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护一方佳人》全文哪里可以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仙侠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拥护一方佳人》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拥护一方佳人》已上线。小说《拥护一方佳人》文章情节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读后如醍醐灌顶,令读者茅塞顿开! 本

    《拥护一方佳人》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拥护一方佳人》已上线。

    小说《拥护一方佳人》文章情节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读后如醍醐灌顶,令读者茅塞顿开!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

    第五章 为了钱还怕羞

     

    在这中间,四哥不止一次看我,眼中含有另一种深意,我不敢妄加猜测。

     

    难道是我不顺他的心意?

     

    不过事已至此,我必须按着自己的心意来了。

     

    胡八小心看了一眼四哥,又死死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瞬。

     

    我知道如果不是四哥在这里,他恐怕早就杀了我千八百次了吧。

     

    “姑奶奶,刚才都是玩笑,你别生意了,这卡里有两万你拿着先花,权当是今天我给你的小费。”胡八从怀里掏出卡,十分大方的递给部下,那个部下又传到我手里。

     

    显然,他还是把我当做低贱的小姐,没把我放在眼里。

    5bb1e3a9c0782605.jpeg!600x600.jpg

    两万块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它可以解决小泉一年的学费,还有村里大小孩子的生活费。

     

    可是如果我就这样接下钱,显得太没骨气了。

     

    我翻动银行卡看了看,然后微微一笑,把卡丢到了胡八的怀里。

     

    那卡似乎也有些不满,最后掉到了地上。

     

    “你……”胡八眼睛一立,眉毛都要跳起来。

     

    他胸口起伏,看起来就要恼,不过最后还是把那股怒气吞了下去。

     

    我装出害怕的样子往后一缩,无辜地说,“胡总你别生气啊,四哥问话我也不敢撒谎,刚才你动真格的,瞧瞧我的胳膊都伤了……我说了,你只要让我笑了,咱们就一笔勾销,这钱我不敢收。”

     

    说到这里,我下意识看了四哥一眼,看到他神色不动,显然对我这些话并不在意。

     

    我这样挑衅胡八,那位四哥好像也不想多管。

     

    于是,我继续。

     

    胡八刚才已经动怒,这会却发不得脾气。

     

    他勉强弯下腰,拾起那张卡来为难地说,“姑奶奶,你不要钱,你要什么?我这浑身上下除了钱,就是肉了,你总不会要我这身肉吧。”

     

    说着,胡八掂了掂肚子,样子看起来份外的恶心。

     

    我别过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看他。

     

    这时候胡八突然走过来,眉目里全是戾气,他压低声音说,“小丫头,别太猖狂,仗着有四哥撑腰瞎作,看我不弄死你。”

     

    我一听立刻张大嘴巴,装出要哭的样子,“四哥,他要弄死我,你还是放他走吧,我还要混这碗饭吃呢,我不想死。”

     

    胡八没想到我敢大声说出来,伸手用食指点了点我,然后转身又向四哥陪笑,“四哥,你看,就这么档子事,也别耽误您宝贵功夫。当婊子的全都是为了钱,我这正好有一张二十万的支票,送给她,她一准笑。”

     

    我站着有点冷,看到角落里叶子姐帮我买的衣服,本想扯一件穿上。

     

    可是眼前这么多人,我不想再把身体裸露给他们看。

     

    我虽然不认识胡八,但我看得出,胡八就是那种拿着钱当铺路的人,他以为,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见钱眼开。

     

    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姐,他自然也会把我分为一类。

     

    他把钱送过来,咬牙切齿地说,“满意了?姑奶奶?你就笑一个让四哥瞧瞧,这事就算完,以后我们两不相欠,这总可以了吧。”

     

    我没接钱,只是看着他。

     

    “胡总,你有尊严吗?”我突然严肃,搞的胡八不知道天南地北。

     

    如果四哥不在,他一定会破口大骂,婊子还要尊严?

