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老公难自控」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app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小说《柔情老公难自控》真是让我深有感触的一篇好文章!小说情节,笔大如椽、雕章琢句、奇文瑰句、句比字栉、丽句清辞、文章的语言很流畅,也引发读者的感触感染!本章节由

     小说《柔情老公难自控》真是让我深有感触的一篇好文章!小说情节,笔大如椽、雕章琢句、奇文瑰句、句比字栉、丽句清辞、文章的语言很流畅,也引发读者的感触感染!

    005 搅局

     

    顾卿的沉默不语让乔娇娇心里的担心更甚,她起身拿起自己的包便准备离开,如果说之前冷漠易怒的顾卿让人害怕的话,那现在这个看似平和实则深不可测的男人更让人容易从骨子里散发出惧意。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她根本就没办法接受顾卿的变化,她现在只想独自找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呆着。可是步子尚未跨出便被拉住了手臂,随即整个人都被拉进了一个宽厚的怀里。

     

    “你就那么不想呆在我的身边吗?”明显受伤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顾卿冷下脸看着怀里的女人,她的逃离让他不喜,在他打算让她习惯他的存在时。

     

    近距离地靠近,浓郁的酒香熏的乔娇娇有些头脑发晕,她用力地推开那铜墙铁壁般的胸膛,甩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5bb1e3a9bf069376.jpeg!600x600.jpg

    “顾卿,你今晚有点喝多了,好好休息一下,我就先回去了。”眉头轻皱,乔娇娇努力忽视那酒味,她害怕的不是酒而是这样情绪不稳定的顾卿。

     

    “哪儿都不许去,以后你就只能留在我的身边。”或许是乔娇娇一再的拒绝惹怒了顾卿,酒意上来他一把夺过乔娇娇手里的包包甩的远远的,然后便直接将她压在了大床上。

     

    她的眼里没有他,那他就让她的身体只有他,他的世界里不容许背叛。

     

    乔娇娇的反抗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很快房间里便响起了和谐的声音。

     

    清晨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乔娇娇多年来养成的生物钟让她在第一时间便醒了。

     

    伸出手将刺眼的阳光给遮住,整个世界便暗下来了,等眼睛适应了强光之后再次睁开眼,又重新回到了阳光下。

     

    全身的酸痛告诉她昨晚的战况是何等的激烈,丝被下全果的身子上满是红草莓,想着昨晚两人的疯狂她的脸瞬间红了。

     

    在这件事情上两人的契合度向来是无懈可击的,这也是为什么两人能平安无事地相处三年时光。

     

    阳光下,沉睡中的男人,这一切给乔娇娇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脑子里浮现出一副完美的画面,温馨而美满的小家有她也有他,还有他们的孩子。

     

    片刻之后她便狠狠地甩了甩头,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跟她有个家,孩子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心里的人不一直都是顾楠的么,她爱的人是顾楠,那个温文儒雅的顾楠。

     

    趁着顾卿还在睡,乔娇娇轻手轻脚地下床来,洗漱后便在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换上。这套公寓她不是第一次来,在这之前顾卿都会为她添置一些衣物,但是她很少穿,没想到这次倒是给用上了。

     

    收拾好自己,走出门外面阳光正好,行走在阳光下乔娇娇觉得自己内心一直纠结的问题似乎也轻松了不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觉得离外公给出的时间还早,她便决定散步赴约。

     

    顾卿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尚未睁开眼眸第一时间便是探向自己的怀里,可是冷冷的床单告诉他,怀里早就已经没有了那让他入迷的身子。

     

    狭长的眼眸咻的睁开,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怀抱,耳朵则是仔细地倾听着浴室是否有水声传来,可是全世界的安静告诉他,房间里除了他自己之外并没有任何人在,所有的好心情在这一刻凝结。

     

    阳光下如立体雕刻般的俊脸上却是满脸的乌云,她还真是好习惯呢!在一起三年,两人欢爱无数次却从来没有哪一次她会留下来等他醒来。

     

    之前每一次她都会先行离开,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让他的挫败感油然而生。看到墙壁上的时针刚好指向十点,他阴沉着脸从床上起来,换好衣服往乔娇娇与外公约好的相亲地出发。

     

    乔娇娇,该死的女人!她可以昨天晚上还在他的身下娇喘,今天就去跟另外的男人相亲,好,很好!

