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董伊靳谨言全本哪里找?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小说《酷少猛宠请节制》是作者连载的一本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酷少猛宠请节制》最新章节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本章节由、微、信、公、

    小说《酷少猛宠请节制》是作者连载的一本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酷少猛宠请节制》最新章节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第五章 无处可去

     

    刚刚还阴沉的天气,瞬间狂风大作,黑压压的乌云低沉而压抑,眼看大雨将至,董伊抱着葵黄,茫然走在街头,不知该何去何从。

     

    天际电闪雷鸣,葵黄蜷缩在她的怀中瑟瑟发抖,她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抚。

     

    “没事,妈妈在这里。”

     

    话音刚落,雨点啪嗒啪嗒掉落,打在她的身上,她紧抱着葵黄,加快脚步。

    5bb1bd8991298969.jpg!600x600.jpg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一辆银灰色迈巴赫在她身边停稳,车窗缓缓放下,露出靳谨言那张俊美无铸的脸。

     

    他远远地就看到她了,本来想着无视而过,却鬼使神差的停了车。

     

    “上车。”他语气淡漠却透着不容质疑的威严。

     

    董伊愣在那里,看着他眸中压抑的不耐烦,雨点密集起来,打在她的身上,生疼一片,看看怀中瑟瑟发抖的葵黄,她心一横,打开车们坐了进去。

     

    “去哪里?”靳谨言透过后视镜看着她,没想到,她孩子都这么大了,厚实的外套将葵黄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到样貌。

     

    董伊犹豫再三,最后迟疑开口。

     

    “馨园公寓。”

     

    这一刻,她忽然发现,她无处可去,只能到好友那里暂住一段时间。

     

    十分钟之后,车子稳稳停下,董伊下车,还没有来得及道谢,他就一脚油门离开了,雨幕之下,他的车子渐行渐远,只留下尾灯那璀璨的灯火。

     

    她抱着葵黄刚刚走进公寓大厅,就看到陆浅那火急火燎的身影。

     

    “有没有淋湿,快跟我上楼。”陆浅拉着董伊,一阵风一般朝着电梯中走去。

     

    房间里,葵黄安静的睡着,董伊为她盖好被子,深吸一口气就出了房间,此时,陆浅双手环胸依靠在沙发上,凌厉的视线让董伊心头一颤。

     

    果然,下一刻,她就跳了起来。

     

    “董伊,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在和这个渣男有联系,我就和你绝交,你他妈的为什么这么作践自己,还有那个老太婆,这一对极品,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我告诉你,等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情,看我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怎么,以为你娘家没人,就欺负你。”

     

    陆浅气愤的叫嚣,最后变为心疼的哽咽。

     

    “浅浅,我知道你为我好,我不会痛快离婚的,那样就太便宜他们了。”董伊恨恨的说着,她坚守了三年的婚姻,就因为罗伊人的出现而走到尽头,她所付出的一切,也化为灰烬,她怎么能够甘心。

     

    “对,就拖着她们,你就放心住在我这,我还可以帮你照顾葵黄,你看看那孩子瘦的,他妈的,那一家子哪里是人,简直禽兽不如。”陆浅越说越生气,火爆的脾气恨不得冲过去将那一家人千刀万剐,董伊急忙的安抚,更多的却是欣慰,在她绝望无助的时候,还好有她。

     

    日子总是要过的,身背巨债的她,哪里有喘息的机会,每个月要还的房贷车贷根本没有给她肆意休息的机会。

     

    “浅浅,谢谢你。”一声感谢,道不尽她心之情。

     

    “少给我来这套,记住了,好马不吃回头草,离开了,活出个人样来给他们看。”

     

    两人说话间,董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上上面陌生的来电显示,董伊疑惑的接了起来。

     

    “你钱包掉在我车上。”

     

    第六章 眼中钉肉中刺

     

    骊山别墅区

     

    靳谨言紧着浴袍,依靠在床头看着手中的钱包,都说证件照是照妖镜,但是他手中董伊的身份证,格外的清秀,那浅浅的笑容带着倔强的傲娇。

     

    “董伊。”许久过后,他勾唇浅笑,语带戏谑的念着她的名字,“有意思。”她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倒是好奇,身背巨债,又被所有人排斥的她,作为一个已经被压到底的弹簧,她能够做出怎样的反弹。

     

    另一边

     

    昏黄的灯光下,董伊轻哄着葵黄睡下。

     

    她满怀内疚,自从出生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话,安安静静的如同木头人,更是一度被医生诊断是自闭症。

     

    伊一直相信她对外在世界并不是毫无感知,至少对待她这个母亲本能的依赖支持着她坚定葵黄是个正常孩子。

     

    生活的重压,让她也忽略了这个懂事的孩子,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理解到血缘的牵绊。

     

    “宝贝,妈妈努力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儿。”

     

    ……

     

    早上,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董伊吵醒,看着手机上来电显示,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接了起来。

     

    “什么事?”

