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杨尘《星宇传说》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星宇传说小说简介:重生之后,他还没好好看过这个世界。 正好趁这个机会,看看这八万年间,沧澜大陆变成了什么样子。 “好,那你不许骗人,骗人是小狗!”凌雨

      星宇传说小说简介:重生之后,他还没好好看过这个世界。

     

    正好趁这个机会,看看这八万年间,沧澜大陆变成了什么样子。

     

    “好,那你不许骗人,骗人是小狗!”凌雨瑶开心的说道。

    第十一章 昔日故人

    “杨尘,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成为了五级武者,之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凌雨瑶坐在位置上,小脸上流露出不好意思,歉然的说道。

     

    “没事。”杨尘淡淡回道。

     

    凌雨瑶小嘴一瘪,眼睛扑棱扑棱的。

     

    杨尘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杨尘是生气了,所以才故意摆出高冷的模样,不理自己,一个人偷偷的生闷气。

     

    不过她真的是误会了。

     

    杨尘此刻正在思考着修炼的事情。

     

    【森罗万象】虽然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修炼效率,但是有个弊端,那就是只有突破一个境界的时候,才会再衍生出虚影。

     

    武道一途。

     

    前面是一到九级武者,再之后是武师、大武师、武宗……

     

    也就是说,只有杨尘突破武师的时候,他才能够拥有第二道虚影。

     

    对于杨尘而言,这样太慢。

     

    “看来,还是得需要借助外力。”杨尘喃喃了一声,面露思索。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

     

    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你做什么?”杨尘扭过头,看着凌雨瑶,笑道。

     

    “我跟你说话呢!”凌雨瑶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你一个人发什么呆啊?不就因为我没有相信你么?至于么,还不理我?”

     

    杨尘哭笑不得。

     

    “不是,我在想事情呢。”杨尘说道:“我真的没有生气,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我说请你吃饭啊。”凌雨瑶说道:“明天是我的生日,你过来吃个饭吧?就当我跟你赔礼道歉好不好?”

     

    “明天?”杨尘一愣:“明天什么时候?”

     

    “明天中午吧,我们学校门口见,怎么样?”凌雨瑶说道:“正好明天是星期六,反正学校放假,你在家呆着也是无聊,不如一起出来玩玩。”

     

    “可以。”杨尘点点头。

     

    重生之后,他还没好好看过这个世界。

     

    正好趁这个机会,看看这八万年间,沧澜大陆变成了什么样子。

     

    “好,那你不许骗人,骗人是小狗!”凌雨瑶开心的说道。

     

    杨尘摇了摇头,哭笑不得。

     

    他突然感觉,这一刻自己好像轻松了许多。

     

    “偶尔和年轻人聚一聚,或许心境也会不同。”杨尘这样想到。

     

    很快,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离开学校……

     

    神色雀跃,因为……

     

    明天是周末。

     

    杨尘并没有立刻返回李家,而是走向了另外一条路。

     

    他要去见一位老友。

     

    ……

     

    帝国武者协会,这里是武者协会的总部。

     

    杨尘驻足而立。

     

    看着那熟悉的字样,眸子里忍不住流露出追忆之色。

     

    “没想到,当初的一句玩笑话,这家伙竟然当真,还坚持了这么久?”杨尘嘴角扬起,喃喃道。

     

    武者协会,是遍布整座大陆的庞然大物。

     

    只要你是武者,就可以加入其中,在这里,武者拥有至高的权力。

     

    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加入,因为能够加入其中的,无不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换句话说,武者协会,也是一群天才的聚集地。

     

    然而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武者协会的总部为何会建立在清风帝国?

     

    沧澜大陆版图无尽,帝国林立,清风帝国只能算是一个小国。

     

    而像武者协会这样的庞然大物,却把总部建在了这种地方,不得不说,耐人寻味。

     

    “站住,你是何人?”

     

    “这里是武者协会,闲杂人等一律不得接近!”

