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锦年经典小说《往事成空,何必入梦》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往事成空,何必入梦第11章 惺惺作态薄锦年面无表情:“我带了医生过来,把孩子打了!” “你说什么?!” 看到从大门外走进来的几个女人,车若雪面上

      往事成空,何必入梦

    第11章 惺惺作态

    薄锦年面无表情:“我带了医生过来,把孩子打了!”

     

    “你说什么?!”

     

    看到从大门外走进来的几个女人,车若雪面上血色尽褪,她步步后退,惊恐地摇头:“为什么?薄锦年,这是你的孩子啊,虎毒尚不食子,你怎么能打掉他?”

     

    他怎么能这么无情?

     

    他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吗?

     

    “现在我看见你这幅惺惺作态的样子就恶心!我的孩子?你也编得出口?”

     

    啪。

     

    一叠照片砸在车若雪脸上。

     

    散落一地。

     

    车若雪低下头,看到那些照片里全是自已和车倪华。

     

    有紧紧拥抱着的,有拥吻的,甚至还有一起赤身果身在床上的照片。

     

    她一阵发懵:“这不可能!不可能!”

     

    她猛地蹲下去捡起来,一张一张地看,茫茫摇头:“不是!这不是我和我哥,我们从来没有这样……”

     

    “住口!那天他把你弄走,你们做得很疯狂吧?如果不是我收到这些证据,你是不是都准备让我当个便宜老爸呢?该死的贱人!”

     

    车若雪慌忙拉住他的西装袖子:“这些肯定是假的,锦年,我从来没有和我哥做过这种事情,真的没有,这个孩子是你的,不信,我们去医院采集羊水做亲子鉴定啊!”

     

    “行啊,我倒要看看,结果出来,你还有什么谎言可编!”

     

    看着她披头散皮一脸脆弱的泪水,薄锦年也不知道自已怎么了,居然就心软地一口应承了下来。

     

    医院。

     

    做完羊水采集的车若雪无力地坐在走道的长椅上。

     

    直到一道暴喝响起:“贱货,自已好好看看,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

     

    她睁开眼,看到薄锦猩红的双眸。

     

    几张纸薄在她身上。

     

    她捡起来,检查报告的结果显示,她孩子里的孩子和薄锦年竟然毫无血缘关系!

     

    怎么可能?

     

    她从来没和别的男人上过床。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鉴定结果?

     

    她张惶地摇头:“不是,这肯定是假的,不可能,这是假的鉴定书,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对,是温佳尔,是陈医生,他们是一伙的,他们就是这家医院的!肯定是他们……”

     

    啪。

     

    她被一个耳光煽得摔到地上。

     

    薄锦年甚至连一句话都不屑再和她多说,冷声命令:“来人,把她弄进手术室,打掉孩子!”

     

    他绝不允许她怀别的男人的孩子!她现在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女人!

     

    “不要!不要杀死我的孩子!薄锦年,你是傻瓜吗?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车若雪绝对地大叫。

     

    然而,没一个人理会她。

     

    她被牢牢绑到手术台上。

     

    啪!

     

    头顶的手术灯打开,光芒刺得人头晕目眩。

     

    温佳尔从阴影里走过来,阴森地冷笑:“车若雪,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设为关注章节

    第12章 一定会惩罚你

    车若雪看着她,双眸里都怒红得似要滴出血来,她不停地梗起头来挣扎大吼:“是你!一定是你这个毒女人作的假!是你伪造了我的亲子鉴定是不是?”

     

    “挺聪明啊,才跟我过了几招马上就领会了?”温佳尔笑得一脸得意,“没错,就是我做的,我不仅伪造了假鉴定,那些你和倪华的亲密照也是我寄给薄锦年的!”

     

    “今天,我不仅要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还要你的子宫和你的……命!”

     

    “车若雪,你就老实地死吧,别再活着扰乱倪华的心了,让他心无挂碍地好好爱我,为了他的幸福,你死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不是吗?他可是你的恩人呢!”

     

    车若雪噗地对着温佳尔吐出一口口水:“温佳尔,你会得到报应的!老天一定会惩罚你!”

