸,孩童渐渐长大,父母渐渐老去…
     
    与其说岁月催人老,还不如说孩子催人老…
     
    他看着照片掉着眼泪,往事一幕幕浮在眼前,父亲的皱眉,母亲的笑脸,可现在,那些早已离他远去。
     
    他又开始在这漫天风雪里,无碑孤坟前放声痛哭,满地打滚。
     
    把这几年来说有的心酸委屈通通发泄出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黄纸已经消失殆尽他抬起袖头擦了下眼泪,泪眼婆娑的说道“爸妈,如果有来生,儿子还做你们的孩子,求求你们别死的那么早,让我尽尽孝道…”
     
    他看见远方有人走过来,知道那是二孩烧过纸回来,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望着坟说道“爸妈,孩子走了,不为别的,咱是肩膀能扛事的爷们儿,就得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
     
    他说完,不再有任何留恋的转身,下山…
    =================================================
    《猛虎下山》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0005章 清香扑面而来
    现在的人们常常说生活目标,我要什么,我将来干什么,我得变成什么样的人,可在当时,两人身上只有二孩的不到一千块钱,想的就是极其相似又非常可悲的问题,我得怎么才能活下去,以后吃什么,住哪…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身后的连绵群山中传来让人惊悚的嚎叫声,像是狼又像是野狗。
     
    雪还没有要停的架势。
     
    放眼看去,身前一个个矮房子中都亮着灯,有些烟筒还在冒烟,明天是过年,今天就已经开始迎接喜悦。
     
    没再进入村子,从旁边的路上离开。
     
    路上有车辙,把厚厚的积雪压的很实,上面很光,快跑几步踩在上面能滑出去几米远,不过此时两人没有玩心,村子距离县城有三十多里路,寻常天气要走上两个小时左右,现在黑灯瞎火再加上大雪纷飞,速度大打折扣,得三个小时左右。
     
    刘飞阳拎着箱子,手已经被冻得红肿,唯有坚定的看着前方,迈着他独有的倔强步子,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他现在剩下的唯有活下去的欲望,和活出个人样的念头。
     
    去县里干什么他没想好,却知道瞎猫总能碰到死耗子,老天爷饿不死人。
     
    二孩落后半步,从山上下来他就没说过话,拉拢着脑袋,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空。
     
    这年头人都很朴实,路上遇到车都会搭一段,悲哀的是这年头都没有车。
     
    走着走着,二孩又开始掉眼泪,这三年来,刘飞阳说什么他干什么,非常听话,因为他能从前者身上感到安全感,此时四面冷风袭来,让他淡薄的身影有些飘摇,咬紧牙关,抬起袖头抿了下眼泪。
     
    “阳哥,刚才我听见我妈跟我说话了”
     
    “说啥了”刘飞阳没回头。
     
    “让我好好活着,不能哭,把眼泪都憋回去,我爷和我奶十七岁的时候都结婚了,我也得坚强!”
     
    “那你现在干啥呢…”

    “我没哭,就是脚冻得疼,脸也疼…”他说着,又抹了把眼泪。
     
    “跑,跑起来,跑出汗就不冷了…”刘飞阳咬咬牙,说着话,双腿已经快速捣鼓起来。
     
    二孩见状,噘着嘴跟在身后。
     
    农村出来的孩子,别的没有,就是有一把力气,两人步伐飞快,用尽全力在奔跑,脚下打滑摔倒,爬起来继续跑,再摔到,咬牙忍住疼痛继续跑。
     
    因为刘飞阳知道,只有动起来才不会冷。
     
    两人到达县城时还不到十一点钟。
     
    他们所在的县城叫中水县,也是全市有名的贫困县,地标性建筑就是一座四层高的商业城,里面卖衣服和鞋帽,全县只有两条主干道,街道两旁是门市房,有些人赚了钱盖起二层镶白色瓷砖小楼,算是扩大经营,大多数还都是瓦房。
     
    两人之前也进过城,对这里面一切算不上熟悉,至少不会走丢,哪里卖什么哪里能买什么都知道,刘飞阳停下脚步,把狗皮帽子摘下来,头上又开始冒热气,走到马路边坐下来,伸手掏出铁盒,把旱烟卷拿出来。
     
    他眼睛迷茫的看着这一排昏黄的路灯。
     
    “你信我么?”
     