     

    两个守卫气势汹汹的说道,他们的实力赫然达到了九级武者。

     

    这在清风帝国也可以算作高手的人,竟然被丢过来看大门?

     

    杨尘走上前去,淡淡道:“现在的协会会长,是叫吴山河吗?”

     

    “吴山河?”守卫一愣,随后便是满脸怒气,道:“你是谁?我们会长的名号也是你能直讳的?”

     

    杨尘笑道:“我有事要见你们会长,劳烦二位进去通报一声。”

     

    “你?”那守卫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哈哈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咱们会长日理万机,就是圣上来了也得在这等着!”

     

    “就是就是。”另一个守卫也是说道:“这年头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还想见咱们会长,都不知毛长齐了没有?”

     

    杨尘没有动怒,淡淡道:“我再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进去通报会长,否则,后果自负!”

     

    “你说什么?”那守卫面色一变,勃然大怒,挥起拳头就是向着杨尘的面门砸去。

     

    “滚。”杨尘看着他,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那守卫面色一变,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猛兽给盯上了,浑身瞬间冰冷无比,那挥出去的拳头也是顿在了空中。

     

    另一个守卫同样如此。

     

    二人身体僵硬,竟是轻轻的发起抖来。

     

    “这家伙怎么回事?”

     

    “好可怕的眼神……”

     

    同样的疑问,同时出现在二人心中。

     

    杨尘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跨过门槛,向着武者协会里面走去。

     

    片刻后,那两名守卫才反应过来,大声道:“来人,快来人!有人擅闯协会大门啦!”

     

    稀里哗啦……

     

    大片的守卫从武者协会里面涌了出来,瞬间将杨尘包围。

     

    足足二三十个人,都是九级武者。

     

    虎视眈眈的看着最中间的杨尘。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啊?连武者协会都敢闯?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一个带头的走了出来,凶狠的说道。

     

    “我只想见吴山河。”杨尘淡淡开口。

     

    “吴山河?”那人念叨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这特么的不是会长的名字么?

     

    “住嘴!我们会长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来人,给我把这个小子拖下去,先杖打一百棍!”那人气势汹汹的说道。

     

    竟然敢在武者协会直呼会长的名字,这小子当真是活腻歪了。

     

    “是!”话音刚落,五六个守卫立刻走了出来。

     

    眼看就要将杨尘拿下……

     

    “什么事这么喧哗啊?”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最深处的阁楼内,突然走出一道身影。

     

    此人六七十岁的年纪,满头白发,面庞上沟壑纵横。但那对眸子里却是精神奕奕,看不出丝毫的老态。

     

    “会长!”

     

    见到这老者,周围的守卫立刻惊呼起来。

     

    “属下失职,惊扰了会长,实在该死!”那带头的走到吴山河面前,单膝下跪,恭敬的说道。

     

    吴山河瞥了一眼人群中的杨尘,淡淡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启禀会长,这个小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扬言说要见您,被我们的守卫拦在门外!可是哪知道,这小子竟然直接冲了进来……不过会长请放心,属下这就将他赶出去!”那人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吴山河看了眼杨尘。

     

    眸子里神色无波动。

     

    他刚准备说话……

     

    杨尘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小鼻涕,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当真是变了好多啊。”

     

    轰!

     

    听到这话,吴山河浑身一震,脸上涌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对苍老的眸子里,更是涌出泪光。

     

    身体轻轻的颤抖。

     

    “你……是你?”吴山河的面庞上,滑下两行热泪。

     

    “进去说话。”杨尘吐出四个字,蕴含着无尽的威严。

     

    听到这话,那个守卫立刻不满了,指着杨尘,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敢用这种口气跟咱们会长说话?”

     

    “就是就是。”其他守卫也是笑了起来。

     

    他们作为武者协会的人,自然知道吴山河的脾气,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的人,估计早就不存在这世上了吧?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吴山河会暴怒的时候……

     

    “住嘴!”吴山河突然怒吼一声。

     

    那张脸上,阴森可怖。

     

    守卫被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道:“会长,您……您骂我干嘛啊?”

