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豪门认证宠妻》全本在线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豪门认证宠妻》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作者的文章内容《豪门认证宠妻》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本章节由、

     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豪门认证宠妻》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

    作者的文章内容《豪门认证宠妻》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

    第五章 彼此彼此

     

    白玉珠因为顾晓舒的一句话气的差点抬手一耳光扇过去,可为了保持形象还是不得不忍着,把火气憋在心里。

     

    顾晓舒瞥了一眼白玉珠没说什么,直接把名字签好,然后问了陆牧的去向。虽然白玉珠很不想回答,可顾晓舒能早点离开他们陆家,她也能少被气一会儿,就不甘不愿的说:“在花园里。”

     

    顾晓舒也没和他们客套,直接拿着离婚协议书拖着行李箱就往花园里走。

     

    陆家的花园在这三个月里顾晓舒也来过不少次,每一次来她都不得不感叹,有钱人家的奢侈生活不是她这样的普通人能理解的。

     

    就南城现在的地价,陆家的这个花园如果盖成房子,不知道能住多少人,偏偏被他们家拿来种了些没用的花花草草。

    5bb1e3a9bd63d410.jpeg!600x600.jpg

    暴殄天物!顾晓舒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直接朝花园中心的一个亭子走去。

     

    顾晓舒到的时候陆牧正在喝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不大的一会儿地上已经落了好几个酒瓶子,看起来应该是是洋酒,因为酒瓶上的字顾晓舒一个都不认识。

     

    顾晓舒微微皱了皱眉,直接走过去,把离婚协议书递给陆牧,“喂,先把字给签了,别待会喝醉了,还得等你酒醒。”

     

    陆牧没有说什么,只是略微转头盯着顾晓舒看,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竟然自嘲的笑了。因为他在顾晓舒的脸上看到了笑容,那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刺眼,刺眼的让他想毁掉。

     

    脸上的自嘲很快消失,他死死地盯着顾晓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顾晓舒,你居然敢给我下圈套,胆子不小,就不怕我弄死你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顾晓舒翻了个白眼。

     

    这个陆牧还真是蛮不讲理,明明是他出轨在先,现在却说是他给他下的圈套。如果不是他出轨,她能拍下他堪比av的视频?

     

    不过这些话她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一点也不想和陆牧浪费时间。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聊天,每一秒都是煎熬。

     

    “好了,先把字签了吧,我还有事,赶着回家。”顾晓舒一边说一边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了陆牧。

     

    顾晓舒不耐烦的表情一丝不落的落在了陆牧的眼睛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总之他整个人气得都像是要炸开,可偏偏无处发泄。猛地从顾晓舒手里扯过了离婚协议书,气急败坏的从兜里掏出一支钢笔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甚至都没有看一眼离婚协议的内容是什么。

     

    看到陆牧终于签了字,顾晓舒大大的呼了一口气,拿过陆牧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顾晓舒如获珍宝,笑的开心不已。

     

    顾晓舒的那抹笑深深的刺痛了陆牧的自尊,他陆牧是谁?是南城鼎鼎有名的陆氏集团未来继承人,是每一个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连杨深深都无法抗拒他的魅力,翩翩顾晓舒对他避之而唯恐不及。

     

    他的尊严都被顾晓舒践踏光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陆牧伸手就抓住了顾晓舒的胳膊,猛地把他扯到了自己的面前。从没有和顾晓舒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猛的对上了那双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睛,他居然有些愣神了。鼻翼间突然钻进了一抹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味道,那是不带任何香水杂质的体香。

     

    原本就有些恍惚的神思因着这个味道有些心神荡漾起来,小腹突然升起一股火热的感觉,紧接着某处不受控制的发生了反应。

     

    陆牧被自己身体的反应给弄得愣住了,怔怔的抓着顾晓舒的手腕没了动静。

     

    “你干什么?放开我!”陆牧抓的顾晓舒的力道很大,顾晓舒的胳膊很疼,她几乎下意识的抬脚就想踩他的脚,可不想惹怒他,也就强忍着那股冲动。

     

    陆牧咬着牙住了那股冲动,双眼死死地盯着顾晓舒,“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你是不是在外面给我戴绿帽子了?”