    二孩听见这话一愣,扭头回道“那咋不信”
     
    “把钱给我,都给我…”刘飞阳裹了口烟。
     
    旱烟和卷烟不同,没有过滤嘴,烟油也不会被过滤掉,吐出的烟雾还能看到泛黄。
     
    二孩听完把腿伸直,随手把系在腰上的红绳解开,伸手向裤裆里掏去,这是种很古老的做法,那时候都没钱,馒头才两毛一个,四位数是笔巨款,他在裤衩上缝个口袋,把所有的家底都藏里面。
     
    他掏出皱皱巴巴,上面还带有气味的钱,没犹豫,递给刘飞阳。
     
    “咱哥俩以后得相依为命了”
     
    “以前不也不是么?”
     
    “不一样…”他摇摇头,把烟头扔到脚底下踩灭。
     
    以前好歹有个院子,种点土豆大白菜,再上山踩点蘑菇,冬天的蔬菜食物都能自给自足,夏天更不用说,单从现在开始,意味着他们除了喘气不需要顾虑之外,上厕所用的卫生纸都得算计着来。
     
    “走吧,咱俩先找个地方把今晚过去”他说着,站起来。
     
    两人穿的虽厚,可在寒风中用不上十分钟就能把军大衣打透,如果呆上一晚很可能被冻死,两人在路边找了一家电脑房,也就是后来的网吧,用的都是大脑袋显示器,游戏也都局限于局域网和单机。
     
    不过,这些两人都没玩过。
     
    花十二块钱开两台机器,也算是有个避风港,二孩终归是小孩子心性,兴致勃勃的玩起了游戏,而刘飞阳则是连电脑都没碰,靠在椅子上寻思着该怎么办。
     
    在他看来,人无非就四件事:衣食住行。
     
    穿上衣服要的是脸面,往嘴里吃饭要的是精神头,找个栖身之所是人的根,能动起来是人活下去的动力。
     
    他把衣服穿上了,肚子饿却三五天死不掉,也走到县城,当务之急就是找个住的地方,必须把根扎到这片土地上,他瞟了眼吧台上的老板,想了想走过去。
     
    “哥,给我来瓶矿泉水…”
     
    “喝雪啤呗,五毛钱,瓶还大”老板说一句。雪啤是用啤酒瓶装的饮料,有些类似于现在的美年达。
     
    “那东西喝不惯,不解渴…”刘飞阳从兜里掏出一块钱给递过去,拧开水瓶喝一口问道“哥,你知不知道这里哪有租房子的”
     
    “要做买卖啊?”老板把钱装到盒子里。
     
    “不是,找个租的地方,在家里跟父母闹了点矛盾,出来吓唬吓唬他们,呵呵…”他故意吊儿郎当的说一句。
     
    这里民风彪悍,况且他也没来过电脑房,根据传说,来这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必须得谨慎点。
     
    “凑,大过年的扯这事干啥,你要租房子得往后城那边走,这地方不能有”老板看多了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
     
    “那谢了…”他点点头,转身走回去。
     
    后城他知道,全名叫后城村,里面住的都是银矿工人,属于郊区位置,听说这两年银矿效益不好,有一批下岗职工,估计也有搬迁的。
     
    对于位置在哪他没要求,只要有个住的地方,没在村里就行。
     
    打定主意第二天去看看,就疲惫的闭上眼睛。
     
    二孩头一次接触这种新奇事物,玩的一夜没睡,肚子咕噜噜乱叫,等刘飞阳睁眼的时候他眼圈已经熬黑,可双眼还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他转头看了眼窗外,天已经亮了,算是清晨,街道上还没人。
     
    “别玩了,走…”他拿起帽子戴在头上。
     
    “等我一会儿呗,还有几分钟就结束了,我玩完这把的!”
     