     

    “再敢对这位先生不敬,我就将你拖出去杀了!”吴山河看着他,冷冷的说道:“从今天起,只要是这位先生想进武者协会,那协会的大门就永远为他敞开!”

     

    “你明白了吗?”

     

    吴山河看着他,浑身杀气逼人。

     

    四周的空间都阴冷了许多。

     

    “是……是!”那守卫连忙点了点头,不敢迟疑。

     

    而其他人更是震惊无比,一脸茫然的看着杨尘。

     

    这家伙到底是谁?

     

    竟然能够让吴山河如此?

     

    莫非是哪个大势力的子弟?可是,势力再大,难不成还能有武者协会会长这个头衔大?

     

    同样的疑问,出现在所有人的心头。

     

    而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杨尘和吴山河已经走进了阁楼之中。

     

    ……

     

    走进阁楼之中,是一间古典的房间。

     

    花梨大理石大案、鹿角香炉、还有一副烟雨山水画。

     

    淡淡的檀木香气,充斥了房间。

     

    杨尘拉过一张椅子,随意的坐下。

     

    吴山河站在他的身旁,神色拘谨,如同小孩。

     

    “坐。”杨尘微微一笑。

     

    “不,我不敢。”吴山河摇了摇头,拘谨的说道。

     

    闻言,杨尘摇头失笑。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幅性格,当初的那么多孩子里面,就属你最懂事,也最听我的话。”杨尘看着吴山河,突然叹了口气:“可惜啊……小鼻涕,你也老了。”

     

    吴山河浑身一震,这句话就好像是导火索一般,让吴山河的心境瞬间崩溃,眼中泪水流淌不止。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嚎啕大哭。

     

    “义父,你终于回来了!”

     

    这一刻,吴山河哭得像个孩子。

    设为关注章节

    第十二章 惊邪剑

    这在旁人眼里威严无比的吴山河,竟是哭得悲痛欲绝,像是走散了多年的孩子,在此刻见到了父母,一瞬间,感情崩溃……

     

    “好了好了。”

     

    杨尘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都几万岁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让旁人看见了还不笑话你?”

     

    “不,在义父眼里,小鼻涕永远是小鼻涕!”吴山河认真的说道。

     

    “你现在可不是小鼻涕,而是整个武者协会的会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杨尘静静的看着他,似笑非笑。

     

    听到这话,吴山河身躯一震。

     

    低头不敢说话。

     

    犹如一个犯错的孩子。

     

    这么多年来,吴山河最怕的就是杨尘这个表情,每一次他都会感觉心惊胆战,不敢直视对方的双眼。

     

    “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杨尘笑道:“倒是要谢谢你,这武者协会本来是我当初提起的设想,却没想到被你给实现了。”

     

    杨尘叹了口气:“看来,你们真的是长大了。”

     

    吴山河眼中涌出泪水,流露悲伤。

     

    “老大、老二还有老四呢?”杨尘突然问道。

     

    八万年前,杨尘曾经收过四个义子。

     

    吴山河排名老三。

     

    “老大六万年前就归隐了山田,与他的夫人隐居去了,被后人称之为医圣,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慕名而去……不过义父也知道,老大他鬼得很,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吴山河摇了摇头,苦笑道。

     

    “这倒符合他的性格。”杨尘失笑一声:“四个孩子中,也就老大最淡泊名利,我的一身医术,也全被他学了过去……”

     

    “是的,老大在医学上有极高天赋,不像我们……”吴山河苦笑一声。

     

    “你们也有你们的优点。”杨尘摇了摇头:“继续说。”

     

    吴山河点了点头,道:“老二四万年前创立了炼丹公会,现在身处中州,毕竟那里是炼丹公会的总部。他现在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炼丹公会会长了……”

     

