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慕微澜,傅寒铮说结局是什么?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小说《未婚美妻超级甜》文采斐然,辞藻华美,语言朴实,文笔清新,情感丰富,人物形象饱满,条理清晰,结构层次分明,情节合理,跌宕起伏,描写生动,引人入胜,艺术感染力

    小说《未婚美妻超级甜》文采斐然,辞藻华美,语言朴实,文笔清新,情感丰富,人物形象饱满,条理清晰,结构层次分明,情节合理,跌宕起伏,描写生动,引人入胜,艺术感染力强,内容独具匠心,段落清晰,情节诡异,跌宕起伏,主线分明。

    第005章:有沟必火

     

    晚上八点,叶果带着慕微澜“盛装”打扮过后,来到衣香鬓影的晚宴会场。

     

    会场外面,清一色的停着一排名牌限量版豪车,晚宴间来往走动的人,身份尊贵,非富即贵,不是这个总,就是那个总,要么就是千金名媛,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慕微澜,北城出了名的落魄千金。

     

    即使事过境迁,可不代表,有些事,会那么容易从人们心上抹去。

     

    叶果指了指站立在不远处的挺拔身影,小声对慕微澜道:“那个,就是傅寒铮,你现在要过去跟他谈吗?不过澜澜,我劝你,三思而行。”

     

    那男人被笼罩在一片光鲜亮丽之中,辗转于他周身的女色,大方艳丽并且精英。

    5baf49f030346114.jpg!600x600.jpg

    慕微澜深呼吸一口气,弯了弯柔软的唇角,端起一杯香槟,踩着高跟鞋正要走过去,被叶果一把拉住,“你打算这样就跑过去?姑娘你这会成为炮灰的知不知道?你看看他身边的那些‘妖艳贱货’,哪个不是……upup!”

     

    叶果挺了挺胸,将慕微澜的晚礼服领口用力往下扯了扯,露出诱.人而恰到好处的沟。

     

    她脸皮子薄,耳根红了下。

     

    叶果对她做了个加油的动作,“相信我,有沟必火。”

     

    她鼓起勇气,长指撩拨了下长发,窈窕走去。

     

    微澜往傅寒铮走去时,吸引了一票目光,有狐疑、有猜忌、有惊讶。

     

    “这个女孩,有点眼熟啊。”

     

    “我见过她,我想起来了,她好像是三年前破产的那个慕氏企业的千金!”

     

    “啊……?慕氏当年很惨的,她的父亲慕光庆跳楼自杀,据说当时脑浆和血液糊了一地!”

     

    “听说她还被后妈和后妹赶出来,净身出户!”

     

    “她消失了这么久,居然还敢出现在这个圈子,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个道理她不懂吗?”

     

    耳边,那些聒噪的议论声,令微澜背脊挺得更直。

     

    没错,她是慕微澜,她是落魄,但这一切阻止不了她今晚“拿下”傅寒铮的决心!

     

    璀璨夺目的琉璃灯下,男人端着香槟转身时,深寒目光陡然落在朝他走来的女人脸上。

     

    “傅总,你好,我是慕微澜。”

     

    微澜礼貌的伸出手,与他打招呼,却在一溜的吃瓜眼光中,冷漠的瞧了眼她白白的手掌,抿了口香槟后,也未打算与她交握。

     

    她不恼不怒,也没有尴尬,继续温和的开口:“傅总,听说你要买断深蓝路的地皮,家父的别墅也在那条路上,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

     

    她的话还没说完,傅寒铮便已一手抄兜,淡漠的转身打算离开。

     

    微澜有些急了,“傅总,我知道你忙,能不能给我五分钟时间?”

     

    琉璃灯光散射下来,衬得他侧脸冷峻清寒,男人微侧眸,“你凭什么让我给你五分钟时间?”

     

    一众目光,等着看她的笑话。

     

    微澜心里打鼓,面上却平静异常,她勾着描画着明媚口红颜色的漂亮红唇,绕到傅寒铮身前,纤细白皙的胳膊大胆的勾上了他的脖颈,红唇在他耳边呵气如兰,语调恰到好处的暧.昧,“如果傅总愿意的话,我们今晚可以有一整夜时间。”

     

    微澜平常看不起这样的女色手段,可今晚却也不得不用,她一边在心里鄙视自己,一边豁出自己,摊出自己最后的底牌。

     

    傅寒铮微扭头,黑眸犀利清明的盯着她泛着薄薄绯色的清丽小脸,“慕小姐,我们好像不是第一次见面。”

     

    以现在的情形来看,三年前,没准这女孩,真的是碰瓷撞上他的车?