     

    啪。

     

    温佳尔怒极,狠狠打了车若雪一耳光,拿过纸巾把脸上擦干净,冷声:“陈医生,给这个贱人开始手术!”

     

    “不要!不要杀我的孩子!”

     

    然而,陈医生被温佳尔捏着把柄,不可能不听她的。

     

    很快,车若雪感觉有冰冷的器械进入她的身体。

     

    一番搅动。

     

    顿时,腹部像千把刀在狠绞一般,痛得她凄厉惨叫。

     

    痛。

     

    痛得她几乎死去。

     

    没多久,身体里一股热流喷出。

     

    她绝望地瘫软在床上,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死灰般的绝望。

     

    孩子。

     

    她可怜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打掉了?打掉了那就切子宫吧,这次无论如何要摘掉,免得又夜长梦多。”温佳尔轻描淡写的声音。

     

    车若雪整个脑子都似癫狂了。

     

    她更加死命地挣扎。

     

    手上的绑带竟然被她半天拼死的挣扎终于挣松了。

     

    她不顾全身的痛,也不顾下身还在流淌的血。

     

    蓦地抓过一旁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便猛地向对面正双手环胸的温佳尔凌厉刺去。

     

    车若雪走过的地方,一地的血。

     

    温佳尔完全始料不及。

     

    等她反应过来想逃。

     

    为时已晚。

     

    那把专割人骨的刀子深深插进了她的肩窝。

     

    “啊——”温佳尔惨叫声震得天花板都似在颤抖。

     

    车若雪两只眼睛都血红血红的。

     

    她像杀红了眼。

     

    插进去后又拔出来。

     

    而后又狠狠地插去。

     

    温佳尔抱着受肩的右臂便往旁跑去。

     

    车若雪举着满是鲜血的刀紧紧跟去:“温佳尔,我要你给我孩子偿命!”

     

    “陈医生,你还愣着干嘛?快抓住她!抓住这个疯子!抓住她这个杀人凶手!”温佳尔忍着痛,一边跑一边大吼。

     

    陈医生和手下几个被吓懵的护士很快回过神来。

     

    连忙一起向车若雪拦去。

     

    车若雪再次把刀狠插进温佳尔的胸口。

     

    她这才癫狂地笑了:“我终于给我的孩子报仇了,报仇了……”

     

    陈医生和好多护士都跑过来,抓她的胳膊。

     

    温佳尔脸色死白,还咬着牙大吼:“陈医生,你不想坐牢的话,就马上摘她的子宫!要她的命!听到没有?”

     

    车若雪却从他们的包围里猛地冲出去。

     

    前方便是窗子。

     

    她迅速推开,人就爬了上去。

     

    刚站上去,便看到三楼之下正往医院外面走去的薄锦年。

     

    ……

     

    薄锦年刚才在手术室外面,不知怎么,心情烦躁不安得很,呼吸也变得不畅。

     

    脑海里一遍遍回响的都是她凄厉而绝望的声音。

     

    “不要!不要杀死我的孩子!薄锦年,你是傻瓜吗?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

     

    他走到手术室门口,手都放上门把手,停留在上面好一阵,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胸口像压了块大石,越发窒息得厉害。

     

    他想走到医院外面去呼吸点新鲜空气。

    b882ff3b6ff72163!600x600.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dahaiwenxue】或【大海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大海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谁知,刚走出医院大门,便听到熟悉的女人声音。

     

    是车若雪。

     

     

    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大喊:“薄锦年,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我都不要再遇见你——”

     

    她说她永远都不要再遇见他!

     

    他心里瞬间又涌起怒意,她已经嫁给他,生是他的人死也只能是他的鬼。

     

    她现在想甩开他去找别的男人?绝无可能!

     

    他愤怒地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是从头顶传来,他猛地转身抬头。

     

    只见高高的三楼窗台上,车若雪一身染血的白衣,嘴角噙着凉薄凄冷的笑,毅然张开双臂,腾空一跃…

    《不负韶华不负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