    “老四这几万年一直醉心修炼,和老大差不多,也是云游四海。不过江湖上还是能够听到他的传说,据说他已经成为大帝,整个沧澜大陆也罕有敌手,外界称他叫明尘大帝……”

     

    听着吴山河的诉说,杨尘的面庞上,渐渐流露出追忆之色。

     

    梦回八万年前。

     

    仿佛面前出现的,不再是武者协会……

     

    而是一间破旧的小木屋。

     

    他手持一根木棍,追着四个调皮的小孩,把他们打得嗷嗷直叫。

     

    现在,这四个小孩都长大了。

     

    一个成为了当世医圣……

     

    一个成为了明尘大帝……

     

    一个成为了武者代表……

     

    还有一个,成为了炼丹最强……

     

    “你们,都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需要我保护的人了。”杨尘笑了笑,看向吴山河,道:“你呢?小鼻涕,依照你的实力,不应该待在这种小地方吧?”

     

    听到这话,吴山河眼中又是涌出泪水:“义父有所不知,八万年前你突然失踪,我们四个兄弟像发了疯的一样找你。可是找了你两万年,还是没有半点消息,老大便隐居去了……”

     

    “再后来,老二和老三也是纷纷走了,我又找了你一万多年。然后偶然间路过了这个帝国,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吴山河捎了捎头,老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没想到,我这一走,竟给你们造成这么多麻烦。”杨尘叹了口气:“小鼻涕,对不起……”

     

    吴山河抬起头,错愕的看着杨尘。

     

    八万年了,这是杨尘第一次对他们说对不起,一种心酸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吴山河老泪纵横。

     

    “义父不用说对不起,是我们没用才对。”吴山河看着杨尘的面庞,说道:“倒是义父,你怎么变成这模样了?”

     

    若非是刚才那一句“小鼻涕”,吴山河是绝对无法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当年那叱咤风云的星尘大帝!

     

    “发生了很多事,一时半会讲不清。”杨尘叹了口气,道:“另外,我回来的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不管是任何人都不要提起,明白吗?”

     

    杨尘看了一眼吴山河。

     

    眸子里寒意肆射。

     

    对方浑身一震,立刻点头称是,不知不觉,背后已经被冷汗打湿。

     

    不管多少年过去了,不管对方是什么模样,亦不管对方现在是否强大。

     

    只需要一个眼神……

     

    吴山河就能吓得魂飞魄散。

     

    这种恐惧,在八万年前,早已深深地埋进了吴山河的骨子里。

     

    “另外,我今天见到你孙子了。”杨尘站起身,似笑非笑道:“很傲气的一个小伙子,叫吴京是吧?”

     

    “是。”吴山河连连点头:“没想到义父已经见过他了,若是他给义父造成了什么麻烦,我立刻让他向你磕头道歉!”

     

    “诶,我又没说他不好,你急什么?”杨尘嗔怪道:“再说,以后他还是我同学呢,你这样做,让我以后在学校怎么见人?”

     

    “学校?”

     

    吴山河一愣,不可思议的道:“义父,你在天星学院上课?”

     

    “怎么,有问题吗?”杨尘笑道。

     

    “不,没有。”吴山河呐呐的道,心里却是古怪无比,脑子一时间都有些转不过来了。

     

    曾经的最强大帝竟然去上学了?

     

    这说去了,谁会信?

     

    “不过,义父不用担心,说起那天星学院,我在里面也是有股份的。”吴山河笑了笑,说道:“当初创建天星学院的时候,我曾在里面入了百分之七十的股,说起来也算是个股东吧……若是义父有什么需求的,还请跟小鼻涕直说。”

     

    “我确实有个需求,不过不是关于学校的事。”

     

    “义父请说。”

     

    “我要取走惊邪剑!”杨尘眯了眯眼,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他现在差一件称手的兵器。

     

    惊邪剑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的,义父请跟我来。”吴山河点点头。

     

    他不问杨尘要惊邪剑做什么,也不问杨尘为什么要惊邪剑,作为他的义子,吴山河从来不会过问杨尘的事情。

     

    只要他喜欢,把整个武者协会送给他又有何妨?