     

    可是现在,他不敢。

     

    胡八不耐烦地回答,“当然有,做人有底线,要不也混不到今天。”

     

    “折磨人是不是特爽快?”我再问,这下胡八瞪眼了,我稍抬眼,突然瞥到四哥嘴角划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心里一恍,差一点就忘记了事先准备好的词。

     

    胡八额头上出汗了,今天我的狐假虎威,算是唱得痛快。

     

    这时叶子姐急匆匆地进来,看到浴室里狼藉不堪,又看到四哥的背影,胡八的尴尬还有我的样子,愣了一下。

     

    随后又陪笑说,“今天这是搭台唱戏呢?姝儿好厉害,竟然让四哥来捧场。”

     

    “叶子,这没你的事!”四哥言简意骇,摆明了让叶子姐回避。

     

    叶子姐担忧地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气极败怀的胡八,做了一个手势。第六章 出狼窝入虎穴

     

    胡八刚走出接待室,叶子姐就过来盯着我看了几眼,我满以为叶子姐肯定要打我。

     

    等胡八出去,浴室里那气场散了,我才清醒过来,知道我闯了多大的祸。

     

    胡八的身份来历虽然不清楚,但凭着叶子姐对他的恭敬态度,我就知道,他一定大有来头。

     

    结果叶子姐却“嗤”地一声笑了,点着我的额头说,“行,有点范儿,以后钱途大好。”

     

    说完,她收了笑意,扬下巴示意让我出去。

     

    “你点的菜,你要去尝尝。”刚才还小心乱颤的我,现在总算是平稳下来,跟着叶子姐一起出了门,看胡八裸奔。

     

    丽人行俱乐部是六层楼的建筑,这样的地段估计市值千万有余。

     

    内部设计更是完全贴合俱乐部的用途。

     

    所有的走廊一律是曲线型的。

     

    我暗自推测,这应该是为了保护客人隐私,即便有人迎面走来,听得到声音却看不到人。

     

    而且走廊内部设计了许多的安全通道,作用就可想而知了。

     

    事情发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一系列的事情让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我穿着浴袍站在走廊里,看到每多房间里都探出一张好奇的脸来。

     

    数了数,大概有十几个之多,美一张脸妖冶的都像是魔窟里的魔女。

     

    胡八的速度非常快,大概想快点走完结束这屈辱。

     

    所有的小姐都幸灾乐祸,还有人拿着手机偷偷录像。

     

    尽管叶子姐虚张声势,大声斥责了几句。

     

    但人心所向,叶子姐也就管不了太多了。

     

    我看着胡八的身影消失在曲线的走廊里,等待他的身影再次出现,想象着他此时的心情一定是万分狼狈。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对面的门突然打开了,“拿件衣服,过来一下!”四哥的声音带着一种魔力,听了让人无法拒绝。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转过来,带着满满的嫉妒和恨,大概她们都觉得一个新人能得到四哥的垂青,那实在是太过幸运的事情。

     

    我心里突突直跳,刚才还小兴奋的心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抬眼看到叶子姐正看着,并且脸上带着笑意,对我说,“去吧,照顾好四哥。”

     

    我眉头紧皱,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简直是刚出儿狼窝,又进虎穴,我怎么这么背呢?

     

    可是转念又想,也许今天会因祸得福也说不定。

     

    进了浴室,我顺手拿了一件衣服,正是那件胭脂红的斜肩精品礼服。

     

    一霎那,我愣了一下,心里有一个声音问我,你这是想引诱四哥,让他垂青于你吗?

     

    如果要是在以前,我一定会对自己这样的行为感觉不耻。

     

    但是现在身处在这样的环境,如果没有一点心机和智慧,你要么就是一个受众人欺负的主,要么就是一个一文不明的小丑。

     

    既然现实如此,我也必须用些手段,只要让四哥垂青于我,以后在这丽人行我就是头牌,别的人恐怕再也不敢欺负我,而我,也可以不必那么狼狈屈辱。

     

    站在走廊里看到叶子姐,她用鼓励的目光看着我,我想,她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我能得到四哥垂青,对于丽人行,对于叶子姐来说一样是天大的好事。

     

    走进四哥的房间。

     

    这间房虽然与我的接待室是对门,但里面的格式却有天壤之别。

     

    房间布置十分的奢华,地上铺着名贵的地毯。连那些家俱沙发也是欧式雕花,至于是什么材料我不太清楚,但也不会是我能想象的。

     

    右侧还有一扇门,那是一个套间,里面的格局就不知道了。

     

    四哥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大概是听到我的脚步声,他说:“把浴巾拿开。”

     

    这声音虽然不高,却有一种强大的震慑力。

     

    最重要的是,我并不想违逆他的意思,是的,我此刻唯一的目的,那就是引诱他。

     

    浴袍掉落在地,我的身影就映在电视墙上的镜子里,脸上的紧张一眼就清清楚楚,身体的曲线,肤色的光洁全都一目了然。

     

    我侧目注视着我的胴体,那是我的身体,一个十八岁少女拥有的全部一切。

     

    “爬过来。”四哥没有睁开眼睛,像是在跟我玩笑。

     

    我犹疑了一下,奇怪的是,心里却没有耻辱的感觉。