     

    霸气的悍马在路上飞驰着,车内震耳欲聋的音乐仿若他此时内心的叫嚣,怒意在心间翻腾着。他得拼命呼吸吐纳才能压抑内心的不爽,他心里思忖着等下看见那个让他挠心挠肺的女人他是将她吻在当场还是该将她冰冻三尺。

     

    此时市中心的竹韵茶馆里,乔娇娇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眼前的茶杯。她爱茶,尤其是这青翠欲滴的绿茶。每次看见那代表着生命的绿意在杯中舒展时,再浮躁的心都会得到宁静。

     

    正如外公所说今天相亲的男子很优秀,身为军门中人身姿挺拔外貌出众,浑身正气轻易就能赢得人的好感。可是偏偏乔娇娇没有心动的感觉,她脑子里浮现的是顾楠那阳光般的笑容。

     

    “我可以叫你娇娇吗?”雷烨的声音很浑厚,有着军人特有的坦荡荡,他问的很小心。正注视着茶杯的乔娇娇听到他的问话抬起头来,正好看见他满脸的期待。

     

    端起茶杯轻轻地品了一口,微微一笑,然后才点点头表示同意。她的同意让雷烨很激动,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乔娇娇却莫名地就相信眼前的男子心思并不复杂。

     

    一开始,雷烨似乎有些拘谨,但是见到乔娇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以接近,话题便也多了起来。乔娇娇则是想着这人好歹也是外公介绍的,而且还是外公好友的孙子,自然不能太得罪人,一时间气氛并不算太差。

     

    顾卿开飞车来到茶馆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和谐的场面,阳光下两人靠窗而坐,透明的玻璃上折射的太阳光照在乔娇娇的长发上,让她整个人仿佛都披上了一层金光,显得那般的贵气。

     

    哪怕她周身无一饰物,可偏偏她就是那样的亮眼,让他走进来眼睛便再也移不开了。

     

    此时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正挂着浅浅的笑意,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在他面前露出的不达眼底的笑。

     

    她是看上今天的相亲对象了么?顾卿没来由的一阵烦闷,将目光转向乔娇娇对面的男人身上,从头到脚将这个男人打量了一遍。

     

    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这个男人真的很优秀,即便是站在一个情敌的位置来看。

     

    两人似乎正谈论什么开心的话题,见他进来显然是一愣。雷烨是疑惑他的身份,而乔娇娇眉头微皱则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跟来。

     

    虽有疑惑但是坐着的两人都没有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顾卿对于乔娇娇脸上那骤然出现的不喜暗中咬牙,但是面上却是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走向乔娇娇,最后在她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昨晚不是说好今天等我一起吃早餐然后我陪你来的吗?怎么那么着急地赶来,”和煦如春风的声音从顾卿的嘴里说出来,原本温暖适宜的房间突然像凝结了一层冰霜,乔娇娇的身体条件式的轻颤了一下。

     

    顾卿将她一把搂在怀里,低下头很是关心地问道:“可是昨晚着凉了?你昨晚的那套衣服很适应你,不过下次要注意别着凉了。”

     

    一个字一个字组成的亲密话语就这样被顾卿说出口,仿佛几颗玻璃弹珠突然跌落在地,那清脆的回音重重地一下下地打在乔娇娇的心头上。

     

    “顾卿,你在胡说些什么!”