     

    二人穿过武者协会的走廊,随后进入一个储物间中。

     

    刀枪剑棍,很多武器。

     

    吴山河走到储物间尽头,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只听“咚咚”的声音不断响起,蓝色的光芒突然从那储物间的墙壁内涌了出来。

     

    一个暗门,出现在了储物间的墙壁上。

     

    其内,是一把精致的宝剑。

     

    吴山河将其拿出,放到了杨尘的手中:“这惊邪剑跟随了我数万年,如今到了义父手上,也算是它最好的归宿。”

     

    “好剑。”杨尘掂了掂,吐出两个字。

     

    刀锋犀利,不长不短,每一寸铁都造得极到好处。

     

    一股汹涌的灵力,从剑中涌出,似乎想要反抗杨尘,嗡嗡嗡的剧烈颤抖。

     

    “安静。”杨尘吐出两个字。

     

    此话一出,那先前还剧烈颤抖的惊邪剑,立刻安静下来,乖巧无比。

     

    “此剑我收下了。”杨尘将惊邪剑收入储物袋中,说道:“天色已晚,我先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看你吧。”

     

    “义父不在这过夜吗?”吴山河问道:“武者协会地方大,房间还有不少,我可以立刻安排下人做些义父喜欢吃的菜。”

     

    “不了,下次再说吧。”

     

    杨尘摇了摇头,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纸,放到了吴山河怀中:“这是惊邪剑谱的最后三式,之前没有给你,现在我把他交给你。”

     

    “多谢义父。”吴山河恭敬的行了个礼。

     

    “嗯。”杨尘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是直接向着协会外面走去。

     

    吴山河立刻跟上,一直送他到门口,整个过程都毕恭毕敬。

     

    一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吴山河才松了口气,不知不觉,冷汗早已打湿了后背。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和义父说话时,还是如此胆战心惊。”吴山河心里喃喃一声,苦笑不已。

     

    “会长,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一个守卫好奇的问道。

     

    “他?”

     

    吴山河眉头微挑,含笑道:

     

    “一位当世真正的传奇!”

     

    ……

     

    回到李家的时候,天色已晚,杨尘直接向着住处走去。

     

    然而走进房间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一个熟人。

     

    他一身黑袍,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床边,见到杨尘的一瞬间,立刻站起身,满脸恭敬。

     

    此人,不是炼丹公会的柳一水么?

     

    “柳先生,你怎么来了?”杨尘好奇的问道。

     

    “柳大师今日来是找你有事相谈。”杨山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你小子放学跑哪里去了?这么晚才回来?让人家柳大师等这么久,还不快给人家道歉!”

     

    “使不得使不得。”柳一水连忙说道:“能够等杨大师已是我的荣幸,又怎么能让杨大师和我道歉,杨老前辈可千万使不得啊!”

     

    杨山是杨尘的父亲,柳一水又称杨尘为大师,所以也就连带着帮杨山改了名字,称其为杨老前辈。

     

    不过杨山是个粗人,何曾听过这样的称呼?

     

    一时间,也是感觉变扭无比。

     

    “柳大师别这样,尘儿他哪里是什么大师?要我说,他就一个小兔崽子,要是哪里得罪了柳大师,您就给我抽他!”杨山笑了笑,说道。

    bee5040d3af5cd8e!600x600.jpg

    =

    姚雪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下方的少年,心里又是升起了悔恨之意……

     

    而且这股悔恨之意,似乎比之前几天还要浓郁。

     

    ……

     

    当~~

     

    就在这时候,一道清脆的钟声突然响了起来。

     

    只见比武台的上方突然跳出了一道身影,对着高台两旁的人深深的鞠了个躬。

     

    而随着此人的出现,李家三年一度的小辈比试,终于开始了。

     

    《不负韶华不负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