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老公求爱忙(帝国老公求爱忙)txt小说下载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主角叫沈肆姜错的小说是《帝国老公求爱忙》,它的作者是阿雍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他的每本小说都是点击阅读量非常高的,可以说是非常的有才华了,这本小说相信也会给你带来完

     主角叫沈肆姜错的小说是《帝国老公求爱忙》,它的作者是阿雍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他的每本小说都是点击阅读量非常高的,可以说是非常的有才华了,这本小说相信也会给你带来完美的阅读体验!

    第五章 是不是就连你也应该让我来继承?

     

    沈肆循声看过去,只见姜错身前是明亮的光,身后是晦涩的暗,只要她稍进退一步,就能彻底遁入其中一方,可偏偏她在中间,暧昧模糊不清。

     

    数小时前在他面前似乎下一秒就能哭出来的那副表情已然不见,她又回到了墓地里一脸平静说着“沈先生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的那时候。

    5bb1bd908e608860.jpg!600x600.jpg

    “过来。”他语气不明道。

     

    姜错也不倔拧,走到桌前两三步距离停下,她看着沈肆,既没有居高临下也不会临深履薄,直接道:“我和沈先生没有任何不当关系。”

     

    她和沈肆最初也最难以消除的隔阂,她没法说那一切和她无关,但至少能解开的结必须都解开,不然沈肆绝无可能让她留在身边。

     

    沈肆看姜错一眼,又淡淡移开目光,他指腹抵在刀尖上,漆黑的眸子里是一片深渊。

     

    他自然知道她和老头子没有任何不当关系。

     

    只要是稍微了解相信沈自横为人的,就都知道他不可能对比自己小了三十多岁的女孩有什么别的想法。

     

    何况当年她才多大?有十数岁吗?要是老头子真动了那种心思,反说不清到底是谁对不起谁。

     

    可知道是一回事,他母亲因此去世又是一回事,他其实是不愿意像刚才那样提起他母亲的,那就好像是在间接承认,她就是个善妒又不明事理的女人。

     

    “你想谈的就是这个?”沈肆语气平淡。

     

    姜错看着他沉静深刻的侧脸不由略微怔了一下,刚才沈肆的态度她还记忆犹新,现在却不知为何忽然转变。可不管怎么样,他没有表现出排斥总是好的。

     

    “不,我想谈的是沈氏,沈家。”

     

    沈肆不语,从书桌抽屉里掏出个黑色物体扔到桌上,短刀灵巧一拨,清冷泠越的声音便在书房缓缓晕开,“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也是可以的……”

     

    那是一个微型录音器。

     

    姜错瞳孔几不可见地一缩,又很快恢复平静,沈肆已经关了录音笔,问:“在老头子遗像上也敢动手脚,真不怕他半夜来找你。”

     

    他站起身,走到姜错面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目光中带着探究。

     

    沈肆本来就个头极高,距离近了更是压迫感十足,他两指虚虚握着刀柄,用刀刃挑起姜错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你准备用这个去对付谁?”

     

    姜错不得不把目光看向对方。

     

    男人一双眼睛幽黑深邃,目光却是锐利至极,仿佛能看进人的内心深底。

     

    她深深吸了口气,不避不闪地对上那双眼睛,“我没有想对付谁,录音也只会给沈少您一个人听。”虽然她也可以将录音公诸于世,把舆论风向引到沈万径沈千姗欲夺遗产这方面,但也只能伤及到他们些许羽毛,伤不到根本。

     

    “我想说的是,我对沈先生留下的家业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想法,那些从前是沈先生的。”

     

    冰冷的刀刃就贴在她的脖颈,姜错却又往前走了一步,直直对上刀尖,沈肆握着刀柄的手指微动,却听她语气沉静甚至像是在宣誓一般,一字一句道:“现在,该是您的。”

     

    沈肆眼里的暗潮微微一滞,随即又加深了些。

     

    这话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来说他都要去思量其真假性,但不知怎么的,由姜错嘴里道出他却是立刻就相信了,她的确是对那些没有任何想法的。

     

    可相信之后,他脑子竟然又冒出一个近乎荒谬的想法:老头子留下的那些家业都该由他来继承,那么她呢?

