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月姬热门小说《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小说简介:柳月姬,你为何要这样对我?”白微忿恨的看着她,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她这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傻。 听见白微的质问,墨沧潇

      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小说简介:柳月姬,你为何要这样对我?”白微忿恨的看着她,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她这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傻。

     

    听见白微的质问,墨沧潇将身边的女人搂的更紧,戏谑的看向白微:“朕忘了告诉你,你走的这段日子,一直都是柳美人陪着朕,将来你的位置,也会是她的,至于你腹中怀的,到底是不是朕的种,皇后常年随白将军征战沙场,谁说的准呢。”

     

    猛然一道惊雷,震的白微浑身颤抖,只觉得心口急促跳动,上不来气,像一只手捏住心脏,稍一用力,就会被捏的粉碎。


    第一章死亡

    轰隆隆的雷鸣声时远时近,暴雨倾盆而下,整坐皇城被笼在一片阴霾里。

     

    “爹!”

     

    “老爷!”

     

    哭喊声从菜市口的断头台,远远传至巷尾,整个刑场被百姓和官兵围的水泄不通,中间白家三百余口人,身穿囚衣,背后背着死亡牌,老弱妇孺亦在其中。

     

    白微被铁链悬在凌迟柱上,白致远就在她旁边,眼睁睁看着父亲不愿受辱咬舌自尽,白微想拦却拦不住。

     

    “墨沧潇!我白家世代忠良,何曾干过什么通敌卖国的勾当,仅凭几张书信就要灭我白家满门吗?”

     

    手脚被铁链血肉模糊,高高隆起腹部浸了血痕,雨水混合着血液,灼的伤口生疼,白微脸色煞白如纸,呼啸的风合着冰凉的铁链,冻的她嘴唇发紫,话语中都带了颤音。

     

    看台上雨布下,玄衣金丝龙纹的俊郎男人,怀抱着娇滴滴的美人,对于白致远咬舌,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个正眼都没给白微,懒懒回应:“皇后你别忘了,你也是白家人,你们父母两个在朕身边多年,目的是什么,你真当朕不知道吗?”

     

    墨沧潇话音落下,伴随手掌拍桌,力道大的几案都颤了几颤,怀里的美人缩了缩脖子,往墨沧潇怀里钻,眼睛却是看着白微的:“陛下别动怒,皇后娘娘可还怀着身子呢,这么吊着她,万一伤了龙胎可不好。”

     

    “柳月姬,你为何要这样对我?”白微忿恨的看着她,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她这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傻。

     

    听见白微的质问,墨沧潇将身边的女人搂的更紧,戏谑的看向白微:“朕忘了告诉你,你走的这段日子,一直都是柳美人陪着朕,将来你的位置,也会是她的,至于你腹中怀的,到底是不是朕的种,皇后常年随白将军征战沙场,谁说的准呢。”

     

    猛然一道惊雷,震的白微浑身颤抖,只觉得心口急促跳动,上不来气,像一只手捏住心脏,稍一用力,就会被捏的粉碎。

     

    当年先帝指婚,她以为自己终于得偿所愿,成婚之后,墨沧潇对自己百般呵护,白微以为自己选对了人,哪怕后来她一手将墨沧潇推上皇位,他的后宫也不过她一个皇后而已。

     

    如今白家评定外贼,凯旋归来,这个男人却说她白家通敌卖国?甚至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认,来污蔑她的清白。

     

    “时辰差不多了,来人,行刑!”没有理会白微,随着墨沧潇一声令下,断头台上血流成河,哭喊声合着雷雨,场面触目惊心。

     

    “陛下开恩呐!”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呼,无数百姓像是才缓过神来,纷纷附和,一时间刑场外围跪倒一片,都是为白家求情的百姓。

     

    镇守的官兵不禁动容,白家的忠孝他们许多人是知道的,说白家谋逆,虽然不能让人信服,可毕竟墨家才是君,君要臣死,臣如何能不死!

     

    “墨沧潇,你这么做,就不怕失了民心,江山不保吗!”白微看着脚下的血泊,她敬爱的祖母,刚会走的侄儿,和那些无辜牵连的家仆,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陌生的可怕。

     

    “皇后娘娘不用担心,这些百姓只是一时不明白真相,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今天这一幕,至于陛下的江山,自然由臣等为陛下分忧。”回话的声音白微十分熟悉,寻着声音看过去,身穿盔甲的柳昌走上断头台,自下而上仰视白微。

     

    “是你?”白微诧异,再看向墨沧潇的方向,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片刻晃神,忽然就笑了,冷冷看向墨沧潇:“原来是你们早就串通好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年我白家为了你孤注一掷,为什么?”

