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豪《宅男的透视福音》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宅男的透视福音第十一章:大赚一笔  什么?曾国藩曾文正公的家书?还是真迹?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店铺老板犹自难以相信,他急

     宅男的透视福音

    第十一章:大赚一笔

      什么?曾国藩曾文正公的家书?还是真迹?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店铺老板犹自难以相信,他急忙拨开人群凑过去看,结果只是看了一眼便是浑身一震,整个人仿佛被瞬间抽空了力气一般,直直向后倒去!

     

      若不是有人扶住他,他恐怕已经重重砸在地上了。

     

      不过此时此刻,他的脸色已经涨红一片,如同被人抽了几个嘴巴一般,那叫一个精彩啊!

     

      不只是店铺老板一个人有这种反应,在场其他人的脸色也很是难看。

     

      他们刚刚还对程立冷嘲热讽,认为程立是一个愣头青,彻彻底底的冤大头,非要把一副垃圾不如的赝品当做珍宝。

     

      谁知现在真相揭开,真正的冤大头倒是他们自己。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毫不起眼的一副破画之中,竟然还另有乾坤,藏着晚晴名臣曾国藩的家书!

     

      “曾国藩乃是晚晴中兴第一名臣,与张之洞、李鸿章、左宗棠等人齐名,被人推崇为千古之完人,官场之楷模,是清代以文人封武侯的第一人!他的家书字字珠玑,世人推崇备至,名气极高,但是留存下来的真迹却极为少见,没想到这幅赝品的画轴中竟然藏着足足十几封家书的真迹!”

     

      “我看这几封家书的内容,应该都是写于曾国藩攻灭太平天国期间,有三封家书的内容此前从未见过,因此这些家书不但收藏价值极高,而且历史价值也极为惊人!”

     

      张鹏双手颤抖着翻看着家书,口中不住地感慨,一席话语落在众人的耳中,如同重锤一般狠狠地敲击着他们的心脏。

     

      他们大多数人都经常混迹古玩圈,自然知道这些家书的价值几何。

     

      这次程立不仅没有打了眼,反而大大地捡了一个漏!

     

      他与卖画男子的这笔交易简直赚大发了!

     

      当下,不少人立刻便懊恼了起来,若是刚才他们提前出手,几百块钱就能把这幅画买下来,现在错过这笔买卖,他们那叫一个捶胸顿足。

     

      尤其是古玩店的店铺老板,生生看着捡漏发财的机会从手上溜走,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快停止了!

     

      此刻,刚刚还寻思着离开的卖画男子,见到大家都一副吃惊的表情,遂讪讪地问道:“听你们这样一说,这画轴里面的家书还有些值钱哦?”

     

      听到卖画男子一副无知的样子,顿时便有人冷笑起来。

     

      “有些值钱?呵呵!”

     

      “你听说过‘家书抵万金’这句话吗?”

     

      “这些家书的价值何止万金,根本不是纯粹的金钱能够衡量的,这可是曾国藩家书的真迹!”

     

      “几年前,英国苏富比拍卖行曾经拍卖过一张曾国藩家书真迹,那封家书里面的内容简短,根本无法与这十几封家书相提并论,但是依旧轻轻松松拍出了几十万的价格,你说着十几封家书真迹加起来,价值多少钱?”

     

      那几人话语一出,卖画男子顿时心脏一颤,险些当场晕倒。

     

      他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忽悠,将一幅赝品字画卖出了一万的价格,已经是大赚特赚了,哪里知道他竟然错过了里面价值连城的真正宝贝!

     

      当下,他心中那叫一个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好好把画轴检查一番,再拿出来卖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成立那般透视的本领,普通人谁又能想到,价值连城的曾国藩家书,竟然会藏在一幅拙劣无比的赝品里面?

     

      如果不是程立恰巧经过此处,这些家书不知何时才能被人发现。

     

      “程立,我服了,我对你是彻底服了!”

     

      张鹏对程立竖起了大拇指,感慨道:“跟你同窗四年,还做了两年的舍友,我竟然不知道你眼光这么毒辣,以前还装作对古玩什么都不懂,你这家伙藏得真够深的!”

     

      程立无奈一笑,谦虚道:“哪有!我不过只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运气好而已!”

     

      “切!”张鹏立刻撇撇嘴,摆明了一百个不相信。

     

      “你要是说你蒙的,打死我都不相信,刚才我们这么多人都没看出来,也只有你坚持说是珍品!哼,还给我藏拙!”