     

    说到戴绿帽子这件事,在停车场面包车里发生的一切突然钻进了顾晓舒的脑海里。

     

    可她之所以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强奸了,还不是因为去跟踪陆牧,说来说去,都怪陆牧。

     

    “对,老娘就是给你戴绿帽子了!”顾晓舒怒气冲冲地吼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这样说特别亏,就补充了一句:“你不也给老娘带绿帽子了?我们彼此彼此!”

     

    听到顾晓舒竟然真的给自己戴了绿帽子,陆牧几乎是瞬间就失去了理智,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伸手就去扯顾晓舒的衣服。

     

    在这种事上,女人本来就不是男人的对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顾晓舒就被陆牧按在了亭子里的木椅子上,她的衣服也被陆牧撕碎了好几个地方。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顾晓舒使劲的挣扎怒骂。

     

    陆牧对顾晓舒的怒骂置若罔闻,伸手就去扯她的衣服,哧啦一声,外衣很快被扯开。

     

    淡粉色的胸衣托着两抹粉白在他眼前晃动着,轰的一声,血液瞬间上涌,陆牧整个人失去了理智,眼睛里只剩下两抹雪白在眼前晃动。

     

    没有任何思考,他伸手就覆上了那抹雪白,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柔软。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突然后颈一阵疼痛,眼前一黑,就没了意识。

     

    “居然敢摸老娘的胸!”顾晓舒快气炸了,看着被她一记手刀打得晕过去的陆牧,她毫不留情一脚就把他从身上踢开,又给了他两耳光,这才觉得解气。

     

    本来还想再教训陆牧一会,可顾晓舒觉得身体总有点不舒服,下身一阵暖流,好像是大姨妈来了。

     

    顾晓舒匆匆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件大衣套上,遮住一身的狼狈,拿着离婚协议书急匆匆的离开了陆家。

     

    才离开陆家,就看到孙箐箐开的车等在了门口。

    第六章 怀孕了

     

    顾晓舒和陆牧已经离婚这事,她没敢和养父母说,又没去处,就跟着孙箐箐去了孙箐箐的住处。

     

    虽然说是孙箐箐住处,其实也是孙箐箐的办公地点。

     

    孙箐箐的外表看着柔柔弱弱,可她的性格实际上和她的工作一样彪悍:抓奸。

     

    住在孙箐箐家里就已经够麻烦她了,自然不能闲着什么事也不做,顾晓舒就跟着孙箐箐学习那些抓奸技巧,生活过得也挺逍遥。

     

    有天有个男委托人上门拜托孙箐箐帮忙跟踪他老婆,因为他发现他老婆已经三个月没来过月经了,他又在外地工作都半年了,感觉他老婆外面有人。

     

    开工作室也这么久了,孙箐箐也算见多识广,听到委托人这么说,立刻就说:“我觉得你不能单凭她三个月没来月经就认定她在外面有人了,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因为月经这种东西不按时来也可能是因为内分泌失调,不一定是因为怀孕。”

     

    听到怀孕两个字,顾晓舒耳朵里轰的一声,她也很久没有来过月经了。

     

    等孙箐箐和那个委托人谈好价格,委托人离开之后,顾晓舒才偷偷的看着孙箐箐说:“箐箐,我从离开陆家之后就没来过月经,这么一算,两个多月都过去了。”

     

    “所以……”孙箐箐略微迟疑,一下子就想起那天顾晓舒离开陆家时候狼狈的模样,猛得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所以你怀了陆牧那个王八蛋的孩子?”

     

    “没有,他那天没得逞,被我打晕了。”顾晓舒心里七上八下的,脑海里闪过的还是那天在停车场里发生的那一切。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这个孩子要不要留下?

     

    孙箐箐似乎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话,顾晓舒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纠结的要死。

     

    那天遇到的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她完全不认识他,这个孩子……

     

    “我要留下这个孩子!”顾晓舒突然说。

     

    孙箐箐的嘴角抽了抽,“我说大姐,你现在都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怀孕,就说什么把孩子留下,还是先去买根验孕棒来试试吧!而且我觉得你顶多就是内分泌失调,陆牧那个王八蛋没有碰你,你绝对不可能怀孕的。”

     

    “可是……”顾晓舒犹豫了一下,把这件埋在心底两个多月的事情说的出来,“我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你说什么?”孙箐箐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老娘把她抓来,让他给你负责!”