    “玩了这把就想玩下一把,赶紧走…”刘飞阳训斥一句,转头出门。
     
    外面还是很冷,他在前面早餐店买两个豆沙包,给二孩买了两个肉包子,就往后城那边走,等走到地方太阳已经升起来,能暖和一些。
     
    后城这片建造的没有规划,都是七拐八拐的胡同,两人踅摸一圈也没看到谁家有房子要出租,反而迎来一片异样的目光,以为他俩是小偷。
     
    两人顺着一条胡同往里走,刚走到最里面。
     
    “咣当…”一户人家的大铁门打开。
     
    紧接着就闻到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
    《猛虎下山》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0005章 清香扑面而来
    现在的人们常常说生活目标,我要什么,我将来干什么,我得变成什么样的人,可在当时,两人身上只有二孩的不到一千块钱,想的就是极其相似又非常可悲的问题,我得怎么才能活下去,以后吃什么,住哪…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身后的连绵群山中传来让人惊悚的嚎叫声,像是狼又像是野狗。
     
    雪还没有要停的架势。
     
    放眼看去,身前一个个矮房子中都亮着灯,有些烟筒还在冒烟,明天是过年,今天就已经开始迎接喜悦。
     
    没再进入村子,从旁边的路上离开。
     
    路上有车辙,把厚厚的积雪压的很实,上面很光,快跑几步踩在上面能滑出去几米远,不过此时两人没有玩心,村子距离县城有三十多里路,寻常天气要走上两个小时左右,现在黑灯瞎火再加上大雪纷飞,速度大打折扣,得三个小时左右。
     
    刘飞阳拎着箱子,手已经被冻得红肿,唯有坚定的看着前方,迈着他独有的倔强步子,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他现在剩下的唯有活下去的欲望,和活出个人样的念头。
     
    去县里干什么他没想好,却知道瞎猫总能碰到死耗子,老天爷饿不死人。
     
    二孩落后半步,从山上下来他就没说过话,拉拢着脑袋,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空。
     
    这年头人都很朴实,路上遇到车都会搭一段,悲哀的是这年头都没有车。
     
    走着走着,二孩又开始掉眼泪,这三年来,刘飞阳说什么他干什么,非常听话,因为他能从前者身上感到安全感,此时四面冷风袭来,让他淡薄的身影有些飘摇,咬紧牙关,抬起袖头抿了下眼泪。
     
    “阳哥,刚才我听见我妈跟我说话了”
     
    “说啥了”刘飞阳没回头。
     
    “让我好好活着,不能哭,把眼泪都憋回去,我爷和我奶十七岁的时候都结婚了,我也得坚强!”
     
    “那你现在干啥呢…”
     
    “我没哭,就是脚冻得疼,脸也疼…”他说着,又抹了把眼泪。
     
    “跑,跑起来,跑出汗就不冷了…”刘飞阳咬咬牙,说着话,双腿已经快速捣鼓起来。

    二孩见状,噘着嘴跟在身后。
     
    农村出来的孩子,别的没有,就是有一把力气,两人步伐飞快,用尽全力在奔跑,脚下打滑摔倒,爬起来继续跑,再摔到,咬牙忍住疼痛继续跑。
     
    因为刘飞阳知道,只有动起来才不会冷。
     
    两人到达县城时还不到十一点钟。
     
    他们所在的县城叫中水县,也是全市有名的贫困县,地标性建筑就是一座四层高的商业城,里面卖衣服和鞋帽,全县只有两条主干道,街道两旁是门市房,有些人赚了钱盖起二层镶白色瓷砖小楼,算是扩大经营,大多数还都是瓦房。
     
    两人之前也进过城,对这里面一切算不上熟悉,至少不会走丢,哪里卖什么哪里能买什么都知道,刘飞阳停下脚步,把狗皮帽子摘下来,头上又开始冒热气,走到马路边坐下来,伸手掏出铁盒,把旱烟卷拿出来。
     
    他眼睛迷茫的看着这一排昏黄的路灯。
     
    “你信我么?”
     