     

      程立讪讪一笑,也不再继续争辩,毕竟发生这种事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此时,张鹏突然眼珠一转,用胳膊肘蹭了蹭程立的手臂,满脸堆笑道:“程立,这些家书我很感兴趣,你把它们卖给我怎么样?”

     

      他一只手搂住程立的肩膀,摆出一副铁哥们的样子,道:“你放心,咱们曾经是上下铺的兄弟,我绝对给你最公道的价格!”

     

      张鹏满脸期待地看着程立,他是真想买下这十几封家书。

     

      一来这十几封家书有着极高的收藏价值,二来他们家老爷子马上就要八十大寿了,老爷子生平最为敬佩的人便是曾国藩,若是能够将这十几封家书当做贺礼,定能讨老爷子欢心,届时也能提升他们一家在家族中的地位,面的被其他分家看不起。

     

      “也罢,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我就给你好了!”

     

      看到张鹏的确是真心想要,程立当即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对他而言,真正重要的乃是家书之中蕴含的玄清之气,至于家书的收藏价值,程立并不十分看重。

     

      而且张鹏也算是他不错的朋友,既然他喜欢,这次倒也可以做一个顺水人情。

     

      “哈哈,不愧是好哥们儿!”

     

      听到程立肯卖给他,张鹏顿时喜不自胜。

     

      “按照现今的市场价,一封曾文正公家书的真迹在三十万左右,这几封家书的价格还要更高一些,拿去拍卖至少能拍到四十万一封,不过拍卖会也得有一定抽成,真正拿到手也就三十几万,这样吧,我按照三十五万一封的价格,一共……四百二十万买下来如何?”

     

      张鹏给出的价格很厚道,程立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当下便答应了下来。

     

      两人商议好这就去银行转账,只留下古真坊一堆人面面相觑。

     

      “我的老天爷,四百二十万就这样没了!”

     

      店铺老板欲哭无泪,他要是早知道这幅画里面另有玄机,别说八百块,就算是八十万也会痛苦地买下来!

     

      然而,卖画男子更加痛苦。

     

      他原本以为卖出了一万块,已经是赚了大便宜了,谁知道人家转手就卖出了四百二十万,足足翻了四百多倍!

     

      “我的四百二十万……噗!”

     

      卖画男子心脏一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第十二章:前任

      程立和张鹏从银行并肩而出,手中握着银行卡,只觉得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今天之前,他还是在一家会所打工,拿着可怜巴巴两千块公子的屌丝,出了交房租吃饭之外,剩下的钱连件好点儿的衣服都买不起。

     

      这才过了不到一天时间,他的银行卡里面就有了五百万存款,加上还有一张吴俊豪赠送的VIP至尊卡。

     

      坐着张鹏的车,回到城中村的家里,程立开始盘算着如何花这笔钱。

     

      首先城中村这个地方肯定是不能住了,这里环境太过捡漏,治安也很差,得换个好的地方住。其次他得准备一套治病用的银针,答应了要将天玄真人的医术发扬光大,没有这等神器怎么行。

     

      “除此之外,我也是时候买些药材回来,进行一番洗精伐髓了!”程立心中暗道。

     

      天玄真人传承的乃是修仙之道,他这副肉体凡躯根本支撑不了他长期修炼,因此需要用灵药进行改造。

     

      “两百年的肉灵芝,三百年的人参,还有百年蛇胆,每一种的价格都在数百万以上,我这点儿身家还是不够!”

     

      根据天玄真人的传承,这些灵药都是洗精伐髓必备,可在现在这个世界,这些灵药如同凤毛麟角,价格也是年年看涨,他虽然有了五百万,可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得想办法多挣点钱啊!”

     

      程立拍着脑袋苦笑,如果是别人一夜暴富,恐怕早就高兴得跳起来了。

     

      日落西山,城中村四处的炊烟已经袅袅升起。

    c4cd2dcb556a423c!600x600.jpg

    =

      只需查看传承中巫蛊之术,程立便知道林海涛体内的蛊毒将要发作了。

     

      “好好!我会让人注意的,这次多谢程老弟了,若是他真的病发,还望程老弟不吝出手!”

     

      吴俊豪对程立是毫不怀疑,心中也是充满了担忧。

     

      程立点点头应承了下来,看在吴俊豪的面子上,他也不会拒绝。

     

      不过南江市与巫蛊之术发源地云滇省相距甚远,林海涛到底得罪了谁,会被人千里迢迢下此阴险之术呢

    《往事成空,何必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