     

    “那你呢?”

     

    姜错眉间微蹙,不明白沈肆这话的意思,刚要问就猛地一怔,只因那冰冷的刀刃缓缓滑到了她领口处。

     

    沈肆的声音充斥着危险和暧昧,在她耳边氤氲开:“那么你,是不是也该由我继承?”

     

    姜错瞳孔微微骤缩,像是突然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猛地就要后退,可沈肆却比她更快,转瞬间已经大掌已经揽住了她的腰,贴向自己的身体。

     

    “沈少,放开——唔!”

     

    这个吻太突然,毫无征兆。

     

    这种情形也从不在姜错的预测之中。

     

    沈肆的唇舌滚烫,灼灼的温度隔着皮表似乎都能一路烫进她的血液,随之流入四肢百骸,霸道又强势,姜错一怔过后已经反应过来,伸出双手要去推他,男人坚硬紧实的胸膛却半点不收这点抵抗的影响,反而随手将短刀甩向身后,稳稳插进书桌上。

     

    姜错的后脑被沈肆一只大掌扣住,带着温热略有些粗重急促的呼吸就氤在她的脸颊,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在她口中攻城略地,彼此接触到的部位也像是带有细小的电流瞬间蔓延至整个身体,令姜错有些慌神。

     

    她忍不住睁开眼去看他,沈肆没有闭着眼,一双深黑幽邃的眸子只有她倒映其中的影子。

     

    就好像再也容不下其它事物似的了……

     

    这是沈肆。

     

    姜错握紧的冰凉的手指忍不住微微放松,唇舌间那点几不可察的抵抗也逐渐松开了力道。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变化,沈肆动作逐渐柔缓了些,单手将姜错轻轻带起,一转身就放到了书桌上。

     

    他的吻不断,一点点辗转捻摩着她不知何时已泛上水光的红唇,带着茧子的手也已然悄然滑T恤,抚摸着那细若凝脂的肌肤微凉,宽大的T恤衫在动作间已经从她小巧光洁的肩头滑落,露出小半边被黑色蕾丝遮住的浑圆雪白。

     

    他眼色越发喑沉,吻缓缓往下落在那片禁忌之地,膝盖稍一用力顶进姜错细白的两腿间。

     

    姜错唇间不禁发出细微的低吟声,像是在克制着什么,却越发在沈肆身上点了一把火似的,将他烧得浑身滚烫。

     

    桌上的文件被尽数扫落在地,沈肆一把扯开皮带,手指探向那白嫩细长的黑暗沟壑……

     

    “叮铃铃——”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沈肆动作顿听,看向已经被自己推到在桌上的女人,绯红的面颊,水光潋滟的眸子,微张着像在索吻的唇,无一不在表明她动了情。

     

    第六章 干脆殉情好了

     

    沈肆的话仿若惊雷劈下,让姜错猛地回过神来。

     

    原本情动的情绪也好似潮水般退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如初见的清冷肃穆,沈肆静静地看着她,暗自沉吟,这个女人……

     

    姜错微微起身,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卑不亢的抬眼看着沈肆,“沈少,接电话吧。”

     

    这时候,沈肆才突然察觉手机的“叮铃铃”的声音竟然从未停止,他被影响了!

     

    真是让人无法愉快的认知。

     

    沈肆按下接听键,也没有避讳姜错,声音带着深寒之意,仿佛刚刚和姜错调情的并不是他。

     

    姜错垂下眼眸,遮掩住眼底深处的复杂情绪,果然,人要有自知之明。

     

    “非要我立刻过去?”沈肆微微皱眉,瞥了一眼姜错,无比低沉的声音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明明只是斜倚着桌子的慵懒站姿,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庄重感,这也许就是军人的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吧?