     

    没办法,顾晓舒只能支支吾吾的把那天发生的一切都给孙箐箐说了,说完之后孙箐箐傻眼了。

     

    “所以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打算把这个孩子留下?我说顾晓舒,你该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你知道在这个年代单亲妈妈有多辛苦吗?”孙箐箐急得在原地一直绕圈,心里却已经在计划着该怎么多赚点钱帮助顾晓舒抚养这个孩子。

     

    “嘿嘿。”顾晓舒笑了两声,“这不是还没确认我有没有怀孕的嘛?别急。”

     

    可在半个小时之后,顾晓舒很快就被自己的这句话给打脸了。

     

    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顾晓舒居然还有点高兴。

     

    顾晓舒强行掩饰的喜悦被孙箐箐看出来了,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顾晓舒一眼,“死丫头,你怀了个不知名男人的孩子,怎么还这么高兴?”

     

    听孙箐箐这么一说,顾晓舒挪过去抱住了她的手臂,摇晃着,“你也知道我是个孤儿,虽然被养父母给收养了,可我到底和他们不够亲密。从小到大身边都没有一个何为血缘关系的人,我突然怀了孩子,其实我还挺高兴,毕竟他是这世界上唯一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我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孙箐箐叹了口气,也知道顾晓舒这些年一直遗憾自己身边没有个真正的亲人,可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拉着顾晓舒去医院做了个B超。

     

    拿到结果之后,顾晓舒高兴地抱着孙箐箐蹦跳,那模样,一点也不像是被人强奸后有阴影的样子。

     

    孙箐箐拿她没办法,也只能同意她把孩子留下,而且约好了以后孩子要叫她干妈。

     

    为了能给这个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不至于像他的父亲一样变成一个歹徒,顾晓舒努力地向孙箐箐学习着一切有关抓奸的知识。

     

    可能是因为有压力所以有动力的原因,她学习的很快,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一切都学到了手,孩子也终于降临,是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孩子已经出生了,顾晓舒也瞒不住自己的养父母,每次两老问起来的时候,她就支支吾吾的敷衍过去,一来二去,他们竟然以为孩子是陆牧的。

     

    不过他们以为孩子是陆牧的,总比他们知道孩子是个来路不明的人的要好,所以顾晓舒也从来没有主动地澄清过。

     

    等孩子断奶以后,顾晓舒和孙箐箐合资一起开了一个分社,孙箐箐的侦探社在城南,她的侦探社在城北。

     

    因为之前孙箐箐在南城就做得小有名气,后来又开了分社,客人自然源源不断。

     

    在顾晓舒和孙箐箐合资三年后,她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虽然还要付贷款,但好歹也终于有了自己的落脚之处。

     

    又是一个午后,炎炎夏日,似乎只要多动一下,浑身上下就会被流出的热汗包裹。

     

    南城有名的金碧辉煌大酒店三楼,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淡定从容的朝着厕所走去,她像是不会热似的,把职业装扣得严严实实。

     

    她不是别人,正是顾晓舒。

     

    女厕所面前摆着维修的牌子,男厕所面前竟然也摆上了维修的牌子,显然有问题。

     

    顾晓舒嘴角微微一勾,毫不犹豫的朝男厕所走去。在门口站定一秒,一脚踢开门,冲进去对着里面就是一阵狂拍。

     

    不大的男厕所里,近两年南城炙手可热的邵氏企业老总邵天凌正站在便池前小解。

     

    从厕所门被人猛的踹开到被拍照的那一刻,他都没有想过冲进来的竟然会是个女人。

     

    他下意识的低咒了一声提起裤子,可放水这种东西不是你想止住就能止住的,一时间,邵天凌竟然被自己尿湿了裤子。

     

    邵天凌被突然闯进来的顾晓舒弄得狼狈不已,顾晓舒却没视线落在了他脸上,而是大胆的把视线落到了他男性的特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