     

    “既然都滚出家门了,有空回来把你的破烂拿走。”罗伊人那挑衅的声音自电话那边传来。

     

    “罗伊人,你最好看清楚状况,我还没离婚呢,你对我态度最好好些,不然我一个不开心,不离婚,到时候,你就带着你的孩子出丑吧。”

     

    三年的婚姻,一朝被人踢出家门,她怎么能够忍下这口气,面对她的挑衅,她不想坐以待毙。

     

    “好啊,那我们就比比谁更胜一筹。”罗伊人说完就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而董伊则好像被瞬间抽干了力气一般,所有的坚强不过是虚假的伪装,这段婚姻,她成为了最大的失败者,死不放手,不过是心底那份倔强的不甘。

     

    长期住宅陆浅这边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为了以后和葵黄能够更好地生活,即便根本没有心情,还是要去工作。

     

    手机里,铺天盖地都是关于她和靳谨言同宿酒店的消息,虽然还没有出门,却已经成为了整个桐城女人公敌。

     

    尽管压力如此之大,她却没有退缩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去公司上班。

     

    幸好他们是一家中型的理财公司,为了养活那吸血鬼母子,她拼命刷业绩,在公司中混的一席之地。

     

    “我真看不出,她哪里好,就睡了我的梦中情人。”

     

    “你没听说蔫萝卜辣心的话。”身后昔日同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她权当做没听到,笔直的办公室走去,只有她清楚,那如芒刺在背的感觉有多么的焦灼。

     

    现在的她,成为了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自由小心谨慎,才不会被排挤出去。

     

    刚刚到办公室,就传来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

     

    “呦,董伊,你说我是跟你叫靳少夫人,还是叫你董伊啊,你这一夜之间就飞上枝头了,还真是出人意料。”来人是同事艾妮,低胸衣恨不得开到肚脐,涂着妖艳红唇的嘴一张一合,好像刚刚吃过死老鼠一般。

     

    董伊无力跟她斗嘴,绕过她朝着办公桌而去,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被她拉住了手腕。

     

    “你拽什么拽,真以为自己就高人一等了,不过是靳少随便玩玩的玩具而已,屌什么。”艾妮说话声音很大,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那声音极其响亮,让整个办公室的看热闹的人都愣在了那里。

     

    “臭三八,给我管好你的嘴,老子不过是送个孩子的功夫,你就要上房揭瓦,我告诉你们,谁敢说董伊的坏话,别怪老子扒了你们的皮。”

     

    陆浅说着,抬手揽住董伊的肩膀,男友力max。

     

    “你,你居然敢打我。”艾妮哭着捂着脸颊,陆浅着一巴掌打的很重,她右脸都肿起来了,无根手指印清晰的印在那里。

     

    “你快去找老总撒娇告状,老子早就看不惯你那谄媚下作的样子了。”陆浅口无遮拦,董伊急忙将她拉倒一边,不想她因为自己受倒牵连,毕竟,艾妮和老总关系匪浅,如果她去吹耳边风,失去了工作就得不尝失了。

     

    “伊伊,你不要总是好欺负的样子,所有人都骑到你脖子上拉屎。”陆浅气的不住深呼吸,胸前的波涛汹涌不住上下起伏。

     

    “浅浅,没关系的,我敢来上班,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人言可畏,但是为了生存,她只能后者脸皮出来面对。

     

    现在的她,已经被逼上绝境,无路可退。

     

    艾妮果然哭着去老总办公室告状去了,可是却哭着进去,哭着出来了。

     

    一整天,除了上午的插曲之外,再没有人过来挖苦讽刺她,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就来了董伊和陆浅都觉得诧异。

     

    眼看下班在即,陆浅要开车带她一起回去,却被她拒绝,借故推脱,看着陆浅离开,董伊不由得松了口气,拿着皮包离开了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