    二孩听见这话一愣,扭头回道“那咋不信”
     
    “把钱给我,都给我…”刘飞阳裹了口烟。
     
    旱烟和卷烟不同,没有过滤嘴,烟油也不会被过滤掉,吐出的烟雾还能看到泛黄。
     
    二孩听完把腿伸直,随手把系在腰上的红绳解开,伸手向裤裆里掏去,这是种很古老的做法,那时候都没钱,馒头才两毛一个,四位数是笔巨款,他在裤衩上缝个口袋,把所有的家底都藏里面。
     
    他掏出皱皱巴巴,上面还带有气味的钱,没犹豫,递给刘飞阳。
     
    “咱哥俩以后得相依为命了”
     
    “以前不也不是么?”
     
    “不一样…”他摇摇头,把烟头扔到脚底下踩灭。
     
    以前好歹有个院子,种点土豆大白菜,再上山踩点蘑菇,冬天的蔬菜食物都能自给自足,夏天更不用说,单从现在开始,意味着他们除了喘气不需要顾虑之外,上厕所用的卫生纸都得算计着来。
     
    “走吧,咱俩先找个地方把今晚过去”他说着,站起来。
     
    两人穿的虽厚,可在寒风中用不上十分钟就能把军大衣打透,如果呆上一晚很可能被冻死,两人在路边找了一家电脑房,也就是后来的网吧,用的都是大脑袋显示器,游戏也都局限于局域网和单机。
     
    不过,这些两人都没玩过。
     
    花十二块钱开两台机器,也算是有个避风港,二孩终归是小孩子心性,兴致勃勃的玩起了游戏,而刘飞阳则是连电脑都没碰,靠在椅子上寻思着该怎么办。
     
    在他看来,人无非就四件事:衣食住行。
     
    穿上衣服要的是脸面,往嘴里吃饭要的是精神头,找个栖身之所是人的根,能动起来是人活下去的动力。
     
    他把衣服穿上了,肚子饿却三五天死不掉,也走到县城,当务之急就是找个住的地方,必须把根扎到这片土地上,他瞟了眼吧台上的老板,想了想走过去。
     
    “哥,给我来瓶矿泉水…”
     
    “喝雪啤呗,五毛钱,瓶还大”老板说一句。雪啤是用啤酒瓶装的饮料,有些类似于现在的美年达。
     
    “那东西喝不惯,不解渴…”刘飞阳从兜里掏出一块钱给递过去,拧开水瓶喝一口问道“哥,你知不知道这里哪有租房子的”
     
    “要做买卖啊?”老板把钱装到盒子里。
     
    “不是,找个租的地方,在家里跟父母闹了点矛盾,出来吓唬吓唬他们,呵呵…”他故意吊儿郎当的说一句。
     
    这里民风彪悍,况且他也没来过电脑房,根据传说,来这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必须得谨慎点。
     
    “凑,大过年的扯这事干啥,你要租房子得往后城那边走,这地方不能有”老板看多了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
     
    “那谢了…”他点点头,转身走回去。
     
    后城他知道,全名叫后城村,里面住的都是银矿工人,属于郊区位置,听说这两年银矿效益不好,有一批下岗职工,估计也有搬迁的。
     
    对于位置在哪他没要求,只要有个住的地方,没在村里就行。
     
    打定主意第二天去看看,就疲惫的闭上眼睛。
     
    二孩头一次接触这种新奇事物,玩的一夜没睡,肚子咕噜噜乱叫,等刘飞阳睁眼的时候他眼圈已经熬黑,可双眼还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他转头看了眼窗外,天已经亮了,算是清晨,街道上还没人。
     
    “别玩了,走…”他拿起帽子戴在头上。
     
    “等我一会儿呗,还有几分钟就结束了,我玩完这把的!”
     
    “玩了这把就想玩下一把,赶紧走…”刘飞阳训斥一句,转头出门。
     
    外面还是很冷,他在前面早餐店买两个豆沙包,给二孩买了两个肉包子,就往后城那边走,等走到地方太阳已经升起来,能暖和一些。
     
    后城这片建造的没有规划,都是七拐八拐的胡同,两人踅摸一圈也没看到谁家有房子要出租,反而迎来一片异样的目光,以为他俩是小偷。
     
    两人顺着一条胡同往里走,刚走到最里面。
     
    “咣当…”一户人家的大铁门打开。
     
    紧接着就闻到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
    《猛虎下山》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