     

    墨沧潇没说话,怀中的柳美人不慌不忙的解释:“皇后娘娘自己不明白吗?就是因为白家管的太多了,这天下毕竟姓墨不姓白,白将军功高盖主,陛下自然不会留着他,将来他的位置也是由我哥哥柳昌接替,至于娘娘你,你不死,我怎么能陪在陛下身边,又怎么能坐上皇后的位置呢。”

     

    视线模糊不清,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白微觉得自己很可笑,身心俱疲闭上双眼,这一切不过一场噩梦该多好。

     

    “来人,送皇后上路。”冰冷的声音穿透层层雨幕入耳,白微不甘也恨,双手握紧了拳头,掌心的皮肉被掐出了血,可惜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弓箭已在弦上,只要一松手,白微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都会被万箭穿心,她闭上眼等待死亡,心中发誓如果有机会重头来过,她绝不会扶持这么一个,人面兽心冷酷决绝的帝王。

     

    “等等。”

     

    柳月姬突然出声,依偎在墨沧潇怀里,柔柔弱弱开口:“陛下,怎么说皇后娘娘也服侍了陛下三年,如今又怀有身孕,陛下不妨看在往日情分,留她一个全尸,正好也让百姓知道,陛下并非不念旧情之人。”

     

    经柳月姬这么一说,墨沧潇点点头,同意了,给柳昌使了个眼色,让人将白微放下来,柳昌从内监手上取过送来的毒酒,蹲下身,一把掐住了白微的下颌,压低了声音:“皇后娘娘您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们白家挡了我的路。”

     

    “呸!”白微吐了柳昌一脸口水,看着满脸厌恶不断擦拭脸颊的他,白微哈哈大笑,一双眼通红,紧紧盯着雨布下的两人:“墨沧潇今生我白微看错了人,灭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白微发誓,若有来生我必将你剥皮剔骨,让你也尝尝我今日之痛!”

     

    白微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声声诅咒犹如尖刀,墨沧潇竟有些畏惧,白微犀利的眸让他不由吞了口唾沫。

     

    就在柳昌不查之际,白微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瓷瓶,仰头将瓶中液体吞下,他们白家人,宁可自尽也绝不受辱。

     

    白微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四周仿佛都安静下来,耳畔有马蹄声由远而近,急促的像是催命,倒下的瞬间白微看见人群背后策马而来的模糊身影,可是,距离太远,她看不清了……

     

     

    第二章重生

    “白微,白微。”迷迷糊糊中,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担忧焦急,仿佛她是他很重要的人,可白微对这个声音并不熟悉。

     

    她想睁眼看看是谁,在这种时候,还能这样担心自己,可白微的眼皮越来越重。

     

    “白微,这一次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这是她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就陷入了黑暗里。

     

    白微仿佛昏睡了很久,再次睁眼,感觉浑身酸疼的要散架,入眼的场景似曾相识,但白微一时想不起来。

     

    翻身做起来,窗外灰蒙蒙的,这是到了地府吗?她对着窗外发呆,手不由自主紧握成拳,三年夫妻浓情蜜意,最后不过是同床异梦,她后悔自己看错人,想到父亲和白家几百口人,白微恨,恨墨沧潇的绝情。

     

    “小姐?”耳畔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白微扭头看去,桃苏已经来到床边,伸手用帕子帮她拭去脸颊的泪珠:“小姐做噩梦了吗?怎么还哭起来了。”

     

    “桃苏……”白微看见桃苏熟悉的脸,忍不住伸手拉住她:“真好,死了还能见到。”

     

    桃苏一脸惊讶的看着白微,有些不解:“小姐你说什么呢,什么死了?你刚刚梦见什么了?活的好好的这话可不能乱说,多晦气。”

     

    “活着?”这次换白微有些懵了,桃苏是她的贴身丫头,从小一起习武读书,上战场也是一并带着的,而在墨沧潇下令捉拿白家人的时候,桃苏为了保护她和孩子而死,这会怎么又说活着呢?

     

    没有察觉到白微异样,桃苏只以为她是做了噩梦还没缓过神来,站起身一边帮白微收拾,一边道:“是啊,小姐快起吧,老爷和两位少爷还在饭厅等着您过去呢。”

     

    白微一惊抓住桃苏的手问道:“桃苏,现在什么时候了?”