     

    乔娇娇的脸一下子红了,她突然站起身来厉声的质问顾卿。她没有想到顾卿会如此的不顾场合,他虽然没有明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但是雷烨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要是到时候他回去一说,再转进外公的耳朵里她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可是看在顾卿的眼里就成了她在意雷烨的看法,想到她真的如自己所料看上了雷烨,顾卿就觉得自

    +006 维多利亚遇熟人

     

    袅袅升起的茶香里,只剩下顾卿和乔娇娇二人,乔娇娇出神地望着窗外,整个人落寞而疏离,再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过是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你这么快就依依不舍了么?你要是现在追上去自荐枕席的话,或许还能排上下个星期的号呢。”

     

    讥讽的意思是那么的明显,可是只有顾卿自己知道,此时心里是多么的不平静。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眼里便只装的下她了,向来很少将心思放在女人的身上,但是这次他却明显地感觉到了内心深处不同的感情。

     

    出差半个月他本就是想让自己对她的感情沉淀一下,事实证明这个女人真的进入了他的心。可是让他觉得讽刺的是她对于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却是那么的不舍,呵!

     

    伸出双手将她的身子给扳正让她面对着自己,可即使是如此她的眼里依然找不到他的身影。

     

    “顾卿,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能好聚好散吗?”

     

    平淡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落寞,收起心里的叹息,乔娇娇只是淡淡地看着面前冷气直冒的顾卿。那些刻薄而又讽刺的话竟然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她到底是有些不相信的。

     

    印象中的顾卿是狂妄肆意的,含着金汤匙出生,是顾家本家的正宫太子爷,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曾几何时有过这样求而不得的神情,可是偏偏他刚刚就是说出了那些犹如市井小民才会说的讽刺。

     

    端起早已经冷掉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小口,乔娇娇觉得自己应该跟顾卿将事情说清楚,她不想将这段关系再维持下去了,她觉得事情已经超乎她的意料了。

     

    可是她的平静冷淡还是刺激到了顾卿,他加大手上的力度只为将她紧紧地钳制在身前,犹如来自地狱般的声音从他的嘴里说出。

     

    “乔娇娇,我昨晚就跟你说过,这场游戏的主导者只能是我。想离开我身边那就等着我厌倦你的身体吧,否则我不介意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他顾卿过去的近三十年里还从来没有想而不得的人和事,偏偏这乔娇娇便是头一个,他是不可能允许铬上他记号的女人再去承欢别的男人身下。

     

    想要分开也只能是他厌倦了她,在他没有厌倦她之前她就哪儿都不能去。

     

    或许是顾卿脸上的戾气让乔娇娇有些发愣,她错愕地看着他不发一言,就连双肩上传来的痛意也没有让她回过神来。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到了顾卿的车上,车子直接开往维多利亚餐厅。

     

    依他们的这个时间去维多利亚用餐其实还是很早的,但是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车子到达维多利亚的地下停车场并没有入位,两人谁都没有最先下车,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车上不发一言。

     

    低调奢华的悍马就这样静静地停在停车场里,直到后面传来一阵尖锐的喇叭响,似乎是有人想将车停入他们身边的一个车位,但因为悍马体积不小他们无法超越,所以按喇叭催促着他们让道。

     

    哪怕就在平时顾卿也不会轻易地理会不相干的人,更何况现在他的心情超级不美丽,是以对于后面那惊天动地的喇叭声他权当没有听见。

     

    平时向来不管这些事的乔娇娇也不愿意理会,于是悍马便一直这样静静的不动着,可是后面的车子似乎很急,眼见他们不动便主动上前来敲响了他们的车窗玻璃。

     

    “叩叩叩”

     

    顾卿皱着眉头将车窗玻璃摇下,看都没看一眼车窗外的人便是冷冷地斥责道:“滚!”

     

    原本以为车窗外的人怎么也会被这冷气给吓到,可是一个明显带着惊喜的声音在顾卿耳边响起的时候,顾卿不得不转头看向车窗外站着的人。

     

    “大哥,是你的车啊?”