     

    姜错微微摇头,示意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可沈肆却奇迹般的看懂了姜错的意思。

     

    突然,沈肆眸色一沉,真是见鬼了,他干嘛要在意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女人?

     

    “好。”沈肆冷静的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居高临下的看着姜错,一双鹰隼一样锐利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过分倔强的女人,冷声说道,“我送你去酒店。”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但还没走两步,就感觉到袖子被人拉住了。

     

    沈肆回头,眼中闪过一丝冷嘲之色,嘴角带着冷意的弧度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虽然他没有开口,但是却相信姜错能明白他眼底深处的鄙夷。

     

    因为,姜错微微僵硬的身体,已经说明了一切。

     

    “沈少,请允许我留下。”姜错强迫自己无视心底那渐渐蔓延开来的无力感,保持着镇定,轻声说道。

     

    “凭什么?”沈肆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姜错,幽暗的眼眸却深不可见底,不带一丝感情,似乎只是带着一个名为“嘲讽”的面具罢了。

     

    这个男人骨子里的深沉,从未消失过。

     

    看着沈肆,姜错越发觉得见到了当初那个男人的影子,那个将她从万丈深渊中拯救出来的男人……

     

    深深吸了一口气,姜错不断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哪怕再次确认了沈肆恨她的事实,她也不能忘记自己的计划。

     

    “沈少,沈先生的所有一切都应该是您的。在顺利拿到继承书,将遗产全部转让给您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姜错无比坚持,原本清冷漠然的眼眸沾染上了点点坚持,竟然耀眼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沈肆眼底深处的暗涌澎湃,沉默两秒,他便转身,留下冷淡的一句话,“随你。”

     

    目送沈肆离去之后,姜错才好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一样,滑落在地上,胃也开始一阵一阵的抽搐起来,那疼痛让她脑袋一片空白。

     

    脑海之中又涌现出刚刚可怕的梦境,那恶心的感觉再次汹涌而来,就在她以为自己又要冲去厕所呕吐的时候,手机铃声救了她。

     

    姜错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循着有些模糊的声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手机。

     

    这时候就应该庆幸她的听觉一直很敏锐,不然绝对没办法听到这救命的铃声。

     

    “喂?”姜错虽然极力保持着冷静,可却难掩语气之中的疲惫和喑哑。

     

    “姜小姐,您又做噩梦了?”易覃虽然在询问,可却无比笃定,似乎并不需要姜错的回答。

     

    “我没事。”姜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比镇定的说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沈万径和沈千珊正请董事们吃饭,他们拼了命往您身上泼脏水,还拿沈先生遗像被砸毁的事情攻击您,说的非常难听……”易覃一顿,沉声问道,“请问,需要对付他们吗?”

     

    “录音笔不就是为了他们准备的吗?”姜错淡淡的说道。

     

    易覃轻轻颔首,“明白。”

     

    微微迟疑片刻,易覃忍不住开口说道,“姜小姐,保重身体。”

     

    “好……”

     

    三个月,她就可以为沈肆扫平所有的障碍,之后便可以功成身退了。

     

    姜错……

     

    既然是错误,便让她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再离开吧!

     

    姜错下楼,打开冰箱,打算做一些东西让自己果腹,却没想到冰箱里没有什么可以用的食材。

     

    G市是沈肆长期居住的地方,这座公寓里面有不少沈肆的私人物品,应该是他的居所。可这里却没有食材,难道他都不照顾自己的吗?

     

    就算是长期在部队,却也会回家吧?

     

    姜错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歉疚和亏欠,让她忍不住换好衣服,出门买食材去了。

     

    因此,在沈肆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姜错在厨房里面忙碌的身影。

     

     

    他不由得愣住了,站在玄关,连军靴都没有脱掉便直接走入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