     

    “晌午将过。”桃苏不知所以,看了看外面天色回答.

     

    “什么年月?”

     

    “小姐您怎么了?现在是墨毓帝二十三年四月,您不记得了?”

     

    白微愣住,墨毓帝二十三年,正好是她被指婚给墨沧潇的那一年,也正好是在四月,白微心里有些慌,顾不得其他,转身奔出门去,桃苏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在后面跟着,生怕白微摔了。

     

    冲进饭堂正看见父亲与三位兄长聊天,白微眼圈一红,三两步上前一把扑进白志远怀中:“爹。”

     

    白志远被突然出现的白微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笑呵呵的搂住女儿,摸摸白微的头,温柔的开口:“我们大小姐这是怎么了,多大了见到为父还哭鼻子。”

     

    “就是,也不怕让人看见笑话。”三哥白澜笑着打趣,他跟白微是龙凤胎,只比白微早出生了那么一小会,打小也跟白微最亲近。

     

    “女儿再大,不也是爹爹的女儿嘛,谁要笑话,里就让他们笑去。”白微窝在白志远怀里撒娇,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他们是不会理解的,对于白微来说,家人太珍贵了。

     

    “以后你嫁了人,当心被夫家嫌弃是个爱哭鬼。”白澜从桌上拿起茶杯,边说边往嘴里送。

     

    白微抬起头,趁白澜不注意,跨一步上前,一抬手,白澜不查,被弄茶水泼了一脸。

     

    白微笑眯眯的看着白澜吐了吐舌头,回到白致远身边,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白澜瞪了她一眼,伸手过来就在白微头上敲了一下:“说你两句还不乐意了,我这衣裳可是新做的。”

     

    二哥白弶向来话少,这会也忍不住笑出来:“你们两啊,还跟没长大似的。”

     

    “好了,不过一个月没回家,以后真要是嫁了人,那可怎么办。”白致远拍拍白微的肩膀,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来。

     

    白微目光沉了沉,随即换上一副笑脸,天真的对白致远道:“那我就不嫁了,一直陪着爹和哥哥们,以后爹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那恐怕是不行了,今天宫里来人,说陛下要在宫中设宴,为众皇子王孙选妃,你跟太子的好事将近啊。”大哥白亓感叹,意味深长的看了白微一眼。

     

    白微心里清楚,其实爹爹和三位哥哥都不看好墨沧潇,虽然是太子,手中却并没有什么实权,也更加没有什么势力支持,加上二皇子多年打压,如果不是当今陛下护着,恐怕早就被二皇子取代。

     

    而上一世的白微,一颗心就放在墨沧潇身上,不顾劝阻嫁给了他,最后不仅害了白家,连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也一起没了。

     

    “若女儿不嫁给太子,父亲会同意吗?”白微看向白志远,既然老天给了她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那么白微一定不会让上一世的事情,在这一世重现。

     

    白志远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向女儿:“你不是一直想要嫁给太子的吗?怎么忽然这么问,今晚的宫宴上,陛下就要为你和太子赐婚了。”

     

    “没什么,只是女儿觉得毕竟是终身大事,还是想听听父亲的意见,从前是女儿任性,以后女儿不会了,再说了,以目前太子的势力,想要登上皇位恐怕不容易。”白微笑着为父亲夹菜,如果不能改变墨沧潇登上皇位的结局,那么她不介意,把他从那么位置上拉下来。

     

    白志远眸子一沉,上下将白微打量一番,总觉得,今天的女儿有些不一样,但也说不出哪里不同:“微儿,这话在家里说说就罢了,出去可不能乱说,议论皇室可是死罪,至于你的婚事,陛下自有安排。”

    163S12247-0.jpg

    =

    墨玄潋点点头,状似了解了:“哦,既然这样,有什么话便在这里说吧,皇叔正好也很想知道,你有什么话想与你皇婶婶说。”

     

    白微说:“是啊,我与你皇叔马上就要成亲了,你若有什么话,当着你皇叔与我说也是一样的,不必忌讳。”

     

    墨沧潇听着两人一来一往的话语,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咬牙切齿说道:“还是改日吧,侄儿先行告退。”

     

    待墨沧潇走后,墨玄潋立马就变了脸色,那张脸上,顿时写满了醋意。

    《偏执总裁任性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