     

    微澜不解,眉心微微皱了下,搂在傅寒铮脖子上的小手,被男人拨开,丢下。

     

    微澜不死心,快步跟上去,男人故意顿住脚步,她一鼻子撞上他挺阔的背脊。

     

    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勉强站稳。

     

    “傅总,那栋别墅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求你……”

     

    傅寒铮一回身,只见女孩微红的双眼和无助的眸光,傅寒铮耐着性子,黑色锃亮的手工皮鞋,站定在她面前,抬起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拎了拎她胸前刻意被拉下去的礼服,声音不咸不淡的开腔:“女孩子,既然豁不出去,那就要懂得自爱。”

     

    那语气,听不出喜怒,更听出什么怜惜,只有彻骨的寒意钻进骨头缝里。

     

    她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僵硬在灯光之下,被一群目光讥笑,指指点点。

     

    “我就说嘛,傅总怎么可能看的上她!”

     

    “就是,上个月傅总连大明星言欢都拒绝了,会理会一个落了毛的落魄千金?”

     

    在一边觅食的叶果,见情况不妙,立刻赶了过来,搂着慕微澜快步出了会场。

     

    叶果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你别理会那些人,你接近傅寒铮,不就是为了让他留下慕家别墅吗?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她失声扯了扯唇,“果果,我没事,我不是被傅寒铮羞辱到了,我只是担心自己在一周内阻止不了傅氏的拆迁计划。”

     

    叶果用肩膀挤了挤她,“这世界上就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有意外,万一傅寒铮就是不拆你家别墅了呢?”

     

    “不提这件事了,对了,你白天说给我介绍一个肥水的工作,到底是哪家公司?”

     

    叶果冲她俏皮的眨了下眼睛,“傅氏集团美术设计部。”

    第006章:爸爸,你去火星接妈妈回家好不好?

     

    黑色迈巴赫驶过两排高大梧桐树下的荫蔽,一路开进傅家大宅。

     

    被黑夜笼罩下的傅家别墅,更显庄严巍峨。

     

    傅寒铮迈着长腿刚从屋外进来,一眼看见傅政远坐在客厅沙发上,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爸。”

     

    傅政远苍老的大手握着拐杖龙头,冷哼一声,“如果你真当我是你爸,就赶紧给自己找个老婆,给小糖豆找个妈回来!别等我闭眼的时候,你连婚还没结!”

     

    这三年来,傅政远对他最大的怨言,莫过于迟迟不找女朋友,不结婚,而这些日子,老爷子催婚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傅寒铮平静从容的应付着:“您给我介绍的钱赵李孙各家千金,我都没意见,娶谁对我来说都一样,不过您知道,糖豆一点都不喜欢那些阿姨。”

     

    老爷子握着拐杖用力敲了敲地板,气急:“傅寒铮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在拿糖豆当借口!”

     

    傅寒铮单手抄兜,脸色淡漠沉着:“爸,如果没其他事情,我先上楼看糖豆了。”

     

    “你给我站住!”

     

    老爷子起身,握着拐杖沉步踱了过来,“既然小糖豆不喜欢那些阿姨,那你,就把她的亲生母亲找回来!你以为你真能糊弄得了我?你未婚带个三岁孩子算怎么回事?小糖豆一天天长大,以后外界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存在,你想让别人认为我傅政远的孙女,你傅寒铮的女儿是个野种?!”

     

    傅寒铮盯着脚下的楼梯,锐利黑眸微微一沉,深了一分。

     

    “这个月内,我会给您找个合格的儿媳回来。”

     

    傅政远握了握拐杖龙头,冷声道:“你最好别让我失望。”

     

    ……

     

    傅寒铮上了楼,推开距离自己卧室最近的儿童房,暖橙色的灯光下,一个白嫩嫩长相可爱精致的小奶娃坐在床上,小手里捧着一本画画书看着,男人眼底的冰寒化开,漾开点点暖意和宠溺,“糖豆,还没睡?”