     

    车窗外站着一个身着休闲装的男人,与顾卿有着几分相似的俊脸上此时满是笑容。乔娇娇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明显的身体一震,随即满眼震惊地望向顾卿身边的车窗外。

     

    顾楠,后面车里坐着的人竟然是顾楠,他怎么会在这里,他竟然看到了自己跟顾卿坐在同一个车里,那他会不会误会自己跟顾卿有什么关系。

     

    乔娇娇很是慌乱,很想看到顾楠,但是又怕顾楠误会自己跟顾卿的关系想要隐藏起来。一时间心头的五味杂陈让她坐立难安,手都无处安放一般。

     

    对于她的这一系列变化,顾卿只是冷冷地看着,对于顾楠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自己的车,不以为然。

     

    虽然顾楠在外面诉说着他的惊喜和意外,可是他的目光则是一直都停留在乔娇娇的身上。

     

    车窗外的顾楠似乎感觉到了他的不开心,于是便弯下身子,目光在触及到逼驾驶座上的乔娇娇时有着明显的意外。但是良好的礼仪还是让他温润地开口:“娇娇也在啊。”

     

    乔娇娇正犹豫着要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顾楠,面部僵硬的线条让她拿不准应该是该笑还是淡然。就在这时车窗外传来另外一个声音,“楠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车主不愿意让开?”

     

    伴随着娇柔无比的女声,乔安安小鸟依人的傍在顾楠的身边,乔娇娇的身子猛然一震,随即便自嘲地笑了笑,她怎么就忘记了他们正如胶似漆呢。

     

    手指紧紧地揪住包包的带子,乔娇娇努力想让自己变得自然一点,可是那变形的带子证明她的心里压根就没法平静下来。

     

    顾卿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乔娇娇的脸上,见她因为顾楠的出现而激动喜悦,因为乔安安而失落。倾城国色的小脸上一会儿惊一会儿喜,但是唯独没有一样是为他绽放的。

     

    握方向盘的手紧紧地握着,手指关节都有些发白了,可是他依旧没有发觉,只是这样望着乔娇娇。

     

    乔安安远远地便看见顾楠弯着跟车内的人说什么,走近了一看才发现车内坐着的竟然是顾家的太子爷,当即便低头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端庄。

     

    “哎呀,原来是卿哥哥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呐。”

     

    带着明显的嗲意,乔安安熟络地跟顾卿打着招呼,那模样俨然是将自己当成了顾家人。可是顾卿却连半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她,依旧是执拗地看着乔娇娇,他今天非要看看她什么时候才能看看他。

     

    “大哥,你跟娇娇也是来维多利亚用餐的么?不如我们一起吧!”

     

    顾楠虽然也自称是顾家人,但是他在顾家的地位跟顾卿那可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的。身为顾家旁支,而且他母亲还是外嫁出去的女儿,他在顾家的地位并不高。

     

    可是顾卿不同,顾卿可是本家的正宫太子爷,自小在顾家长大他自然明白顾卿对于顾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也是尽可能地拉近自己跟顾卿自己的关系,可是很显然他这些年来的努力并没有取得回报。

     

    “姐姐也在吗?太好了,我很久都没有跟姐姐聊聊天呢,不如就趁今天这个机会我们好好叙叙旧吧。”

     

    乔安安那看似天真的声音透过车窗玻璃传到车内顾卿和乔娇娇的耳朵里,顾卿神色无异,乔娇娇的目光则是扫向顾楠。发现他此时正满眼深情地看着怀里的乔安安,两人紧紧交握的手是那样的刺眼。

     

    “娇娇一起用个饭吧,我也好久没跟大哥一起吃饭了。正好你们也是两个人,我们也是两个人,正好可以点两个情侣套餐。”

     

    顾楠发现顾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乔娇娇的面上,目光一直在两个人之间来回地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