     

    小糖豆一听见爸爸的声音,立刻丢开手里的画画书,掀开史努比图案的嫩黄色小被子,赤着小脚丫从床上爬起来,傅寒铮怕小家伙摔跤,大步走过来,将跳进怀里的小家伙一把兜进怀里,坐在他臂弯上。

     

    小糖豆咧着白白的小牙齿,弯着大眼奶声奶气的问:“爸爸,糖豆在等你。糖豆都五天没见到爸爸了,爸爸你不想糖豆吗?”

     

    傅寒铮在女儿白白的小脸蛋上亲了下,温柔的哑声开口:“爸爸当然想你,但是爸爸要工作赚钱养糖豆啊,不然怎么给糖豆买零食和牛奶?”

     

    小家伙嘟着粉嫩嫩的小嘴巴,皱着小眉头道:“糖豆可以不吃饭饭不吃零食不喝奶奶,爸爸能不能多陪陪糖豆,幼稚园的小盆友都有爸爸和妈妈陪,可是糖豆都是爷爷送上学,我不开心。”

     

    傅寒铮抱着女儿在床边坐下,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糖豆不吃饭饭不喝奶奶怎么长高高,乖,爸爸周末带糖豆去动物园好不好?”

     

    小糖豆乌溜溜的大眼眯成两道小小的月牙,小手臂开心的搂着傅寒铮的脖子,“爸爸你不许赖皮!”

     

    小家伙的小脚踩在他大腿上,蹦蹦跳跳的,伸出小手跟他约定,“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傅寒铮失笑着,长指与女儿肉嘟嘟的小短手勾上,“好,爸爸反悔是小狗。”

     

    小家伙的睡衣蹭到胳膊上面,小手臂上露出一块显眼的红色淤痕,傅寒铮眉心一拧,握住女儿的小手问:“谁欺负糖豆了?”

     

    说到这个,小家伙小脸上的笑容又沉了下来,粉嘟嘟的小嘴一扁,坐在傅寒铮怀里,不高兴的道:“每天都是爷爷送糖豆念书,幼稚园的小盆友都没见过糖豆的爸爸妈妈,小红说糖豆骗人,糖豆根本就没有爸爸妈妈!”

     

    傅寒铮眉头微松,“所以,糖豆跟小红打架了?”

     

    小家伙往他怀里蹭了蹭,闷闷的问:“爸爸,妈妈真的在火星上吗?糖豆什么时候才可以去找妈妈呀?”

     

    爸爸说,火星太烫烫,她现在还太小,等她长大就可以去火星找妈妈了,可是她要长多大多高才可以上火星呀?

     

    傅寒铮黑眸微深,“糖豆真的很想要妈妈?”

     

    小糖豆认真的点点头,小声音稚嫩的道:“今天老师让我们画爸爸妈妈和小宝宝自己,我只画了爸爸牵着糖豆,被老师批评了,爸爸,你去火星接妈妈回家好不好?”

     

    傅寒铮瞧着女儿水漉漉的小鹿大眼,默了半晌,脑海里莫名滑过慕微澜的双眼,他才发现,那个搭讪他的女人,跟小糖豆的眼睛竟然有几分相似。

     

    小糖豆见爸爸不说话,小手抱着他的脖子,使劲儿摇了摇,“爸爸你去接妈妈好不好呀!”

     

    傅寒铮一向疼女儿,抬手看了眼腕表时间,将小糖豆抱到床上盖上被子,哑声温柔道:“不早了,快睡觉觉吧,明早爸爸送你去上学。”

     

    小糖豆软软的小手抓住他的大手,“爸爸,糖豆就当你答应会去火星接妈妈回来了哦!”

     

    傅寒铮俯身,在女儿白白的小额头上轻吻了下,“晚安,糖豆。”

     

    小糖豆朝他甜笑着眨眨大眼,“爸爸也安安~”

     

    ……

     

    傅寒铮走出儿童房,给助理徐坤拨出一通电话。

     

    “查一下三年前代孕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那头的徐坤微微一怔,三年前,为了避免麻烦,保密措施做的相当好,可如今,BOSS怎么会想主动找那个女人了?

     

    “好的BOSS,我立刻就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